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谍魂争霸 > 第十三章 试探
    周二,除了黄山自己住院,其它人都返回了学校。请看Ω书Ww∫W∮.ΩQingKanShu.cC

    上课的时间过得很快,不过古文这一块不太好学,虽然有学习的底子,但是陈君豪还是学的差。至于英语还只能是凑合,加上心里有事情,有些心不在焉。

    好不容易等到放学,陈君豪惦记着两件事,先拿着黄山给的钥匙跑到租屋的阁楼里,翻了半天才找到大箱子,藏的还挺隐蔽,不说清楚还真不好找,箱子是带密码锁的。陈君豪不敢怠慢,开着保密局的车立刻返回赵老板的药店。将箱子给赵老板看后,藏了起来。

    赵老板趁着和他边吃饭的功夫,说道:“你那回的大箱子很古怪,最好晚上送进学校去。另外阎将军透露说,上次打死学生的事情不是孤立的事件,很可能是保密局的任务就是要开枪杀人,目的是想射杀清华的谭校长,和北大的朱校长,只不过有学生舍身保护他们,才没有得逞。保密局的事情内部很复杂,还有今天和他们交往的情况如何?|”

    听到学生之死的事情不寻常,陈君豪吃了一惊。谭校长和朱校长是地下党吗?

    赵老板说:“这个我不是很清楚,北平地下党应该清楚。不过谭校长和朱校长同情学生运动,倾向进步,被保密局上层人士所不容。”

    陈君豪随后将今天与保密局王站长和崔队长的交往简述了一边,最后想请赵老板给黄山继续看病。

    说完后,赵老板想来想说:“打进保密局的事,还需从长计议,还要和阎将军在商议一下,一会我们就看黄山去”

    到了医院,给黄山看病,看后又调了次药方,今晚轮到唐郎值班,唐郎见了药方,竖了大拇指说:“还是赵老板的医术水平高啊,这里医院只是打吊瓶,吃西药,没有对身体调理的药,确实还是中医的方法更好。不过这么晚了你老不辞辛苦,我替黄山谢谢您了。”

    “哪里哪里我们家祖传都是行医的,治病救人是我辈的本分”。请看书WwΩWΩ.ΩQingKanShu.cC

    听闻黄山要出院回学校住,赵老板想了想说:“既然你心意已定。这样吧吃完这副药,我把以后的药熬制汤剂,然后改造成药丸,你定期服用即可。”

    中医药丸的制作对中医药店将都可以熬制炼制,工序不复杂,大点的药店都能做到。

    “那太好了,不过以后还是要请赵老板多看看他的病情。”唐郎说

    “这是应该的。”双寒暄了几句。

    告辞的时候,陈君豪用力握了握黄山的手,暗示箱子已经拿到,黄山立刻明白,看样子很高兴。

    周三,中午12:3o按照与阎将军的约定,在幸福饭馆碰头,阎将军很准时,踩着点来的,

    落座之后,陈君豪将最近的事情做了汇报。

    阎将军听后沉思了一会,反问,“你有什么想法。”

    “从最近的接触看,崔队长似乎有所暗示,但是那个王站长一直在幕后没有表态,因此我需要做出更有力度的事情,确切的说是比较能够让他们相信和有力度的事情,才能让他们相信我。”

    陈君豪思考了一下回答道。

    “说的不错,不仅如此,还要让保密局知道有别人想打你的主意,这个别人就是中统也就现在的党通局,这样才能引起他们的重视。”

    然后三人秘密的继续谈,阎将军如此这般的讲了自己的计策。赵老板和陈君豪都是聪明人,觉得可行。

    聊到最后,赵老板提了下君豪从黄山处领取的那个大箱子,赵老板从个人的经验怀疑是电台。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

    阎将军道:“可以与黄山继续走进,此人身份神秘。我们初步调查过,此人有一定的背景,有正义感,家庭方面也比较积极进步,可以与他加深交往。而且从经历来看,君豪已经初步得到他的信任,此人可以继续交往,多汇报。另外这是我写给王蒲臣的回信,内容在里面,是傅作义将军审阅同意的,但信里面不会提是傅作义将军的任何意思,你告诉他们就可以。”

    陈君豪点头称是。阎将军说完后即可与大家分手,走前定好明日周四听回复。

    下午放学后,去黄山那里办理出院的手续,大家伙共同将黄山送到宿舍。

    周四,陈君豪中午休息时将信送到了崔队长那里,大厅里,王站长、崔队长轮流看完信。

    王站长皱了皱眉,来回踱步。信的内容其实君豪已经看过,不过装不知道,其实信的内容主要有四条:

    释放保密局最近一个月秘密关押的******。

    释放前期被捕的所有示威的所有老师和学生。

    并补偿所有死伤者。

    保证不再生类似问题。

    信的内容上,这些条件满足了其他的事情就好办了,至于剩下的事情如何好办,阎将军没再细说。

    王蒲臣回复了一句话;“君豪侄儿,内容里面的第一条释放******这条比较棘手,我需要请示一下,其他的我可以马上答应你。”

    说到这里,陈君豪说了下明天的安排。

    陈君豪走前,王站长和崔队长又是送东西,什么礼品,金笔等等,陈君豪一一回答说:都有了。这些都有了,谢谢了。

    然后说“最近这几天我有事情,暂时不过来了,车要留下来,谢谢崔叔叔。”在走前交接签字时,陈君豪拿出金笔签字时,崔队长说:这是你自己的买的这个金笔不错啊,怪不得你不要,原来有了。”

    陈君豪说“不是,这是学校党校长送的。”

    “奥,原来是这样,党校长。”崔队长默默的念着党校长。

    陈君豪走后,崔队长找到王站长,把金笔的事情说了一遍,王蒲臣冷笑一声:“党同仁,BJ党通局负责党派事务的二组组长。恰巧姓党,以前党通局是中统,故都称他为党中统。此人最会在学校里拉人进中统,想不到手伸的很长。”

    崔队长接上话:“听说最近此人现在任北大执行校长,工作应是监视北大的学生和教师。”

    “估计是中央执行委员会调查局通过上层的路线直接任命的,毛局长上个月就和我说了,让我小心**的时候,尤其注意这个家伙,中统在各所大学里已经展了不少关系,不能让这些党国的杂碎把人才都拉走,你去试探一下陈君豪的口风。看来不能多等了,否则夜长梦多啊。”王蒲臣的话里冷飕飕的。

    王蒲臣打了几个电话联络保密局南京总部,请示得到的回答是:可以释放其中的十二个人,其他的八个人必须秘密立即送达南京。

    白天崔队长开着保密局的车,在北大的门口远处等着陈君豪。陈君豪一看是崔队长,故意装着不懂,“崔队长你这是监视谁来着。”

    “叔叔我不是监视你,而是有事找你,”崔队长笑的有些不自然,靠在靠在君豪的耳朵上说了半天,然后正视陈君豪的眼睛,说道:“王站长的意见就是这些,他已经尽力了,不可能也无法进一步了了,还请阎将军他多多谅解”。

    陈君豪听了后觉得事关重大,需要立刻汇报阎将军和赵老板,就急忙说要走。

    但是崔队长似乎不急不慢:君豪啊,“你觉得保密局这个地方如何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崔叔叔,你说的我不明白。”

    崔队长立刻打了个哈哈,说:“没什么,没什么君豪侄,尽快帮叔叔我办完这件事,叔叔我过几天还有事情找你。”

    告辞后,君豪立刻回到回到药店,晚上赵老板秘密通过公话紧急联络了阎将军。

    晚上,阎将军从药店后门进来后,三人将保密局的回信谈了一下。

    阎将军舒了口气:“保密局答复的条件比我想象的好多了,第一条本来就是最后硬加上去的,也是我进言傅作义将军的,本来在最后加上去的,最终定稿时,我放在了前面,因为最近一个月抓的主要是我们的很多同志和一些进步人士。”

    “好歹保密局释放了些人,事不宜迟,我们需要立刻报搞上级,转移的八个人很重要,***肯定会秘密押送。君豪尽快想办法探到押运路线。既然姓崔的露出了请君豪加入的意思,那我们的计策也开始奏效,只有更快的打入保密局,才能得到更多的情报,对北平未来解放有至关重要的作用。”

    阎将军顿了一下,挥了挥手:“君豪你告诉他们,就说我们同意释放保密局的人,我们扣押的这些人都是保密局执行秘密行动的,是他们的精干力量,身手都很不错,24个人,我们只扣押当天开枪的两个人,这两个人要晚一天释放,他们两个对保密局怨气很大,要私下做些说服和策反的工作,以后便于君豪开展工作,只是让他们反感保密局,以后君豪可以利用他们,至于其他22个关联不大的人周日立刻释放,让他们一早到司令部门口接人。”

    君豪立刻站起来,“明天我立刻去办,”

    阎将军最后说道:“记住,让他们不要招摇过市,做的隐蔽的。”阎将军似乎意犹未已,“今天看来事情终于解决了,各方面都好,特别是既能争取死伤者赔偿,也能营救部分同志,还能震慑敌人以后不敢乱来,可以说是用最小的代价换来了最大的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