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谍魂争霸 > 第三十七章 成都黄埔军校

第三十七章 成都黄埔军校

        黄山走到领头的黑脸汉子跟前,观察了一眼,看来伤的不轻,走到摔倒的汉子跟前:“你们是干什么的,是拦路抢劫的还是有人指使的,快说。请看ΩΩ书Ww∫W∫.ΩQingKanShu.cC”

        对方一直在打哆嗦,“我们只听老大的,其他的什么都不知道,只是说来这里有好处,求好汉放了我们兄弟几个。”

        胖子踢了他一脚:“走吧,黑脸蒙面的留下。你别再哆嗦,带上你们的人,以后要是再拦路抢劫,大爷我可绝不客气。”摔倒的汉子和有伤的人相互搀扶着走了,只留下了黑脸蒙面汉子一个人。

        黄武此事用刀子指着蒙脸汉子:“说,到底是抢劫的还是有预谋的?”

        黑脸蒙面汉不说话,轻轻的看了韩二一眼,黄山觉得似乎有点问题,但是有不知道从何问起。

        就在此时,蒙面汉子突然猛的撞倒黄武,然后猛的往旁边树林里跑,黄山、胖子立刻追赶,黄山正要打出飞蝗石。

        就在这时,后面“啪啪”两枪,黑脸汉子后背接连中枪,他努力的转过身,指着韩二:“你,你”,然后倒地而亡。

        大家回头都盯着韩二,胖子喊道:“你怎么把他打死了,黄山兄的石头可以打伤他并活捉他的。”陈君豪和黄山黄武也盯着韩二,虽然没说什么,可是一想到韩二的手段,大家心有还是有些如鲠在喉,以怀疑的目光看着韩二。

        胖子打了个哈哈,“韩兄,你手里那把枪什么时候带的,一路上不是都不带枪的吗?”

        韩二奸笑道“我这把枪是一直藏在座位底下,从没有拿出来,这次是没有办法了才用,不然的话让他跑了,我们下场很惨的。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黄山冷冷的道:“无论如何也不能随便杀人,我们是学生,不是屠夫。”拿开蒙面男的面罩,大家看后都不认识,然后将他草草的埋在了树林中。

        大家都不再说话,收拾了一下,开了一会车,找了家旅店休息。第二天一大早就开车直奔成都。都说蜀道难,难于上青天,虽然比古时候好多了,但是路况仍旧很差,颠簸了一天。

        下午快5点了,终于赶到了成都6军军官学校,到了学校才知道,这里已经在月初开学了,大家拿着证件,去了学校办公室。

        一个姓秦的校长接见了他们,征求了大家的意见,进入编制。

        今年入学的人统一隶属于成都6军军官学校第二十三期,陈君豪、韩二编入了新设立的装甲部队学习班,黄山和黄武分入了炮兵班。胖子则编入了通讯班,黄武和黄山是亲戚,看来也早已经做好了入学的打算。

        自月底开始的这场军官学习,让他们感到了生活的充实。陈君豪以前的驾车技术很不好,这次总算是如愿以偿,能够多学驾驶和装甲车技术。

        黄山兄弟二人,似乎对炮兵专业学的很详细,这方面他们非常喜欢。

        分完班后,五个人一起来回到宿舍,他们五人编为一个宿舍,

        黄山问道:“胖子,你怎么不学汽车装甲。请看∫书Ww∮W∮.∮QingKanShu.cC为什么要学习电报专业,原因是什么?”

        “你知道啥,我学这个当然有我的想法,有通信,以后才能知道如何把药厂搞好,咱们好几处药厂,不了解通信,以后怎么方便管理,再说了,还有我们同学之间……。”说到这里胖子不吱吱声了。

        陈君豪笑了笑,说道“还有你的王珂君对吧,呵呵。”

        “奥,原来如此,怪不得,怪不得,唉,多情种子啊!”黄山假装恍然大悟的样子。

        胖子急了:“你们两个也不是什么好鸟。我好像听见有人晚上喊可欣啊,不要走,不要走,这是哪个人迷迷糊糊说的?”

        陈君豪一听,心头大震,立刻明白有可能自己晚上做梦说的,看来自己需要锻炼这方面的意识,否则很危险,幸好只是胖子听到,要是自己说了一些重要的党内的事情,那可就危险了。想到这里,陈君豪将此事默默记下了,到时候请教一下赵老板,他是中医大家,应该能有方法。

        晚上陈君豪做梦的时候,在梦里也冥冥中有股克制的力量,尽量不说话,甚至在梦里也用手势而不说任何话,一夜无事。

        第二天中午,陈君豪根据约定,来到电话局,与胖子黄山一起,按照广州药厂的长途电话打了过去,对方说稍等去叫人。一会对方声音传来过来,一听是赵老板的,陈君豪等人挺激动,报了个平安,简单聊了几句,相互留了彼此的通信地址,有事情相互联系,胖子嘱咐赵老板替大家先管好药厂,好处是大大的。

        赵老板只是呵呵的笑。最后还是黄山把电话拿过来,问候了几句,终于挂了,胖子还想聊。

        黄山捶了胖子一拳:“你以为电话局是我们家开的?”付了话费一起走了。

        晚上吃完饭,三人来到外边,黄山说道:“我们以后就在这里切磋所学到的东西。”

        “君豪,你的太极拳还是力度不够,观察了一下,动之则分,静之则合,无过不及,随曲就伸。刚柔相济,这方面的力度你掌握的不好,我只是就事论事。”黄山慢慢的说。

        胖子怕陈君豪生气,也忙说“:黄山兄其实说的对,我总觉得君豪的力度掌控的不好,你看我吧,我就是螳螂拳,虽然我人胖,但是度和力度一样不能少,否则打出去的拳根本就对对方没有威胁。”

        陈君豪一抱拳;“两位兄弟,你们说的其实很有道理,我也正在苦恼这事,上次美国大兵和救明哲兄时,对打的人都没有一击放倒。要不是有唐郎和黄山兄在,实在是……。”

        陈君豪紧接着苦笑了一下,“一对一没问题能获胜,但胜的也费时间,而且一对二和一对三的时候就很吃力。”讨论了一夜,陈君豪按照黄山的思路尽量揉进杨连长的跆拳道,加上黄山的北腿腿功,顿时有一种感悟。反观,胖子练习太极拳,却别有一番沉稳,隐隐有大将之风,看的陈君豪和黄山直咂舌。黄山学螳螂拳,学的有鼻子有眼的,只是开始有点笨拙。

        就这样练了一个月,黄山抽空还教陈君豪和胖子练暗器。陈君豪觉得梅花针和甩匕飞刀一类的很不错,梅花针初期练的较为困难,后期轻轻一只梅花针能穿透玻璃。飞蝗石也练了一下,觉得伤人力度不够,还是改连飞刀。至于装甲、大炮、通信等等,大家相互穿插学习,胖子最初学开车的时候,开快了直接翻到沟里面去了,引得陈君豪和黄山哈哈大笑。

        三月初,大家和赵老板通了一次电话,赵老板表示过段时间来看望大家,电话上还委婉的通知陈君豪,有时间可以去ZQ转转。陈君豪听后很奇怪,然后和胖子、黄山私下谈起此事,大家觉得以赵老板的沉稳,绝不会无的放矢,随后看了看金明哲复印的地图,成都这里没什么显示,倒是ZQ有几个地方上的标志,偷偷商议周末去ZQ看看。为了能查清地图上的真正的东西,同时也看看赵老板为什么督促大家去ZQ过了几天,收到了赵老板的一封信,大意内容是ZQ有朋友存在困难,请陈君豪等人去ZQ碰面,协商。具体地点如何如何,陈君豪看到后和众人商议,先去碰面。

        周六上午吃饭后偷偷一起去了ZQ3oo多公里的山路,一路上胖子飞一样的开车,吓了大家脸都绿了,开车到了ZQspB区已经很晚了,找了个旅馆。君豪和黄山研究了具体位置,问哪里有好玩的?

        店小二建议去看看悬挂在山上的崖墓,不过陈君豪和黄山根据金明哲指点的地方位置,侧面的打听沙坪坝的西北方是那里,。旁边的客人说,“西北方向,还是歌乐山好。”不过店小儿忙说“那里可是有蒋总统的林园官邸,千万不要乱闯。”

        陈君豪忙又打听,一个胡子很长的老者说:“那里山水秀丽,苍松翠柏,既是好地方,只是那里管的严,最好不要走的太深,而且很不安全啊,听说那里经常还闹鬼,当地人包括军队都不敢过去。”

  http://www.qingkanshu.cc/0_514/24437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qingkanshu.cc。请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