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御天神帝 > 0003、我的决定需要解释吗

0003、我的决定需要解释吗

        顺利通过的徐飞和马如龙兴奋若狂,他们体内血气光焰都可以照耀方圆一丈区域,红芒灿烂,顺利通过考核,都举着拳头欢呼起来。请看∮Ω书Ww∮WΩ.∫QingKanShu.cC

        而被淘汰的顾钊,穿着普通,甚至有点儿寒酸,看起来有十五岁左右,血气光焰只不过辐射到身体周围不足一尺的距离,极为微弱。

        听到宣判,这寒门少年仿佛是失去了身体里最后一丝力量一样,瞬间就委顿在原地,泪水哗啦啦地流淌。

        他知道,从此以后,武者之路和自己绝缘了。

        十五岁之后年龄限,无法再报考白鹿学院,像是顾钊这样出身贫寒之家的孩子,没有修炼资源和功法,只能如蝼蚁一般在这乱世挣扎平庸一生了……

        “8888号……”

        终于轮到了叶青羽。

        将铭牌交给监考教习,他走向场中的石鼎。

        之前每一次参加考核,叶青羽都是在这里淘汰。

        因为他连最轻的那尊八十斤石鼎都难以动摇丝毫,更别说是举起,且体内不会有丝毫的血气光焰放出,于是成为了白鹭郡城最大的笑话。

        但只有叶青羽自己心中清楚,那到底是为了什么……

        而今天,就让一切冷嘲热讽都终结吧。

        因为今天,他终于不需要再隐藏真正的力量了。

        叶青羽仿佛都能感觉到血液在自己的体内燃烧。

        如果不是因为那个约定,叶青羽相信自己早就已经惊艳整个鹿鸣郡城。

        但就在他手掌握住石鼎那粗糙冰凉的耳部,还未将其举起的时候,身后却突然传来了监考教习淡淡的声音:“等一等,你就是叶青羽?胡闹,谁让你考试的?你暂时不能惨叫考核,先退到一边吧。”

        叶青羽一怔,转身看去。

        只见那考场正前方,那荒木大桌之后,遮凉禽羽七色华盖之下,一位三角脸山羊胡的中年教习,正优好整以暇地坐在躺椅上,正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

        这人正是气血检测考场的主考教习。

        “为什么?”叶青羽皱皱眉。请看书Ww∮WΩ.ΩQingKanShu.cC

        山羊胡中年教习依旧面无表情,以一种居高临下的语气。

        “为什么?呵呵,我让你等,你老老实实等就好了,我是这里的主考教习,难道我做出的决定,还需要向你这个连续四次都被最快淘汰的废物解释吗?”

        叶青羽怒意勃,正要说什么。

        不过下一瞬间,他目光一扫,却看到了一个少年身影,站在中年教习的身边,正带着一脸讥诮嘲讽的表情,用一种阴狠怨毒的目光看着自己。

        正是刚才被自己抽了一巴掌的锦衣少年。

        叶青羽突然就乐了。

        原来是你这个小.逼崽子在这里闹事呢。

        不过这小子只是一个商贾之家的嫡子,不算是贵族,居然能够让白鹿学院的教习为他办事,恐怕不这么简单,肯定还有人在背后捣鬼。

        一念及此,叶青羽不急了。

        这些年自己忍了这么长时间,鹿鸣郡城里的有些人,还不放松警惕吗?

        叶青羽决定陪他们玩一玩,看看到底是谁在背后耍花枪。

        想到这里,叶青羽心中坦然,目光灼灼,盯着那中年山羊胡教习,似笑非笑地道:“你确定真的要让我等?”

        中年山羊胡感受到了少年话语中的挑衅味道。

        这让身为教习的他,顿时有一种被被冒犯的愤怒,冷哼道:“你这种废物,让你参加考核是浪费别人的时间,慢慢等着吧,嘿嘿,只要还有哪怕是一个人惨叫测试,你都得等,一直,给我老老实实地等到最后吧。”

        叶青羽很干脆地点点头:“好。”

        然后他就抱着膀子,真的很耐心地在一边等着。

        这一次,叶青羽并没有亮出黄铜徽章。

        因为他心中很清楚,这枚徽章或许可以震慑那些没什么见识也没有爵位的浅薄富家少年,但却不能让堂堂白鹿学院的主考教习低头。

        毕竟学院教习并不属于皇室序列,地位相对然。

        更何况叶青羽恶作剧的心态又上来了。Ω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他要玩一把大的,让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这里,然后向整个鹿鸣郡城宣告——

        真正的叶青羽,回来了!

        另一边——

        “下一个,继续考核……”

        中年山羊胡教习露出一丝胜利的微笑,懒洋洋地宣布考核测试继续进行。

        这种可以随意用自己手中的权力来摆弄他人命运的快感,令人沉醉。

        而生在这里的事情,很快就像是插了翅膀一样传了出去。

        事实上每年到这个时候,关于‘四冠王’傻子叶青羽的任何事情,哪怕是一个动作一句话,都会成为热门话题。

        一开始或许有人对这个少年还抱有期待。

        但如今已经变成了彻彻底底的笑话。

        随着消息传开,时间流逝,越来越多的人,都涌到了血气测试考场。

        大家想要看一看,这一次叶青羽又会弄出什么动静。

        无数双目光都集中到了叶青羽的身上。

        甚至连接受测试的少年们,都不能吸引旁人的目光了。

        而自始至终,叶青羽真的就很耐心地等着。

        转眼之间,一天时间就已经过去。

        ……

        第二日。

        叶青羽依旧准时出现在血气测试考场中。

        他的脸上,看不到丝毫的不耐烦或者是怒意,反倒是挂着令人玩味的笑容。

        无数道或者幸灾乐祸、或者嘲讽讥诮、或者怜悯可惜的目光,不断地从叶青羽的身上掠过,他恍若未觉。

        测试考核继续进行。

        对着主考教习不断地宣布成绩,相同的悲喜剧在不同的少年少女身上不断地轮回上演着。

        又是一天过去。

        第三天……

        第四天……

        第五天……

        第七天……

        一直到第九天的时候,参加考核的人数,终于逐渐变得少了起来。

        原本拥挤的考试场所逐渐变得人影稀疏了起来。

        大部分少男少女都已经结束了自己的入学考试,结果各不相同,偶尔有一些从远方赶来鹿鸣郡城的考生,领取了属于自己的铭牌之后,很快就接受了六项测试。

        叶青羽却依旧在第一项血气测试的考场边上等待。

        这个考场也因为叶青羽的存在,而成为了六大考场之中,围观人数最多的一个。

        山羊胡中年教习一脸淡然地坐在荒木椅子上。

        他偶尔看向叶青羽的目光,带着浓浓的不屑和嘲讽,还有掩饰的很好的愠怒,叶青羽的坚持让越来越多的人出现在这里看热闹,让中年教习有些难堪,但他却忘了,是自己先刁难少年。

        又是一天时间过去。

        到了第十天。

        也是白鹿学院招生的最后一天。

        整整一个上午,也就只有三名少年匆匆赶来,领取了铭牌,接受测试,而到了下午,没有任何一个人来参加考试。

        “这中年教习做的有点儿过了,不管叶青羽有多废物,也不能剥夺考试权利啊!”

        “就是,何况叶青羽的父亲,当年为鹿鸣郡城战死,立下战功,传说中还得到过英勇黄铜勋章,怎么能如此对待功臣的后代?让人心寒,难道他就不怕雪国皇室降罪?”

        “这你就不知道了,叶父早就死了,叶青羽虽然继承了那枚英勇黄铜徽章,但毕竟不是徽章的原主人,又是寒门子弟,且按照雪国的法律规定,这枚徽章,只能保护他到十四岁,十四岁以后,城主府就会收走这枚徽章……”

        “这叶青羽也是个可怜的苦命孩子!”

        人群议论纷纷,除了那些幸灾乐祸的富家贵族子弟之外和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之外,大多数人对叶青羽还是有些同情。

        叶青羽看了看远处的日晷,时间差不多,走向测试考场。

        刚走了几步,突然一阵幽香传来。

        人群中走出一个明媚娇艳的少女。

        她挡在了叶青羽的前面。

        这女孩子看起来十三四岁,身穿着白鹿学院四年级的火红色剑士服,颈间的肌肤如羊脂白玉一般吹弹可破,锁骨精致,眉目如画,琼鼻樱唇,在紧身的剑士服的衬托下,更显得身段玲珑,玉腿修长,腰肢纤细,眉宇之间带着丝丝销魂夺魄的媚意。

        她绝对是一个绝世美女的胚子。

        “听说你又在闹事?”少女盯着叶青羽,一副责备的神色。

        闹事?

        叶青羽一怔,皱了皱眉,道:“小涵……”

        这个美丽少女,名叫蒋小涵,正是当年在叶青羽最艰难的时候,在那个荒芜的坟地里,向叶青羽说出‘再也不见’的邻家少女。

        三年多时间过去,她是白鹿学院的正式学员,成绩优异,就像是飞上了梧桐枝头的凤凰,变得明艳照人,不再是以前那个跟屁虫一样,时刻都需要叶青羽保护的羊角辫女孩了。

        “请你别说的这么亲热,叫我的全名,蒋小涵。”红衣少女不耐烦地打断,居高临下地道:“整整四年了,叶青羽,你为什么就不能老老实实接受命运,甘于平凡呢?没有武道天赋,你再挣扎也是无用,反倒成为了笑柄,还不如做一个普通人,安安稳稳度过这一生。”

        原来你是来说这个的啊?

        叶青羽呵呵一笑,突然不再想说话,懒得再解释什么。

        -------------

        今天干了一件特别蠢的事情,五点多起来陪老爹在西安检查身体,一直忙到晚上六点才结束,倒地铁去火车站,结果居然没有回宝鸡的票了……我的神,什么时候西安到宝鸡的票居然这么紧张了,纠结了半天,又坐着原班地铁,倒了好几次,回到医院,在附近找了个旅馆暂时住下了。

        好累。

        另,大家有力的出力,帮忙把书评区活跃起来吧,谢谢,有精力的再帮我宣传下新书!

  http://www.qingkanshu.cc/0_379/14020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qingkanshu.cc。请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