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仇徒 > 【第一百二十三章】为什么(大结局)

【第一百二十三章】为什么(大结局)

        小宝没有回答,只是轻点了下头,终于让少将吃了一颗定心丸。请∮看书WwΩW∮.∮QingKanShu.cC

        “幸好没事,幸好没事……”少将一人在嘀咕的念叨着,熟不知严梓尹也已经走出了门外。

        “嗨,梓尹,你去哪啊?”少将连忙一声唤道。

        “去上厕所你也要去吗?”严梓尹没有回头,将门关得哐一声。

        “问人家去不去还把门关那么重?这几个意思啊?”少将凝眉飞瞥的望着紧闭上的门神色怅然,良久才回头望了望小宝,只见小宝已经换好了上衣。

        “小宝,他们刚才在说什么啊?”

        “没说什么啊,我记性不太好,忘了。”

        “尼玛,这不是在逗我么?”少将眼珠睁得滚圆,不可思议的瞪着小宝,旋即又假笑着道:“哎呀,那哥等下给你介绍个美女,你好好想想。”

        “切,你以为每个男的都像你啊。”小宝不屑的鄙夷了少将一眼,将裤子套上悠悠道:“对了,我现在没心思谈恋爱。”

        “尼玛!”少将脸色一变,此刻正是恨不得一巴掌唬上去,他最讨厌这种装逼的人,虽然他偶尔也是个二货,但少将始终都不这么认为。

        “靠,你小子小心遭雷劈!”少将最后不忍还是冷喝一声。

        “彼此彼此!”小宝说完向少将比了一个臭脸就转身走开了。

        “呀,你个小屁孩,你……”这时,少将的话刚说到一半,手指方向赫然走出了衣衫整洁,荣光焕的邵振,眼神还是那么的冰冷,长长的丝虚掩下的那张脸,永远是让人无法看透的神秘。

        “我说你怎么一天就跟个小孩子似的,跟个小孩也要斗嘴半天!”邵振表情淡漠的瞥了少将一眼,淡淡的说道。

        “呵、呵、呵……”少将嘴巴一抽一抽的不服气,反驳道:“邵队长,我这是叫有童心,懂吗?哪像你,一天都苦个脸,搞得像谁都跟你有深仇大恨似的。”

        邵振冷冷一笑,没有回答,自顾自的整理自己的东西。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对了,刚才梓尹来找你干嘛啊?”少将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又问。

        “没什么,就是说说准备回天城的事。”

        “额……这就奇怪了,那昨晚梓尹向我打听关于邵队长的事干嘛?难道她没跟邵振提起帮小宝做采访?”少将百思不解,不过想着若是问邵振不就出卖梓尹了么,想想便只好作罢。从昨晚开始,梓尹倒是又牵起了他的一件心事,那就是邵振的身份。

        如今跟邵振也算得上是出生入死一段时间了,不管怎样,这牌总得还是需要有个人来摊。

        少将思忖片刻后,终于还是没忍住说出了他心中一直耿耿于怀的事情:“对了,邵队长,其实,我一直很想跟你说一件事。”

        少将说到这里,故意停顿了下,看有没引起邵振的好奇心。

        果然,并没卵用,真是一个冷血动物,邵振没心情跟少将废话。

        少将自打没趣,没好气的接着说道:“邵队长还记得蝉玉的事吧,空叔叔跟我说,我亲生哥哥身上,同样也有块一模一样的蝉玉,那块蝉玉,正是你身上的那块!”

        终于,邵振僵硬的脸颊微微波动了下。那块蝉玉从小就带在他身上,少将如此一说,如果说他不是少将的哥哥恐怕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

        邵振亦没有回答,也没有否定,更没用肯定。只是愣愣的望着眼前的这个玩世不恭的男子,如果真是两兄弟,为何他们的命运会如此天差地别?却又为何要共同承受这家破人亡的悲痛?

        “邵队长?你还想得起来那块蝉玉的来历吗?这对我很重要,我来天城就是想找到自己的哥哥!”少将见邵振的脸色异样,心底有些焦急起来,如果他这一封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再次牵起这个话题。

        “对不起,我不知道,这是我养父给我的!”邵振刚还深凝的脸色,忽而一转,竟道出如此一句,就像一桶冰水直直的从少将头上浇下,激得少将浑身一抖,节节败退。

        少将原本的一点希望就这样被邵振的一句话给抹杀掉了,深知这样询问邵振是没什么结果了,转念间只好作罢,垂头丧气的扭过头,没有再跟邵振说一句话。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只是少将不知道,在他转身的那一刹那,他也并没有看见,他怎么可能会看见,邵振眼里闪过的那一丝疼痛和无奈。

        “对不起,啊将,这块玉就是我从小戴到大的,但我现在更不能跟你相认,作为你的哥哥,我必须去承担所有,包括少家的血海深仇!”邵振的目光中迸出道道血丝,在小宝抬的那一刹那,他遽然转过了身,没人看到他眼里的痛,亦如没人知道他身上所背负的沉重。

        晨光璀璨,整个房间都散着醒目的光芒,却照不进邵振心中的无尽黑暗。

        严梓尹打电话报警后,耶玛城的警察根据她提供的相关线索,很快就收寻到她男朋友的尸体,不过已是被袁万军他们碎尸处理,死状惨烈。

        严梓尹如实的说出了两个罪犯为邵振所杀,因为当时歹徒手上有枪,在与歹徒搏斗中正当防卫致其死亡。

        至于波仔的尸分位,邵振则将其归为荒野中的野兽所为,警察也无所证据,邵振亦是天城市的重犯,也听闻过邵振的奇闻,听其回天城自,不敢阻拦,只好放了他们。

        在回天城的路上,邵振一路心事重重,他总想着回天城,却一直在忽略了如何去面对这一问题。

        一路上很安静,小宝不闹,可巴不语,严梓尹沉默,少将安心开车,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事,但每个人都选择不说。

        耶玛离天城不是很远,在经过几个小时的沉默之途后,邵振他们终于进天城了。

        眼看这熟悉的一幕幕景色跃入眼帘,严梓尹久未澎湃的心情瞬间高涨,赫然打开了车里的沉默,对邵振道:“邵大哥,我们是先去nes么?”

        严梓尹还是在牵挂着自己的大事,甚至一路上她都在沉思着到天城后该如何开口,她设计了几百遍的台词最终还是惶恐破口而出,变成了几句匆忙简短的话。

        邵振未立时回答,只是瞭了眼窗外行色匆匆的人群和车辆,他或许还在为刚刚进下高时关卡人员的奇怪表情疑惑,也在为天城市的反常状态不解。

        不过,这些都已显得不那么重要了,他既然选择回天城,当然也就做好了应付这一切的准备。

        “先去nes吧!”邵振淡淡的对开车的少将说道。

        “啊?真去啊?”少将抬头望了一眼反光镜中的邵振,依然带着质疑的眼神。

        “嗯!”邵振生硬的回道,随即又将头扭向窗外。

        严梓尹抿了抿嘴唇,心里暗喜。一想着马上就要给邵振做专访,一想着马上就要报道一则轰动全国的新闻,一想着马上就要被外派法国深造,内心的激动犹如万马奔腾,难以按捺。

        少将斜了斜身子窥到严梓尹脸上的表情,极其不愿,有些不爽,但他还是听从了邵振的话,将车直接开到了nes的广播大楼。

        显然,当他们的车一到大楼下时,一大批记者早已等候在楼下。

        严梓尹率先急忙将门打开下车去,叫了几个保安过来死死守在车门之前堵成一堵人墙,这可是她千辛万苦才得到的机会,可不能让这些人捡了便宜。

        邵振目光冰冷,他的左眼已经像正常人 一样,晃眼看去,并无正常,如若细看,眼膜上依然游离着丝丝幽蓝的光芒,只是太过于微弱,根本难以察觉,况且现在也没有人能捕捉到他的眼神。

        下车后,面对蜂拥而至的记者,邵振充耳未闻,紧跟着保安就走进了大楼。

        但旁边的少将就另当别论了,他不是记者来问,而是主动和记者聊得喜开颜笑。

        当然,他搭理的都是美女记者。

        他们一群人没几分钟的时间就涌进了大厅,最后保安死死将记者堵在了电梯门外,才让邵振他们舒缓了口气。

        nes的办公大楼足足有三十七层,严梓尹按早先计划直接将邵振他们带到nes最高格的直播间。

        今天,她即将在这里展开她人生当中最重要的一次采访,这也是她进nes后的第一次采访,虽然很紧张,但已被内心的激动掩盖得不露痕迹。

        直播间很大,就像严梓尹此时无线膨胀的心脏。

        当邵振他们来到直播间的那一刹那,的确被这里堂皇富丽 的设计震惊了。

        尤其是小宝,目瞪口呆的滞留在原地,眼珠子直打转,这可是他从小都没见过的另一番环境,真是醉人心脾。

        “哇,好漂亮啊!”小宝不忍出一声惊叹!

        严梓尹听见,微微一笑,得意的继续指引着邵振他们往前走。

        “你个小屁孩,这有什么,哥看过比这豪华的地方比你吃的饭还多。”少将不屑的摇了摇头,向小宝显耀道。

        “你就吹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知道说大话!”

        “呀,你个小屁孩,还不信本少爷爷爷!!!”

        “砰!”

        少将突然撞上了前面的邵振,怒道:“哎呀,谁啊,走路怎么不带眼睛的么?……额,邵队长?”

        这时少将揉了揉胸脯向四周看了看,顿时被吓傻了。

        因为周围都是警察,黑压压的警察,几十把枪同时指向他们。

        少将猛地回头看去,不知什么时候开始,门,也已经被重重的关上了!

        好一个瓮中捉鳖?邵振犀利的眼神血红的打在严梓尹瑟瑟抖而面色彷徨的脸上。少将、可巴和小宝也几乎同一时间将视线锁向严梓尹。

        直播间的气氛在一瞬间沉闷得几近炸开锅似的,膨胀,每个人的心房都在膨胀。

        不知过了多久,邵振紧抡的拳头终于散去,带着自我嘲讽的语气,问:“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严梓尹怎么会知道为什么,就像她自己明明可以靠身材吃饭,却选择了工作一样,为什么?

        人生,也许从来都没有那么多为什么,亦如从来没有如果,亦如仇徒没有结局,就是最好的结局!

  http://www.qingkanshu.cc/0_499/23606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qingkanshu.cc。请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