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永掌神权 > 第六十二章 没有一点难度
    宇浩抬起手,握紧了拳头,向着自己的右边打去。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在宇浩的眼中,他的右边本来是一棵笔直青翠的绿竹,可是当宇浩的拳头没有碰到的时候,就出了“嘭”的一声,紧接着就是一声惨叫。

    “啊!”一道痛苦的叫声响起,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宇浩的拳头划过翠竹的时候,完全没有任何的声音,好像翠竹不存在一样,只是一个淡淡的虚影。

    在宇浩的眼中,翠竹还是原来的翠竹,地面还是原来的地面,一切都没有变化。

    然而在周言和其他人那惊骇的眼中,他们的一个本来已经非常靠近宇浩,准备随时对他下手的朋友已经被宇浩一拳直接打晕在了地上,现在已经完全不动了。

    刚才这个朋友还站在宇浩的身边随时准备偷袭他,而且还不时的露出笑容的朋友已经完全不能动弹了,局面完全不一样啊。

    “这就是灵院的几大战阵中的一种吗?光凭眼睛和耳朵还真是完全没有办法看出破绽呢?不管是听到的,还是我看到的完全都按照着你们的想法传递给我呢?不过应该还是不完美吧,漏洞还是有的。能不能给我仔细的介绍一下呢?”宇浩转过头看向某个方向,笑着说道。

    一个有些柔和的声音传来,带着些不可思议还有沮丧的问道:“你一开始就没有受到这个战阵“错乱古地”的影响吗?还是说有什么其他特别的方法。”

    宇浩摇了摇头,慢悠悠的解释道:“战阵的威力很厉害,对精神方面的技能完全不擅长,而且我也没有专门的修行类似的战法和战技。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现在我看到的一切都是你们营造出来的,听到的都是你们透露给我的,说实话如果没有一位朋友的帮忙,说不定我今天还真是有些危险了。”说话间,在宇浩面前不远处那个少女的眼中,宇浩的左手化成手刀的样子,向身后的某个方向砍下,“哦”的一声,又一个人被宇浩的手刀砍在脖颈上,应声倒地,一点不留情面。

    所有人的眼中露出了恐惧,对宇浩说的话完全当作是放屁,看他那个样子,那里像是看不见的情况。

    “错乱古地”是灵院的一种有名的精神系的战阵,需要几只精神属性的灵兽进行相互的配合,来营造出一种特殊的环境,相当于是一种特别的幻术,没有专门的方法是很难化解的,不过这群人连君王都不是,跟本挥不出多少力量,最关键的是错乱古地可以在一定的程度上削弱灵师的灵约,将灵兽召唤出来后,灵约的作用会被压制到一定的程度,产生可怕的影响。

    宇浩没有继续向前,而是转过身来看着周言,有些好奇的打量着他,“你是怎么知道我看出他们的位置了呢?我好像没有做出什么怪异的举动吧!”

    周言有些无奈,今天的事估计要直接落空了,苦涩的说道:“你问得最后一个问题暴露了你知道周围的情况。我记得你当时是这样问得“你们有没有去找过炎若雪和雪如炎两姐妹,其中谁拒绝了你们?”直接表明你已经知道她们两个没有来了,如果不知道的话你就不会这么问了?”

    “没想到我会犯这种错误,果然是在灵院待久了,连脑子都变弱了吗?”宇浩有些失望的说道,对自己很是不满意。Ω请看书WwΩW∮.∮QingKanShu.cC

    “既然如此,那就失礼了,不妨请你的那位朋友出来吧。多一人,少一人又有什么区别呢?”依旧是刚才的几个人之一,不过现在那高傲的语气不再,只剩下那单一的凝重和那如临大敌的严肃。

    宇浩应声向后退了两步,躲开那来自灵兽的攻击,笑道:“它一直都在,就看你们能不能找到他了,不过你们终于开始玩真的了吗,连灵兽都召唤出来了。”

    没有收到回音的宇浩身体不断的移动,左脚垫在空中,缺好像踩到实物一样用力的向后跳出,手轻轻拍在空中的某处再次改变自己的方向,另一只手中蓝光浮现向一个角度挥去,直接像切豆腐一样的将某物直接切开,同时身体侧开,不让那喷出来的带着腥气的东西沾到身上。

    “啊!不!你居然公然杀我的灵兽,你连灵院的规矩都可以无视吗?杀,杀了你。”一个咆哮的声音,传来带着滔天杀意。

    “这是灵约的逆向作用,没想到你居然连这种东西都会,有胆量使用这种力量。”

    “不对这已经不是单纯的使用那种力量了,你难道可以控制这种力量。”话音里带着浓浓的嫉妒和恐惧。

    宇浩没有回答,目光全部集中在自己的手上,那是一把冰晶般的长剑,剑身上下到处都散着缕缕寒气,不过上半段的剑刃上是一片猩红,与那冰蓝色的剑身形成鲜明的对比,预示着一只灵兽的没落。

    “真是好笑啊!明明都已经想这么做了,现在嘴上却还是要狡辩,灵院内院的学生也就只有这种水平吗?”宇浩直接开了嘲讽,完全不留情面。

    “没想到你能够做到这一步,不过灵约的逆向使用,你又能撑得了多久,你又有多少的生命可以挥霍呢!”一个平静的声音传来,没有多少愤怒,好像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罢了,让其他人都静了下来。

    宇浩没有说话,不,应该是没时间说话,身子不断的做出各种高难度的动作,手中的冰晶长剑也好几次有被巨力撞击的感觉,不过却是没有断裂。

    身子侧开,剑身横平直接拍在某个地方,在所有人的眼中,直接将一只灵兽拍晕,让所有人的瞳孔再度紧缩。

    “流音,你们布下的这个战阵还在起作用吗?我完全看不出他受到了任何的影响。”错乱古地之外,一位少年对着一位有些柔弱的少女问道,她正是刚才回答宇浩问题的那位少女。

    流音皱起眉头,开口说道:“我一直在维持这个战阵的运转,现在这个战阵是完全没有问题的,至于他为什么没有受到影响,我也不知道,不过或许就像他说的那样真的有人在告诉他。”

    “你在说笑话吗?你还真的以为有人在帮她,那个人不会是你吧,你真的以为我们是在一片竹林里吗?这个地方事物我们可以一览无余,哪有什么其他人。你们的灵兽他只是拍晕了而已,可是我的灵兽却是死了啊!”一个暴怒的声音响起。

    “你,你说什么,如果不是你们说想让他知道灵院的规矩,还有为了月曦我才不会来呢!我和他以前还没有见过面,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流音脸色煞白,完全不敢相信居然有人会说这种话。

    “说不定你也看上他了呢?看他被困,给他放水,啊啊!”又一个男子开口,不过刚说到一半,突然一种灵魂上的痛苦让他无法承受,这是灵兽死亡的痛苦。

    错乱古地之中,宇浩抬起手臂轻轻的抹去冰晶长剑上的血迹,继续动手。

    “战阵不错,可惜你们的实力太差了,简直让我感到失望啊!一个君王都没有来,又能让我用出多少力量。”宇浩一边说着,一边倒退着向后走去,直到穿过一个临界,刚才说话的众人出现在宇浩的眼前。

    “你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出来了。”流音的脸色惨白,这是她最拿手的东西,没想到直接遇到了对手。

    宇浩看着眼前的女子,二十上下,青春正茂,皮肤白皙,身材高挑,面容清丽,也是个少有的美女。

    “这还多亏了你啊,刚才你的情绪失控,导致战阵有些不稳,我就出来了。”宇浩摊摊手,表示没有一点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