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谍魂争霸 > 第二十章 剑拔弩张
    黄山一回头,看陈君豪和孙天霸的情形,知道孙天霸怀里有猫腻,立刻手一抖,一束寒光从袖子里出来,直接打在孙天霸的手上,‘嘡啷’一声,一把勃朗宁手枪掉在地上。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

    从孙天霸手里掉下的手枪后,陈君豪更印证了这个孙天霸的身份,绝对不是简单的报仇来的,肯定是特务,而且可能还不是一般的特务。

    那个吴队长趁着黄山愣神的功夫,一棒子打在黄山的肩膀上,黄山倒吸了一口凉气,胖子赶紧过来扶住黄山。

    陈君豪顾不得孙天霸,立刻扑到吴队长的跟前,疯了似的猛砍吴队长,吴队长本来没把陈君豪放在眼里,没想到陈君豪最近的功夫精进了不少,陈君豪知道太极拳长期来看,效果最高,但是近期苦练跆拳道和黄山教的功夫,辅之太极的阴柔搏击之术,参透了这一点,最近的功夫长得不是一点半点。

    再者,此时,双方人员力量生根本变化,陈君豪这里天时地利人和心理优势都占足了。

    吴队长吃力的应付着陈君豪,回头一看,跟前只剩下了两人,其他的都跟着孙天霸跑向校门口跑了。

    心里大惊,也心慌,暗骂孙天霸不够朋友。

    陈君豪看到吴队长一分心,猛的将左手的木棍朝吴队长脸上仍了过去,吴队长脸上吃痛,用手捂住了脸,看不清下三路,陈君豪猛的一个黑虎掏心,匕搜一下穿进了吴队长的肚子,吴队长就觉得肚子凉飕飕的,立刻反应过来中刀了,陈君豪直接把刀拔了出来,血喷了自己一身,吴队长捂着肚子,一步步后退,突然腿膝盖处被重物一击,自己不由自主的跪了下去,只见胖子拿着棍子站在这里,然后后脑勺被重击,吴队长一下子昏迷了过去。

    陈君豪一看自己伤了人,正要继续大开杀戒,黄山轻轻的喊了一声,“君豪。”

    陈君豪一看黄山受伤了,一想不能恋战,忙让胖子背起黄山准备跑,顾不上追孙天霸等人了。

    走时看到章原等人,拉着他们几个一起跑,跑回黄山的宿舍,松了绑,一会徐可慰和王珂君也来了,他们从窗户上看到黄山受伤了,一起追了过来。请∫看书WwΩWΩ.ΩQingKanShu.cC

    回到后,不见唐郎,大家忙的给黄山看伤势,一看青紫了,不过骨头尚无大碍,黄山冒着冷汗说,把衣服都换了。

    陈君豪一看自己这身血,知道不好,赶紧和胖子黄山把匕扔下,洗了脸,黄山打开衣橱,三人都换上一身黄山的干净衣服,换完后,君豪拿出消炎的药物给黄山消炎,绑上绷带。由于衣服不多没有再给章原等四人换。

    换完衣服后,陈君豪问章原,“你们没事吧,就暂时在这里藏身吧”。

    章原眼睛一转说:“不了,我们就不打扰了,我带他们走吧!”

    黄山说,“这样吧,现在很乱,君豪你去看看,如果局势稳定了再走,你看如何?君豪你别忘记顺道找下唐郎。”

    章原本想再坚持,一看黄山说的坚决,想了一想,说:“既然如此,恭敬不如从命,有劳君豪兄弟了,”

    陈君豪换了衣服后,手里不敢再拿匕,黄山将匕藏了起来,胖子和金明哲觉的不放心,要陪着一起出来,黄山说,“就让胖子一起去吧,金兄弟就不要去了,否则只会连累你,因为今天打架的事情你没参与,否则将来不好解释。”

    陈君豪和胖子出门后,偷偷回到办公楼前,从地上随手捡起两根警棍。有这个就算是别人说这是凶器,也说是捡的。再者这个东西将来可以证明是警察来这里闹事,有警棍为证据。

    来到北大西大门,人声鼎沸,成百上千的人围着,陈君豪不明就里,问边上的一个同学,“怎么回事。”边上的这个同学出来的晚,不知道陈君豪参与打架的事情,说;“来学校闹事的那帮家伙,除了被打到的,都抓起来了,剩下的都被堵在门口保安室里面了,不过他们反锁了门,又顶住了门,一时半会冲不进去。”陈君豪和胖子一听,心中暗想难道是孙天霸没跑出去?

    陈君豪此时并不知道有人已经用长铁链锁了大门。

    陈君豪心中暗喜,然后两个人硬硬的挤了进去。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挤到里面,里面有苏三的手下,看到朱校长和党校长正在那里指挥,正要打招呼,旱鸭子看见了陈君豪。

    “陈大哥你来了。”他这一喊,旁边的人认出了陈君豪,大家都记得刚才陈君豪跳楼时的振臂一呼,特别的慷慨激昂,周围的人都改口了,尊敬的喊陈大哥,陈大哥,忘记了陈君豪才上大一。

    胖子在一边附在耳朵上说“君豪,好家伙,才半天的功夫,你就当大哥了,你小子真******不地道,出风头和露脸的时候有你。”

    陈君豪苦笑了一下,悄声回答胖子:“你以为我想吗?因为这个都连累了黄山兄都受伤了。”

    说到这里,陈君豪忙对着党、朱两位校长问好。

    朱校长看到陈君豪,脸上露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陈君豪心里一安,知道朱校长一直对自己很好,心里石头落了半个。

    但是党校长看陈君豪,特别是刚才众人都喊他陈大哥的声音,特别生气,嘴里‘哼’了一声。

    陈君豪知道党校长的双重身份,心里暗想,“别以为不知道你那两把刷子,再说中统又管不了我保密局,怕你何来。”装作没听见党校长的冷哼。

    正说到这里,就听着一块砖头从旁边的围墙上飞了过来,直接砸进保卫室的窗户里面,

    上边的人喊道,“砸死你们这帮王八蛋,为受伤的同学报仇。”

    “对对,报仇,报仇。”

    喊声震天,大批的学生都拿着家伙,准备好了冲进去,里面的人哭喊着,

    “党校长,求求你了,帮帮我啊,让我们离开啊!党校长,看在多年鞍前马后帮忙的份上,帮帮我们啊!”里面呆着哭腔的人在哭喊着,陈君豪一听,乐了,真的是孙天霸,心中暗想“这个家伙不是逃了吗,怎么没逃出去呢,嘿嘿,你小子也有今天”。

    党校长听了哭声不仅不动容,反而说,“你是什么人,我不认识你”。

    “我是孙天霸啊,不是,我是孙步杰啊,就是孙不二啊,我父亲是北平警察局局长啊!求求你党校长,看在我们共事一场的份上,帮帮我们啊!”陈君豪听了,才知道原来孙天霸的真名叫孙步杰。

    “步杰就是不洁净啊。什么玩意,一听这名就不吉利,活该这孙子有这下场。”胖子恨恨的笑道。陈君豪不禁也乐了。

    党校长一听,连声大声说,“我不认识什么孙不二,孙二杰的,我是一校之长,我和每个老师同学都共事,一视同仁,待会自来有警察局来办案,自然有法律来处置,不要攀亲带故的,这些都没用。你要老老实实的呆着,承认自己的错误。”党校长心里知道孙天霸的身份,但是这时候群声鼎沸,决不能承认认识他们,否则就站到了广大师生的对立面,那就麻烦了,更想到前段时间教育部转的文件,严厉斥责自己包庇坏学生的事情,自己都不知道是谁捅上去的。

    这个老滑头,陈君豪一听,气的鼻子都歪了,推的一干六二五,干干净净,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似的,还义正言辞的唱戏,等警察来,还用问吗?警察局局长的儿子还能被警察抓吗?

    不行得想办法,想到这里,陈君豪大声说“用烟熏,往里面扔,我就不信他们不出来,不跑了。”“对,大不了烧死这帮王八蛋。”旱鸭子帮腔道。

    正在此时,一辆辆警车呼啸而来,三轮摩托前后来了十几辆,还有三辆黑色高级轿车。从三辆轿车各上下了几个人,旁边的旱鸭子告诉陈君豪:长得一栏横肉的是警察局长,人称孙大炮。

    另外一个是国民政府教育局副局长的叫黄埔功名,陈君豪突然想起来那次和美国兵打架的事情,就是这个老者喊让自己跑的,另一个叫刘瑶章,是北平的新市长,其他的还有一些地方大员。

    警察敲了半天门,但是没人开门,陈君豪心里大骂,这***的警察真是奇怪,事情都闹到这个程度了才来,打架的时候怎么不来,不过更奇怪的是顺着敲门声看了看大门,奇怪,大门怎么没有人开。

    一看不知道是谁干的,大门里三层外三层被人用铁锁链给锁起来了,根本就不是原先的门锁。

    正奇怪着,苏三挤了过来,拍了拍陈君豪的肩膀,“兄弟,真看不出来,你小子够哥们,够气概。脑子够活,以前我小看你了。”

    又看出陈君豪的疑惑,苏三怪笑到“我追过来的时候也以为追不上孙天霸了,得让他们逃了。结果不知道被谁把门提前用锁链锁了,锁的还挺严实,姓孙的无路可逃,就钻进了保卫室。不过听说锁门的是个挺瘦的家伙干的,你别说这小子脑子还挺灵光的。”

    胖子和陈君豪听了后,互相看了一眼,难道是唐郎?

    那边警察一个劲的砸门,这边的学生正忙着堆草堆,旁边的树木花花草草算是倒了大霉。

    警察局长孙大炮刚才知道自己的儿子堵在了里面,看到学生准备点火,立刻掏出枪,

    “******谁敢点火,我毙了他。”警察们砸不开门,都把枪举起来了,枪口对着学生,有的警察准备开枪打锁。

    那边学生都把家伙什准备好了,准备警察进来就开打。

    “住手”,黄埔功名举手大喊,“成何体统,你们这是干什么,把枪放下,万一伤了人怎么办。”

    “孙局长,你平时就是这样教育部下的吗?平时就是这样维护社会治安的吗?”刘市长本人长得个头高,横眉冷对的看着孙大炮。

    孙大炮虽为北平警察局长,冷汗一下就下来了,刚才爱子心切,已经忘记市长,教育负责人等一干人在现场了,这样做传出去,上峰势必会怪罪下来,到时候自己乌纱难保。

    正在大家争执的时候,从南面和背面各开来一辆车。

    北面车上下来两个人:自称北平中央党员通讯局的一个姓秦的局长,一个姓唐的副局长,另一个车上下来的人陈君豪太熟悉了,保密局的行动大队长崔大名也坐车来了,嘿,这下热闹了,陈君豪心里说。不过他知道此事他们来必定是为了章原几个人而来,然后对着胖子耳语了几句,胖子听后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