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御天神帝 > 0056、嘴角微微翘起来
    “可是……”丁凯旋急了。请看书Ww∮WΩ.ΩQingKanShu.cC

    “你再不走,我只好亲自出手,请你出去了。”叶青羽将军功徽章摊开在掌心里,仔细地观察着,道:“你虽有贵族爵位,不过擅闯一位不屈黄铜军功章拥有者的府宅,也是大罪,我完全可以将你拿下!”

    丁凯旋呆住了。

    过了半晌,他才如梦初醒,咬着牙,死死地盯着叶青羽,最终留下一句:“姓叶的,算你狠,我们走着瞧。”转身离去。

    叶青羽轻轻地笑了笑。

    “这次便宜你了,不过我的耐心是有限的,下一次,只要你再敢对我的家人朋友不利,哪怕之时流露出一丝丝念头,我都会让你,彻底在这个世界消失,不信,你就试试!”

    叶青羽的话,回荡在整个院落之中。

    丁凯旋的脚步停了停,最终面色阴沉,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院落。

    很快,外面又传来脚步声。

    那个年轻的小家丁,带着一位头花白的老大夫匆匆赶来,老大夫的身后,还跟着一位扎着羊角辫的小姑娘,气喘吁吁地背着药箱,额头上一层细细密密的汗珠。

    “羽少爷,大夫请来了。”眉清目秀的小家丁恭敬地道。

    叶青羽点了点头,然后和老大夫交谈了一两句,请他医治秦兰。

    片刻之后。

    “羽少爷请放心,兰夫人只是一些皮外伤,心脉脏器无碍,只需服用一些汤药,休息一段时间,自然无事。”老大夫医术很是高明,简单的处理伤口,开了几副方子。

    叶青羽也现,秦兰的脸色好了很多。

    “有劳李大夫了。请看ΩΩ书Ww∫W∫.ΩQingKanShu.cC”叶青羽连忙道谢。

    刚才老大夫诊治的时候,眉清目秀的小家丁,已经悄悄过来,将这位大夫的来历身世,向丁浩介绍了个清楚。

    这位头花白的老大夫姓李,名叫李时珍,是城北区域有名的神医之一,祖传数代都悬壶济世,不仅医术高明,医德也令人钦佩,每月抽三天时间,为贫民区的穷人免费看病。

    只是这老人命运多舛,早年间独子和儿媳双双辞世,只留下一个孙女,两人相依为命。

    付了诊费,叶青羽让人恭送李时珍爷孙离开。

    看着那小丫头哼哧哼哧地背着沉沉的药箱,叶青羽也不禁心生怜悯,感受过失去亲人的痛苦,所以才特别珍惜亲情,小丫头从小就失去父母,只能和爷爷相依为命,对她来说,是一种不幸,但至少还有一个亲人在身边,而自己呢?

    叶青羽一时感慨良多。

    “你叫什么名字?”他回头看着那小家丁。

    “小人叫唐三,四年之前就在府里当差了。”小家丁唐三恭敬地道。

    叶青羽点点头。

    那就是曾经叶家的人了。

    四年前叶青羽不过是十岁,家里佣人不少,没有记住这小家丁倒也在情理之中,既是曾经家里的老人,那倒是可以信任,且看他今天的表情,机灵机敏,可以试着用一段时间。

    这次从学院出来,叶青羽请了三天的假,倒也不着急回去。

    收回叶家祖宅是第一步,接下来有很多琐碎的事情,比如整理宅子,还有整理家中的佣人家丁,一些心思不纯的人,还有丁凯旋领进来的心腹,都要清除出去。

    叶青羽没时间也没有兴趣去做这样的事情。∫请看书WwΩW∮.∫QingKanShu.cC

    原本兰姨秦兰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不过现在却要养伤,那这个唐三到可以用一下,决策性的事情依旧由秦兰来把关,具体行动性的事宜,且先交给唐三.去做。

    叶青羽挥挥手,解散了院子里的家丁佣人们,回到大厅中,和秦兰说了这些想法。

    “这……这些事情太重要了,奴婢……我……怕做不来……”秦兰还没有太适应身份地位的转变,说话断断续续。

    叶青羽笑了笑,道:“兰姨是家里的老人了,对这里的情况一定最了解,也最有言权,我小时是吃兰姨您的奶长大的,如今爹娘都不在了,兰姨您就是我最亲的亲人,这家里的一切,当然是由您说了算……”

    “这怎么使得……”秦兰惊得从躺椅上坐了起来。

    叶青羽连忙辅助她,道:“当然使得,从今天开始,您就是叶家的话事人了,一应事宜,都由您说了算,呵呵,我记得小时候,兰姨您可厉害呢,娘当初也说过,她和爹不善家务管理,都是兰姨您撑着呢!”

    秦兰恢复了一些精神,脸色略微红润了一点,看了一眼坐在自己身边的小草,犹豫着道:“这……这……”

    叶青羽笑着揉了揉小草的头,道:“兰姨,您就别推辞了,我呢,还需要回到学院去,要花费太多的精力和时间去修炼,根本没有时间管理叶家,也许以后,我还会离开白鹭郡城,您和小草妹妹,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剩下的亲人了,这宅子啊,以后我看就当是我留给小草妹妹的嫁妆吧!”

    “呀,小羽哥哥,你……”小草惊呼,顿时羞的红了脸,脸蛋红彤彤像是着了火,低着头不敢抬起来。

    “这不行。”秦兰坚定地摇头,斩钉截铁地道:“宅子是老爷和夫人传下来的,我秦兰愿意替少爷您打理,不论如何,这宅子永远都姓叶。”

    叶青羽笑了笑。

    他知道秦兰性格执拗,认定了的事情,绝对不会改变,也不再坚持,笑道:“那就先麻烦兰姨了,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这次出手,夺回祖宅,叶青羽只是在做应该做的事情,并不是他对这处宅院有多重视,感情因素远远胜于实际财产意义。

    叶青羽心中很清楚,终有一日,实力足够之后,他会离开白鹿学院,离开鹿鸣郡城,前往雪国皇室,弄清楚父亲临终前所说的秘密,而这处祖宅只是一块精神上的念想,对于自己来说,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

    秦兰的伤势恢复很快。

    四年的苦难岁月终于逝去,宅子重新回到了叶家,让这位对于叶家有很深感情的中年妇女仿佛一下子重新找回了生活的希望和动力,在叶青羽再度召集众人简单吩咐之后,秦兰就成为了宅子里的二号人物。

    唐三则成为了外宅的大管事。

    在叶青羽的授意之下,秦兰当即宣布,家丁婢女们的例钱都涨了一倍,赢来了一片欢呼,丁凯旋在时,吝啬刻薄,动辄克扣下人们的银子,秦兰的做法,立刻就赢得了支持。

    这些年秦兰历经波澜,早就将所有人的心思看穿,很快那些秉性恶劣之徒和丁家的心腹,都被她雷厉风行地辞退,又树立了微信。

    叶青羽也勉励了下人们几句,顺便笑着拉着小草的手,将这个从小和自己吃一样奶长大的丫头,认作了妹妹,这样一来,小丫头地位顿时提升到了小姐的高度,顺带着秦兰的地位,也特殊起来,威信彻底稳固。

    许多家丁婢女,也都在心中暗自感慨:这秦兰母女终于是熬到头了,小草从一个最底层的婢女,每日里洗涮做最粗的活儿,现在一下子飞到枝头变成了凤凰,锦衣玉食,成为了大小姐。

    不过这新来的东家,对付丁凯旋雷供奉等人时,简直如杀神魔王一样可怕,谁知道对下人们倒是极为和善,秦兰的为人下人们都是了解的,以后秦兰掌了家,他们也算是会有好日子过了。

    至此,叶家祖宅中的一切波澜,算是告一段落了。

    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很快这里生的一切,通过许多不同的渠道,传到了一些有心人的耳中,也引起了各方的震动。

    当然,还有很多人,依旧没有察觉到叶家祖宅中生的一切。

    这一夜,叶青羽留在了祖宅中。

    美美地跑了一个澡之后,他在内园深处的【锐意园】中住下了。

    锐意园是叶青羽小时候的住所,不大的院落,当中一颗梧桐树,至少有三十年光景,枝繁叶茂,引得一些不知名的鸟儿,在树上筑巢,当年叶青羽在这院子里,度过了童年最快乐的时光。

    再次住进来,叶青羽感慨之余,心如古井无波。

    他盘坐在梧桐树下,呼吸吐纳,催动内元,争分夺秒地修炼。

    时间飞过去。

    这一夜,很多人都睡不着。

    秦兰母女在宽敞柔软的大床上,久久不能入眠,原本秦兰以为自己的余生将被苦难和黑暗所覆盖,她在女儿入睡的夜晚,曾经偷偷哭泣,为自己担心,更为女儿担心,也为那个吃着自己的奶长大,却失去了庇护,不知道去了哪里的少年担心……

    秦兰生怕有一天,自己死去,女儿一个人,在这个冰冷残酷的世界中,该怎么才能活下去……

    没有想到,那个少年终于回来了。

    像是神一样降临。

    “夫人曾经说过,少爷总有一天,会一鸣惊人,君临大地,老爷和夫人,曾经那么的相信少爷……也许他们是对的!”

    秦兰想起了曾经的一些事情。

    而小草终于在她怀中睡着了,四年以来,小丫头第一次睡得这么香甜,这么踏实,这么舒服,连做梦的时候,嘴角都是微微翘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