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雪鹰领主 > 第二十七章 东伯雪鹰,称号级?
    “这是最后一件,也是最重要的一件法师器具。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东伯雪鹰拿起了一枚吊坠,吊坠盖子打开,里面便是透明的球体,“它能够储存法力,最多能储存相当于一名天阶法师的全部法力,你法力终究太少,使用这些法师器具会很吃力,平时多储存点法力起来,关键时刻也能调用,能够多施展些法术。”

    “嗯。”青石连点头。

    哥哥为他想的太周到了。

    “可这些终究是外力!”东伯雪鹰嘱托道,“自身的强大才最重要。”

    这些器具看似繁多,可真正厉害的骑士,就是流星骑士依旧能威胁到青石的性命,这些法师器具最多在‘流星级以下’称雄!当然也有瞬的优势,勉强和流星级骑士斗上一斗。

    “哥,我明白的,这些器具已经很厉害了,老师都没这么多法师器具呢。”青石连道。

    “这个储物戒指是我刚得到的,空间很大,价值难以估算,切切不可暴露。”东伯雪鹰拿出了一枚黑色戒指,这戒指乍一看就好像一根铁丝弄成的一个圈,“你好歹也是一正式法师了,记得将这戒指模样稍微伪装一番,防止被认出。”

    虽然从外表看,戒指没什么特别之处,可东伯雪鹰还是谨慎。

    须知三尺范围的小空间储物戒指就价值数万金币!这种三米长宽高空间的储物戒指……空间算极惊人了,一般都是近百万金币的!这个数字很恐怖,这种层次的空间储物戒指……一般都是在称号级存在手里。正常一些贵族、商人等等根本没能耐保护住这等贵重之物。

    甚至在称号级中,很多储物戒指空间都没这么大!

    “很大?”青石得到后,法力轻易炼化,顿时瞪眼,“好,好大!”

    炼制出一枚储物宝物是非常难的。

    一些很小的空间,还能透过一些特殊炼金方法得到。而一些大的空间戒指……则必须是请在空间方面很擅长的凡大法师亲自出手去切割出稳定的空间了,对于有些凡生命而言,切割空间或许能做到,可还要稳定,并且固定在储物宝物内是很难的,所以大型空间戒指每一个都极昂贵。

    青石是法师,当然明白这样一个储物戒指的珍贵。

    “哥,你怎么得到的?”青石连问道,“这太太……”

    “哈哈,我说了,我这次在外面有了很大的收获。请看∫书Ww∮W∮.∮QingKanShu.cC”东伯雪鹰笑道,“你也多看看储物戒指内放着的一些法术卷轴,这些卷轴,我和宗叔铜叔都没法用,都给你了,这些卷轴加起来的价值也颇为惊人,你要一一研究,这些可都是你保命之物。”

    法术卷轴,更逆天。

    扔出一个卷轴,法力一引导,轰,一个强大的法术就爆了!当然这卷轴也消耗掉了。

    所以扔法术卷轴,就是在扔金币!

    而法术卷轴还是非常有市场的,法师们在关键时刻来不及念动咒语慢慢去施展强大的法术,那么瞬间使用法术卷轴就能保命了!这些都是那位神使大人活这么久的一些战利品,东伯雪鹰是一锅端全部留给了自己的弟弟。

    “大哥,这些法术卷轴太珍贵了。”青石仅仅是略一感应,就现这些法术卷轴个个不凡,有些应该是五阶法术卷轴,至于有没有六阶法术,需要研究下。

    “我有些怕。”青石有些担心。

    这么多宝贝,让他有些心惊胆战。

    “怕什么怕?”东伯雪鹰摇头道,“你将法术卷轴分类以下,按照威力高低,不到关键时刻别使用这些法术卷轴!真到了生死时刻,保命才最重要。”

    “哦。”青石点头。

    “戒指伪装下,法术卷轴随身带着,你只要不说,我和宗叔铜叔不会害你,那么就没人知道。”东伯雪鹰说道,“记住,一定别对外泄露!即便你的那个小女友……也千万别说。”

    雪石城堡内。

    东伯雪鹰真正绝对信任的就眼前这三人,宗叔铜叔无需多说,和父亲母亲都是真正的生死之情,和自己也宛如亲人。弟弟和自己的感情就更别说了……只是弟弟太年轻,就怕不知道轻重在外吹嘘乱说,所以东伯雪鹰才郑重嘱托。

    “哥,你放心吧,我知道的,谁都不说。”青石连道。

    “哈哈,别紧张,也就一点外物罢了,自身实力才是根本。”东伯雪鹰笑着,这些外物他从来不太在意。

    青石心中却很复杂。

    之前他女友还说了那么一堆,现在哥哥送给自己的礼物,却贵重的难以想象,老师白源之辛苦那么多年,都不及自己这财富的一成吧?

    “哥。Ω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青石走近过来,直接抱住东伯雪鹰,“我想抱一会儿。”

    “你这小子。”东伯雪鹰被弟弟抱住,不由一愣,随即也轻轻摸了摸弟弟的脑袋。

    小时候,弟弟经常抱自己,睡觉都喜欢抱自己。

    只是渐渐长大了,已经好久没有这么抱过了。

    “嗯,好了。”青石抬头,咧嘴一笑,“哥,我回去了,好好研究那些卷轴了。”说着就转头飞奔离去。

    东伯雪鹰看着开着的书房房门,眉头却微微皱了起来。

    “我们也走了,雪鹰,早点睡觉吧。”铜三说道。

    “先关上门,我有事要说。”东伯雪鹰皱眉道。

    宗凌随手把门关上,二人都看向东伯雪鹰。

    “我感觉青石今天不太一样。”东伯雪鹰皱眉道,“他虽然装作一副很自然的样子,可我看他长大,他小子眼睛眨一下我就猜出他想法了,他瞒不过我。最后还抱我一下……我就更感觉有点不对劲了。”

    “哦?”宗凌、铜三有些疑惑。

    东伯雪鹰思索道:“他这个年纪,又一直在山上没什么琐事烦恼,恐怕也就一些感情问题了!而且吃晚饭的时候还一切都好,他送他小女友回去,等来我这就情绪不对了。恐怕和他那位女友有关。”

    “宗叔。”

    东伯雪鹰连道,“我马上写一份信,你派人送到仪水城龙山楼给司安楼主!请他帮忙,我需要查清楚……我弟弟这位女友姬容的一切情报!她从小到大,她的一切亲戚关系等等,她从出生到现在做过什么,一切所有情报。我必须要弄清楚这个姬容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就算没今天弟弟情绪不对劲这事,他也会查清楚这姬容底细的。

    一个来历不明的人,东伯雪鹰怎么放心弟弟和她交往,乃至将来生活在一起呢?

    “好,我今天就派人过去。”宗凌点头,随即一笑,“雪鹰,你达到称号级实力,怎么不告诉青石?”

    “对啊,雪鹰,你都快要去接青铜级任务了,还隐瞒?”铜三说道。

    东伯雪鹰轻轻摇头:“青石这小子经历太少,太单纯,如果知道我是称号级,不知道尾巴翘到哪里呢!甚至变成一个张扬的纨绔子弟也有可能,这是我不想看到的,青石在修行法术上还是不够认真刻苦,连悠月都突破到地阶了,他依旧只是普通法师。”

    “要求别太高嘛,他才十六岁。”宗凌笑道。

    “我十五岁就进毁灭山脉杀阴影豹了。”东伯雪鹰摇头,“回头还是得找白源之法师谈谈,给青石点压力,别每天无所事事。他在法术的天赋上是比母亲要高的多的,从小精神力就极高,可实力在白源之法师的一群弟子中却普普通通,连同时期修行天赋远不如他的悠月,修为都比他高。”

    东伯雪鹰如今已经是称号级,站在凡人最顶尖阶层,他努力方向更是凡生命。

    可最让他牵挂放心不下的还是弟弟。

    ……

    第二天清晨。

    仪水城,龙山楼。

    “楼主,这是东伯雪鹰派人送来的亲笔信。”白老者游图将一封信放在长桌上。

    司安大人正坐在那,耳朵一动,抬头道:“是东伯雪鹰的亲笔信?这么早就送来了?”

    “是昨天连夜送来的。”游图说道。

    “什么事这么急,连夜送来?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司安大人立即拿起来观看。

    游图笑道:“我看了下,也不是什么重要大事,是这东伯雪鹰请楼主你帮忙查他弟弟的小女友‘姬容’的底细,当时也晚了,我就没打扰楼主。”

    “以后东伯雪鹰的事,必须第一时间告诉我。”司安大人郑重道。

    “呃……好,我知道了。”游图有些怪异,这种仅仅查探一个小女友底细的琐事都要第一时间知道?堂堂龙山楼的楼主就这么廉价了?

    “对了,他还派人附上了一千金币的金票。”游图道。

    “东伯雪鹰做事还真是够意思。”司安大人也笑了,这些强者们请龙山楼帮忙做些事也是可以的,不过因为并非公务,一般都是需要些劳务费的,查询一个人底细就拿出一千金币,算是很大手笔了。

    “姬容?”

    司安大人立即吩咐道,“你立即安排人,以最高级别查清楚姬容一切情报消息,她的父母,她的一切亲朋好友。从她出生到现在一切情报!全部给我查清楚,尽快!”

    “最高级别?”游图吃惊。

    龙山楼本来就是监察天下,情报网上是天下第一的,可这种小事都要最高级别?太玩笑了吧。

    “对,去吧。”司安大人吩咐。

    “是。”游图只能应命,立即去安排。

    司安大人坐在那,却拿起了旁边的一份卷宗,打开卷轴看着。

    “司安,盯紧东伯雪鹰,关注他一切消息,此人疑似称号级强者,有五成可能!”这是郡城那边来的命令,还附有一些详细的情报。

    “称号级别?”

    “真的假的?”司安大人忍不住嘀咕,他得到消息也有一天了,依旧处于震撼中。

    可郡城那边是有足够证据的。

    比如东伯雪鹰在郡城内购物就花费过五十万金币,这点只是辅助!关键是卢家城堡内一战,因为牵扯到魔神,所以龙山楼检查的非常仔细,他们现了插入巨石深处的短矛!当初派遣的五大高手中使用短矛的,仅仅就东伯雪鹰一个!十五岁那年,东伯雪鹰可就用过短矛杀死过弯刀盟大量盗匪!同时也现了深深镶嵌在巨石中的弧形飞镖,每一枚弧形飞镖都是厉害的炼金大师炼制,价值一千金币!一般银月骑士也没这么奢侈吧。

    并且根据这些飞镖、短矛刺入巨石的深度来判断……这应该是称号级实力才能刺入这么深!

    爆炸,可不会让短矛飞镖刺入巨石那么深!

    除此以外,那场爆炸的威力根据判断,银月骑士几乎必死无疑!可东伯雪鹰毫无伤,连余靖秋都活下来了。

    还有其他种种蛛丝马迹,比如一些崩塌巨石上残留的一些战斗痕迹,都隐隐能判断……这里生过一场称号级的对战!并且另一方可能死了,活下来则是这个年轻的东伯雪鹰。因此东伯雪鹰得到了巨富,才能在郡城内随意就花费过五十万金币!

    “这么年轻就称号骑士?如果是真的,就太可怕了。”司安大人暗暗嘀咕,整个安阳行省龙山楼总楼都已经重点关注东伯雪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