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谍魂争霸 > 第二十二章 北大救人

第二十二章 北大救人

        “是这样的,听说这次闹事的人是中统鼓动的,实质目的是抓三个人,一个姓汪、一个姓沈,分别是清华物理系和化学系的教授,还有一个姓田,据说是北平中央日报社的副总编辑。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剩下一个叫章原的是你们学校的学生,听有人说他们被一个叫黄山的人藏起来了。”阎将军说的很快。

        “当真,你说的是真的,”朱校长看着阎将军的眼神很犀利

        “朱校长,我也只是听说而已,我还有点事情先走了,但是最好别让中统的人抓去了,那可是九死一生啊!当然我的意思是说,我们抓住人是按照制度办事的。”

        这次,阎将军慢条斯理的说着,然后拍了怕手中的白色手套,就走了。

        留下朱校长满布疑云,朱校长心神不宁的等着开完会,会上党校长被刘市长和教育部的黄埔功名狠批了一通,搭拉着脑袋走了。

        朱校长立刻找各班主任问黄山在那里,问了兰老师后,让他带着去了黄山的宿舍。

        黄山宿舍今天经此一闹,风平浪静了,女生都回教室收拾去了,而胖子根据陈君豪的要求,从看热闹哪里回来,就不让章原等人走了。章原急着要走,黄山看胖子就是不松口,知道是陈君豪的意思,也不同意他们露面,表示也担心出去被抓,就一直等着陈君豪回来。后来唐郎回来了,说陈君豪被司令部的人带走了,学校四周也有岗哨,不过大家很着急,也都没敢再出门。正等着,天色快暗的时候,有人敲门,大家很紧张。门一直敲,终于黄山咬了咬牙,一开门,竟然是朱校长和兰老师。

        黄山、唐郎、胖子、金明哲都楞了,不过汪教授和沈教授等人都很高兴,看见朱校长就像亲人,由于业务的关系平时经常打交道,熟悉对方的为人。

        朱校长和他们一一握手,朱校长问“你们怎么跑这里来了?”两位教授看了章原一眼,叹了口气,说了句“一言难尽啊!”

        “此处不安全,随我来。”朱校长下了决心。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黄山有点犹豫,但看到朱校长平时是主持正义的,想了一下于是决定大家伙跟着一起走,

        顺着路往西走,走过一片树林,角落里出现了一处清新优雅的小院落。

        “到了”,朱校长说“你们就先住在这里吧!这是我个人的院落,一般人没有我的同意不会来搜查,如果你们现在出去,肯定会立刻被抓。”大家决定,除了黄山和金明哲回黄山的宿舍外,唐郎和胖子留下保护他们四个人。”

        拜别了朱校长和兰老师。黄山回去的路上对金明哲说;“你说这样安全吗?”

        金明哲说:“死马当活马医吧!再说了朱校长要是有坏心,直接带人抓了就是,何必再惹一身腥。况且看他的意思是知道我们的地方,有可能是陈君豪告诉他的”。

        “对,有可能,不过不知道陈君豪现在在司令部哪里怎么样了,明天早上必须找人问问。”

        当晚阎将军秘密会见了赵老板和杨连长,赵老板说就把知道的做了汇报。

        自沈崇案学生运动爆后,造成北大的学生运动负责人受到通缉,北大进步社基本由年轻的章原来管理。

        “去年,他与清华的田静老师,还有北平师范大学和燕京大学的地下党代表,一共四个人分别去了天津站,与我党天津地下党的负责人会面,五个人还开了座谈会,交流学生运动经验,拟准备共同组织学生运动,取得更大的影响力。但是回来后不久,燕京大学和北平师范大学的代表人员就相继被捕,当时组织上还怀疑过天津站负责人,因为只有这唯一的一次抛头露面的集会,后来天津站负责人陈志坚同志被捕,他被捕后内线的同志说他坚贞不屈。并且陈志坚同志被捕后,还是有北平的同志不断被捕。”赵老板喝了一大杯水后继续说,

        “因此只剩下他和田静是最大的嫌疑人,可是昨天因为中统和保密局要抓捕两个教授和编辑,他们找田静不在,就去了北大,但是朱校长因为身份不是**员,所有他们就找了章原,结果当天就来了孙天霸的人。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这下就串起来了。”阎将军接口道,“知道他们身份的只有这几个人,至于田静,她是延安抗大毕业的,老同志,**员,经受过组织的考验。而章原本人进入学校后,与北平师范大学的一个女学生谈起了恋爱,厮混在一起,师范大学地下党说过他,让他注意影响,但他变本加厉,入不敷出。前期突然经常出入豪华场所,女朋友天天穿金戴玉。”

        “这很不正常,而且去年至今被捕的17名同志,他全部都见过,这决不是巧合,组织上早就怀疑他有问题,但是一直没有证据,”

        “可是这一次,章原为什么他不直接抓捕汪教授等人,还需要让别人帮忙?”赵老板不解到。

        “他还不希望暴露,还想继续潜伏在我党内部,孙天霸来北大打架,会让别人是误以为碰巧一起抓到的,他装的被抓,看的很受伤,那时候他就可以推脱说不小心一起被敌人抓了,这是个苦肉计。让我们不会怀疑他。因为北平的大学里面的地下党组织,他还一直没有完全搞清楚”。阎将军喝了一口茶

        “而且据我所知,汪教授和沈教授都是中央研究院的院士,在国内外很有知名度,一直不愿去南京和南方。”赵老板接着说道。

        “不错,所以国民政府一直非常不快,想胁迫他们去。但是汪教授他们想联系我党离开北平。而田总编辑因为批露***枪杀学生运动的事情,被保密局所记恨。这次抓捕他们三个悬赏额很大,所以章原肯定在铤而走险。特别是陈君豪还告诉我,孙天霸亲口说与党同仁共事多年,那此事就是党同仁与孙天霸、章原三人勾结,共同唱的一出戏。”

        阎将军眼神变得很犀利说道:“如果我们确认章原是叛徒,还要先予以抓捕,暂不直接处理,要搞清楚里面的事情,然后再严厉处置,不到万不得已先不要杀他,同时我们要做到不能放过一个叛徒,也不能冤枉一个好人”。

        “明白了”赵老板和杨连长齐声回答。

        第二天一早,朱校长和兰老师等一干师生,找到党校长,此时的党校长正在四处打电话,想暗中调查孙天霸曾经抓捕的汪教授等人,只是已经电话通知了党通局的人加强北大四周的监视,还是搞不清楚状况。随后朱校长兰老师等师生,询问陈君豪和苏三的情况,党校长淡淡的回了句“还在司令部”,师生们坚决要求马上释放陈君豪和苏三,党校长开始架不住群情激昂了,有些松动。

        特别是当朱校长说了一句话:“同学们,党校长可能公务繁忙,不想去,算了我去,就不劳烦他了。”

        这句话,立刻所有人都鄙视的目光看着党校长。党校长心里一寒,忙说,“谁说我不去了,我这不刚刚与司令部通电话吗,走,这就去交涉,务必让他们放人。”

        看着党校长和朱校长的车离开了北大,黄山等人又围着北大四周转了一圈,然后回到了朱校长的小院,商量对策。

        黄山说:“四个校门全部有人盯梢,做小买卖的人比平时多了几倍,很多人都很面生,这里还戒严。公开的出去肯定不行,要不直接被警察和军队抓,要么就是被盯梢的人抓。特别是这个叫章原的,做事情很不着调。千万不要让他乱跑,否则被人认出来就麻烦了”

        众人听后赞同,唯有章原如热锅上的蚂蚁,来回的踱步。黄山给胖子使了个颜色,然后与唐郎、金明哲回到自己的宿舍。

        唐郎说:“这个章原我也很怀疑,如此行事,很不够干练,非常轻浮。君豪不是让胖子转告,说一定要保护好这几个人吗。还得靠我们自己才行。”

        “不错说得对,还得靠我们自己,不知道君豪什么时候回来,我去西门等着。”

        唐郎说“我回教室,看看办公楼哪里有什么变化,等着君豪回来”

        “好,有事立刻来这里通知我,我等着你们回来。”黄山应道。

        唐郎走出来黄山的宿舍,没有去办公楼,直接来到了学校门口。只是在校门口犹豫了良久,没有出去,还是去了办公楼等陈君豪去了。

        等唐郎他们一走,黄山立刻关门,并进入挖好的密道,这是他第一次在地道里面报。

        完报后,继续用铁锨挖地道,这里的地道在陈君豪的帮助下,这段时间里挖的基本成型,已经通过外墙,轻轻一顶,通了。然后找了个木板当做出口,拿些花草附在上面,以此做掩饰,然后轻轻将最后一块石块放回去,不让外边的人看出来。

        黄山关上地道,肩膀还有一点疼,休息了一会,自己喝着白开水,随便吃了点饼干等着唐郎等人回来。

        话说党校长和朱校长兰老师等师生到了司令部,找到阎将军,陈述了要求释放苏三和陈君豪的事情。

        其实阎将军更希望陈君豪尽快出去,这样很多事情做起来才方便,但是为了掩饰,嘴上说

        “这个事情吗,我们正在研究,研究,而且这次闹事中还有一个姓吴的被打成了重伤,听医生说还在抢救,即便是救过来人也无法意识清醒啊!”阎将军眼里闪过一丝狡猾,

        朱校长忙说:“姓吴的人是来闹事的,来欺负学生,被学生痛恨,失手之下,也是在所难免。难道要所有北大师生都抓起来才行吗?”

        “还研究什么,明明是孙天霸等人来闹事,这都明摆着的,学生们为了保护学校,反抗恶势力才勇斗歹徒的,不表彰也就罢了,怎么还抓起来不放人呢”兰老师和其他随行的北大师生义愤填膺的激辩道。

        “当然了,我们也基本查清了,不过呢,既然放人,就需要保人,你们肯不肯为他们作保呢?要是肯的话就好办了。”阎将军慢条斯理的说道

        “我作保”,“我做保”朱校长、兰老师和一同来的老师和学生代表都一起喊道。尽管党校长有些不情愿,但是形势比人强,总不能和所有人唱对台戏吧!

        阎将军很满意大家的态度,由兰老师写了昨天整个事情的经过,和大家同意做担保意见写了上去,然后大家一一在上面签字,党校长本想推辞,但最后还是在上面签了字。

  http://www.qingkanshu.cc/0_514/24434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qingkanshu.cc。请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