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谍魂争霸 > 第十六章 想办法救人
    周一下午,陈君豪请假借口老家来人,偷偷去了保密局,这次崔队长领着他保密局的后院进入,进到保密局的后院,这个地方才是保密局的核心地方,之所以以前都在接待厅见面,毕竟那个时候还不是自己人。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

    领取了一件崭新的***保密局制服,领了一把配枪,柯尔特1911a1型手枪,拿到手里有些沉.

    崔队长说:“局里基本都是这种枪,这枪有点沉,后座力有些大,凑合着用吧,反正比没有强。”

    “你是学生,放学后,可以去北山后面的地界,那里是个有钱人练枪的地方,是保密局下线的人开的,白天人多,晚上没有人,给你开个介绍信,你去就方便了,另外今天又接回剩下的两个人,就是阎将军最后扣押的两个人,这两个人对外说是被判刑了,见不得光了,另以后这两个人归你调遣,里面有个叫侯三的人,他也算是保密局的老人了,各种技术很全面,以后跟着他练,你负责带他两个执行外勤。”

    然后领着陈君豪拍了照片,制作保密局证件,并在保密局做了全部登记,又去档案室办理手续,去财务领了十块大洋,算是第一个月的薪水,

    一个下午忙下来,除了证件因为照片的事等到周三,其他的事情终于搞完了。

    走前,崔队长拿出一个公文兜,兜内很沉,里面有3oo块大洋,崔队长说:“1oo块是王站长特批的勤务费,另外2oo块是回来的弟兄们的心意,必须收下”。

    陈君豪本想坚辞不要,崔队长不悦道,“外勤必须有钱才能干活,另外兄弟们的感谢费是必须收,否则就是看不起他们。”

    “好的,恭敬不如从命了。”陈君豪立刻明白了。

    “对了,君豪,有时候钱是一方面,但是也要有成绩,懂吗?”崔队长叮嘱道。

    “明白了。请看书Ww∮WΩ.ΩQingKanShu.cC”陈君豪知道这是崔队长和王站长的提醒,是为了督促他搞情报。

    出了门,陈君豪心里说,‘难啊’,好不容易打入保密局,两边都督促出成绩,搞情报。

    唉,两面都要搞情报,怎么搞啊?上哪里搞这么多情报啊?

    ‘苍天啊,大地啊。’陈君豪痛苦中……。

    晚上没去黄山处,去了训练场,陈君豪远远的一看,见到了侯三和钱四,侯三此人长得还算端正,但是给人一种玩世不恭的感觉,钱四张的尖嘴猴腮的,不过看的身体很灵活的样子。

    因为钱四晚上有跟踪的任务,打了招呼有事先走了。

    侯三一看钱四走了,对着陈君豪了忙一点头,“陈兄弟,崔队长都跟我说了,我带你去试枪。”

    “好的,一切听候哥安排,有劳候哥了。”陈君豪客气的说。

    从在监狱里出来,侯三就知道了事情来龙去脉,知道陈君豪帮了他,私底下拿陈君豪当哥们。

    “陈兄弟,我只是年长几岁,不敢称哥,这次你帮我们兄弟从监狱里面活着出来,兄弟感激不尽,但有吩咐,无所不从。”

    “那里那里,以后还要仰仗侯兄多指导。”陈君豪忙递了颗烟过去。

    侯三忙拿出打火机,给陈君豪也点了一颗,陈君豪不会吸,咳咳了半天。

    随后侯三拿了两把猎枪,和陈君豪练了起来,边练边聊。

    陈君豪问侯三:“听崔队长说,因为开枪打学生的事,哥哥以后不能再公开露面了,以后打算怎么办?”

    侯三嘿嘿一笑:“君豪兄弟,其实我们本来就不能以真面目示人,只是这次兄弟我点背,给当了替罪羊。∮请Ω看书Ww∫W∮.QingKanShu.cC”

    “不过还算是当官的有良心,没把我们在监狱里面给做了,就很不错了,局里找了两个冒牌货顶包了。”

    陈君豪听了心里一惊,然后明白这也是做谍报人员的不容易,一旦事情败露,无法营救,势必会杀人灭口。

    “这次崔队长找我谈了,希望我们兄弟远赴边疆,操,现在的中国,到处兵荒马乱的,那里都不好混,知道我为什么死皮赖脸的在这里混吗?”

    侯三使劲抽了一口烟,继续说道:“君豪兄弟,知道我为什么还是要留下吗?

    第一个原因,为什么每次保密局精简编制,兄弟们都死活不去别的单位吗?是,都知道每月的薪水钱不多,但是因为保密局管着警察,海关等等,社会流氓土匪都愿意背靠保密局,有人冲着你保密局的牌子,啥都敢送,就怕你不敢收,别说金条如果哪天送给你大烟土,你也得收着,不然人家以为你不给面子,不是同道中人,外快是不少。但是执行外勤的兄弟们,死了的,有的连家属都不知道,前几年死在外头的几个兄弟的抚恤金,都没有人来领,你说惨不?”侯三顿了顿,愤愤然说道。

    “至于第二个原因,我就一个常年卧床生病的老妈,我走了她怎么办?谁管,别和我说什么三民主义能救中国,救老百姓,还不是******个人救个人,所以兄弟你救我,我这辈子忘不了。”

    侯三一边讨好陈君豪将自己的看法说出来,一边泄对密局的不满。

    陈君豪本来挺鄙视这个人,但是听到这个人也不容易,接过说道:“谈不上,最后也的亏了王站长和崔队长,我只是一个跑腿的。”

    “兄弟我知道你谦虚,放心,哥心里透亮,保密局的当官的人心里黑着呢,这次黑锅背上,从进了监狱后,我和赵四就觉得能活着出去是悬了,没想到,老天开眼”。

    训练完后,陈君豪开车送侯三回家,到了侯三的家,侯三家境一般,没一套像样的家具,陈君豪坚持要留下十块大洋,侯三的母亲坚辞不要,陈君豪将大洋塞在侯三手里,就走出了门,侯三后面喊了一句:“君豪兄弟。”陈君豪抱了抱拳就走了。侯三追到在门口看着,看到陈君豪都走远了,自个犹自还在那里一直站着,感觉是做梦一样。

    周三,陈君豪穿着便服,带着侯三,从后门去了趟保密局档案室,拿到自己的证件,左看看右看看,心里很高兴,但是此行有个重要的事情,就是探查八位被转移的******人员路线,

    来前,陈君豪告诉侯三,自己有个亲戚,被抓了,想帮忙捞人,但是崔队长不答应,想知道人关在那里,其他的没多提。

    侯三说,“****就知道姓崔的这些个王八蛋,只******知道管自己,才没心没肺的管别人死活”

    “一共就两个地方,一般人员关押的人在东厢房的位置,重要的人员在地下室。“

    借着陈君豪和档案员的聊天的功夫,侯三给档案室的人递烟。开玩笑的说:“梁哥,这档案室是越来越大了,最近是不是抓了不少人,所以档案多了,没空地了吧。”

    那个秃顶的是档案室的室长,知道侯三的过去,“你小子又是屁股痒了,是不,又想替别人捞人了?”

    “前段时间是忙了些,最近轻松了,送走了十二个个硬骨头,还有八个人要送南京,后天就坐汽车走了。要是普通的好说,要是这批你是别想了。”

    这么快,陈君豪一惊,侯三看了一眼陈君豪,忙说,“不是吧,还要送南京,那多麻烦”

    “是啊,正是因为重要,所以由秦副队长亲自押送。”

    “不是说他刚从监狱里出来,就送人,还听说秦副队长在艳春楼最新找了个小妞,他愿意去送啊?”

    “你以为他想去啊,天天晚上泡在那里,他也不愿去。没办法啊,不过你小子想挣外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吧!”然后小声的说:“这个事情兄弟我帮不了,下次吧,记住别说是我说的。”

    陈君豪明白了,感情侯三以前没少收钱捞人,不过这次恐怕没戏了。

    回来的路上,陈君豪假意装作闷闷不乐,侯三也觉得不好意思。

    陈君豪说:“谢了侯兄,我先回去,回头我找你。”

    “对不住了,陈兄弟,以后只要是你的事,我一定给你办到。”侯三难为情的告辞了。

    听了陈君豪的汇报,赵老板晚上立刻给阎将军打了公话,阎将军来了后已是深夜,

    陈君豪说;“这个人是上次被你们关押的人之一,秦副队,和他喝过酒,此人酒量高,但是人有些粗,挺爱财,他知道押送地点和时间路线。”

    阎将军高兴的说:“这个不难,此人在司令部那里有备案,我知道这个人的来历和瑕疵,既然他在艳春楼有相好的,那今晚我就安排人,秘密扣押他,让他供出押运的时间和地点。”

    “不过我担心他会不会把自己被抓的事情告诉崔队长和王站长?”

    “呵呵,他自己知道要是说出去,没有好下场,这个人是老油条了,知道那头轻哪头重。”

    说完,阎将军安排人去查艳春楼,陈君豪在外边,在外边用手指认出秦副队长。

    阎将军的人在艳春楼里面,杨连长化妆成黑社会的老大,带着三打手,秘密的把衣衫不整的秦副队长从被窝里提了出来,然后拍了张***在艳春路的雅间里面。秦副队长耷拉个头,默不作声,知道自己身为公职人员****留宿的结果是什么,但是他装迷糊。当杨连长再拿出秦副队长这些年贪污受贿的证据时,秦副队长立刻整个焉了,这些证据都是阎将军托人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