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御天神帝 > 0005、黄金筋脉
    此时,跟在叶青羽身后看热闹的人群,也喧哗着轰然而至。

    一个个都看热闹不嫌事大,将整个考场都围了个水泄不通,一张张亢奋的脸,带着不同感情的目光,想要知道叶青羽葫芦里面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怎么回事?突然来了这么多的人?”

    这样的阵势,让维持考场秩序的二年级学员们也吓了一跳。

    “好吧,年轻人,你可以接受考核了,祝你好运。”老人想了想,笑着答应了叶青羽的要求。

    “多谢教习。”

    叶青羽恭恭敬敬地道了一声谢,然后转身朝考场中央的【经脉铜人】走去。

    “这样不符合学院的规矩……”人群里有人大声反对,正是锦衣少年刘晔,眼眸里闪烁着阴狠的精芒,试图阻止。

    谁知道鹤童颜的主考教习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更多人的目光,落在了叶青羽的身上。

    叶青羽却没有其他考生那种紧张忐忑的表情,慢慢将双手按在了【经脉铜人】背后的掌印之上。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铜人内部微微激荡,一股奇异的热流顺着叶青羽的手臂,涌入到了他浑身上下四肢百骸之中。

    这是一种很奇异的感觉。

    下一瞬间,就看【经脉铜人】身上起了变化。

    两道最主要的经络线条,似乎是被某种能量注满,突然急骤地闪烁起金黄色的光芒。

    “这……”鹤童颜的监考教习原本转身正要坐下去,看到这一幕,身体瞬间就僵住了。

    “黄金经脉?”那几个负责记录考核成绩的二年级学院,也都瞪大了眼睛,其中一人更是失声惊呼了起来。

    人族身体的经脉,按照品秩高低,可分为四等,其中黄金经脉品秩最高,也最为难得,拥有这种品秩经脉的人,修炼起来事半功倍,是上天垂青的修炼宠儿。

    这一幕,也让围观的人群,瞬间爆炸一般喧哗了起来。

    “天,黄金经脉?叶青羽竟然是黄金经脉?”

    “这还是那个连续四次被淘汰的废物吗?”

    “难以置信!”

    “难道昔日老院长的话,并没有说错,今日就要应验了吗?”

    “这一届白鹿学院招生是怎么了?之前已经出现过四位黄金经脉了,叶青羽是第五个,要知道往届的学院招生,也许十几年都不会出现一个黄金经脉的天才啊!”

    人群沸腾了。请看ΩΩ书Ww∫WΩ.ΩQingKanShu.cC

    他们没有想到,跟着来看笑话看热闹,居然看到了这样一个结果。

    太令人震撼!

    “不可能,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隐藏在人群中的锦衣少年刘晔,则像是见了鬼一样,使劲地揉着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一个已经注定沦为白鹭郡城笑话的小丑杂鱼,难道今天要翻身不成?

    那个穷酸杂碎,怎么可能是黄金经脉?

    刘烨自己也只不过是青铜品秩的经脉而已。

    “哼,经脉好又能怎么样?还有五项测试,综合成绩过关,才能进入白鹿学院……”刘晔不甘心地腹诽,他咬牙切齿,面目狰狞,心中却已经有些换乱了。

    嗡嗡嗡嗡!

    【经脉铜人】像是活了一样,不断地出微微震荡的声音。

    令人所有都瞠目结舌的一幕,开始呈现——

    镌刻在【经脉铜人】上的经络线条,一道一道地开始被点亮,最为纯正的黄金色光泽,带着梦幻一般的色彩,开始朝着铜人全身蔓延,金色的光辉辐射开来,让整个考场似乎都笼罩在了金色氤氲之中。

    转眼之间,【经脉铜人】体表百分之八十以上的经络线条,都被金光点燃。

    全场震惊。

    死一般的寂静。

    “不对,照这样下去,整个【经脉铜人】之上所有的经络都会被点燃,这已经不仅仅是黄金血脉……”鹤童颜监考教习突然想到了什么。请看Ω∮书WwΩWΩ.QingKanShu.cC

    这位老人想到了一个传说。

    他微微眯着的眼睛中,爆射出极度震惊的光芒:“不能这样下去,这孩子如果表现的太耀眼,传出去对他不利……”

    一念及此,老人开口话:“考核结束,8888号考生叶青羽,黄金经脉品秩,通过考核!”

    话音落下。

    【经脉铜人】表层的金色光芒霎时间暗淡下来。

    叶青羽微微一怔,他隐隐觉得【经脉铜人】之内那股澎湃的暖流似乎还未达到巅峰,还有后力,却突然被硬生生地停止了下来,这有点儿奇怪。

    不过他也并未多想,停止测试,转身向主考教习行礼致谢。

    鹤童颜老人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打量着叶青羽,足足看了数十息的时间,才笑着点点头,道:“好,很好,非常好,看来今年我们白鹿学院又要出一个少年天才了!”

    叶青羽嘿嘿笑着,毫不谦虚地道:“嗯,我也觉得自己是天才。”

    鹤童颜老人一怔,哈哈大笑,将荒木名牌递了过来,道:“有意思的小家伙,好了,你的经脉测试成绩已经录入到铭牌中了,可以去进行下一项测试了。”

    叶青羽恭敬地行礼致谢。

    他一直都觉得自己是个爱憎分明的好少年。

    以心换心,给我温暖的人,我待之以真诚热血,给我寒冷的人,我会用拳头来回报。

    当叶青羽走出考场的瞬间,周围的人群从静寂的状态之中,轰然爆开来,就想微热的油锅里撒了一把盐一样沸腾了起来。

    那些之前出言嘲讽看清叶青羽的人,此时也突然明白了什么。

    很多人渐渐意识到,今天,或许有不可思议的事情要生了。

    “快,跟下去,叶青羽要去接受下一项测试了。”

    “接下来是悟性天赋测试!”

    “不知道他的悟性天赋,是否也会达到一等一品?”

    人群如同爆的岩浆爆一样火热炽烈,气氛被瞬间点燃,人们迈开脚步,迫不及待地跟了下去,与此同时,这里生的一切,也像是插了翅膀一样四面八方传播辐射了开去。

    风暴,正在酝酿之中。

    锦衣少年刘晔呆滞了片刻,最终咬牙切齿地跟了下去。

    ……

    一盏茶时间之后。

    悟性测试考场中。

    “天,这怎么可能?”

    “九品的悟性天赋?”

    “逆天了!”

    “这……叶青羽是怎么做到的?”

    在悟性考核场地之中,高贵的淡金色的光芒像是汹涌的浪潮一样辐射荡涤着方圆百米空间,而这金色光芒则是从一座四米高的岩石火炬雕像之中释放出来的。

    【悟性火炬】!

    这是白鹿学院用来测试考生悟性的宝器。

    【悟性火炬】以天荒界以外的雕琢而成,内部篆刻着神秘的符文,据说是出自于雪国皇家符文司的大师们的手笔,灵验无比,考生秩序以手握住火炬末端,这火炬就可以通过其内的符文阵法,测试出其悟性高低。

    叶青羽手握【悟性火炬】末端,火炬的九朵石质焰花,都绽放出金芒。

    九焰花开,就是九品悟性。

    也是白鹿学院目前所能测试出来的最高品的悟性天赋。

    周围所有人都瞠目结舌,看着这个布衣草鞋的英挺少年,在那金黄色焰光的照耀之下,一刹那之间的错觉,就仿佛是看到了手握界域之器的人族战神一般。

    “8888号叶青羽,悟性测试九品一等,通过考核。”

    主考教习下意识地吞了一口唾沫,这才大声地宣布了测试结果。

    这是这次白鹿学院开考以来,诞生的第三个能够让【悟性火炬】达到‘九焰花开’程度的考生。

    他在荒木名牌中已经看到了叶青羽之前的测试结果,黄金经脉再加九品一等的悟性,这样的考核结果,已经有点儿吓人了,就算接下来叶青羽不参加接下来其他几项的考核,都已经可以进入白鹿学院了。

    “想不到我白鹿学院,又得到一个天才苗子!”

    主考教习赞叹连连,将录入了成绩的荒木名牌还给叶青羽。

    他心中已经琢磨着,以后一定要多关注这少年了。

    如果不出意外,此子必将成为这一届白鹿学院新生之中的风云人物,唯一可惜的是,这少年却是一个寒门子弟,修炼之路注定要艰难了一些了。

    叶青羽谢过主考教习,转身朝着下一个考场走去。

    围观人群看着这少年的背影,再也没有人会鄙夷、轻蔑、讥诮、不屑的目光去看叶青羽。

    因为他们明白,也许今天之后,整个白鹭郡城都会重新定位对这个少年的判断。

    “为什么会这样?”

    锦衣少年刘晔神色呆滞,目光茫然,像是抽疯一样,反反复复就是这样一句话。

    ……

    山羊胡中年教习名叫刘衡。

    他在白鹿学院已经待了三十一年。

    三十一年之前,刘衡以当界最末位的成绩,进入了白鹿学院,他天赋本来就很一般,修炼又不肯用功,所以一直都默默无闻。

    当初同届的同学都顺利毕业,唯有他用了十年时间,才勉强结束了白鹿学院四年的课程。

    好在刘家也算是城中的大商会,资产不俗,刘衡依靠家族的资源和财力,费了不少心思,最终留在了白鹿学院,做了一个杂物教习,混吃等死。

    所谓杂物教习,并不负责授课,只是后勤打杂而已。

    刘衡在白鹿学院没有什么地位,却偏偏喜欢仗着教习的身份欺压学员,在外也很招摇,大恶做不了,小恶不断,因为刘家的关系,学院高层对他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