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谍魂争霸 > 第四十九章 歌乐山的秘密(7)
    陈君豪看见黄山把两捆手雷放置的位置有点问题,说“你放这里可能效果不佳,换个位置吧!另外第二:从种类异常,如老鼠过大,蟒蛇巨大的情况来看,是含有特殊的物质,其中毒气的放出,非但没有让蟒蛇惧怕,反而让它更有斗志。请∫看∫书WwW.QingKanShu.cC并且身上还长满了金黄色的鳞片,这种鳞片性质如何,还有待商榷。第三,这里德国人和RB人的出现,是我们以后必须要追查的重点。”

    说完转身看了一下东面山洞走廊,这一看不要紧,吓的陈君豪直接跑到了黄山跟前,端起了m42机枪,众人一看他的动作,顺着枪指着的方向,顿时所有人都吓了个透心凉。

    那条金黄色的巨蟒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山洞中钻了出来,而且钻出来后没有任何声响,只见它身上鳞片掉落了不少,腹部有很重的伤痕,手雷爆炸的碎片镶嵌在腹部,但是能坚韧忍受着,并不动声色的游动了过来,心中的怨毒和报复心理让它非常小心。

    如果不是陈君豪下意识的看这个方向,看到了它露出的头,说不定就会被其偷袭得手,

    事后陈君豪提到这里的时候,总是心有余悸,觉的这条蟒蛇是有思想的蛇类,不比人笨。

    陈君豪还说,这条蛇从山洞里面出来,不是马上攻击,而是静静的等待,如果不是这条半个蛇头和肉瘤在灯光的照射下出现了影子,他也觉不了。因为都以为刚才的大厅爆炸它也被炸死。

    由于陈君豪的机枪的扫射,使蟒蛇无法遁形,动突袭计划被迫改为直接攻击。

    巨蟒为了保护头部和腹部,用尾巴扫了过来,黄山等人纷纷躲避,陈君豪边开枪边后退,这个时候要是仍手柄捆绑的手雷炸弹,异于全体自杀,陈君豪和黄武只能不断开枪,逼得蟒蛇开始侧边部游动,

    这个时候张三牛就在北面,蟒蛇再次挥动尾巴,黄山和赵老板扶着胖子齐喊:“小心,三牛”。请看书Ww∮WΩ.ΩQingKanShu.cC

    眼看危险至极,大黑二黑冲了过来,护主心切,不顾生死,大黑咬到了蟒蛇的中间身子,二黑咬向了蟒蛇的尾巴,大家趁着巨蟒和大黑二黑争斗之时,除了陈君豪和张三牛外,其他人都退到了黄铜门口,赵老板摸出了圆形小手雷,黄山拿着两个捆绑的手柄手雷,黄武和胖子站在里面的一块石头下面,而底下的黄铜大门正在徐徐升起,

    赵老板喊道:“搬巨石压住机关石头,君豪,三牛你们撤,把大黑和二黑叫回来,我扔手雷。”

    正在这时,只听呼呼的声音,“”啪”的一声,二黑被巨蟒猛扫了一下,直接被扫到了黄铜入口的附近,倒地后爬起来,刚走一步,嘴角和鼻子里面流血不止,然后摇晃了一下摔到在地。大黑连咬带撕了三口巨蟒,将巨蟒腹部的血肉咬的是血肉模糊,这里本来就是巨蟒受伤的地方,巨蟒哀鸣了一声,不再攻击众人,反嘴一口,咬住了大黑,大黑惨叫一声,竟然被巨蟒活活吃了下去。张三牛痛苦的惨叫了声,“大黑、二黑”。眼里流出了滚滚热泪。

    胖子一看二黑倒地,不过自己有蛇毒在身,扔下石头将二黑抱了起来,赵老板扔出了手里两颗小手雷,黄武和黄山搬了石头压住机关,随后黄武和赵老板硬拉着胖子先跑了出去,陈君豪边退边开枪,枪管已经烫了,即便还有子弹也根本就不能打了,陈君豪扔下机枪,就要从黄山手里拿捆绑好的手雷炸弹。

    刚夺过炸弹,就觉得手里一松,炸弹被人抢走了,然后觉得一股冲击力过来,自己和黄山被人直接撞了一下,一个踉跄往前冲了好几米。只见张三牛站在了机关石头处,压住了上升的大铜门,迅减缓了上升的度。张三牛把背上的仅存的猎枪扔了过来,黄山捡了起来。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凄惨的声音传来:“猎枪留个念想,你们快走,我要在这里陪我大哥二哥和大黑。”

    陈君豪刚要说不行,张三牛急了,举起捆绑的手雷炸弹,做出了拉环的举动,其实大家都知道,因为时间急促紧迫,仅仅靠黄山和黄山搬的两块石头,根本就阻止不了大铜门的升起,必须还至少需要两百斤的石头,即便张三牛站在这里,也只能缓解上升的趋势,而不能完全阻止。

    黄山一咬牙,硬硬的拉着陈君豪往外爬,铜门已经离地快一米了,黄山刚爬了出去,

    巨蟒就定了下神,直接再次游动过来,眼看就要过来了,陈君豪一咬牙,也爬上了铜门,翻身跳下前看见了张三牛已经拉先后将两捆手雷都拉了环。拉环后捆绑的手雷炸弹开始吱吱冒烟。

    陈君豪转过身,立刻与大家跑到最外边石洞的出口边躲着,

    众人忙向里面望去,铜门升起的时候在只剩下最后的半米,只看见张三牛张着双臂,拿着两个黄山制作的两捆手雷炸弹,高喊:“大哥二哥,兄弟们,我来找你们来了”。

    ‘来’字刚说完,后面的‘了’第还没说出口。

    只见巨蟒猛的向后一仰头,搜的一声,顿时不见了张三牛的上半身,只留下两条腿还留在巨蟒的大嘴外边,不断的摇晃,而蟒蛇的嘴两边正滋滋的冒烟,众人赶紧躲在外边岩石的两侧不敢再看。

    所有人都流下了痛苦无助的眼泪,心中的感觉难以名状。

    只听得“轰轰轰,轰轰轰,”剧烈的爆炸声中,12颗捆绑的手雷炸弹同时巨响,一小片巨蟒碎肉和血滴顺着没有完全关闭的铜门激射而出,喷在了旁边仅存的几颗没有枯萎的小草和树木前,瞬间从绿色变为黑色然后变为黄色,枯萎的树叶和小草噗噗落地。随风飘散,众人惊骇不已,没有想到巨蟒身上的毒会这么厉害。

    众人忙掩鼻后退了十几步,等血雾散去,陈君豪和黄武走到山洞最外侧位置,看了看里面的大黄铜门此时已经完全封闭了,又将外边的山洞口上面的机关拉环拉上,顿时最后的封闭山洞工作完成了。

    停下所有的事情,大家相互看了下,胖子已经瘫倒在地。

    陈君豪与黄山、黄武轮流抬着胖子下山,胖子将背包给了赵老板,怀里死死的抱着滴血的二黑。一句话也不说,走了一阵,赵老板用夜视望远镜看了看远处,四周开始变得嘈杂,远远的望去,很多人点着火把在歌乐山的外围,人影晃动。

    由于距离很远,看不清人数,但是人影一直没有往这里移动。赵老板说:“这是***的士兵在集结,看来今晚的爆炸引起了他们的警觉,只是因为晚上恐惧不敢过来,我们得抓紧,一旦天亮了,他们很可能过来一探究竟。”

    陈君豪等人加快了度,终于回到了张三牛的家,远远的望去,小黑狼狗一直蹲坐在院子正门,眼巴巴的看着大家回来。就在要到院子的门口,二黑突然挣脱了胖子的怀抱,跳了下来,两只狗相互亲舔,慢慢的二黑就躺倒了下去,小黑一直围着他转,一直呜呜的叫着,胖子抱起二黑,一看已经气绝身亡,两行清泪洒了下来,胖子平时喜好怒骂惯了,从来很少动情,这次是真的心情悲切,胖子执意要挖个坟,只是碍于手腕有伤,陈君豪和黄武立刻挖了个坑,埋葬了二黑,并把张三牛的猎枪一起放了进去。黄山用匕削好了木板,做好了之后,刻上张三、大黑、二黑之墓的字样。

    胖子抱起了小黑,大家对着新坟鞠了三个躬,没敢再耽搁,抬着胖子立刻走了。胖子在路上开始说胡话,手里紧紧的抱着小黑,赵老板用手一摸胖子的额头,烧了,喂了点水和药。跋涉了半天,天快亮了,回到了停车的地方,黄山动汽车来到了赵老板的临时住址,一处小的药店,进去后立刻给胖子吃了药丸,感觉还不是很好,送了ZQ中央医院,医生打了血清和抗毒药。

    简单的嘱托了几句,留下了医院的联系电话,黄山、黄武、陈君豪等人简单的检查了下没有大的异常,只是医院说,他们身上的衣服必须全部换了,最好要吃一些先回ZQ了,出城的路上查的很严,估计是昨天晚上的事情,惊动了地方。

    只是黄山一身军管的打扮,加上黄武和陈君豪是军校学生,检查站放行的很痛快。

    路上,黄武担心三个被绑起来的***官兵会不会报案,黄山笑道:“他们丢了武器,丢了证件,还丢了重要的**人犯,回去就是死,你说他们还敢回去,早跑回老家了,呵呵”。

    周一一大早,黄山就先去找齐教官了,不知道嘀咕了些什么,齐教官的脸上慢慢的从急到阴沉、然后转晴,最后笑呵呵的拍了拍黄山。中午无事,黄山直接和齐教官出去吃饭去了。

    陈君豪和黄武很着急,等下午放学后,打了个电话给医院,陈君豪问怎么样了,那边答复已经退烧了,休息段时间就好了。陈君豪的心总算是放下了。

    深夜等黄山回了宿舍,问了声胖子情况如何。陈君豪将胖子的情况简短的说了一遍,黄山听后放心了,然后微笑着说:“丢了教官的两支中正枪,请齐教官吃了两次饭,给了他2oo大洋。他说他会处理好的”。

    “什么!2oo大洋,现在中正步枪不值钱了,黑市上1oo大洋就能买两三把。”黄武叹息的说,心疼大洋。

    “算了,还得多靠齐教官多美言呢,毕竟胖子和我们请假等事情都得靠他掩着,这钱值得”。黄山道,陈君豪心中暗暗点头,还是黄山考虑的周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