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谍魂争霸 > 第三十四章 嘱托和生意

第三十四章 嘱托和生意

        大家正在疑虑中,突然电源的灯在晃,“刺啦刺拉“的响,杨连长说:“算了,准备走吧,电源没有人再点,很难支撑了,有什么疑团等以后吧。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能现的都现了。应该不会有什么其他事情了。”

        打起手电,陈君豪等人都了出来,关上铁狼头。

        回到炸开的洞口旁,陈君豪跑回到下面的石室,陈君豪下去后,想了想还是保险起见,按了两个红色电源,跑回来一看黑色大铁门又一次落下来了,估计2号石室的墙壁也自动关上了。没有人会注意到那24箱子文物了。陈君豪重新回到东面铁狼头的大厅,突然停电了,陈君豪用手电一照,找到狼头铁丝,在狼头的铁丝头的下面,又一次用匕轻轻一压,只听的,“哐当哐当”的声响,大厅的门开始启动,慢慢的关闭,陈君豪以百秒冲刺的度又一次向外继续跑,门自动关闭了,大家打着手电慢慢向外走。

        出了山洞,出来后,天色已经微微亮,招呼哨兵回来,这次大家一起堵上洞口,让哨兵看管好。

        陈君豪三人直接走下山了,动了卡车。

        路上,陈君豪说:“这次的电源正合适,别人想取走里面的东西也别想了,下次要是取这些东西,得带上电的东西,否则进出基本没戏”。

        赵老板说:“不过也的尽快处理,毕竟还有一半不通过电源就能运走的,而且那些重要的资料放在这里很不安全。听阎将军说,有人想偷偷烧山、炸山,被抓了起来,制止了。看来有人是自己得不到也不想别人得到,杨连长这个事情交给你了。”

        杨连长说:“好的,我会尽快配合阎将军和方连长处理这里,不过要想全面保护这里,北平地下党的同志也应该尽快赶过来,毕竟人多了,才保护的安全。”

        赵老板说:“我会通知其他地下党的通知保护这里。双管齐下,再坚持几天,北平就回到人民手中,任何人想打歪主意,那是都别想了,呵呵。Ω∫请看书WwΩW∮.∫QingKanShu.cC”

        一路无事,回到家里,陈君豪睡觉去了,中午赵老板说:有个叫侯三的打电话找你。

        陈君豪忙接过电话,侯三电话里私下让他晚上去保密局见面。到了晚上,陈君豪开车去了保密局,侯三和他这次直接从前门进去了,里面基本上很少有人,队长级别以上的官员基本都走没了,侯三和陈君豪去了趟档案室,档案室的里面只有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小伙子和侯三打了个招呼,说:“梁科长今中午就坐火车走了,托侯三帮他收拾一下残局,重要的档案都已经运走,剩下的没有多少价值了。”

        侯三找了半天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拉着陈君豪走到一边说:“王站长和崔队长做中午走了,崔队长让我主持后面的事情,操,这里都空了,有个屁用。君豪兄弟是不是有路子了,我以后怎么办?”

        陈君豪犹豫了一下,只说了几句话:“既然让你留下主持警察局和剩下的保密局,就不要做太多过头的事情,否则将来**来了你不见得有好果子吃。”

        “唉你说的太对了,我心里明白,放心我听你的,以后我绝不做过头的事情。”侯三坚定的说道。

        陈君豪偷偷的趴在他耳朵上,“听说有部分人留守,这帮子人是留下是搞破坏的,是**的心腹大患,**必处置而后快。你可千万别沾上了,否则必死无疑。”

        侯三大惊道:“你不说,还提醒了我,你学校的赵九和苏三找过我,都说要拉我共同为党国复兴大业献身,我就一个亲人,就是我妈,我献身了,我娘怎么办.谁管?”

        “是吗?”陈君豪一听心中一惊,这说明这两个人没走,有可能这两个都是潜伏的人,一个是党通局,一个是保密局的,估计远远不止这两个人,看来潜伏人员不少啊!这是个重要的线索,怎么办呢?陈君豪想了想说:“这样吧,我马上想想办法,不让这些人再骚扰你,你以后小心办事。”

        “那好,不过你的尽快,那帮家伙这几天就和催命是的,真烦透了。请看书Ww∮WΩ.ΩQingKanShu.cC”侯三着急的说。

        “明天下午两点,我们在这里见面,告诉你怎么办。”陈君豪说完后就急忙返回了药店。

        进了药店,就见赵老板急匆匆拉到他进了后院小屋,告诉他:“刚才药店来了很多人,都是地下党带来的,有很多人,其中有我党来与傅作义谈判的,还有一些军事专家和武器专家,人多眼杂,你这几天最好去别的地方住,尽量不要现身”。

        “好吧,我先找个地方,不过有个侯三的事情,必须赶紧请示阎将军。”陈君豪边答应准备去黄山在北大的宿舍,边告诉了今天侯三说的的事情。

        赵老板一听,忙说:“我晚上会联络阎将军,请示这件事情。在这里我们和他不能再见面了,他一是太忙,二是这里人多,不方便,明早九点整你给药店打电话找我”。

        陈君豪来到学校,一看广大师生都忙着闹游行,高喊:“反饥饿,反内战,反迁移”的口号,问了一个同班同学,这一问,对方立刻以鄙视的眼神看了他一眼:“这你都不知道,这几天教育局的来人动员学校向南方迁校,师生都不同意,朱校长和兰老师和学生们都在忙着抗议这件事”。

        正说着,徐可欣和王珂君过来了,王珂君直接拧了陈君豪的耳朵,“你说死义财到底怎么样了,还来不来,你们几个要是再不来,我就说你们全部是保密局和党通局的特务,让学校和将来进城的**抓你们,枪毙你们。”王珂君气急败坏的说。

        陈君豪一看他俩,差点哭了,真是躲都躲不开,徐可欣赶紧把王珂君的手掰开,徐可欣冲着王珂君就嚷上了:“你这个人性子怎么这么急,真舍得下手啊你。”

        嘿,不是吧,陈君豪一看徐可欣竟然为了自己数落王珂君,有些傻了,又有些呆。

        愣了一会,忙说:“放心两日内必定让他来见你,我保证。拜拜了,奥,对了,谢谢可欣,再见可欣。”估摸着胖子他们这几天就该回来了,陈君豪立刻来了底气,和徐可欣打了招呼,算是感谢。说完就跑了,一口气跑回宿舍,休息了一晚。第二天一早到了教室,一看原来是韩二,陈君豪认的他,名义是救国社的领头,实际上也是军统的外勤,他偷偷拉着陈君豪走到一个僻静角落,献媚似的说“君豪兄弟,不,应该是陈少尉,那个崔队长走前让我找你,一起去成都6军军官学校,说你能带我去,不知道你肯不肯帮忙捎着我一程。”陈君豪本想说不方便,可是对方坚持是崔队长安排的,陈君豪稍作犹豫还是同意了。

        “奥,那没问题,路上有个伴吗,这样挺好的,你那里有接收吗?”陈君豪试探着问道。

        “有的有的,放心,只要您肯稍我一程就行。”陈君豪答应了下来,接过韩二留下的联络号码,两人就分开了。终于熬到九点,给赵老板打了电话:赵老板让他在药店旁的胡同等他,陈君豪到了后,赵老板装做买东西,陈君豪走了过去。赵老板看了周围,低声说道:“北平解放就这几天了,阎将军让你三日内必须离开北平,侯三的事情,阎将军让转告侯三,有谁再找他,直接联络告诉他就行,他会帮他消灾解难。另外你同学叫什么李义财的一大早打来电话,说他们回来了,让你去。对了,后天阎将军和我在老地方,见面给你送行。我让杨连长一会把你的汽车的牌子换了,车身的油漆颜色也换成黄的。还有这是解放军的路条和通行证,将来万一碰到解放军,他们就不会难为你。”

        听到这些消息,陈君豪很高兴,忙去了警察局告诉侯三,“以后有人再联络你,你就把联络的人的信息转给阎将军就行。”

        侯三很高兴,两个人出来的时候,正好一群学生喊着口号,“打倒反动政府,要学校,不要迁移”,有个学生好像认的陈君豪,说那个人好像是保密局的特务,他这一说,很多学生立刻朝陈君豪仍过来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标语和碎石头,菜叶子等等砸了陈君豪一身,气的侯三立刻拔出手枪,马上让陈君豪给按住了。

        狼狈的逃回了胖子的家,大家都正等着他,一看陈君豪的狼狈样,都哈哈大笑,笑完了,相互拥抱,把此行情况作了一番解说。

        原来胖子等人去了趟sd省,那里大部分地区被解放军占领,在济南秘密的会见了几个老外企业的负责人。他们在中国的企业准备出手,sd的药厂估计随时有可能被**全部接收,但是他们在广州和台湾、泰国等地有分厂,这些分厂也很不安全,想把中国的厂子处理掉,一次性买卖。

        双方初期谈的很艰苦,外商坚持只卖大6地区的,台湾和东南亚的坚持不卖。

        胖子等人以退为进,最终以3o公斤金条的代价加上胖子家地下室的古董,然后再加上5ooo大洋,大洋由大伙均出,先有胖子垫付。把这几个药厂全部收了过来。一共四个分厂,广州一个,台湾一个,泰国那里有一个。济南这个基本没戏了,必须马上转移,地皮和房子将来肯定没有了,而且这个厂子还是最大的,否则价格也不会这么便宜,里面的设备技术资料和人员如不尽快转移,也有可能被**审查后再释放,但是那就不知猴年马月了。

        胖子拿出协议,说道:“这些是金明哲看过了的协议,金明哲英语和法律水平比较高。这方面懂一些,我的意见是迁往广州,黄山不同意,说广州也不稳,让迁到台湾,你的意见呢君豪。”

        陈君豪想了一下:“我的意见是济南的人员和设备直接迁到泰国去,广州的企业如果时局不稳则去台湾。另外我们的钱花了大部分,将来如何稳定生产,还要购买原材料,资金会很紧张,而且我们熟悉业务的人也不够多,最好保留他们的一点利益,这样这些外商能够帮我们度过这个难关,你们看怎么样?

        “这个我们考虑过了,对方说他们药厂叫威力士药厂,总部在美国,泰国那个分厂有些荒芜。欧洲方面英国和德国等地也有分厂,德国的分厂二战被毁坏,现在重新建立起来了,他们说只要能够不改他们的商标和企业名字,他们愿意尽力在技术上和人员上帮助我们,这些在合同里已经写上了。”黄山说道。

        唐郎说道:“其实对方知道亚洲这些企业和物资很可能都无法控制了,所以退而舍弃次,便宜处理给我们经营,同样我们每年拿出的利润的1o%给他们,他们提供各项服务,并保留公司名称和牌号算是共赢吧!”

  http://www.qingkanshu.cc/0_514/24437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qingkanshu.cc。请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