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谍魂争霸 > 第四十章 营救
    赵老板一口气说了半天,顿时咳嗽起来,陈君豪听了都迷迷糊糊的。请看书Ww∮WΩ.ΩQingKanShu.cC

    “所以组织上让我来一趟这里,确定是否有关联性,更主要的是***和RB人有一个通病,就是临败退时到处毁灭城市和文物,大搞破坏。BJ军都山中大佛山内部,有可能就是RB人临撤退时内部搞的清洗,这次不能再让他重演历史。”

    陈君豪说到:“如果在ZQ有这样的地方,那里面应该有武器,既能保护里面的东西,还能借助里面的武器,一举双得。”

    赵老板一听,一拍大腿,说到:“太好了,我尽快去和上级落实,你们尽快调查行动。”

    “是,坚决完成组织的任务。”陈君豪坚定的说道。

    赵老板停了下说道:“你的这几个同学都很有正义感,可以让他们协助,但是不要说得太直白,先营救你们学校附近的一处监狱的同志,下个月底如果营救不出来,据说要转移到外地一处秘密监狱或者就会秘密处决,那时候就麻烦了”。

    当下陈君豪找了胖子和黄山,撒了个谎:说本想请教几个有名望的学者提高国文和古文能力,便于以后探险用,而且还能介绍药厂的生意。可惜的是被人戴上了**的帽子,关押在成都6军监狱,让他相办法能不能解救这几个学者。

    其实这几个关押的学者是我党的著名活动家,只是由于党的身份一直没有暴露,还处在审讯中,故在成都监狱被关,如果罪名做实,就要关进秘密监狱,那时候营救难度大为增加。

    胖子一听是为了将来探险和药厂,一想到军都山的山洞文字和歌乐山扑朔迷离的情况,心里就有些激动,而且营救人后还能提高药厂的效益,立刻点头称是,说马上的办。请看书Ww∫W∮.∫QingKanShu.cC黄山只是充满深意的对君豪笑了笑,不过胖子有个条件,那钱谁来出?不能从药厂的公司里出。

    经过胖子和黄山努力,找了学校一个矮胖的教官,姓齐,平时挺贪财,教政治的,他认识法庭的审判长,经过齐教官的运作,法庭的审判长传个话来,因为罪行不是很重,可以释放。并以每个人3两金条的价格报了过来,经过讨价还价,以5个1o两黄金的价格谈妥了。

    到了五月初开庭,审判判了下来,不过每个人还要交1oo快大洋的保释金。事后,胖子黄山还给了齐教官2oo大洋,乐的齐教官美滋滋的。走前,对胖子说:“有事尽管开口。”

    这些钱赵老板全出了,五个人出来后,全让赵老板秘密送走了。

    胖子得意的说:“出来的人里面,他们有生意给咱们介绍吗。”

    赵老板嘿嘿的笑道:“里面从监狱里面出来的几位,穿呢子大衣的高个,是广州商会的会长,长得精瘦的老者是广州中华日报的总编,他们回去给宣传一下,药厂的效益那是绝对不一般。这钱是我自己从BJ带来的,没有花药厂的钱。”

    “不,这钱不能让你出,你这是为了药厂,不能让你出。”胖子一听就急了,这可是赵老板为自己药厂找的客源啊,感动的胖子了不得。其实陈君豪心中暗想,感觉胖子虽然爱财可是也挺容易被感动的。

    此事过去没几天,赵老板私下与陈君豪谈话,说道:“sc等地被关押的很多同志已经营救的不少,但是秘密关押的监狱情况仍旧不明,据闻,在ZQ有个中美技术合作所,我们一直不知道在哪里,上次你说好像在歌乐山有房舍,这次正好准备去查看一下,顺道查看那里山洞里到底是怎么回事,听赵三牛说,里面曾今出现过有很多保密局的人,在谈山洞和监狱的事情,看到他们绘制了很多地图资料。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如果这次能找到这些资料,对查找我地下党秘密关押的所在会有很大帮助,尽快准备一下。”

    “不是吧,非得靠地图,如果有监狱为什么不安排人找呢,找到后不就行了,非得找那些图纸干什么。附近应该有游击队,来个武装营救不就行了?”陈君豪听后,觉得很奇怪。

    “和你想的不一样,我们曾专门安排了狱友的亲属,名义上去找这一个监狱进行探监,实质是为了探查具体位置,好为以后方便营救。但是在山里找了三天三夜都没有找到,否则我也不会专门来这里了,你想想,一个监狱就这么难找,整个sc的又有多少这样的监狱,等都找到了,里面的革命同志还不知道会怎么样了。另外这里还有******的林园官邸,监管的很严,普通的武装力量根本就不管用。”赵老板叹息的说道。

    听到这里,陈君豪立刻去做了两手准备,联络大家尽快做二进歌乐山的准备。

    众人紧张的忙碌起来,胖子偷偷从齐教官那里搞来了训练用的中正式步枪,带了4o子弹,假装说是去打猎。然后把训练用的绳索和老虎爪也带了出来。

    陈君豪又买火纸和符去了,这次他按照师傅留下的方法,又做了驱蛇虫的药物洒在火纸和符上面,然后买了指南针,可惜师傅给的罗盘留在了sd的道观里。每次想起这件事情,就觉得可惜。

    市面上根本没有卖防毒面具的,幸好自己随身带着从军都山山洞缴获来的防毒面具,胖子等人的防毒面具留在北平了,陈君豪很无语的笑了笑。随后从黑市里买了些炸药,不知道这次能否用上。

    胖子和黄山在赵老板的指教下,制作了6个火把。这奇怪怎么做六个,算了算、自己、胖子、黄山、黄武,赵老板才五个人,赵老板看出大家的疑惑。

    “这几天我忙着找当时去过山里的老猎户,他们熟悉这里,而且有可能去过那个山洞,果然让我找到一个。”赵老板高深莫测的说。

    “真的假的,那个山洞真有人进去过吗?”胖子说道。

    赵老板点头,说道:“经过这几周的调查,这些个地方是***军统秘密参与和建造的,地方部队只是维持山周围的秩序,***军统建设了很多地方,如一些秘密监狱和技术合作所等等,还有那个山洞,从一个猎户那里所说,是军统安排部分警察和很多民工老百姓修建的,修建完毕后,据说好像后来出现了塌方,几百口修建的人都没有几个活着回来的人,还说好像出现了怪物,总之以后没有人敢再去哪里,哪里人称之为鬼洞。我找了这个猎户,这个人和我谈了好几次,不愿意去,说不是钱的问题。”

    其实里面一部分消息是赵老板在ZQ实地追问参与过修建工程的,修建林园和公馆等工人和当地的人外,还有地下党的情报来源。

    准备了一段时间,胖子从军校旁的施工工地中偷了一把钢钎,一把锤子,用胖子的话说,实在不行就砸开,把黄山和赵老板都逗乐了。

    此后,黄山请了假,赵老板拉黄山坐火车去了趟成都,陈君豪奇怪为什么这次不叫着他呢。

    其实赵老板独自拉黄山去成都虽是为了说服猎户,也还有另外一层深意,只不过赵老板一直没有告诉陈君豪,直到很多年后陈君豪才知道一些特殊的事情,不过那是后话了。

    过了几天,大家趁着中午休息的时间,一起来到赵老板在学校旁租住的房子。

    赵老板带来了一个4o左右的汉子,汉子长的很魁梧,古铜色的脸,人也很精悍,手里的筋如大虫一样根根暴露,看来孔武有力的样子。

    赵老板说:“这是张三牛,世代住在ZQ沙田坝,现在住在歌乐山的后山,经常打猎为生,现在不常去了,这是饭馆里面的人介绍的,以前找到他不肯来,还是黄山说的动,张兄弟,你把情况说一下吧!”

    那个叫张三牛的人,冲着大家一抱拳,说道:“各位小兄弟,以前不是我不想去,实在是里面非常危险,我的大哥和二弟也和我一起去先去修的监狱,然后修的这个山洞,因为工钱高,所以就一块相约去了,早知道结局是这个样子就不该去。那个山洞原先是个天然的山洞,后来去的人是为了把他改建成一个军用山洞,不过突然出了塌方,而且……。”

    说道这里,张三牛这条大汉,流露出一种恐惧:“里面经常出现一些活灵活现的鬼魂,先是吃动物,后是吃人,大家都不想干了,有一天我们兄弟三个在工友的掩护下,准备逃跑,好给家里报个信,就在快要跑出山洞的时候,不知从哪里出来两具大舌头,然后两个哥哥就不见了,只听见他们恐惧的惨叫。

    我跑出来后,当兵的追我,我直接顺着藤蔓荡着从悬崖下跳了下来,大难不死捡了条命,这就是当年的伤疤。”边说边脱下身上的衣服给大家看胳膊和后背的伤疤。

    “舌头是什么东西,难道是狼狗,什么动物有很大的舌头,难道是牛马,或者是阎王殿的牛鬼蛇神,没这么夸张吧?”胖子愣头愣脑的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