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谍魂争霸 > 第八章 讨价还价
    第二天下午,陈君豪和金明哲等人碰面了,其他人都说准备好了,但是都耷拉个脑袋,陈君豪问怎么了?

    金明哲面露难色说道:“没有找到汽车,那地方离这里虽然近,可是来回光公路就接近8o公里,还得爬山,我们这身装备背着估计没到都累死了。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而且关键是路上人看到我们肯定会查的。一看我们这装扮,肯定不把我们当贼也得当强盗抓起来。再说路途远,要去回,总不能光请假不上课。”

    陈君豪想了想说:“我来想办法。”

    真的?黄山等人很吃惊。不过大家还是回去准备了,计划好下周六中午动身。

    第二天,赵老板记得阎将军的嘱托,尽快打入保密局内部的事情,早就想接近会接近保密局,陈君豪提出拜访一事正对赵老板的心思。准备了些银元和礼品,既方便拜会相关人员,也能公开面见阎将军,避免以后别人看到他们私下联络会新生疑云。

    先考虑公开去阎将军处,大模大样的拜会阎将军,可惜到了阎长官的别墅,听勤务兵说,阎长官不在,听说最近连续闹学潮的事情,有人开枪死了人,事情闹大了,阎长官正在北平傅作义将军的司令部参加紧急会议,而且各重要警局单位一律都不允许休班。赵老板和陈君豪一听放下礼品,就拜谢了回去了。回头想了想,事不宜迟,立刻绕道去见保密局的崔中校,据闻他本人是北平保密局的稽查大队长,负责侦缉,刑讯等事务。

    到了保密局前厅等着,离着老远就听见他边走边骂:“一群混蛋,饭桶,简直是蠢材,有这样办事的吗?还不如死了就别回来。”旁边两个小队长,低着头哈着腰。就像龟孙子一样,一句话都不敢说。一直走到了赵老板跟前,崔中校也不好再说,就到:“你们两个先回办公室,一会再找你们。”

    “是,大队长。”两个人灰溜溜的走回去了。

    “哎呀,这不是赵老板吗?什么风把你吹来了。”崔队长看到了陈君豪,眼睛一亮,想起那天王站长安排自己带陈君豪面试的事情,

    “找个地方喝杯茶。”来到一处僻静的茶楼。

    趁着周围无人,赵老板将一打大洋,用个小布兜递了过去,并说道:“崔队长,您以往挺照顾我们药房,平时那些警察和道上的混混都不去闹事,加上上次又带我们君豪去了趟北大。小小礼品不成敬意。”

    “咱们兄弟谁和谁啊!我知道你人脉广,认识上层的人多,今天这钱我说什么也不能要,还得找你老哥帮忙了。看你能帮忙否。”

    “崔兄弟,刚才看你好像不太高兴,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尽管开口,当哥哥的我能帮的一定帮。”

    “唉,这几天烦死兄弟我了,前几天抓捕一个给俄国人送情报的人,一把子人抓一个,竟然还是让人家给溜了,结果让南京那边一顿狠批。这还算好的,屋漏偏逢连夜雨,这几天北大、清华、中央等大学闹学潮,和警察起了冲突,本来最多打一顿,高压水一喷就万事大吉了,平时也就这样了。没想到那天不知道哪里打枪,下边保密局的几个人乱开枪。”顿了一下,喝了口水。

    “死了个人不说,还打伤了七八个人,这下热闹了,前段时间因为打死人的事情,前任保密局的局长已经被撤职。所以我们也很小心,而且学潮原来本来是一个月两三起,这段时间是天天闹啊,气的傅将军让北平司令部的人,把参与事件的保密局两个小队的人全都抓了,还说要把抓的人都枪毙啊!真是难死了,最近我是连死的心都有了,你来的正是时候,帮帮兄弟我。”崔队长心事重重的说了半天。

    “我尽力去说说,不过以我看,也可以让君豪多给你帮帮忙,阎长官是他表叔,”赵老板撒起慌来是脸都不红一下,来之前已经提前和阎将军和君豪都讲好了说辞。请看书WwΩWΩ.ΩQingKanShu.cC

    “你说的可是真的,那真是太好了,君豪侄子,你可得多帮帮我,在阎将军面前替我美言啊!”

    崔大队长知道阎将军与王铺臣私交不错,且又是傅作义的副官,这个关系搞好了那可是很有用。

    “崔叔叔,看你说的,这个事情我一定尽力而为,但是不知道怎么帮?”

    “这个容易,回头我写书信一封,你帮我交给阎将军。只要阎将军肯私下帮忙,这个事情就好办了。”

    “下午我派人送给你。”崔队长急切的对陈君豪说,

    “不了,下午我自己来取。我正好也有点事麻烦崔队长”陈君豪想了想,留些时间为好。

    崔队长想了想:“你尽管说,这样吧,有什么事情下午我们详谈。”

    话别后,陈君豪中午跑了趟黄山的宿舍,黄山问准备的怎么样?

    陈君豪说道:“快有门路了,缺少的东西会尽快安排。”

    陈君豪让黄山尽快通知胖子和瘦子下午集合,然后让他把人晚上着找全,商议行动方案

    下午到了保密局,说找崔队长,由于已经得到关照,负责接待的人领着他找到崔队长,崔队长打了个电话,一个将军模样,面带富态的人走了过来,细看走路很有力,用器宇轩昂来形容不为过,此人就是王甫臣。

    人来后,崔队长立刻恭敬的指着陈君豪说:“王站长,这就是阎将军的表侄。”

    君豪,“王站长好。”

    王站长:“呵呵,小伙子很有精神啊!小崔既然已经和你说了,还请帮个忙,事情出了,我找过傅长官也打过电话,他的人总推脱说他不在。登门仓促拜访也不方便,希望小兄弟能帮个忙,此事如果办成,只要小侄你有事,尽管开口,王某我必竭尽所能。”

    陈君豪:“不敢,崔叔叔和王站长也帮过我,应该的。”

    寒暄了几句,王站长将两封亲笔信交给陈君豪,并再三嘱咐要求保密。临走送给君豪一块美国产精工手表,君豪一看是稀罕东西知道价值不菲,而且知道以后有大用处,推辞一下,看王站长坚持就收下了。

    王站长送陈君豪出保密局的大门。

    崔队长临别时说:“兄弟,辛苦你这一趟,有消息尽快告知,当叔叔忘不了你,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并派了一辆专车护送,上车时,陈君豪对崔队长说,“崔叔叔,过几天我想借辆车用一下,不知道可否?”

    “呵呵,别说一辆,就是十辆,只要小侄你用,我也设法给你弄来。”

    看来当人需要别人帮助时,关系就升的够快的,短短一天,陈君豪就与王站长和崔队长成了亲戚加战友。

    辞别崔队长,陈君豪坐车将信送到了阎将军的别墅,等着阎将军回家,一直等到晚上7点,阎将军才回来,一看两封信,一封给自己的,一封给傅作义将军的。看完自己那封信后,在屋里来回走了半天,说:“知道了,你先回去,告诉他们说我知道了,让他们不要心急。以后尽量不要公开来这里,尤其是晚上,明白吗?”

    陈君豪答道知道了,然后告辞后坐车回了一趟药店,告诉赵老板自己还有些事情要去做。

    赵老板起初看到保密局的车吓了一跳,陈君豪解释了半天,赵老板说这个玩笑开大了,下次可别这样了。

    陈君豪做保密局的车来到黄山宿舍附近,距离3oo米的位置下了车,怕别人知道黄山的具体位置。走着到了宿舍,一干人等的着急,桌子上摆了不少吃的喝的,就等陈君豪了,坐下先开吃,边吃众人边问,有何门路?陈君豪说,“车的事情已经有门路了。”

    众人忙问,“什么部门的车?”

    陈君豪说:“保密局的。”众人是又惊又疑,直勾勾看着陈君豪。

    “我脸上有吃的东西?”君豪擦了一下脸。

    胖子李说:“你小子是不是保密局的,我怀疑你小子绝对是保密局的。”

    唐郎和金明哲也频频点头。

    陈君豪说:“随便你们怎么想,反正大件准备了,剩下的就看你们的了。”

    黄山说:“包在我们身上了,我的物件准备的差不多了。”

    到了周六中午,几个人集体和兰老师请假,说肚子疼,紧张的兰老师要找校医。众人急忙摆手,总算是蒙过去了。

    中午陈君豪直接跑到保密局门口,一辆车里面坐着崔队长,把相关证件给了陈君豪,还有两套制服,这是陈君豪提前约定的,崔队长也不问陈君豪为什么用,到底干什么。毕竟他就是干的这一行,崔队长绝对是明白人,别人的事情不要乱打听,这是保密局这行的规矩,也是做人的规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