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铁臂剑尊 > 第九章:巅峰之战(大结局)
    沈都的脸上,却带着一些痛苦之色,但又有些许的感动。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

    剑尊凌驾于仙,可驭万物。

    他终于得到了剑尊力量,也终于了解了过去的一切。

    “原来这一切,都是公孙无忧,不,是我爹计划好的,一开始出生在康家寨,被兮庄误认为儿子,都是爹一手策划的。”

    “他的目的,就是为了替我摆脱恶灵之体。”

    “可是谁又能理解他的一片苦心,若不是得到了剑尊力量,我万万也不可能想到,伏姬真的是我的母亲,而上官玉儿,却是一直在背后帮我清除障碍。”

    “飞卢对我的爱,那样的诚挚,那样的无私,原来我不知道为什么爹要我杀了她,可现在终于知道,原来飞卢的死,不过是为了让我得到仇恨的力量,才能顺利通往剑尊之路。”

    “阡陌,沈家,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我。”

    “得到了剑尊力量,无疑让我得到了整个世界。”

    “可是,我何尝不是失去了一切。”

    此刻,他看到了过去的一切,可是他并不快乐。

    “这一切,都是血骷髅清秋,对世界的报复,是她对过去的不满产生的卑劣的心态,是她破坏了一切原本美好秩序,千年前,是她主导了气宗残杀异己的悲剧,这这一千年来,又是她主导了这一切的悲剧。”

    看着龙纹印的力量召唤出来的狂龙,已经被白骨的灵力打得遍体鳞伤。沈都面色徒然一沉,冷喝道:“来吧,都冲着我来吧!”

    沈都大手一挥,便是收回了龙纹印的力量。

    此刻,龙纹印烙印在他的眉心处,但那狂龙的嘶吼之声,却是不绝于耳。

    白骨的脸色变得阴沉,血骷髅的剑,也开始变得狂暴。

    “呀!”

    三个人同时大喝一声。请看书Ww∮WΩ.ΩQingKanShu.cC

    一道冷光,让他们三人进入了流光度。

    沈都带着满腔的悲愤,挥出的每一剑,都力过千钧,震慑苍穹。

    而白骨堂堂的灵帝,操控世间万物的恐怖力量,也成功的限制着沈都的能力。

    再加上血骷髅剑尊的实力,沈都的这一战,并不轻松。

    但他们的度太快,没有人看得见他们究竟出现在了哪里,也没有人知道,这一战究竟有怎么样的结果。

    只是三个月后,在灵州大6的最北面,一个白衣飘飘的男子,怀抱着一个三岁大的婴儿,一脸微笑的走在辽阔的草原之上。

    那孩童已经学会了说话。

    “爹啊,为什么我从来没见过我的娘亲。”

    孩童的声音充满了童真,那双清澈无邪的眸子里,却是闪耀着一抹强者的光芒。

    那白衣飘飘的男子正是沈都本人,他的身上,没有释放出丝毫剑尊强者的力量,就像是一个极限普通的男人,面色和煦的冲着怀里的孩童笑道:“牧野乖,以后你自然会明白的,现在爹带你回家。”

    牧野闻言,脸色一沉道:“爹,你不要瞒我了,其实我都知道了,沈瑶姑姑把一切都告诉我了。”

    “沈瑶姑姑?”

    沈都一阵疑惑。

    “对啊,沈瑶姑姑说,你在幽冥幻境里打败了不死人血骷髅和白骨,他们一个是剑尊,一个是灵帝,可是他们都被你征服了,爹,你好厉害啊。”

    “啊?”

    沈都惊讶的看着牧野。

    “还有,虽然娘亲是被爹爹亲手杀死的,可是我并不怪爹爹,我相信你所做的一切,都有你的理由。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牧野天真的说道。

    这让沈都的脸色瞬间变得好了许多。

    “真是古灵精怪的小东西。”

    沈都用手捏了捏牧野的鼻子。

    而这一捏,让牧野大为不快,从沈都的怀里跳下来,奔跑在辽阔的草原之上,一路大喊道:“沈瑶姑姑,爹爹欺负我,你快来帮我啊。”

    话音未落,只见远处的虚空之上,迎面走来一个白衣飘飘的美貌女子。她的脸上带着微微的桃红之色,而在她的身边,还有一高一矮,两个气宇非凡的男子。

    “唉,又是他们几个。”

    沈都摊了摊手,便是叹息一声,走了过去。

    他们三人,也正好落在牧野的跟前。

    沈瑶抱起牧野,一脸微笑的走向沈都。

    “沈都哥哥,你儿子这么可爱,你怎么好意思欺负人家,要是你不喜欢他的话,不如把他给我来带好了。”

    沈都闻言面色一沉道:“他是我的儿子,凭什么给你来带啊。”

    说着,正要上前去躲过牧野。

    而正在此刻,一股强劲的剑风冷然袭来。

    “呼!”

    剑风在草原上出恐怖的飕飕之声。

    他们五个人,都是被那强劲的剑风,逼得睁不开眼睛。

    沈都面色一沉,冷喝道:“不要再故弄玄虚了,还不快快现身。”

    果然,沈都话音稍落,便看到一个白衣飘飘的女子,手持长剑立于虚空之上。

    “咻!”

    她的身形冷然一动,便是化作一道龙卷,将牧野从沈瑶的怀中夺走了。

    “哈哈!”

    她得以的笑着道:“牧野也是我的侄子不是么,交给我来带,绝对比交给沈瑶要好的多。”

    “什么!”

    沈瑶闻言,一脸难看的道:“雨惜,你怎么这样,就你那冰冷冷的面孔,还不把牧野带成一个不懂风情的傻蛋啊。”

    “你!”

    沈雨惜也是面色一寒道:“那你以为你就带的好么,你的孩子,应该很快就要生了吧,到时候你自己的小孩你都应接不暇了,谁还能指望你能管得好牧野这个精明蛋。”

    沈瑶闻言,想要再说些什么。但看了看身边的车飞鸿,便是脸上浮现一抹娇羞之色,不再多言。

    而正是此刻,站在一旁许久的沈荫,终于开了口。

    “如今我已经在上官玉儿的帮助之下,和大哥沈刚一起,恢复了沈家昔日的荣耀,而我也是单身,不如就把牧野交给我吧,我一定会教他最正宗的沈家剑法,将来好像他爹一样,成为至高无上的剑尊强者。”

    沈荫深意的看了沈都一眼。

    沈都似也立刻明白了些什么,便是从怀中掏出一本秘籍,递交到沈荫的手里道:“这就是沈门十五剑的剑谱,但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修炼的,你自己好自为之。”

    沈都说完,便是身法奇快的从沈雨惜的怀中夺过牧野,冷声道:“我欠沈家的一切,想来也还清了,但灵州大6的一切,我已经不想再过问了,我现在只想将牧野养大成人,其他的一切,你们自行处理吧,还有付幸博已经是剑圣强者,但他的野心迟早会成为灵州的灾难,你们得到我力量的传承,想来要制服一个区区剑圣,是不成问题的。”

    沈都话音一落,便是大手一挥,进入了一个剑尊结界,任何人,都看不到他的存在了。

    而这时,沈雨惜,沈瑶,车飞鸿,沈荫,都是身形一展,化作四道蓝色剑芒,消失在了草原之上。

    剑尊结界内,沈都欣慰的看着他们的身影,脑海里回忆着过去的一切,看着怀里的牧野微微一笑。

    “牧野,刚才你做得很好,现在我们就去找母亲和奶奶吧。”

    说着,两人会转过身,便是走向一处繁花似锦的山麓。

    飞卢、公孙无忧和伏姬,以及伏姬的女儿,雪儿,还有上官玉儿,沈祥.....他们都在山麓之间的木屋里,静静等待着沈都。

    他们是沈都用剑尊力量救回来的。沈都看着他们,展颜一笑。

    回想起几个月前在幽冥幻境的一切,心中仍然放心不下。那一战,可谓是千年以来的巅峰之战。白骨的灵帝修为,果然要强于普通的剑尊,好在自己这一双攻防兼备的铁臂,挡下了白骨的那一刀,否则的话,恐怕鹿死谁手,还不一定了。

    白骨一死,可以让白骨复活的血潭也被毁灭,血骷髅失去了倚靠,便是也万念俱灰,被沈都一剑打碎了骨架。

    但沈都回想起那一切的时候,眉头不由自主的紧缩在一起。

    “白骨和血骷髅真的死了么,后来出现的神碧,会不会出手相救,如果神碧救了他们,那么灵州会不会再一次上演一场浩劫。”

    心中不住的嘀咕。

    而正在此刻,只见虚空之上出现一道紫光。

    “沈都,你完成了你的使命,已经具备了莅临至善神界的资格,至善神界的大门已经为你开启,只要你选择了至善神界,你将永远成为灵州大6天空之上的神明。”

    那是至善神界,神王秋境的声音。

    沈都看不到秋境真身,其他人也无法看到。

    只是看到沈都微微一笑道:“我愿意留在这里,陪伴我的家人。”

    从此,沈都消失在灵州大6,成为了灵州大6的传说。没有人知道沈都在灵州大6最北的草原上,设置了剑尊结界。也没有人知道,沈都的后人会在何时,再一次行走在灵州大6之上。

    但因为沈都从小练就着一双铁臂,因此世人称其为“铁臂剑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