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网游竞技 > 控球先生 > 第十七章:牵上瓜葛
    周正的车刚离开斯坦福的校门口就被截停了下来。

    因为失败的缘故周正本来就满肚子火气,现在突然一辆林肯车加塞并且急停在了眼前,不禁更加火了,他狠狠地摁了一下喇叭,正准备下车问候一下前面的司机是不是得了失心疯。

    这时,前面加长林肯上走下了一个熟悉的人…琳赛洛翰。

    琳赛洛翰带着一个西装笔挺的中年男子来到了周正的车前。

    咚咚咚!

    琳赛洛翰敲了敲周正的车窗,周正白了她一眼,虽然很不爽,但还是将车窗摇了下来:“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请你不要再纠缠我了,好吗?”

    “不,tiger先生。”那位中年男子满脸笑容的凑了上来,并且向周正递出了他的名片:“我是琳赛洛翰的专属经纪人,我想我们可以展开一些合作。”

    “我不认为我们有任何合作的空间。”

    “我知道你对琳赛洛翰单方面的炒作有怒火,这的确是我们的错误,我们非常抱歉。”经纪人斯蒂芬霍尼格非常诚恳的对周正说道:“谁都知道琳赛有一个非常不幸福的家庭,她的家庭给她带来了级多恶劣的影响,甚至于很多有关于她的负面新闻都是从她父亲那儿曝光的……”

    “我似乎没有必要听你诉说关于这位好莱坞当红小天后的家庭背景。”

    “是的,您的确没有这个必要。但是…现在我们真的需要你的帮助,舆论现在已经开始朝着这位当红的小天后张开了凶恶的大嘴。只有你能拯救她……”

    “得了吧,我可不是上帝。”

    “不,你听我说。∫请看书WwΩW∮.∫QingKanShu.cC”斯蒂芬霍尼格有些急了:“我的意思是,如果您能够配合我们的宣传工作,我想…”

    “我为什么要配合你们的工作!”周正一听这话,怒火直接被点燃了,他打开车门走了出来:“所以,这一切都是你的精心设计对吧?拉维尼说得对,你们是想通过我运动员的形象来替琳赛洛翰打上健康阳光的标签,然后利用这个假象去挣更多的钱!!得了吧,我是不会参与进这场诈骗,并且,我会坚定不移的拆穿它!”

    “这并不是一场诈骗。”斯蒂芬霍尼格非常认真的纠正了周正的错误:“琳赛是个好女孩,她受到了不公正的评价。我们只是想通过一些努力进行补救,我们没有理由让一个甚至连十八岁都没有的少女承受这些不公正的评价。”

    “算了,斯蒂芬。”一直没有说话的琳赛洛翰拉了拉斯蒂芬霍尼格的衣袖:“我们这么做的确是干扰到了他的生活。”

    “你疯了吗!”斯蒂夫霍尼格是转过身去,换上了截然不同的面孔,他凶神恶煞的瞪着琳赛洛翰:“你不知道我们为此付出了多少心血吗?现在就这么算了?我们之前的那些媒体公关费用白花了吗?而且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形象是什么?你那该死的父亲恨不得立刻将你弄得身败名裂,知道吗?”

    经纪人的恶劣态度让琳赛洛翰低下了头,然后周正看见了有眼泪从她的墨镜里滑落下来。

    虽然,周正对演员的眼泪一直保持不信任的态度。

    但是,这一刻,他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嘿,你能不能好好说话。”周正将琳赛洛翰拉到了一边。

    斯蒂芬霍尼格见周正这个动作,不由眉头一挑,计上心头。

    他继续上前推了琳赛洛翰一把:“公司为了打造你付出了多少心血?不能够给公司带来利益,公司干嘛打造你?你最好想清楚是谁给了你现在的一切……”

    “够了!”周正喝止了霍尼格,然后将琳赛洛翰带上了车:“你这种经纪人就应该下地狱!”

    周正在霍尼格面前扔下这话,驱车带着琳赛洛翰走了。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霍尼格见此,不由呵呵笑了起来。

    洛杉矶的夕阳很美,此时他的心情更美:“年轻人啊,总是喜欢英雄救美。”

    “他是故意这么激你的。”琳赛洛翰坐在周正的车上,擦了擦自己的眼泪。

    “我知道,我不是个傻子。”

    “那你干嘛还中了他的招数?”琳赛洛翰露出了鄙夷的神情:“他此刻应该在得意的大笑,笑你这个年轻人太爱英雄救美。”

    “我谷歌过你的相关讯息。他说的有一部分是真的。”

    琳赛洛翰非常意外的盯着周正。

    “你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可没有同情你的意思。我只是很好奇童星的成长历程。”周正一本正色的说道:“我大学选修的是心理学。你这样的明星应该是一个非常好的案例。”

    “你觉得我心理有问题?”

    “嗯。”周正点头,此时他已经将车开到了海滩旁的公路上,他停下了车。

    然后带着琳赛洛翰去了一片安静的沙滩坐着,海浪声轻轻的推来,在棕榈树的阴影里,两人并肩而坐,夕阳照下,将他们的影子拖得老长。

    当琳赛洛翰从周正口中得知自己是一个病人之后,终于被碎了伪装,然后她开始向周正倾诉…这是她第一次打开心扉,因为之前她完全不知道该跟谁来说这些东西。

    无论是家里的事情,还是工作上的事情,又或者是学习上的事情。琳赛洛翰几乎将周正当成了一个垃圾桶,将所有的负面情绪都倒了进去。

    周正闭着眼睛斜躺在沙滩上。

    等到琳赛洛翰把她认为所有的不愉快都说完之后,周正并没有试图开导她,也没有对她有任何指示,只是认真的对她说道:“我最多是做一个倾听者,我没办法给你建议。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前提是你真的想那么做。”

    “你可以选择逃避这些问题,甚至可以选择用一些极端的方式来解决自己的问题,比如…吸-毒。这些都是能够起到一定效果的方式。”

    “当然,你也可以选择正面去迎接这些麻烦,像个拳击运动员一样将它们击倒在眼前。”

    “没有人可以帮你作主,一切都是取决于你自己的内心。如果你内心里住着一个强者,那么就以强者的方式去解决。如果是一个懦夫,那就选择用懦夫的方式去躲避。听从自己的内心。”

    琳赛洛翰很意外的望着周正,他原本以为周正会给自己一些心灵鸡汤什么的。

    “你一定很意外吧,你觉得我应该像其他人那样劝你不要用愤怒来掩饰脆弱、不要用自虐的方式来博取同情,不要用堕落的方式来对抗误解。”

    琳赛洛翰用力的点头。

    但是,周正却只是淡淡一笑,没有给她一个答案。

    “去哪儿?”周正起身问道。

    “先去吃点东西吧。我请客。”琳赛洛翰也站起身来,聊了这么多,她竟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但不要再点甜点了。”

    周正强调了这一点,他终于知道甜点所意味的意思了,他再也不想再犯这种车常识性的错误了。

    琳赛洛翰与周正又去了同一家餐厅,吃完饭后,周正果断的没有要甜品。但是琳赛洛翰却招手要了一个慕斯蛋糕。

    “点甜品干嘛?”周正突然凑上去很好奇的问道:“你想跟我上床?”

    “是你说的。”琳赛洛翰露出了狡黠的笑容:“我应该听从自己内心的声音,现在我就挺想把你给睡了。”

    “呵呵。”

    最终,琳赛洛翰还是没能把周正给睡了,周正吃完晚餐后就将她送回了她的住所,并没有将她送回家。毕竟从她的嘴巴里不难听出,她可不喜欢那个家。

    当一个家里住着一个酗酒的父亲,还有一个乱搞男女关系的母亲,这样的家庭任凭谁都不想回去吧。

    周正知道自己这么做会引来什么样的后果。他甚至都猜到了自己与琳赛洛翰的相处被全程跟拍了下来。

    但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周正刚回到家里,杨雪梨就急匆匆的对他说:“走,去机场,我已经为你买好了机票,我们得赶紧回国一趟。”

    “怎么了?”

    “爷爷病危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