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谍魂争霸 > 第十五章 二次探洞
    酒席间,陈君豪给大家提了几个疑问?

    1、如日军的重要军事物资和军事技术材料等等都没有查到,

    2、后来炸出来的西侧石门也没来得及看。Ω∫请看书WwΩW∮.∫QingKanShu.cC

    3、往前面的隧道也被铁门封住了,不知道最终通到哪里?

    这些事情一提,大家都安静下来了。

    陈君豪把今天匕的铁物质化验结果给大家看,确认是宋代通过湿法炼铁而成的铁质物质,也就是说,被无意中炸开的山洞西侧新石室,它的墙壁里面很厚,而当时宋代已经有了火药,保证火药无法炸开西侧石室而建立,说明里面有更加重要的东西,特别是石室有铁皮这个消息令大家惊讶不已。

    趁着大家冷静下来的时候,陈君豪把上次从山洞鬼子军官保险柜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金条各种物资,还有各类日文资料,

    这里面只有金明哲懂日语,翻看了一下,很吃惊的说:“从资料里面说:那个山洞里面有日军细菌实验的部分记录和转移资料,有可能还在山洞里面,还有很多的物资等等,根据不同的时间接收的,怎么我们都没有见?”

    众人面面相觑,金明哲长叹了口气,说到:“为了查出父亲的死因,以前我是很积极,可是上次这一出经历,让我心有余悸,实在是有些不敢再去。”说完看了看大家。

    胖子只顾上从山洞里面来的金条和各国的钱币了,两眼放光,眼睛都没离开过。

    一听这话说:“去去去,大不了再死一次,不去我心里这辈子都不安生。”

    “我看你是对钱和财宝不安生才是。”唐郎一点都不留情面。

    “行,你不去,不去的举手?”胖子急急的说,大家相互看了看,都没吱声,也都没举手。

    “那不就行了,都去,都准备一下。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胖子得意忘形的说。

    “慢,此事需缓行,等待黄山兄的病好了,准备充足了再集体去,改日我们再去侦察一下,然后大家伙再集体行动。”陈君豪冷静的拍了拍胖子的肩膀。

    黄山点头同意,面带微笑,唐郎和金明哲立刻举手赞成,胖子一看,掘了个嘴说:“我也是这个意思,不是故意丢下黄山兄的。”大家哈哈大笑,没有人责怪胖子,因为都知道胖子的为人。

    至于这些金条和钱,大家伙想了想,暂时先存着在黄山这里,等有机会再想办法。

    剩下的事情就是尽快准备各种物资,为二次探洞做准备,当然前提是等黄山的身体恢复差不多才行。

    第二天陈君豪进行了四次拜访:

    第一次拜访:

    周日一大早六点钟,崔队长、陈君豪坐在保密局专车里,两辆轿车,后面跟着一辆保密局运输卡车,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运输什么货物。三辆车不慌不忙的开着,最后来到了北平华北“剿匪”总司令部门口,那边一打开检查站,二十二个人罗贯而出。除了几个队长模样的人上了轿车,其他都上了卡车。

    崔队长开着车带着陈君豪,秘密返回来保密局站点,中午王站长、崔队长和几个被关押的四个正副队长,七个人去了个保密局开的秘密饭馆,吃个压惊宴,也算是接风宴。

    酒席中,崔队长对下边的四个队长表示,是陈君豪帮的忙,四人才能顺利被释放,对陈君豪赞不绝口。席间大家都是称兄道弟,四个队长都纷纷感谢王站长、崔队长和陈君豪的相救之恩,酒席中,崔队长告诉大家陈君豪已于近日成为保密局的一员,大家都叫好,立刻都敬了陈君豪一杯。

    酒席尽欢而散。

    第二次拜访:

    下午,陈君豪在药店的电话里接到唐郎电话,说徐可欣等三女去看黄山了,黄山找不到陈君豪,就托唐郎找。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

    黄山要一起聚聚,陈君豪带着黄山的药品,告诉赵老板要晚上会回来晚些。

    在黄山屋里子,八个人一个屋子是有些拥挤,陈君豪和徐可欣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坐在了一起,但是徐可欣似乎没有正眼看陈君豪,让陈君豪有些淡淡的一囧。胖子和王珂君倒是叽叽喳喳的在一起,看来挺般配。

    不知是谁,先聊起来说最近局势不太平,不知道以后学习是否会受影响.

    胖子咋呼,“管他呢,国共打他们的,总不能来学校打吧!”

    “说的也是。”唐郎说,“不提那个了,我英语老是学不进去啊,这方面还得有劳各位了。”

    陈君豪也说:“我英语水平是真不好,要是这样跟下去,迟早没学分。”

    胖子说:“徐可欣几个女孩子的水平高,还是找他们吧!”

    当下大家定下一下事情,以后再放学后结对子,找同学学习补下课。

    放学晚点走,共同多学相互辅导,然后一起护送回家,不能再出现上次美国兵的事情。胖子咬牙恨恨的道,老子这次有了短刀,再碰上让他们白刀子进红刀子出,说匕的时候,差点把山洞的事情说出来,让唐郎眼一瞪给缩了回去。

    又定下周日共同在黄山的宿舍一起学习。大家欣然同意。只是陈君豪说,以后周日中午要回去给黄山拿药,回去吃,大家以后周日中午不用等他吃,众人同意。

    第三次拜访:

    下午大家走后,陈君豪按照黄山的嘱咐,开保密局的车,秘密去了趟北平西郊一处挂名《尚武武馆》的房子里,与一个叫黄武的人接了头,黄武随身携带来些东西,把他接到了黄山的住所,‘还是保密局的车好使啊,一路畅通无阻。’陈君豪心里暗暗琢磨:怎么能固定自己的用车,毕竟保密局只有当官的才能有专车。

    接到后,陈君豪在宿舍外边望风,过来大约1个钟头,黄武人走了,陈君豪进到屋子里,黄山从黄武送来的兜里,取出干电池,让陈君豪把报机的电池换上。学了回维修知识,然后黄山又教陈君豪一些南拳里面的吐纳的功夫,和搏击之术。陈君豪学的很新奇,毕竟和自己学的不一样。

    天色已经暗了,黄山说:“这几天你也累了,今晚今天先回去休息吧,现在我已经好多了,能自己照顾自己。”

    在黄山的催促下,陈君豪恋恋不舍的走了。

    第四次拜访:

    在回去的路上,陈君豪突然看见一个老头,很熟悉的身影,就住在离黄山宿舍仅1oo米的地方。那身清朝装扮,脖子后面的小辫子,立刻想起来那个欧阳古老学究。

    喊了一声“欧阳教授”。

    “啊哈,小伙子,很久没见了,你好像消失了,正想找你呢,总算是碰面了。”欧阳教授乐道。

    “您就住在这里,这么偏僻啊。一直想请教你一些古文方面的知识。”仿佛陈君豪就是专程找欧阳古老爷子来的。

    “来来,这就是我的住处,来到老爷子的住处,陈君豪才现,这个老爷子实在不一般,竟然还有自己的小院。”

    在北大能有独门独院的人屈指可数。里面很幽静,门口用毛笔字写着:‘无争斋’,笔走龙蛇、刚劲有力。一个女佣人,陈君豪打量着老爷子的家,几个屋子,除了书就是书,然后就是些画。整个古色古香的,里面的屋子里还有一把古筝。

    “小伙子,现在的年轻人很少有喜欢学习古文的,也很少有人愿意学,都喜欢白话文,都喜欢新潮的东西。把中国的古文化作为糟粕予以批判,我心甚痛。”欧阳教授似乎是痛心疾,

    “不,不,欧阳教授,绝不是这样的,我和很多同学其实是非常喜欢古文化的,中国的古文从甲骨文开始,中华文明的代表,只有学习好古文化,才能读懂中国几千年的文明史。”

    “难得难得,从上次面试时我就觉得你很不同,今天听你一番谈吐,果然没有让我看错人。还有那天你们勇斗美国兵的事情,给我印象很深,很好啊!”欧阳古喃喃道不断的说。

    陈君豪一听美国大兵的事情,吓了一跳,这个事情学校要知道了,那可不是闹着玩的,看到陈君豪的窘迫样子。

    欧阳古明白了,微笑道:“年轻人不用紧张,那天我也在旁边。鼓励你们和美国兵斗的人,此人是我的好友,民国教育部的黄埔局长,那天他还鼓励你们,还催促你们跑,呵呵。年轻人勇斗恶势力。难得难得,男子汉大丈夫也。可惜美国人自沈崇案后还是没有全部滚出中国去。”

    欧阳古言语中即是鼓励又是叹息。

    听到这里,陈君豪心情大好,就竭尽所能把自己知道的,有关古文的良好的看法一股脑的说,投其所好,两人顿时心心相惜,一直说天色变黑,终于佣人催促吃晚饭。

    陈君豪这次告辞,坚决谢绝了欧阳老爷子的盛情,出了门,陈君豪一脑门子汗,回去看来必须恶补一下国文历史了,否则下次肯定穿帮,不过今天厚脸皮说喜欢古文的话,倒是信口拈来,陈君豪出门后心想,难道是当上情报人员后变的更机灵了,也许是更无耻了?

    此后陈君豪苦学古文,最后有一天真的派上了用场。

    回到赵老板的药店,赵老板将周日中午会见阎将军的情况作了转达,并布置了三个任务。

    阎将军指示,“并在此重申随着我军东北战场形势的迅变化,我军已经基本取得了东北战场的胜利,北平作为中国历朝的古都,在不久的将来有可能遭到战火的洗礼,因此特别要注意***的破坏,一定要阻止他们。”

    陈君豪心想:都听了好多遍了,到底什么时候解放北平,热切的盼着这一天。

    “同时尽快查清八位被北平保密局关押的同志,这八位同志,有的是北平和其他地区我党的地下领导人,有的则是很有名的进步人士。他们秘密转移南京的路线,必须查清,否则一旦送到南京,凶多吉少,组织要求必须尽快营救。”

    听到这里,陈君豪又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