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谍魂争霸 > 第十一章 脱险

第十一章 脱险

        唐郎和陈君豪自己摸着铁门,唐郎用锤子一击,震的手臂麻,陈君豪也体验了一下,

        两人心中黯然,这个铁门的厚度远远乎想象,别说就这点雷管,就是十倍的雷管也够呛,除非有炸弹,否则靠雷管根本就别想炸开这个铁门。∮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

        两人脸色都不好,默默的向回走,准备看看前面有没有希望。

        这时,金明哲扶着黄山,打着手电仔细看着被黄山拍过的巨石,“大家看这里”

        众人都赶了过来,只见黄山拍过的巨石上竟然有两只手掌印,拍过的地方全部都有了裂痕,其中大拇指的掌印裂痕直接裂到了巨石的底部,众人心中骇然,这掌力,绝对能拍死一头牛,平时看黄山很沉稳,没想到功夫这么深。

        再看其它人的手掌印,也印在了巨石上,除了金明哲的稍浅些外,其他陈君豪、胖子、唐郎的力道相差不是很大。

        陈君豪和唐郎对视了一眼,说道:“这是金刚石,幸好年代久远了,否则靠人力拍裂,是不可能的。不过只要有了深度裂纹,就好办多了”。

        胖子把锤子递了过来,陈君豪拿起锤子连续捶了十几下,巨石一声闷响,全部碎裂成十几斤的石块。

        金明哲说道:“刚才有风,此处必有通路”

        陈君豪原来一直以为金明哲是个二世祖,没想到他能现巨石受到破坏的程度,而又能提醒有风有通路,顿时对他有了新的看法,觉得此人眼光还是挺独到,对金明哲以前的看法有了较大改观。

        陈君豪顺着道路用打火机搜寻,慢慢小心的走,唐郎说“小心脚下,注意安全”。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陈君豪摸索了一下,停下听了听通路的西侧,有听了听东侧,然后看了看停下位置的墙壁。用手摸索了墙壁的下部,抽出匕捅了捅两边墙壁底下的最边部,然后用刀子不断的挖掘,很快地上两边被他挖出来两条滑道,众人恍然大悟,原来此次涉及的是运输地点,刚才的石头也是被机关带动,有两个支撑在通过滑轮推动巨石滚动。

        然后道:“我明白了,这个地方有机关”。

        金明哲忙着给黄山擦血,抬头问:“在哪里?”胖子和唐郎赶紧走了过来。

        “你们看这里。”陈君豪立刻用锤子将旁边的岔道的木板击碎,这样两个岔道就连为一体,风从岔道的东侧有微风吹来,但是周围的石头甚是坚硬,似乎是花岗石。

        众人合计了一下,金明哲指着整个石室说道;“不管是RB人建的还是古时候建的,这座石室的土木工程非常坚固,只要不是特别剧烈的爆炸,承受相当的爆炸力应无问题,”陈君豪仔细看了看,点了点头,陈君豪最后说,“用少量的炸药轻炸轨道中央,看看效果,大家避开。”

        众人将铁锤和铁锨、砍刀,作为支撑用炸开的碎石固定顶在通道的顶上。

        陈君豪从雷管中轻轻的取出两个雷管,慢慢的放置在岔道中央。

        将雷管的引线尽量拉长,其他人离得远远的,并全部卧倒,将背包放在头上。

        “嗤嗤嗤”雷管的导火索被陈君豪点着了,出刺耳的声音。陈君豪也跑到大伙跟前卧倒。

        所有人都很紧张,等着决定命运的一刻。

        ‘轰’的一声,雷管爆炸了,四周弥漫着爆炸的残骸,到处是石子,等烟雾散开。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大家过去一看,又惊又疑。惊的是东西两侧各受到冲击,四周没有出现相像中的坍塌,东侧石头被冲击裂开,没有理想的洞口出口,大家都很叹息和遗憾。

        “看这里”陈君豪突然指着西侧的石壁,大家目光所及,西面的石壁上出现了一个类似一个门的痕迹,“如果不是受到震动,很难会现西侧石壁会有出路。而且受到爆炸波及支出,有少量的石壁出现了裂痕,”陈君豪边说边抽出军刀插了进去,突然军刀受到阻碍,但是用力后出现刺耳的声音,借用手电看不清楚,立刻换用匕,用匕在里面搅了搅。带出来一点黑色杂质,陈君豪立刻用张纸包了起来。准备回去做鉴定。想了想,觉得这面墙不妥,还是不能再碰。

        此时唐郎走到东侧位置,仔细倾听,顺着爆炸点的位置摸索,摸索的地方有石头掉落,裂痕很大,而且与轻轻的风声,胖子忍住屁股疼,挥动锤子,按照唐郎指点的位置,不断击打。唐郎和胖子等人轮流击打,突然一缕月光从外边射入,胖子大呼有救了,手舞足蹈像个小孩似的。

        众人皆兴奋异常,虽然刚才疲惫至极,当人再绝望的时候,任何付出都觉得没有希望,但是一旦有了生还的希望,人的潜能立刻爆出来,轮流上阵,终于挖开了一个直经半米多的洞口,唐郎最瘦,先出去,在金明哲的帮助下将黄山拉了出去,然后金明哲跟着出去了。胖子还是出不去,没办法陈君豪又用铁锨铲出了些空间,胖子勉强能够往外挤,磨的肩膀上的衣服全烂了,还掉了层皮,总算灰头土脸的出去了。

        陈君豪将山洞内剩下的铁锤、铁锨、砍刀和军刀,包括大家的背包丢了出去。

        然后身子一纵,终于都出来。望着天上的月亮,所有人都四脚朝天的躺在了地上。累的都没有说话,陈君豪看了看手腕上的金表,一看已经凌晨3点。休息了一刻钟,用砍刀砍了几颗小树,用麻绳绑了起来,做了个简易的担架。然后将各种刀具锤子等,凡是不急着用的东西全部埋在一棵松树下,并在树边用匕做了个梅花记号。

        众人整理完毕各自的背包,轻快了不少,金明哲从兜里拿出一把望远镜朝四周看了看,

        胖子说:“真的假的,夜里也能看东西?你还竟搞些稀罕玩意,”

        金明哲说:“这是夜视望远镜,美国人二战的时候就装备了,用在争夺RB控制的岛屿上了,

        俄国人早就想研究这个东西,早就偷偷的暗地里搞了两批,我也有幸搞了一个,君豪兄弟给你,方便看看路。”

        陈君豪接过后望远镜看了看周围地形,又拿出指南针定了位,然后一指东南方,“从这个方向回去。”

        金明哲点了点头。

        除了胖子自己拄个拐棍一瘸一拐的走外,陈君豪,金明哲和唐郎三人轮流抬着担架往山下走,刚走了几步,现原来是峡谷的尽头,没想到在地洞里面走了这么久,省了很多路,众人哀叹,早知道这么近,就不用走那么多的冤枉路。大家开始越过峡谷直接往山上走,然后翻越长城,顺着来路,走了1个半小时就回到了停车的地方,将车推了出来,然后将黄山抬上车。

        大家一屁股坐在车上,谁都不愿多说一句话,定了一会,才想到开车的事情,陈君豪说:“晚上开车我不行,谁来?”金明哲用身子扶住黄山,唐郎当仁不让,直接动了汽车。

        一路上,胖子不断说:“我说你个瘦猴子,你******慢点,说让你慢点,你还快,你是故意打击报复,我和你没完,唉咬,疼死我了,你个死瘦猴,不得好死。”

        在一路胖子的痛苦喊叫中,车里一路颠簸的通过两道隐蔽的检查站。快六点了终于回到了市里,大家伙在车上商议后,决定先回到赵老板的药店,将陈君豪和大家伙的背包放下,因为大家相信陈君豪的为人。然后唐郎直接开车去了医院,与金明哲胖子将黄山送到了离药房不远的一所教会医院。

        敲开了药店门口,药店的人早就忙开了,因为陈君豪知道再过半个时辰就开业了,开业前早上药店也做准备工作的。赵老板开门一看又是陈君豪,忙拉到一旁私下说:“你小子干什么去了,老是神神秘秘的,真是不让人放心,阎将军正找你,让你回信给保密局。”

        “赵爷,有钱吗?我急着救人用,还请你一起帮忙看个病人,有个朋友胸口受到重击,想请你一起看看,现在人在教会医院,怕西医治外伤可以,内伤估计够呛。”赵老板看陈君豪如此忙碌,忙回房拿钱。趁着这功夫,陈君豪回到自己房间了,将众人的背包和匕等物塞到自己床下。

        然后锁门回到大厅,赵老板拿了钱和药箱,立刻和陈君豪出门雇了辆黄包车赶去了教会医院。

        赶到医院,看到黄山正在打吊瓶,教会的医院的医生们仍然在讨论着黄山的病情,他们从病人的体征看,似乎很不好,但是又看不出那里不好,不知道如何动手,赵老板坐下,中医采用望闻听切这是老传统了。

        把完脉后,又用手扒开黄山的眼皮,看了看黄山的眼睛。

        等到看完后,赵老板神情浓重的说:“伤了内脏元气,需要静养休息,病人不要轻易移动,回头我开个方子,按照方剂抓药治疗。”

        又看了看胖子,胖子伤轻,抹了药,打了破伤风针,挂上吊瓶,胖子和黄山住一个病房。

        胖子望着无数的病人等着就医买药,自己能混个病房已经很不错了,本来还有点抱怨,现在庆幸的说:“还是沾了黄山的光,不过搞医院好搞药材的就是好,这个无论什么世道和人都的需要医院和吃药,这个永远不怕没有人住和买。嘿嘿等我有了钱,我就。。。”陈君豪瞪了他一眼,说了句:“你啊就是让蛇咬的轻。”可惜这句话很久以后还是不幸言中了。

  http://www.qingkanshu.cc/0_514/2442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qingkanshu.cc。请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