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谍魂争霸 > 第十七章 商议和怀疑
    这天陈君豪和胖子等人商议事情,商议至晚上已经是凌晨快三点,陈君豪开车,送唐郎和胖子回家,然后回到赵家药店。请看书Ww∫W∮.∮QingKanShu.cC胡同的门已经快建好了,停下车。

    敲了敲门,赵老板披着衣服出来,“我就知道没别人,除了你没别人。以后行动一定要说清楚,太让人不放心了。”

    “恩,知道了,下次注意,”陈君豪打着哈欠。躺在床上想着今晚的事情,怎么想也没想明白就睡了。

    周日一早,陈君豪一觉睡到了十点,一睁眼太阳都老高了,心想今天还的去黄山的宿舍学习,猛的赶紧做起来,洗了把脸就想出去,

    “忙什么去啊,等会,也不看看几点了,先歇一会,就晌午了,还得见阎将军呢?”赵老板直接拦住了陈君豪。

    一想也对,糊涂了,

    趁着还有会功夫,陈君豪将昨晚的疑惑简单的列了个提纲,考虑了一下下一步的计划。

    然后把这次去探洞缺少的物品列了个提纲,总觉得缺少的东西还是太多,不然很不方便不说还很危险。

    临近晌午,陈君豪、赵老板和阎将军在饭馆里碰了面,一见面阎将军笑呵呵的,“当上保密局的密探的感觉怎么样了,很风光吧!”

    “别提了,最近我是头都大了,保密局那边是催命似的要情报。我上那里去搞,总不能把我们党的秘密告诉他们吧,奥,对了,那八个被转移的我党和进步人士怎么样了?”

    “根据秦副队长的情报,他们一下火车,就被我们的人堵住了,只有那个地方是唯一的汽车押送,否则靠劫火车基本不要想。姓秦的情报很准确,救了人后,我们的人秘密给了秦副队长2oo块大洋,送他走了。而他老婆孩子在他还没走的时候,就先做火车跑回老家了,这次你们保密局可是有点灰头土脸了。Ω∫请看书WwΩW∮.∫QingKanShu.cC不过看姓秦的样子,离开保密局远走高飞是迟早的事,他这几年窝囊气受的不少,呵呵。不过这次我必须要夸你君豪,要不是你的情报,我们很难到策动这样的人。”边说边拍着君豪的肩膀,阎将军自内心的高兴。

    赵老板听后也很高兴,道“这八个人里面还有TJ站的负责人,大学的教授,进步报社的社长,都是非常重要的人士,要是救不出来,那损失大了去了。”

    陈君豪被夸后,脸通红通红的。赶紧把兜里的纸条拿出了,一边是为了答疑解惑,也是为了避免尴尬。

    “请两位领导看,我非常奇怪”。

    赵老板和阎将军看了后,都眉头紧锁,阎将军思索了一下,“从山洞的机关铁门没打开,而出来的洞口却已经被别人知道,此事可以确定是你们内部人泄露的。上次你说一共是五个人去的山洞,那就在你们五个人身上。另外,这次来,我还有一个事情提醒君豪,具我们在北平中统的内线人员说,在高校隐藏的中统人员,已经开始怀疑你的身份,既怀疑你就是保密局的人,也怀疑你可能另有身份。怀疑的人有可能是你亲近的同学,也有可能是你认识的人,当然保密局是否对你完全相信,你自己也要格外当心。”

    “明天我就把那辆保密局的车给还回去,昨天不该又借了出来,不应该。”陈君豪后悔道。

    “奥,那辆车不要还,更能突出你是保密局的人,如果有人怀疑你是保密局的人,那更好,私底下反而更有利,他们反而更不敢动你,不过把参与山洞的人的另外四个人的背景一定要查清楚,说不定对方也在查你。君豪你先写一写,剩下的我和赵老板去查。”

    陈君豪脑子里嗡嗡的,其实他心里一直明白,新的出口的只有他们五个人知道,但是不愿意相信。可是当阎将军说出来的时候,他脑子里在苦苦思索,心内很矛盾,也很不开心。

    下午陈君豪走着去了黄山的宿舍,胖子等人都在,徐可欣三个女生也在,大家看着他,都默不作声,似乎如陌生人一样,还是金明哲咳嗽了一声,“大家学习吧!”

    一个下午,都很沉闷,除了黄山偶尔与陈君豪对视了一样,给了一个鼓励的眼神,要不是这个眼神,陈君豪恨不得早就走了。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一个下午,陈君豪感觉就像是过了一年还要长。

    临出门前,天开始下雨了,黄山清了清嗓子“今晚下雨了,就都别来了,不过君豪别忘了给我拿药来,还得辛苦你一下。”

    “嗯,我知道了。”陈君豪有气无力的答着。

    等人快走的差不多了,陈君豪才叹了口气,正要走,才现自己没打雨具,黄山忙给他找。

    突然徐可欣的妹妹徐可慰跑了回来,“给,这是我姐让我给你的,不过我可告诉你,别想歪了。”

    走了几步,又回头看了看陈君豪:“看你长得不像特务啊!”

    前面这句别想歪了,陈君豪只是苦笑而已,后面那句话,如天降霹雳。也忘记了打伞。一路走回家,等现身上淋透了,才现竟然有伞没有打开。

    晚上拿了药,陈君豪走到胡同的后门,这里赵老板已经加了门,并上了锁。

    开了车,急急的赶回北大,把车停在一边,跑着进了黄山的宿舍。

    心情虽然很沉重,但还是在黄山的面前勉强的露出了点笑容,这个笑在黄山眼里比哭还难看,

    “一点打击就不行了,至于吗?如果连这点打击都受不了,那怎么行。还怎么当我黄山的兄弟?”

    黄山笑着给陈君豪斟了杯茶。

    “黄山兄,我心里难受”

    “我明白,以前大家伙看到你借的保密局的车,以为你通过朋友亲戚想办法借的,那时候都不以为意,还故意闹着玩说你是保密局的”

    “可是,昨晚看到山洞的秘密竟然被泄露,而且有中统的人死在了里面,不由得大家先怀疑你。

    特别是胖子,本来就口无遮拦,当着三个女生就吵开了此事,三个女生也知道了山洞的事情。

    “你也相信是我泄露的?”陈君豪反问道

    “如果我相信,还会让你来,还会和你谈吗?如果一个人讨厌,厌恶一个人的时候,根本就不会搭理他,把他晾一边去不就完了,呵呵。”黄山品喝了口白开水,轻轻的说道。

    吃药期间黄山为来的朋友冲茶,自己却只喝白开水。

    “谢谢你,黄山兄,有你的信任,哪怕是所有人误会我,我也能挺的住。”陈君豪坚毅的看着黄山。

    黄山给陈君豪分析:先,死的人是中统的人说明去的人把信息给了中统,而就算你是保密局的特务,也应该告诉保密局的人,而不是中统的人,虽然中统和保密局都是国民政府的部门,但水火不容,彼此下起手来比对付**好不到那里去,这是其一。其二,相信陈君豪既然出身懂道教和太极拳,对山洞机关内部的问题肯定很小心,如此莽撞就去山洞不符合陈君豪的性格。

    “其三嘛”,黄山坏坏的笑道,“我的眼光不会看错,至于你是不是保密局特务,那个不重要,重要的是对朋友对兄弟的那份情和真,这才是最重要的。”

    “有的人即便是有体面地工作,但是背后却做着龌龊无耻的勾当,这种人我黄山绝不会交往。反之,哪怕你做不体面的工作,无论你做什么,我都相信你的为人,不会害我和兄弟们。”

    黄山坚定的说,眼睛注视着陈君豪,一席话,陈君豪热血澎湃。

    “黄山兄,但有驱策,万死不辞”。

    “陈兄弟,严重了”。黄山和陈君豪相互紧紧的拥抱。

    激动之后,两人分析起谁是内奸。陈君豪对内奸这个词很敏感,道:“还是不用内奸把,也许是无意中泄露出去的,内奸太伤感情”

    “你呀你,还是心太软。”

    经过一阵分析,黄山觉得,可能性唐郎、金明哲最大,胖子可能性小些。

    黄山考虑:“胖子之所以怀疑君豪你,是因为你阻止他去的比较坚决,所以才认为是因为你的阻挡,故意留出时间给中统的人探秘。而胖子平时大大咧咧的,属于急于探秘的人,他整个属于自己有宝绝不会主动告诉别人的主,今天之所以骂出来,肯定是觉得被卖了,所有才有些口不择言。”

    “至于唐郎无法排除,而金明哲本身就是搞情报的,特别是接触的人很杂,难免有可能吐露过。或者经过上次探险,金明哲也可能考虑难度太大,找别人商量的时候泄露的可能。”

    不过胖子虽然可能性小些,但是一直查不到他的来历,因为也不敢保证就和他没关系。

    两人商量了半天,还是没有最终的眉目。

    陈君豪叹了口气,“算了,不猜了,那一个都是兄弟,只有希望是无意的了,希望黄兄快的恢复,好尽快一起弄清山洞这件事情。”

    黄山接过话:“也罢,先这样了,再研究一下,尽快定夺,到时候我伤好一起去,”

    休息了一会,黄山让陈君豪又一次拿出报机,先指导了下陈君豪维修和保养报机,随后是一些细节的操作,了封电报,内容大体是:自己伤快好,勿念的意思,然后就是时局不稳,请上峰考虑拟适当时机候撤离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