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谍魂争霸 > 第三十六章 夜盗大使馆
    1949年1月中旬的一个黑夜中,中国南方的sh这一天雨越下越大。请看书WwΩWΩ.ΩQingKanShu.cC

    sh外滩28号,这里是美国驻sh领事馆的所在地。

    一个黑影悄悄的进入到了美国领事馆,他从领事馆的游泳池中潜出,他是顺着游泳池的通水管道进入的,他悄悄的进入领事馆中领事的卧室,卧室被悄然打开。

    黑影闪了进去,他身高中等,瓜字脸,刚毅的面孔,两只大眼睛却是炯炯有神,身子轻飘飘。他来到一个书橱旁,轻轻敲两下,用力推开书橱,一个一人高的壁橱呈现在面前,黑影用钢针打开壁橱,里面出现了一个保险柜,这是美国最新式的防盗保险柜,据说新增安装了一种特殊功能。黑影慢慢的细致开锁,15分钟后,终于打开了。刚准备拿出微型摄像机拍摄,突然警铃大作,黑衣人立刻紧急将书收起,放入随身携带的皮兜,砸开后窗玻璃,从三楼纵身跳了下去。

    跑出几百米,再往前,就是黄浦江。此时:警卫已经冲到卧室门口,黑衣人纵身一跳,进入江中。大使馆警卫慌乱中射击,江中的黑衣人,微微一震,肩膀中了一枪,危急中突然出现一艘机动船,迅赶来将黑衣人拉上,然后加大马力疾驰而去。

    剩下大使馆内乱作一团,呼叫中,接到消息后赶来的两艘****军舰,打开探照灯,到处搜寻,无奈江中黑黝黝一片踪迹全无。次日:美利坚共和国******、外交部,紧急照会中华民国政府:表示领事馆被盗一案严重关切,要求彻查。国内和国外传来的大使馆被盗的消息,迅多层面的传到了国民政府所在地南京,******大骂“娘希匹。”随即下令保密局秘密严查此事,并对外不得泄露。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跳进水里的这个人将来做的事情岂止是盗窃美国领事馆那么简单,如果有一天******和美国人知道放跑的这个人将来的所作所为,

    在追悔莫及的同时,就会想起汪精卫所说的一句名言:宁可错杀1ooo,决不可放跑一个。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黄浦江外的黄色汽车里,一个高个的满脸胡子人,将一个后肩膀流血的人扶上了汽车,立刻踩上油门直接离开了sh市,送到了一个私人诊所里,诊所只有一个老头和一个中年医生,他们立刻给受伤的人动手术,在拔出弹头的一刹那,满脸胡子的人和老头都舒了一口气,而受伤的人,则淡淡的说:“我没事。尽快缝合,我明天要赶回去,否则会有人怀疑的。”

    老头医生说:“还是你厉害,臭小子,最好还是用麻药,而且还得增加用量,否则缝合是很痛的。”

    “不,不能用,我撑得住,如果让你用麻药的话我早用了,我怕会影响我的神经。”年轻人坚韧的说道。

    “唉,年轻人。”中年医生叹了口气,开始缝合,年轻人头上直冒冷汗。

    手紧紧的抓着床单,床单被拧成了麻花,牙齿咬着木条咯咯的响,身子成了弓形。

    旁边的大胡子,急的来回走动,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大胡子”和年轻人都觉得像过来一个世纪般的那么漫长。老头医生端了一碗水过来,喂给年轻人,年轻人在疼痛下直接就喝光了。喝完后说了句:“有点苦”,说着说着慢慢的睡着了。

    “大胡子”忙问:“怎么回事?”老头医生微微一笑:“水里我加了点东西,否则过于疼痛对他复原会造成不好的影响,另外这里很安全,休息几天比较好”。

    “恩,不过就怕他急性子,会急着赶路。”大胡子有些忧虑。请看书Ww∮WΩ.ΩQingKanShu.cC

    “自己想想办法吧,我去隔壁屋子休息了,有异常喊我。”老头医生边说边脱去白大褂,去隔壁休息去了。

    两天后,年轻人走出了房门,看着外边的太阳,长舒了一口气,偷偷的对大胡子说:“杨连长,一会和赵老板说,我今天是必须赶着找他们了。你开车送我回宾馆,至于带回的东西,你赶紧带回去给军委吧,估计他们等急了。”

    大胡子终于阴云转晴,“你小子真是吓死人,总算是老天保佑。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以后我就没脸见阎将军和聂司令。”

    原来大胡子的人就是杨连长,年轻人就是陈君豪。老头医生就是赵老板,为了掩人耳目,杨连长护送赵老板的同时,一路跟随陈君豪的车辆,途中接到军委的指示,就是这个诊所,,诊所是我地下党的联络站,中年医生是这个诊所地下联络站的负责人,要求陈君豪他们立刻去sh获取紧急情报。

    内线收到消息称,下周也就是1月22日,李宗仁将就认国民政府代总统,形势生了重大变化,尽管******已经下野,但是将介石和李宗任都在争取美国人的支持,他们对国共和谈到底带有什么样的看法和目的?对未来谈判的底线和美国人的态度是什么?都是军委情报部急于知道的,当然也是****领导人想急于知道的。

    因此也就有了夜盗大使馆这样的事情生。

    这样做有些危险,但军委没有合适的人员,而陈君豪要去南京拿派遣文书,距离sh很近,而且陈君豪认识sh保密局的崔大名副站长。搞了一个进入美国大使馆的请帖,参加大使馆的定期.招待会,这无疑对其崔成国工作提供了方便,军委实在很难找到像陈君豪这样条件最为具备的人,而且陈君豪作案后马上就离开sh远赴成都。因此他假借拜访崔大名的机会,了解大使馆构造和警卫情况,拿到请帖,得以混入大使馆。

    杨连长开车带陈君豪离开sh来到南京一处隐蔽的旅店附近,留下陈君豪,随后杨志升离开与赵老板汇合先行一起去广州了。

    陈君豪走到门口,敲了敲房门,两长一短,门“吱呀”一声开了,伸出胖子的圆脸,“我的老天爷,你终于回来的,都以为你壮烈了。大家快看,看谁回来了。”胖子的这声叫喊,里面的人都蹭的一声出来了,黄山看到陈君豪这个样子:“怎么搞的,不是说出去见个朋友,马上回来的,怎么搞成这个样子。”韩二和黄武也疑惑的看着陈君豪,但是看到陈君豪受伤的样子也只能问寒问暖,没敢问别的。

    陈君豪解释道:“路上碰上了劫匪,不知道是干什么的,还带着枪,差点挂了。”大家都耳闻最近苏杭地界不太平,战事临近,到处都是溃兵,乱匪,也倒是很有可能。

    胖子把黄山和陈君豪叫了出去,胖子说道:“sd药厂的业务已经向台湾转移了,你说的赵老板什么时候能过来,让他尽快主持广州的业务,泰国的业务暂时还是交给洋鬼子,我也想借这个机会来学习。”

    陈君豪回道:“他很快就能到广州,到时候让他给成都的黄埔军校打电话,联系我们就行。对了,你怎么能搞到这里的学习机会?”

    “嘿嘿,山人自有妙计。”胖子自己吹嘘到,然后美滋滋的走了。

    考虑到入学时间有些紧张,而且已经拿到国民政府批文,众人商议不再去广州,直接飞奔成都而去,因为陈君豪受了伤,黄山等人轮流开车,一路无话。

    因为路上盘查的较为严密,而且油料紧张,为此,车上几个人黄武和韩二还出去好几趟,去***的油库偷了不少油料,否则一路上早就没油了。

    一路上各地都不太平,大家只带了冷兵器,没有带枪支,白天赶路,晚上住宿。

    两千多公里的路,开了差不多一个星期的时间。

    转眼就到了ZQ地界的偏僻山路,大家心里有些放松,这次轮到黄武开车,临近傍晚,陈君豪正迷迷糊糊的睡觉,突然黄武一个急刹车,有人挡着路,接着从路边跳出来七八个人来,有五个拿着刀的,有二个端着步枪的,枪和刀都指着车,为的一个黑脸蒙面的家伙,拿着手枪指着在车前面座着的胖子和黄武:“给我下车,把值钱的都交出来。然后乖乖的跟老子走,至于下场吗,嘿嘿,那就不是老子能说了算的。”

    韩二和胖子、陈君豪先后下了车,旁边的一个尖嘴猴腮的家伙说:“老大,这几个还是嫩牙子学生,和上几批的学生差不多,这次还开车,看来有值钱的货,然后再绑票,顺手抢辆车,那兄弟们那就了。”

    边说着七八人都拿着家伙走了过来,陈君豪等人慢慢的手摸到自己身上的冷兵器匕。就在人靠近自己只有一两米的时候,黄武和黄山也下了车,车里刚走出来的黄山抢先难,双手一抖,两个拿步枪的应声倒地,身上多了几把小飞刀。黄武冲到最前面的一个拿刀的人跟前,对方一挥刀,黄武轻轻一闪,匕直刺对方腹部,立刻对方倒下了。蒙面汉子手枪一抬,被黄山用胳膊一压,枪响了,一枪打在了地上,击起了尘土。陈君豪拔出手中的匕,胖子拔出背后的钢棒,直接加入战团。胖子最狠,直接用钢棒虚晃横扫,然后劈头就是一棒,对方被耍,匆忙中勉力用刀一架,结果让胖子直接砸咋了下去,对方根本架不住,直接敲在了头上,立刻晕了,旁边的韩二拿眼一扫,情况已经尽收眼底,暗暗叹了口气。不知道韩二那里带来的手枪,也突然拔出对着蒙面黑脸汉子就是一枪,蒙面黑脸汉子直接胸口中弹,陈君豪因为有伤,只对付其中的一个,有些吃力,勉强打了个平手。对方一看,仅仅一口烟的功夫,自己一方八个人,就倒下了五个,立刻吹了声呼哨,剩下三个人就想撒腿就跑,刚转身没跑两步,“啪啪”韩二两枪打中两人,黄山扔飞出两块飞蝗石打中了最后一人的两腿,剩下的这个人直接摔到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