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步步谋仙 > 第二百四十一章 万古苍穹 (大结局)

第二百四十一章 万古苍穹 (大结局)

        随着那数道断喝声,从广场之上蓦然响起,那一团斑斓五彩光芒也是停止了对萧楚的袭击。请Ω∫看书Ww∫W.QingKanShu.cC随着光芒渐渐散去,却是有一道淡淡身影,从那斑斓五彩光芒之中,显现了出来。那人却是一袭紫衣,俊秀面颊之上却是偶尔闪过苍白血晕之色,手中紧握一根长棍,那长棍却也是通体幽深漆黑,远远望去,倒是与萧原手中长棍,有**分相似。

        那人周身一团黑气,弥而不散,双目之中冷光爆射,紧紧盯着广场上那静立的数人,口中冷冷说道,“顾守真,苏穆,清影,清微,你们玄元门中人,倒是命大,除了清虚和洛水被我度以外,你们竟然还活着。”他言语之中,一时之间,尽是浓重煞气和杀机。周身光芒却是向身躯右侧,又缓缓蔓延而去,不多时,却是又勾勒出一个淡淡的身形来。

        那身形,却是独缺右臂,一张枯瘦的面容之上,脸色也是极为苍白,猛然显出身形来,却是微微一怔,这才看清楚眼前所占的数人。他面上神色变了数变,片刻之后,才稳定下心神,淡淡说道,“想不到,诸位师兄弟都在此,清言有礼了。”众人微微一怔,这才看清楚,从那光芒之中,缓缓显出身形来的,却也是一身穿玄元道袍之人,却正是玄元门九大真人之中的清言真人。

        立在清言对面的清微微微一声冷哼,口中缓缓说道,“清言,你一直以来,又不像清虚一般,一心想提升修为;也不如我这般,对世俗之乐,耽于忘怀。你这般无欲无求之人,又有什么能诱惑得了你,又有什么能让你,自甘坠入魔道呢?”他一语说罢,话语之中,尽是凄冷悔恨,似是也颇为不解为何会是清言,最后坠入魔道。请看书Ww∫WΩ.ΩQingKanShu.cC正心中如此这般沉思着,却听清言却也是微微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

        “清言愚钝,但是却也无数次,想像师兄一般,能耽于之事。你可知,我心中之苦,我非是无所欲求,只怕自己所追求的东西,如当年那通玄山之上,到最后,却是抓不住。你可知,这数百载之中,我一直活在那日光景当中,什么玄门正道,若是杀念一起,人心贪婪,又怎能抵得过心中理智。就是那个时候,我心中一直根深蒂固的无上大道,却是轰然倒塌。我自己告诉自己,那还不如,重新换一个天道。”

        一旁一直静默的顾守真,微微一笑,突然向前迈了一步,淡淡说道,“你以为,重新换一个天道,你就能得到你想要的?你看看,你身旁之人,像这样一个心怀生生世世怨恨之气之人,他能给你什么样的天道呢?”他一语已毕,那紫衣之人,却是一声断喝,打断了顾守真的话语,冷冷说道。

        “顾守真,这数十载的时光之中,我一直尊称你为‘先生’,也一直以礼相待。你竟然背叛于我,你可曾想过这样的后果?”他话语之中,语调森冷,一时之间,却是杀气四溢,手中那漆深黝黑的长棍,遥遥指向顾守真。顾守真洒然一笑,从怀中掏出一样物事,猛然扔到那紫衣人身前,淡淡说道,“你以为,这当年你给我的这张青铜面具,我一直不知道其中玄机吗?”

        “这青铜面具,我早就查清,乃是你以上古‘幽魂草’融入其中,淬炼而成。这数十载的时光之中,你让我戴着这青铜面具,也不过是为了探查我脑海之中的记忆,并以你本身魔气,侵入我灵海之中。请∫看∫书WwW.QingKanShu.cC这般大恩大徳,应该就是你所说的信任吧。”他每说一句话,那紫衣人面色便是一变,说道最后,那紫衣人面色却是极为苍白。

        一时之间,这广场之上,却是了无声息,充斥着一种极为诡异的平静。萧原心中此刻却是如翻江倒海一般,双眸之中精光四射,紧紧盯着梅长苏的身影,心中暗自想道,“这数十载的时光之中,他既然知道,那人早已对其心存疑虑和戒心,但是却还是以身试之。这般心智坚韧,也怪不得,江湖中人,在以为其羽化多时之时,还都心心想念。”

        这般心中想着,萧原只觉眼前光芒一闪,还没来得及看清生了什么,他只觉周围空气蓦然一滞,温度似是猛然下降了许多,方才还是一片春意盎然的山谷,骤然间那株株桃树之上,却是突降风霜。

        本是满树枝的朵朵桃花瞬间凋落一地,一轮旭日似是被蒙上了一层雾霭,显得昏黄无比。萧原只觉体内那股浓郁煞气,瞬间奔腾而出。就在这时,却只听一道熟悉的声音,从半空之中,缓缓传了下来,“如此千古盛事,怎能少得了我?”

        站在悬崖绝壁之下广场上的清微,眉头微微一皱,待要出言呵斥,却见眼前光芒一闪,一道身影却是猛然出现在他身前,对着自己行了一个大礼,口中却是清朗说道,“折丹受师尊之命,已集齐四方神兽。现下门中师兄,正于西疆‘炼狱塔’一处,携四方神兽,静待诸位师叔师伯驾临。”

        他一语已出,众人却都是讶异无比,想不到这四方神兽,竟然却被这一向嬉戏无常的折丹给找到了。清微眼看对面那紫衣人,面色之上,闪过一丝惊慌神色,心中却是极为得意,正要开口表扬折丹两句,却听折丹口中说道,“折丹特代诸位师兄师姐前来领赏,诸位师叔师伯,颗不能藏私啊。”

        清微闻听此言,只见那几位真人,都是面带笑容地望向自己,顿时脸上掠过一阵尴尬神色,口中呵斥道,“混账小子,你是来找打的是吧”,口中这般说着,踹出去的一脚,却是极为缓慢,待踢出之时,那折丹早已身形急转,从高台之上掠下,奔到萧原身侧,一掌拍在萧原肩上,一副志得意满的神色。

        萧原只觉自己此刻却是头大了数倍,正想开口询问些什么,却只觉一团碧绿光芒,却是向着自己所在的位置急奔来,萧原微微一愣,本待聚起体内灵力,阻挡这来物之时,却见折丹对着自己微微摇了摇头。他心下疑惑间,却觉得那一团碧绿光芒之中,散出来的灵力,自己却是感觉极为熟悉。

        心中正这般杂乱想着,却见那团碧绿光芒,却是已然来到自己身前三尺之处,还未等自己从看清那来物的面目,那团碧绿光芒,却是猛然一滞,然后从自己胸前位置,向着自己肩膀之上而去。片刻之后,却是有一道稚嫩声音,从肩侧传来,“萧原哥哥,你这一大段时间都去哪了,怎么你身上有一股这么不好闻的味道?你不知道,这段时间,琼萝却是很想你啊。”

        萧原本待要答话,却听身旁的圆觉,低声诵了一声佛号,凝重说道,“阿弥陀佛,因因果果,本就轮回有序。想不到圣婴琼萝,既然和萧施主,也有这么一段渊源。”他转头望向身侧的明空,沉吟许久,却是断然喝道,“你今世既虽然携九幽修罗血煞之气而来,但心中常执一分善念,却也坠不了你今世‘阐提’的法神”。

        他话语微微一顿,置于袈裟袖袍之下的双掌,却是瞬间,变化出数种不同的手印,到最后,却是猛然按在了自己额间。萧原立在圆觉身侧,只觉随着圆觉那道手印,按在他额头之上,圆觉周身生气,却是蓦然断绝。只三元聚顶之上,一道清正佛光,却是瞬间飘散出来,钻入到明空体内。

        萧原心中一动,却是瞬间明了,这圆觉大师,却是以自己性命来度化,明空体内的幽冥煞气,以正其法神。萧原心下一黯,眼看那圆觉身体,缓缓倒了下去,却是紧走两步,将圆觉轻轻扶到一侧。这名震天下的圆觉大师,自己也不过仅见过几面,但是其果决,周全,运筹,舍身,这种种气度,无不在自己心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当今世俗之间,且不说无数魔教门派中人,单说这玄门正教之徒,面对这天道将倾,无不是临阵倒戈,稍微好一点的,也无非是明哲保身。如圆觉这般,虽是出家之人,但却一直是顶着风浪而立到最后,却是以不惜牺牲自己本身本命者,却是寥寥可数。

        他心中这般想着,却是心中煞气猛然涌了出来,端坐在他肩头之上的琼萝,似乎也感觉到了他周身灵力的不正常,也变的不安起来。她脚尖轻踩萧原肩头,猛然跃向半空之中,在距离萧原三尺之外的半空中盘旋不断,然后猛然拽着身躯急遽变小,身形只有三尺有余的明空,向着那悬崖绝壁之上的,那极为广阔的广场而去。

        又过许久,一切却是归为寂静,萧原眼望着九天之上的万古苍穹,只觉这一切恍如大梦一场。但所幸,有这万古晴天,浩浩日月存在。这人间,和这天道,才是最初原本的模样。

  http://www.qingkanshu.cc/0_481/2260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qingkanshu.cc。请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