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谍魂争霸 > 第二十一章 僵持后放人
    崔大名先往里看了看,陈君豪飘了他一眼,双方都没表示什么。请看书Ww∮WΩ.∮QingKanShu.ΩcC

    姓秦的局长对着刘市长说:“刘市长,这件事情我看就算了,请学校把门打开,然后放人吧!”

    刘市长点了点头:“也对,总不能老是这样,孙局长让你们的警察先放下枪。”

    ‘好好’,孙大炮恨不能现在就打开门。

    “请校长出来,”孙大炮大声喊道,党校长和朱校长挤到了校门口,。

    “你是校长,快让你的学生把门打开。”虽然隔着栏杆,但是党校长一听好像得了尚方宝剑,立刻扯着嗓子喊,“快把门打开,快快。”

    话说出去了,广大师生似乎没有动,偶尔有一两个人想动,一看见苏三和陈君豪凌厉的眼神,也都不敢动了。

    党校长一看没人动,气急败坏的说,“没听见我说话吗,赶紧开门。”

    那边韩二和赵九被人扶着走了过来,身上缠的一身纱布,纱布上的血迹斑斑,刚才这两个人被打的够惨的,韩二和赵九手底下的人,直接把靠近门的人都赶走,全部换上了自己人,这下门想开看来是更难了。崔大名一看韩二和赵九被打的模样,也立刻说:“这件事情不能就这样了,肇事者必须受到处罚。”

    得,这下又僵了。

    突然,从路正西测,来了两辆轿车和四辆卡军车,军车全是卡车。卡车上的军人,下车后立刻把学校围了起来,上百名武装军人的声音齐刷刷的,其余人等大眼瞪小眼。

    等士兵们包围完毕,从车上慢条斯理的下来两个人,为的人陈君豪一看,是阎将军和他的副官。

    陈君豪终于舒了一口气。

    刘市长等人忙迎了上去,“阎将军,什么风把您吹来啦。∮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

    “刘市长,黄埔局长,呵,这么多人,怎么大家都来啦,我不能来吗?”

    “哪里哪里,只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啊,我们也是听到这里出了乱子,赶到这里来的,还请你帮忙啊!”

    崔队长和黄埔局长齐声道:“是啊是啊,不过要严惩进入学校公然捣乱的人。”

    “奥,是怎么回事?”阎将军表面看起来似乎毫不知情。

    党校长装作不知道,没听见。朱校长一看,必须以正视听,就当着一干大员的面,将孙步杰带领社会闲散人员无故冲击学校,殴打学校师生,最后激起公愤的事情说了一遍,并表示:“肇事者已经被围在保安室。请将军明察定夺。”

    “原来是这样,来呀,把相关人等全部抓回去,进行审讯。”孙大炮一听,自己的儿子也要被抓,当即表示不同意,但是崔队长、黄埔局长等人表示坚决支持,那边党通局的局长们也没办法反驳。

    阎将军把脸一沉:“怎么,本将军亲奉剿总司令部傅作义将军的命令,专门负责社会治安和教育安全和宣传之职,在辖区内出现这样的事情,难道我不能管吗?傅将军有令,凡是有无故捣乱高校治安者,无法无天着,可以就地处决再报。孙局长你说呢?”

    下面的士兵一听,所有的枪械“咔咔”声,响彻云霄,这是子弹上膛的声音,吓得孙大炮脸都绿了。

    阎将军带着副官走到大门口,陈君豪和他对了下脸,暗暗彼此点了下头,别人都没有注意。

    “同学们,本人代表剿总司令部,一定会对这件事情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请相信我。”

    阎将军态度坚决的说。请看书Ww∮WΩ.ΩQingKanShu.cC

    听到这句话,陈君豪连忙挤到朱校长的跟前,暗示了他一下让他宣布开门。朱校长的眼神似乎犹豫,因为他怕自己也想党校长那样说了万一都不听,搞个灰头土脸,不仅仅起不了作用,反而再次激化矛盾。

    陈君豪对苏三招了招手,苏三明白,朝韩二和赵九使了个颜色,崔队长也对两人使了个颜色。

    苏三然后走到陈君豪的眼前,点了点头。朱校长明白了,大声说,“同学们,我们要相信阎将军的话,他是将军,是保一方平安的,相信他会给我们一个满意度交代的,大家开门吧!”

    话音落后,韩二和赵九一使眼色,立刻众人散开,马上有人拿来了钢锯齿,锯齿锯了半天,终于锯开了锁链,军队冲了进去。孙天霸一看安全了,开了门,孙天霸手下的人刚出保安室的门就全部被抓上了车。

    孙天霸刚出校门,故意看了一眼党校长,就大声喊:“陈君豪、苏三、韩二、赵九你们几个包庇**。**就在北大里面,我是来抓**的,阎将军你快放了我”。

    阎将军一听,大声说:“转移视线吗?呵呵,先抓起来带上车。”

    然后对陈君豪等人说“你们也来一趟。”

    学生们顿时群情激奋,嚷着要打死孙天霸。

    陈君豪站出来,大声喊道,“这些不关苏三、韩二、赵九的事。是我忍不住和孙天霸打的,不要抓他们,要抓就抓我”。

    他这一说,苏三等人心中暗道陈君豪够义气,也站出来了,大骂孙天霸这个败类,恨不得吃了他。

    阎将军点了点头,暗示对君豪很满意,说,“不管怎么样,这件事需要有人负责。”指着陈君豪和苏三说,“就你们两个吧!人不多抓了,那两个受伤厉害的人先去医院,回头我再录口供。”

    陈君豪和苏三安抚了校友,由于苏三和陈君豪是学生正义的一方,自然做了轿车,看到两人坐在轿车上,孙天霸和他那帮打手全部都被仍上了卡车。学生们觉得政府和军队是相信了自己,毕竟是待遇不同吗。

    然后由警察局和军队把其他的肇事者和受伤者都送往了医院。

    刘市长和黄埔局长、孙大炮、秦、唐局长党校长,朱校长等一大串人进了北大会议厅。

    “立即针对此事进行闭门磋商,商讨善后之事。”刘市长愤愤的说道,对学校的管理不善和孙大炮教子不严的事情非常震怒。毕竟学校周围来了好多记着,此事若是捅上去,自然他这个市长肯定是少不了被批。

    苏三和陈君豪坐在一辆车上,跟在阎将军的车后面,到了司令部。陈君豪和阎将军下车时,听见有人按喇叭,一看原来是陈君豪的车,两人立刻反应过来,有可能是赵老板或杨连长。

    因为走前陈君豪将车钥匙留给了赵老板。

    一会到了剿总司令部,阎将军下令所有人全部分别关押,

    并指着陈君豪,“先询问你的笔录”,将其他人都关押后,然后带着陈君豪进了自己的办公室,趁着无人,陈君豪小声的把情况作了汇报,并要求立刻回去找黄山。

    阎将军听后很吃惊,说“你刚刚被带到这里询问,不能立刻回去,否则会暴露。这样吧,我回去,告诉我相关情况。”陈君豪将需要找的人告诉了阎将军。走前,阎将军告诉陈君豪:“那个叫章原可能有问题,这个局应该是章原和孙天霸联手做的,他们可能还有上线,但是现在知道这个事情的人都已经被抓了。你们藏起来的进步人士暂时还没有危险。”

    陈君豪想起,当时第一眼看到章原这个家伙时,总觉得怪怪的,原来此人有可能是叛徒。心里很着急,恨不得自己插翅飞回去,

    阎将军沉稳的说:“我会想办法,你不用着急。你只要耐心等待两天就会释放。”

    得知需要找的人是叫黄山,并得到黄山宿舍住址后,阎将军吩咐警卫人员好生照看陈君豪就赶紧走了。

    阎将军刚出门,就看见了远处赵老板,只是给了个眼神,先让自己的副官开车带上一队士兵,直接去北大等自己。自己则故意慢吞吞的走着,然后坐上了赵老板的车,里面是杨连长在开车。

    一上车,杨连长忙问道,“今天全城都知道了北大的事情,君豪怎么办?”

    阎将军说道:“他和冲突的人都被安置好了,我自己那个专车不敢保证有没有窃听器,现在保密局和党通局谁都不相信,到处安装窃听器,到了北大附近我就下车。”然后将北大今天生的事情大体将来一边。

    阎将军说:“带着三个人的那个章原,根据北平地下党的同志汇报,很可能已经叛变了,这个人我们已经研究了很久,跟着的那三个人有危险,我们必须尽快赶过去”

    赵老板一听,“消息可靠吗?”

    “**不离十,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这样吧先救人,至于确认章原的身份的事情,你先回去尽快和清华大学的田静联系,同时还要联系北平地下党负责人,让他们一起协助调查章原,晚上1o点在药店后门见。”

    “好的”,赵老板立刻下车走了

    阎将军坐车快到北大西大门,下车步行,坐上自己副官开的车,北大四周和四门已经全部布满了岗哨,检查的很严,检查完毕后,直接进了北大学校里面。

    阎将军走到办公楼前,让一个学生去议事厅把朱校长叫了出来,朱校长一看是阎将军,忙问是否一起进去开会,阎将军拉着朱校长走到一僻静之处。

    “朱校长,实不相瞒,阎某有一事想告,”阎将军直奔主题

    “阎将军,但说无妨,老朽洗耳恭听。”朱校长觉得很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