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一剑飞仙在线阅读 - 八百四十七、魔太虚(二)

八百四十七、魔太虚(二)

        许了身外现了一十八朵太虚金花!

        在天道至宝的护持下,不拘魔潮有多凶恶,也自太虚金花之外,纷纷消散。

        魔太虚虽然凶恶,但终究是被三位仙人镇压,凶威十成中,连百分之一二都发挥不出来,只能凭着宣泄魔气,演化魔物,来攻击许了。

        若是换了其他真人,还真未必能够抵挡如此浓烈的魔气,但是许了有克制魔气之法,手段又多,反而不惧。

        许了迎着魔潮,从而前行,终于来到封印魔太虚所在。

        只见到一座极大的肉山,肉山之中封印一尊宛如人形的大肉!

        整座肉山盘根错节,肉筋不断蠕动,想要破封出来,但却始终不能如愿。魔太虚身躯已经魔化,足够小山般高大,顶上生有双角,全身生出无数肉筋,肉筋上有眼,有口,有触须……魔威凛然,妖异非凡。

        魔太虚见到许了,反而沉静下来,喝道:“你终究来了!”

        许了微微躬身,沉吟片刻,说道:“可需要我放了你出去?”

        魔太虚哈哈狂笑,叫道:“你怎可能放我?”

        许了微微一笑,说道:“你怎么知道,我不会放你?”

        魔太虚喝道:“那你就放我走脱啊!”

        许了微微一笑,说道:“你有什么好处与我,让我放你离去?”

        魔太虚牙根咬的嘣嘣乱响,喝道:“你放我出去,我饶你不死!”

        许了一笑说道:“我本来就不死,用不着你放过。若有好处,尽快拿来,若是再拖延,只怕谁也放不走你了,须知道,再有千年,就是诸天回归。”

        许了定定的望着魔太虚,魔太虚许下无数诺言,各种辱骂,许了一概不理,只问他有何好处。

        魔太虚又以各种功法相诱惑,许了仍旧不理会,说道:“我有妙法无数,用不着你入魔的道法。”

        两人就这么僵持了三日三夜,魔太虚忽然说道:“我有天道所赐之物!”

        许了呵呵一笑,说道:“你如此模样,哄骗谁呢?我不信你有,还是换一个条件!”

        魔太虚狂喝一声,叫道:“我是真有!你不信,可来观瞧!”魔太虚身体骤然化为透明,果然有数团莫名之物,在体内盘恒。

        许了微微一晒,说道:“你又取不出来,不要不要!还是换过条件。”,

        魔太虚叫道:“如何取不出来?”他念头一转,顿时有七团莫名之物飞出,这七团莫名之物刚刚飞出,就好像受了什么吸引,径直向太虚金花飞来。魔太虚刚刚醒悟,想要召回,但却被一道清辉在眼前轻轻阻隔,没能将这七团莫名之物召唤归来。

        许了的太虚金花,得了这七团莫名之物,顿时又复化生出来六十三朵,加上原本的一十八朵,合共九九八十一朵。

        九九八十一朵太虚金花绕身飞舞,许了威仪若神,呵呵一笑,说道:“你还有什么好处于我?再有多一些,我就放你出去。”

        魔太虚这才醒悟,居然被许了骗了,满嘴诅咒,各种恶骂,再也不跟他谈条件。

        许了又复诱哄了数日,见果然没得油水,这才施施然离去,临走之时,还跟魔太虚说道:“若是你想起来,还有什么好处于我,我必然可以放你出去。一旦离开此处封印,天高海阔,何处不可逍遥?在这里苦苦挨着,又有什么好处?”

        魔太虚气的猛喷魔潮,但却奈何许了不得,看着这厮离开了封印,走出了这处洞天。

        许了除了封印魔太虚的洞天,对玉虚和清虚微微一笑,说道:“顺手截了这天魔一些法力,让他威能更弱一些,日后镇压起来,方便许多。”

        玉虚,清虚,还有接引,都嗟吁一声,不好言语。

        许了说的倒是没错,失去了七团莫名之物,纵然魔太虚魔威无边,也要减弱几分气焰。

        只是许了以防脱魔太虚为诱惑,哄骗了这些好处出来,手段着实不甚光彩。只是许了这种事情干的惯熟,玉虚和清虚都被他带契坏了,虽然觉得有些尴尬,却也还能接受,只有接引,混没想到许了居然有这等简单粗暴的手段,骗了七团天道所赐的莫名之物。

        他心底不住嘀咕:“若是早知道能夺取,我也试试不妨。天道所赐,可是真正的好东西呀!”

        许了伸手一指,对接引说道:“你可用太初玉盘再加几层封印。”

        接引微微一愣,叫道:“我哪里来的太初玉盘?”他此言刚出口,忽然神色微微一变,手腕一翻,果然有一块小小的玉盘在掌心,心头冒出无数法诀,不由得微微长叹一声,叫道:“原来如此!”

        接引随手催动太初玉盘,无数阵法落下,顿时把魔太虚封印的结结实实,有了此宝在手,接引眉头微微舒展,这却不怪他,他被天道强行拘束,有许多事情就就在有无之间。若是没有许了提醒,接引就不会有太初玉盘在手。

        既然许了提醒,接引又是仙人之位,当然就能接承因果,拿到太初玉盘。

        此种玄妙,说起来繁复,非是有些头脑,也想不明白。

        接引得了太初玉盘,让玉虚和清虚两人脸色也略好看些,他们问道:“然则我们该如何做?”

        许了微微思忖,说道:“还是须得离开这里。纵然在这里称尊,也不过是虚妄,迟早有一日,会被人打破平衡,消弭无踪。只是也不能就这般离开,须得让整座天道碎片,一并回归洪荒。”

        许了如今已经明白许多过去未来,也参悟了天道诸般奥妙,自然猜测的到,该如何脱离此间。

        关键便在本来不应该在接引手里的太初玉盘,这位道尊重返洪荒,只怕也算计到了什么,故而才不惜提前回归,非要拿到这件洪荒第一至宝不可。

        若是能够太古金盘在手,许了当有十成把握脱困,但此种事情哪有十全十美?更何况,他也不知道,玉虚和清虚一旦脱离此间,会有什么变化,因为他隐隐已经预感到,天道之变,已经不可揣摩。

        玉虚和清虚回归,必然会撞上诸天六太,两家必然有一场争斗,此场争斗,涉及天道,无可避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