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神之候补 > 第四百一十一章 大结局
    血月漂浮在南宫舞的身前,散的光,薄薄如沙。Ω请看书WwΩW∮.∫QingKanShu.cC可就是这层看上去玻璃般脆弱的光幕,却凝聚了南宫舞全部的神力。灭世之威的金枪刺下,被红色光幕挡了下来。一股股肉眼就可以看见的能量,从两物间爆而出。那些神兵神将,如棉花一般,吹散远方。

    “什么!”武神睁大双眼,难以置信的看着南宫舞身前围绕的赤色月牙宝物。这就是八重与九重的差距么,就算有神器在手,还是这么不堪一击么。

    此时,赤月之上光芒奇异的一闪,一道赤色弯月斩出。按理说武神委身于金色长枪的后面,赤色弯月根本无机可乘。可是没想到弯月却围着金色长枪的枪身,转了一圈,成功避开长枪的锋芒,向身后的武神斩去。

    赤色弯月威力极大,蕴含了九重主神才能达到的力量。武神知道避无可避,心中默默地叹了口气。“杀神,你输了,彻头彻底的输了。武力才是至上之道,虽然我没能证明给你看,但是眼前这位女神,却不折不扣的做到了。”

    赤色弯月劈开了武神的身体,他只感觉一股强大无比的力量,闯进了自己的神魂之内。那一块如拳头大小,早已经成为晶体状的灵晶出现了一道血色裂痕。裂痕如蛛网般,迅蔓延越来越大,最终彻底破碎。

    一股带着悲凉的狂风,卷着黄沙,吞着残云,一切本不属于这里的异象,皆化为了虚无。就连武神的身体,也在呼啸中如被风蚀了一般,夹入黄沙之中,化为了灰烬。

    梦幻神殿,墨羽站在梦幻的身后,静静的看着水晶球中,不停变换的场景。而随着越子墨的场景变换后,出现了南宫舞的身影。当看到南宫舞与武神一番简单,却又粗暴的交手后,皆都吃惊不已。

    “此女我记得好像和子墨这孩子交情匪浅,没想到做事也如此默契。”梦幻女神看着水晶球中的南宫舞笑道。

    “此话可解?”墨羽不解的问道。

    “你没有现,越子墨和南宫舞二人,都是想试探自身的实力如何,才会受伤的么。”梦幻女神说道。

    “什么,这倒是让我意外。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哈,不愧是姐姐的儿子。”墨羽笑了起来。

    “好了,我们也该准备一下了。最后的战役,马上就要来了。”梦幻女神站起身后,将水晶球一收后说道。

    战争神殿,冥王神殿,两大九重主神,接现自己的得力爱将,在下界后被杀。而且通过他们的神之意识探查,凶手竟然是智慧女神之子。最重要的还是,此子的身上还带着他们苦苦寻觅的神导书。据说当年智慧女神,就是在此书中,得以窥探到十重神王境的大门。

    神导书之上,似乎被当年的智慧女神,施展了什么禁制。所以数百年过去了,二神毫无所获。不过这次因为越子墨进阶九重神王,引起了二神的注意,所以才现了神导书的踪迹。

    拖延了千年的神域最终一战,这回梦幻神殿的紫色梦幻女神将联手重回海神殿的艾美儿,还有接管智慧神殿的墨羽,对冥王与战争之神,全面还击。

    ......

    岁月易逝,容颜易老,却不自知。在体会到没有神器的弊端后,越子墨重新回到了人域,回到了那个本应该生活着众多精灵的地方。可是如今整个元灵国都没了,更别说精灵族森林了。那颗养育无数精灵的生命之树,也变为了枯枝。

    树以死,已无力回天。要是平常之树,越子墨也许还会有些办法。但眼前这颗却是大名鼎鼎的生命之树,传说中诞生精灵一族的神树。越子墨看着参天的枯枝,心中莫名的伤感起来。那一个个熟悉的倩影,那初在箭矢楼前的相遇,那在荒山之内的艳遇......

    哎......

    越子墨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果然就算成了神,也无比改变什么。在时间的面前,生物皆都渺小。

    越子墨利用混沌之火,将整颗枯死的生命之树,炼成了一快拳头大小,散着碧绿色光芒的液体。生命之树不愧是人域的第一神树,就算枯萎了,也有这般无可小视的能量。越子墨将这团液体,完全融进了精灵族弓箭之内。

    对了,越子墨之前在不明神殿幻境内,看见了当年父亲越天泽的本命飞剑,断为了两截。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于是跟随着自己的记忆,在仙域还真的找回了此剑。并且将此剑与银羽剑重新炼制,融为了一把崭新的银羽剑。

    至于南宫舞,也在仙域中找到了自己寻觅的东西,炼制出了自己的神器。对于这方面,南宫舞不说,越子墨也不问,毕竟谁人都有自己不想提起的过往。

    神域。越子墨和南宫舞,沐清菡,龙婉儿,来到此界的时候。神域正在上演自数百万年来,十重神王消失后,规模最大,牵连最多,最残酷,最血腥的最终神战。

    越子墨在得知这所谓的最终神战,在己方被称为复仇之战后,毫不犹豫的选择加入阵营。南宫舞,沐清菡,龙婉儿三人也是全力支持。

    为什么这边会称为复仇之战,这就要从数百万年前说起。当初神域还是各大九重主神割据,没有出现十重神王的时候。爆了一场前所未有的位面大战,导致很多界面也此消失,无数生灵涂炭。最为巨大的魔法士界面与修士界面,大致主体融合在了一起。一些残破的地方,或消失或形成单独的小界面。

    后来出现了第一位十重神王,统一了神域。并且此神王居然是以魔灵双修之体,修炼成神。成神之后,也一直走这样的道路。慢慢在她的影响下,主修魔法士和主修修士法门的神明,渐渐化干戈为玉帛,放下了各自的偏见,相互学习,共领悟天道。只是数百万年来,除了那位神王之外,再无神王境。

    神王无故消失后,智慧女神渐渐凸显,大有成为第二位十重神王的可能。当时还被称为半步神王。一些主神不甘屈于人下,不去好好领悟天道,却暗自用尽害了智慧女神。最后还除掉了愤怒之下,为其报仇的海神殿主神。

    紫色梦幻女神,因为一些事情躲过了此劫难,但是回来后现当初的好姐妹,海之女神和智慧女神均已被害。要不是这个时候,墨羽刚好从八重主神境,晋级到了九重主神境界,得以和梦幻女神联手,与死神与战争之神势均,恐怕梦幻女神也早就陨落了。

    艾美儿带领的海妖一族,当初就隶属于海神殿。海之女神遇害后,艾美儿带着族人杀出了一条血路,最后才逃到了遗失空间。

    梦幻女神为己为姐妹,墨羽为姐姐,艾美儿为海之女神,均为复仇,故复仇之战。

    梦幻女神在得到越子墨和南宫舞,还有龙婉儿这三名九重主神的助力,再有八重主神的沐清菡,实力应该远于死神与战争之神的联手。可惜战争之神手上却有一件再神域也是数一数二的神器,名为胜利之矛。

    此物乃是战争之神,参悟天道时,偶然领悟并炼制而成。再加上数百万年的培养,威力恐怕大到除了当初的十重神王,和半步神王的智慧女神,没人能及的地步。

    不过现实有时候,总是会和理论有些出入。

    “箭矢魔法——镜中杀。”沐清菡念动魔法咒语,调动体内神力,施展出了越子墨新传授的精灵族魔法。手里还拿着此界最后一把用生命之树,残余能量做出的精灵族弓箭。只是这弓箭却要过往前历代所有,乃是神器级别。

    数不清的箭矢,如光线一般,迅射向死神与战争之神的大军中。接着数不清的光镜,将所有大军困住,镜面射出一道道激光般的攻击,顿时数不清的神兵神将倒下。

    “混沌之火。”龙婉儿张开巨大的肉翅,飞在神域伸手就能触摸到星斗的虚空。白嫩手掌不停的出一团团巨大陨石般的银色火焰,落在死神与战争之神的大军中,比现代凡间的核武器不知道要强大多少万倍。

    南宫舞的掌心燃烧起血月魔焰,另一只手紧紧握着已经是神器的血月魔剑。同时对付两名死神从遥远的其他神域之地,请来的两名九重主神。南宫舞真不愧是当初人域的第一女强人,在成神后依旧霸气十足。力战两名比自己不知道早多少万年久成为九重主神的敌人,丝毫不落下风。

    梦幻女神和墨羽,也各战数名敌人。看来死神与战争之神,也是预谋已久。居然在极遥远的其他神域,请来了数名九重主神。不过这也没有改变,命中注定的结局。

    “剑之翼。”越子墨的神器银羽剑,化为无数把只有手指大小的迷你小剑,并在身后化为一对银色的剑之羽翼。

    剑之羽翼将越子墨包裹在内,阻挡着数百万各异的攻击。然后羽翼快一张,数不清的飞剑射出,顿时方圆数十万里的虚空,所有的神兵神将,全都向下方黑暗跌落。

    “紫光惊雷剑。”越子墨手出被混元紫光包裹的惊雷剑,向战争之神的心间刺去。战争之神急忙再次祭起,早已被越子墨斩成废铁般的胜利之矛。“砰~”的一声,胜利之矛彻底成为了废铁,断为了两截。

    “难道这就是我注定的命运。”连胜利之矛都被斩碎,战争之神再也无力,也无心反抗。他抬望着漫天的星斗,慢慢的闭上了双眼。银羽剑强大的力量,正在快逼进。

    “嗖~”就在这时,一道白光闪动,一名久违的白衣丽影,出现在了越子墨的视线中,挡在了战争之神的身前。

    “萱儿!”越子墨一惊,手中的剑停在了空中,呆呆的立在了当场。此时的越子墨的眼中,已经容不下其他。有的只是长飘飘,星辰眼眸,雪白肌肤,浑然天成的脸颊。灵萱儿就是越子墨此刻眼中的一切,那个让他怎么也忘不掉,魂牵梦绕的女子。

    “请叫我镜萱儿,如果你要杀我父亲,就连我一块杀了吧。”镜萱儿盯着越子墨的双眼,坚决异常的说道。

    这,这不是越子墨熟悉的灵萱儿。

    她,她父亲。战争之神,灵萱儿居然战争之神的女儿。

    惊愕,慢慢的替去了脸上的喜悦。如今的灵萱儿,已经不再是灵体,重新有了身躯。样貌比先前要成熟一些,身材也高挑了很多。不过那熟悉的气息,那熟悉的声音,绝对就是当初的灵萱儿。

    父母之仇,报还是不报。所爱之人,爱还是不爱,即使成神,也逃不出命运的捉弄。忽然曾经一名女子的话,回荡在了越子墨的脑中。

    “如若再见,刀剑相向。”这是那位女子离别前的最后一句话。可是当她转身后,又一句轻不可闻的声音,并没能逃出越子墨的耳朵。

    “杀父之仇,岂能不报。所爱之人,又怎忍伤,所以你我离别,再也不见。”

    越子墨脸色变了数遍,忽然他好像想明白了什么,看着灵萱儿笑了起来。剑之羽翼动了动,越子墨慢慢向灵萱儿落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