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御天神帝 > 0054、你怎么还在这里
    护院又狞笑着扬起了鞭子。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就在这时,突然有一位护卫急匆匆地跑进来,来到丁凯旋跟前,低头拱手,道:“启禀老爷,大门外有一位少年求见……”

    “少年?什么少年?”丁凯旋不耐烦地摆手,道:“让他滚,老爷我没心情见一些杂七杂八的杂鱼。”

    护卫犹豫了一下,道:“老爷,这少年是白鹿学院的学员。”

    白鹿学院的学员,基本都是武者,在鹿鸣郡城中,有一定的地位,身份不一般。

    “白鹿学院?”丁凯旋一愣,旋即一个激灵,面色一变,道:“他多大了……问了没有,他姓什么?”

    “看起来十四岁左右,属下问了,他说他姓叶,名叫叶青羽。”护卫低着头道。

    他却没有看到,这句话说完,丁凯旋变色顿时大变,一抹惊怒之色在眼眸深处闪过,表情瞬息万变,神色阴沉了起来。

    丁凯旋没有想到,该来的,来的这么快。

    他不是没有想过,叶家后人总有一天会来,但却没有想到,来的这么快,叶青羽进入白鹿学院不过才堪堪五个月的时间,按理来说,只有一年之后,他升入二年级,才能走出白鹿学院……

    这些日子,丁凯旋也曾派人打听过,叶青羽在白鹿学院中表现如何,隐约得到了一些消息,尤其是听到叶青羽得罪了秦无双,被关进了思过院,他逐渐放心下来……

    综合各种信息,以丁凯旋的判断,那个叶家后人,短时间之内,绝对不会对自己造成威胁。

    可问题是,为什么今天他却来了?

    一时之间,丁凯旋大脑中闪过了无数个念头。

    他正要说什么,突然看见一个身穿黑色长袍的少年,像是在散步一样,一步一步地从远处走了过来,跨进内院的门,缓慢地朝着大厅走了过来……

    这少年看起来也不过是十四五岁,身形健硕修长,黑色的长浓密如瀑,一根白色带微微束在脑后,垂散到了腰间,剑眉星目,棱角分明,尤其是一双眸子,如暗夜寒星一般,仿佛闪烁着电光一样。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

    他身后背着一个黑色枪套,小儿手臂一般粗细的长枪枪身从肩后露出来,两柄长枪,都有一米七八,黑色的枪身看着就有一股狰狞血煞的厚重之气弥漫出来。

    这少年一步步走来,目光在四周建筑上游走,流露出一种缅怀慨叹之色,根本没有将大院里的其他人放在眼里……

    “哪里来的野小子,竟敢闯入丁府……”一名护卫一愣之下,立刻冲出去大喝。

    黑衣少年轻轻地一挥手。

    嗖!

    这名凡武第五境巅峰实力的护卫,如纸鸢一般飞出去,跌倒在地上半天挣扎不起来。

    众人都大吃一惊。

    “你……你是叶青羽?”丁凯旋不用问,立刻就知道了这少年的名字。

    黑衣少年抬头看了他一眼,眼神中有一种奇怪且不满的神色,反问道:“你怎么还在这里?”

    丁凯旋一愣。

    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为什么不能还在这里?

    他忍住心中的怒意,暗中朝身边的护卫们使了个颜色,然后脸上挤出一丝貌似和善的笑意,道:“不知道叶家少爷突然来我这里,有何贵干啊?”

    “你这里?”叶青羽讥诮地笑了笑:“这里是叶家,我怎么不能来。”

    丁凯旋的面色变了变,神色逐渐沉了下来,道:“小孩子年纪轻,不懂事我不怪你,这里以前是叶家,现在是丁府,你无故闯我丁府,触犯雪国律法,念你年轻,我不计较,快走吧!”

    配合着丁凯旋的声色俱厉,数十位护院武者刀枪出鞘,从四面围了过来,杀气腾腾,面色狰狞。请∮看书WwΩW∮.∮QingKanShu.cC

    叶青羽轻轻笑了笑,抬头看着丁凯旋,一字一句地道:“我不想外人的血,脏了我叶家的祖宅,给你一炷香时间,乖乖给我滚,否则……”

    话音未落。

    一股沛然莫御的元气力量在叶青羽体内爆出来,围在他身边的数十名护院武者,惊呼声中,被震得歪歪斜斜倒飞了出去,站都站不稳!

    丁凯旋蹬蹬蹬后退了三四步,面色大变。

    “雷供奉,还不出手?”他阴沉地喝道。

    话音落下,一个身如铁塔般的熊硕猛汉从旁边的阴影中走了出来。

    这人三十多岁的年龄,身高过两米,肌肉纵横,如一头巨熊一般,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藏在墙边的阴影之中,之前居然一直都没有人现他,仿佛根本就不存在一样……

    可他此时一站出来,那庞大的身躯和狰狞的气势,顿时所有人都觉得心头像是压了一块万斤巨石一般,有一种乌云压顶般的窒息错觉。

    “桀桀,小孩子懂了一点粗浅的功夫,就敢出来炫耀?”体如铁塔一般的雷供奉,笑声如夜枭:“白鹿学院真的是衰败了,一代不如一代!”

    丁凯旋的脸上,也露出了狰狞之意。

    这个雷供奉乃是他花费了重金聘请的一位灵泉境武者,凶名在外,出手狠辣,平日里极少用得到,今天有雷供奉在,绝对可以将叶家后人搞定。

    对面。

    叶青羽只是看了一眼雷供奉,就失去了兴趣。

    他突然鼻子嗅了嗅,闻到了一股血腥味道,意识到了什么,目光越过层层人群,终于看到了远处大厅内被掉在半空的可怜妇人的身上。

    “那是……”叶青羽心中一震,终于认出来了浑身血迹的妇人,“是兰姨!”

    咻!

    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

    原本在大厅之中的叶青羽,如一道残影闪电,瞬息消失不见,下一瞬间,就出现在了大厅之内。

    嗤!

    绳索被掌风割断。

    叶青羽一伸手,将坠落下来的妇人抱在怀里,左手一伸,无形内元涌出,将大厅深处一张铺着兽皮的躺椅吸了过来,将妇人放在了躺椅上。

    “娘,娘亲……”小草飞快冲过来,保住了妇人。

    妇人悠悠转醒,只觉得浑身剧痛如刀割一般,视线中看到一张年轻英挺的脸庞,微微觉得有些熟悉,忍痛道:“孩子,你……你是……”

    “兰姨,是我,我是小羽啊,兰姨,对不起,我回来晚了……”叶青羽心中大恸。

    妇人名叫秦兰,是叶青羽的奶妈,据说叶青羽小时候,亲娘没有奶.水,是这位奶妈哺乳养大,秦兰的丈夫曾经是叶家的护卫长,后来在当年那场守城战之中,和叶青羽父母一同罹难。

    后来叶家的产业和祖宅被巧取豪夺,秦兰和女儿小草被贵族丁凯旋强占为奴,叶青羽流落在外,无力反抗,那时的叶青羽虽然年幼,但从父亲的临终遗言里,也隐约触摸到了一些信息,为了不连累秦兰母女,所以后来四年,一直都没有和她们联系。

    一直到进入白鹿学院,实力足够,叶青羽才第一时间赶来叶家祖宅,一是为了收回祖宅,同时也是想要再见兰姨母女,将当时被丁家强占的叶家人解救出来……

    没想到,一回来,就看到这样一幕。

    一团怒火,在叶青羽的胸腔内熊熊燃烧!

    “小杂碎,我在和你说话,你竟敢无视我……”雷供奉大踏步地进入内庭,脸色有点儿难堪,自己刚才竟然没有能够阻止叶青羽闯入大厅,丢了面子。

    “小羽……你快走……你……”秦兰明白了之前生的事情,连忙推着叶青羽,在她看来,才十四岁的少年,根本不是那凶神恶煞的雷供奉的对手。

    “小雨哥哥,你快走吧,不要管我们……”小草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稚气但却坚定地道。

    “小草妹妹……”叶青羽看着这个和自己吃同一样奶.水长大的小姑娘,不由得一阵心酸。

    过去四年,叶青羽觉得自己过的辛酸艰难,一直都在隐忍,承受巨大的嘲笑和讥诮,成为了整个鹿鸣郡城的小丑,是在忍辱负重,但现在想想,自己遭受的那些真的不算是什么,兰姨和小草在这里,才是真正的生活在炼狱中,遭受着苦难!

    自己真的是来晚了!

    叶青羽在心中自责。

    对面。

    雷供奉络腮胡脸上挂着残忍的狞笑:“走?已经太迟了……卑贱的蠢货,敢一个人上门来,就是找死……丁老爷,我看将这个小家伙做掉,永绝后患。”

    “这……”丁凯旋有些心动,又有些犹豫。

    杀掉一个白鹿学院的弟子,这是要承担一定风险的,他只是一个三流小贵族,不得不慎重考虑这个提议。

    “哈哈,丁老爷,怕什么,城北的阴沟里,最不缺的就是尸体,剁碎了扔进去,谁能现?”雷供奉狞笑,极度嗜杀,“我雷洪手撕过妖族,也震死过边军,嘿嘿,杀个白鹿书院的小杂鱼,怕什么?”

    “万一泄露出去……”丁凯旋还是有点儿犹豫。

    “哼,谁敢泄露出去半个字,我就杀了谁。”雷洪浑身杀气流溢,如一头了狂的暴熊一样,一步踏出,仿佛地面房屋都在震荡。

    周围家丁奴婢们,被吓得面无人色瑟瑟抖。

    ----------------

    码字度太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