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烽火逃兵 > 第640章 真英雄

第640章 真英雄

        时间:近晌午。

        气象:晴间云,有微风,气温约3o摄氏度。

        地点:白石滩与青山村之间的某条长长山谷,东西走向,植被密度一般。

        山谷南山梁,沿山梁顶端纵向隐蔽着一条散兵线。

        马良军帽上缠绕着伪装草帽,趴伏于草丛后,举着他的曹长镜,专注在望远镜镜头里,低声口述:“担架七……可战斗人数约三十……轻机枪一挺,位于最后一个担架后……告诉大家严防走火!”

        附近一个战士悄悄后撤些距离,去转述排长叮嘱。

        由此位置顺山梁向东百多米外,散乱隐蔽着十余身影,胡义手持小红缨的曹长镜,也专注在镜头里:“正在通过老秦藏匿位置……他们太慢了……骡子,把机枪摆我这来。”

        左侧几米外,有辫子和四四卡宾枪摆在草丛之间,她即将开始瞄准姿态:“我后悔了!”

        “后悔什么?”胡义的望远镜并未放下,持续观察着山谷里那些正在接近的伪军目标。

        “你说呢!老秦也太阴险了!早知道这样当时我也站出来!”

        “你……也想指望这个?”

        “我不指望这个还能指望啥?”

        胡义不是党员,可也知道些入党要求,且不说小红缨够不够年龄,如果指望平日口碑……她貌似没啥前途了。想到这里很庆幸,当然也很无语。

        ……

        秦优隐蔽在小路附近的茂密之中,他决定做这个送信任务,全九连只有胡义才能拦得住,所以他当时已经准备行使指导员特权,胡义似乎读懂了他的心思,结果什么都没说,任秦优当英雄。

        正在经过的伪军就是白石滩战斗后的伪军余敌,由西向东往青山村,秦优要装作来自友军团,也得由西向东,所以他提前隐蔽在路边,要制造个偶遇后的躲藏失败。

        听着小路上的敌人脚步,任是秦优也开始心跳加,万事最难都在开始前,到最后边的敌人也路过了,秦优伸手摸衣袋,确认那封信在,然后横下一条心,最后一次深呼吸,果断爬出隐蔽位站立而起,侧头东看,小路上伪军疲惫一溜儿,最后一个背影距离二三十米,于是抬起脚,故意踩断了一截枯枝,嘎巴——

        这一声之后,心跳度直冲极限,秦优呆呆看着那队伍后方的伪军下意识回头,然后时间仿佛静止,他等待着将要朝向他的枪口,等待被俘。

        然而,循声回头的几个队末伪军也成了驻足雕塑,再没任何反应。

        足足十秒,无论秦优还是那几个驻足回的伪军,感觉简直是沧海桑田,然后才响起撕裂九霄的一声大喊,不是‘站住’,也不是‘不许动’,更不是‘举起手来’,而是:“有埋伏啊!”

        好一嗓,长长队伍全跌倒了,当场狼狈成一片,随后撇下担架扔下伤兵抱头鼠窜。

        匪夷所思这个词不是凭空明的,目前的场面正在摧毁秦优的世界观,他呆立在路旁的阳光下傻傻地孤单。

        达尔文的《进化论》虽然没能证明人类的真正起源,但是偶尔也可以用来证明一些不相关的事件,比如优胜劣汰,这支伪军残兵昨天背后被皇军机枪指着涉水白石滩,胆大敢作死的全喂了手榴弹和刺刀,于是精英们活下来了,抬着伤员缠着绷带越走士气越低,越走越觉得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没命怎么享福?

        于此同时,隐蔽在南山梁上的九连正在全体傻眼。

        田三七愤怒质问二排手下:“是谁暴露了目标?”

        一排战士呆呆问马良:“这……是不是得打了?”

        罗富贵掉了下巴:“莫非……老秦真投了敌?”

        小红缨焦急:“再不动手可来不及了!”

        胡义仍然举着望远镜不放,镜头紧紧盯着秦优的身影,没得到任何肢体语言反馈,无奈地继续沉住气。

        良久之后,山谷里静了,几个重伤员仍然躺在被抛弃的担架上晒太阳,几个腿脚不便的伤员趴在路旁开始相互招呼,也有几个不是伤员的伪军因为腿软躲藏在现场附近,现在胆战心惊地从路旁绿色中探头探脑,忽然注意到了后方的那个八路,他居然还在那站着?

        终于有枪口瞄准了,秦优长出一口大气,赶紧高举双手仰头望蓝,苍天有眼啊!等这一头汗!

        “到现在你都不跑?你这是要干啥?”一个持枪伪军佝偻着腰,一步三哆嗦往秦优那里挪蹭。

        “我……那个……我不是怕你们开枪打我么!”

        “就你一个?”

        “啊。是啊。就我一个。”

        几个惊弓之鸟般的持枪伪军四下慌看几眼,终于敢直起腰来,开始大骂那些不见踪影的老鼠;几个伤员也开始冒脏话,大骂弃他们不顾的那些战友同袍。

        接近秦优的持枪伪军也是越走越有胆色,心情明明格外好还要装作不忿:“说!你哪的?”

        “我……独立团九连的。”

        抬起一脚将秦优狠狠踹倒在草里,当先拽出秦优枪套里的枪:“编!你特么真敢编!九连的?特么九连在东边家里窝着呢!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德行,老八路吧?北边的吧?哎?捂着兜干啥?你特么给我把手挪开听到没有?信不信老子……我说那只手……”

        十分钟后。

        “你是说……这信有两封?两路送的?”

        “路远,怕消息送不到,两路送的。”

        为的伪军抬手推了推歪帽檐,朝东看看,忽然道:“给他松绑!”

        被解开绳索的秦优满脸惊诧:“这……你们……这是?”

        “帮忙抬担架!敢跑我就毙了你!”

        “……”

        这几个伪军居然完全没有押送秦优往西去见鬼子的意思,反而归心似箭,愁得秦优这一脸黑!

        “怎地?不愿意啊?”刺刀突然明晃晃。

        “不是不愿意,我是觉得……你应该把我送到鬼子那吧?”

        “送你?我呸!这些受伤的累赘还不够忙呢,放这喂狼?”

        “那你……好歹也该把信送去啊?”

        “谁让长官跑得快,我特么又不是通信员!那好几十里呢!”

        “哎?我说你这态度可就不对了,这封信的重要性可了不得!你不想想我凭啥翻山越岭跑了百里到这来?瞅瞅你手里的枪,摸摸你领上的章,你可是个当兵的我说!做人不能忘了本!对得起你一身军装吗同志?”

        说得几个伪军大眼瞪小眼满头黑线下意识自惭形秽,好半天才恢复了咔吧眼:“谁特么是你同志?你……我真……特么给我打!”

        一种语言难以表述的愤怒当场化为拳脚,好一通乌烟瘴气。

        山梁上的绿色中,每一个准星后的视线都流露出深深钦佩:看来这是故意迫敌人动刑,而后再慢慢招供,演得也太真了。老秦——真英雄!

  http://www.qingkanshu.cc/0_336/42056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qingkanshu.cc。请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