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御天神帝 > 0010、不是不能而是不想
    蒋小涵在白鹿学院之中也算是女神级别的女学员之一,有无数的追求者,但是和白玉.卿比起来,那简直就是天差地远。请∮看书WwΩW∮.∮QingKanShu.cC

    白鹿学院白玉.卿!

    这才是真正名动鹿鸣郡城的女神。

    “白师姐何出此言啊,难道你也认识叶青羽那个小杂鱼?”韩笑非微笑着道,想要化解尴尬的气氛。

    白玉.卿眸光空灵,宁静如冻结的皎月,随意地瞥了一眼,并未说话。

    但韩笑非却读懂了那目光之中的意思——

    那是一种居高临下的不屑和鄙夷,如此理所当然地自然流露出来,他这位白鹿学院四大美男子之一,在白鹿学院第一女神的眼中,仿佛和跳蚤没有什么区别。

    这让韩笑非无比愤怒。

    却又无可奈何。

    “呵呵,韩师弟也许还不知道,你口中的那位小杂鱼,在今日傍晚的入学考核之中,仅仅以五门考核的成绩,就跻身本届入学考核总榜前三十之位,更是被孔空大教习亲点直接进入学院,成为了有史以来第一个仅考五门,就获得入学资格的人。”

    一位羽扇纶巾的贵族学员从白玉.卿身边走出来,面带微笑地道。

    这话一出,韩笑非一怔,旋即意识到了什么,心中的愤怒,顿时变作难以遏制的惊愕。

    而蒋小涵的脸色,也在这一瞬间,霎时巨变。

    “你说什么?这怎么可能?五门成绩就已跻身新生总榜前三十,那岂不是说……”韩笑非想到了一个难以置信的解释。

    “没错。”羽扇纶巾的贵族学员依旧微笑:“叶青羽的五门成绩,每一门都是就等一品……”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似乎觉得自己的言论还不够震撼,又补充了一句:“甚至有传闻说,这还是因为我们白鹿学院的考核阵法和宝器的最高探测限度只到这里,否则,叶青羽的表现可能更加恐怖,足以打破我们的认知!”

    韩笑非呆住。

    “这怎么可能?”蒋小涵失声大呼:“那个废物,怎么可能达到这种程度?如果他真的这么妖孽,为什么之前的四次考核,表现却那样惨淡?他……一定是作弊了!”

    顿时无数道目光都集中到了她的身上。请看Ω∫书Ww∮W∮.∫QingKanShu.cC

    羽扇纶巾学员脸上依旧是从容的微笑,但看着蒋小涵的目光中,却带着微微的嘲讽。

    “作弊?怎么可能,白鹿学院的入学考核阵法和宝器,都是苦海境强者亲自炼制,从无失误,何况自从学院建校至今,还从未有人作弊成功过,且这几场考核,有成百上千的人围观,还有孔空大教习亲自坐镇,叶青羽只不过是一个寒门贱民而已,有什么手段可以瞒过这些?”

    “既然周煜师兄断定没有作弊,那自然不是作弊。”韩笑非回过神来,面色尴尬地拱拱手。

    这位羽扇纶巾的贵族学员,名叫周煜。

    周煜同样出身名门,自幼博览群书,号称有过目不忘之能,读书破万卷,智计渊博,为人做事运筹帷幄滴水不漏,又精研周易卦术,据说可以洞察天机,身上有着奇妙的神秘色彩,被许多学员称之为【小天师】。

    在四年级学员之中,周煜也是排名足以进入前五的风云人物,比之韩笑非地位更高。

    他说的话,自然无可辩驳。

    韩笑非暗中向蒋小涵使了个眼色,示意她不要再于叶青羽之事出言,被人耻笑事小,得罪了白玉.卿周煜等人可就得不偿失了。

    且今晚之事,显然是自己两人消息不灵,说错了话,才成为了笑柄。

    但蒋小涵一颗心,已经被这个消息震得六神无主。

    她脑海之中一片空白,那一瞬间的情绪说不清楚是懊悔还是愤怒还是其它什么,总之这种爆炸般的情绪,让这个心机颇深的美丽女子,彻底忽视了韩笑非的暗示。

    换做往日的她,一定会聪明地选择闭嘴,但是这一次她却似乎是失去了理智,再次大声地质问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既然没有作弊……那到底如何解释他之前四年的考核成绩?”

    周煜仿佛是早就料到会有人这样问

    他轻摇羽扇,招牌式地笑道:“愚人总是会被眼前之景所迷惑,智者才会看到事情的本质和真相,叶青羽之前四年的考试成绩,之所以会那么惨淡,只有一个解释——他不是不能,而是不想。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

    “不想?”蒋小涵怔住。

    “我猜叶青羽因为某种原因,不想进入白鹿学院,故意不通过考核,所以才会在之前的四次测试之中,表现的那么惨淡,他表现的呆呆傻傻,别人自然不会怀疑,而这一次之所以一鸣惊人,是因为他现在终于想要进入白鹿学院,所以才展露出了真正的实力。”

    众人听到这里,不由得都瞠目结舌。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这个叶青羽真的是有点儿可怕。

    一个人,到底对自己有多么自信,才会做出这样疯狂的选择?

    连续放弃四次白鹿学院的入学考试机会,而这样的机会,对于其他无数少年少女——即便是出身于小贵族商户之家的年轻人来说,都是千载难逢的。

    一时之间,原本觥筹交错极为热闹的晚宴,显得有点儿安静。

    蒋小涵这时候才微微回过一点神,心中却已经掀起了滔天波澜。

    这么说来,那个小时候因为掏鸟蛋而被自己视为英雄的邻家男孩,那个被自己已经判定只是一个笑话不值得关注的男孩,如今似乎已经成为了真正的英雄。

    可是自己的选择却是……

    在那么一瞬间,蒋小涵心中泛起了浓浓的悔意。

    但是这种悔意,很快就被她强行驱散。

    她的心,被恼怒和愤恨所覆盖。

    叶青羽一定是故意的!

    他一定是故意的,选择在这个时候进入白鹿学院,才让自己在第一次进入【天意居】这么重要的宴会上出丑,这样的人,真的是太卑劣太可耻了……

    足足过了半晌,这片罕见的寂静,终于被一个声音打破。

    “那又怎样?就算是再自信,错过了四年修炼黄金时间,又是贫民出身,没有药石灵丹支撑,叶青羽已经没有什么值得期待的地方了,要知道修炼自古以来一直都是富贵者的选择,可惜了他的天赋,真是暴殄天物!”

    声音掷地有声。

    说话的人,又是白玉.卿。

    这位白鹿学院公认的第一女神,很少会开口去评价其他学员。

    但这一次,却破例对叶青羽做出了评价。

    一时之间,众人却也弄不清楚,这位女神到底是站在什么样的立场,之前开口,似乎是在维护叶青羽,但是这次评价,却又是在贬低。

    听到这句话,不知道为什么,蒋小涵心中突然欢快了起来。

    但是白玉.卿接下来的话,却让蒋小涵如坠冰窟。

    “【天意居】不是你这种人该来的地方,请你离开。”白玉.卿看着蒋小涵。

    那种高高在上的目光,仿佛是主宰一切的皇后在俯视着一个卑微的婢女,直接开口驱逐。

    “可……我是接到请帖来的。”

    蒋小涵感觉到了赤裸裸的羞辱,她咬着牙不让自己作,因为她明白自己没有作的资本,但心中的恼怒和愤恨,却如火山爆一样。

    白玉.卿招了招手。

    一股奇异的力量涌出,天地元气波动,蒋小涵还未反应过来,那张请帖从她怀中飞出去,落到了白玉.卿的手中,白色微光一闪,就化作了齑粉,飘散在夜空之中。

    “现在你没有请贴了。”白玉.卿面色平静地道。

    霸道!

    蛮横!

    强大!

    白鹿学院第一女神的强势,在这一瞬间,展现的酣畅淋漓。

    “白师姐,小涵师妹是我邀请来的……”韩笑非终于忍不住,说了一句。

    白玉.卿面色一转,目光落在韩笑非的脸上,似乎是又想起了什么,道:“哦,你也离开,三个月之内,不准再进【天意居】。”

    韩笑非的脸色,一瞬间就变了。

    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惩罚了,以后绝对会让他在贵族学员圈子里面抬不起头来。

    他还要再争辩什么,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淡淡的男音从身后传了过来:“没有听到白会的话吗?还不赶紧离开。”

    “表哥?”韩笑非一愣,回头看去。

    一个国字脸棱角分明的白衣学员出现在他身后。

    这人浓眉大眼,古铜色的肌肤充满了力量爆感,个头比其他同龄人都高了不止一个头,健硕的肌肉隆起如刀削斧砍。

    他一现身,高大的身躯如巍峨山峰,仿佛连天上的月光都被遮住,很多人都感觉眼前一暗,呼吸停窒。

    韩双虎!

    白鹿学院四年级学员之中最强的几个人之一,也是如今【天意居】的会之一。

    无数学院只能仰望的存在。

    “表哥,我……”韩笑非还想要再说什么。

    “还不赶紧走。”韩双虎淡淡地道。

    韩笑非一怔,没想到表哥非但不帮自己,竟然也驱逐自己离开,不过他一直对这个表哥敬畏到了极点,却不敢再说什么,转身和蒋小涵两人,狼狈万分地离开了【天意居】。

    这两人今天算是栽了大跟头。

    相信不出一夜,他们的笑话就会传遍整个白鹿学院。

    “我家表弟不太懂事,让白师妹费心了。”韩双虎微笑着拱手。

    白玉.卿面无表情:“不懂事,就该好好管教。”

    -------------------

    哟,貌似已经改成为签约状态了,那么大家有月票请尽快砸过来吧!

    依旧是求收藏和红票啦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