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御天神帝 > 0053、叶府的故事
    靠的近了,叶青羽看清楚了旗上面的字迹。请看ΩΩ书Ww∫WΩ.ΩQingKanShu.cC

    他心中一动。

    在思过院里的时候,就听小萝莉说过,青鸾学员的访问团成员,分别在白鹿学院一二三四个年纪的区域,设下了切磋擂台,败了不少白鹿学院的好手,气焰嚣张,没想到这事竟然闹到了这种程度。

    这两面旗子,应该是青鸾学院立起来的。

    单看这一副对联,就能知道青鸾学院的人,嚣张到了何等程度,在白鹿学院的演武场上挂这种旗子,除了挑衅,更是赤裸裸的打脸。

    不过这幅旗子挂了这么长的时间,却没能摘下来,很明显白鹿学员中,还没有人能够站出来,击败青鸾学员中的强者。

    擂台周围围了不少白鹿学院,一个个都面带气愤,但没有人敢跳上擂台。

    有人看到叶青羽出现,立刻惊呼了起来。

    很多白鹿学员也都想起了前几日在图书馆门口生的事情,顿时心怀期待,如果叶魔王能出手的话,擂台上那两面耻辱的旗子,一定可以拔掉吧!

    但很快他们就失望了。

    因为叶魔王只是路过,他只是遥遥看了一眼,就兴趣缺缺地离开了,丝毫没有出手登擂的打算,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远处的树林间……

    “竟然走了?”

    “难道叶魔王也怕了?”

    “太让人失望了。”

    “失望个屁啊,叶魔王不出手很正常啊,呵呵,自诩为这一届一年级第一人的秦无双怎么不出手?平时沽名钓誉,关键时刻不出手,这才可恨!”

    “这倒也是!”

    “嘿嘿,那些贵族学员,平日里百般诋毁叶魔王,现在却要人家出力,这幅嘴脸也太难看……”

    人群中,又是一阵议论,甚至争吵了起来。

    ……

    教务处。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跳级申请比叶青羽想象的简单了许多。

    原本他以为会有冗长的申请手续和实力测定过程,没想到整个过程非常之简单,只是填了一个简单的表格之后,那位平常昏昏欲睡的花白头教务处长,只是随意扫了一眼叶青羽,就大笔一挥通过了申请。

    “明天开始,你就可以去二年级区域修炼了,接下来的事情,你不用担心,一切都会安排好。”

    白头教务处长将叶青羽的荒木铭牌收回去,掌心光焰一闪,将其中的符文信息略作修改,重新炼制之后,丢了回来,然后摆了摆手,将叶青羽赶了出来。

    一直到走出教务处,叶魔王都有点儿蒙。

    这也太顺利了一点。

    难道教务处这些家伙,早就知道自己要来申请跳级,所以已经做好了准备?

    叶魔王在心中猜测。

    他却不知道,白鹿学院开院道如今,已经数十年,早就有了一套非常完整的体系制度,在过去的数十年时间里,每年都会出现一些天才卓越的学员,修行度远同龄人,因此跳级并不是什么罕见的事情。

    那花白头教务处长实力深不可测,一眼就可以看出学员的实力修为,只要修为达标,跳级是很容易的事情。

    叶青羽将新的荒木名牌放在手中,仔细观察了片刻,心中逐渐兴奋了起来。

    “跳级成功,这下子可以随意进出白鹿学院了。”

    他想了想,没有回宿舍,直接朝着白鹿学院大门走去,在学院里待了将近五个月的时间,他还真的有点儿迫不及待地想要去城里走一走了。

    其实叶魔王在骨子里还是一个好动喜欢热闹的小男人。

    ……

    一个时辰之后。

    叶青羽出现在了父母的坟前。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虽然只过去了不到五个月的时间,但坟地里杂草丛生,已经变得有些衰败,坟头上也长满了草,经过几场暴雨后,坟茔也被冲刷的厉害,墓碑歪歪斜斜地倒了……

    叶青羽在坟前恭恭敬敬地磕了个头,然后开始整理墓地。

    足足花费了小半个时辰的时间,才将坟茔周围整理的整整齐齐干干净净。

    叶青羽坐在坟前,从怀中掏出了那张纸。

    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他要做的事情。

    他的目光落在了第一行字迹上。

    “复兴叶家,先应该要回叶家祖宅,将爹娘的灵位迎回去……”

    叶青羽紧紧地握住了拳头。

    这一天,终于要到来了。

    ……

    鹿鸣郡城。

    城北。

    在距离城北贫民窟不到五公里地方,有一片富庶贵族区域,堂皇的府邸坐落在这里,空气清新,绿树成荫,街道宽敞整齐,灵鸟脆鸣,彩蝶翩飞,景色秀丽。

    这是城北的富人区。

    富人区西北方向,有一座并不算是很大的府邸,占地方圆不到百亩,但地势偏高,曲水流觞贯穿其间,院落八进八出,亭台楼榭,环廊飞宇,设计的极为精妙,隐隐气势森严,颇有闹中取静的味道。

    府邸正门朝南开。

    朱红色牌匾上,‘丁府’两个大字沾沾生辉。

    金卯红木大门足足六丈宽,白玉大理石整体雕琢的三丈貔貅镇守在大门两侧。

    丁凯旋就是这座府邸的现任主人。

    说起这座府邸的来历,丁凯旋掩饰不住的得意。

    他虽然有贵族爵位,但在鹿鸣郡城之中却也只能算是三流贵族,资产势力和那些真正的大贵族比起来,差的很远。

    不过丁凯旋向来善于钻营。

    这座府邸,原本属于叶家,当年叶家夫妇在守城战之中战死,只剩下一个无知幼子,丁凯旋看见机会,暗中使了一些见不得光的手段,几乎没费什么财力,巧取豪夺,就得到了这座府邸。

    甚至连一些原本属于叶家的佣人丫鬟,也都成为了丁家的财产。

    这几年丁凯旋在这座宅子里住惯了,越觉得这里住着舒适,干脆从自己原本的府邸中搬出来,常住在这里。

    事情到这里,说起来非常顺利。

    但自从大概五个月之前,那叶家的独子叶青羽,突然从一个蠢笨的傻子变成了天赋卓绝的白鹿学院弟子,丁凯旋就有点儿坐不住了。

    他开始担心,万一叶青羽羽翼丰满起来,再回来找自己麻烦,昔日事情一旦曝光,那就有些麻烦了。

    于是丁凯旋开始谋划,做了一些准备。

    比如花大价钱请了一些护院高手。

    今天早晨起来,丁凯旋就一直觉得自己的右眼皮在跳,有些心神不宁,像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生,他的心情就不怎么好。

    午餐的时候,终于有事情生了。

    一位佣人摆放餐具的时候,不小心将一根筷子掉在了地上,银质的筷子掉在地上,叮当一声,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本就心神不宁的丁凯旋勃然大怒,不由分说,命人将这位妇人吊起来一阵毒打。

    “哼,低贱的奴婢,竟敢这么怠慢于我,我看你是不想活了……”丁凯旋在咆哮。

    他一腔无名怒火,全都泄在了这妇人的身上。

    这个时候,丁凯旋已经认出来,这个四十岁出头的妇人,正是那一批从叶家遗留下来的佣人中的一个,而且据说还是叶家独子叶青羽当年的奶妈之一。

    这更让他愤怒莫名。

    一顿鞭打下来,可怜的妇人,衣衫绽裂,疼的昏死过去。

    “装死?哼,打,给我狠狠地打,打死了随便找个地方埋了!”丁凯旋怒火中烧,大吼道。

    院落中,所有的佣人都聚集在一起,噤若寒蝉,不敢求情。

    “不,不要!老爷,求求你,我求求你,娘亲不是故意的,求您饶了娘亲吧!”一个小女孩冲出来,死命护住妇人,苦苦哀求着。

    这小女孩看起来不过是十三四岁的年龄,生的小模样倒也清秀,虽然穿着婢女的粗布衣服,看起来却也挺有灵气,这时哭的梨花带雨,紧紧地抱着被打晕了的妇人,惊恐万状,像是暴风雨中受惊了的小百灵鸟一样瑟瑟抖。

    她是妇人的女儿,名叫小草。

    看到娘亲无缘无故被打成这样,小草早就吓得六神无主,可怜她一个小孩子而已,如何能够在如狼似虎的凶残护院鞭下护住娘亲,很快自己身上也挨了好几鞭子,血迹斑斑。

    “小贱婢,还敢阻拦?哼,胆子不小啊,不将我的话放在眼里,来人,给我拉开一边,我要让这小贱婢亲眼看到她不懂事的老娘被打死,让我丁凯旋不爽,是什么样的下场……”

    丁凯旋如疯狗一般咆哮,犹不解气。

    这时,可怜的妇人,在剧烈的疼痛下,终于清醒了一些。

    她死命推开女儿。

    “小草,别管娘了……你……一定……要活下去……总有一天……你羽哥哥会回来的……”妇人浑身鲜血,勉强睁开眼睛虚弱地道。

    “不,娘,我要你活着,你不在了,我怎么办?”小草惊恐地哭泣。

    父亲在四年之前的守城战中战死,这些年她和娘亲相依为命,日子虽然艰苦,但终归可以相互取暖,小丫头无法想象,如果失去娘亲,在这个残酷冰冷世界中,再也没有任何亲人的自己,将如何活下去。

    “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打,狠狠地打……”丁凯旋如疯了一般咆哮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