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谍魂争霸 > 第五十七章 分股和遗漏的人
    次日在成都,胖子等人都来了,看到胖子安然无恙,众人心中都很高兴,黄山和胖子紧紧的拥抱起来,大家晚上找了个僻静的地方一起吃饭。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黄山做东,赵老板做了席,陈君豪、黄武、李义财,上了重庆火锅。

    吃饭前第一杯酒众人一起端起酒杯,赵老板说道:“三牛兄弟,你和你的兄弟,死得其所,是条真汉子,你的孩子我赵云山就当自己的孩子。你在天之灵,保佑他们,我和各位小兄弟共同敬你一杯。”说完,带头洒了杯中的酒,众人皆将酒撒地以示敬意。

    落座后,胖子先一抱拳:“这次俺的小命多亏赵老板和各位兄弟搭救,不胜感谢,我以茶代酒,先敬各位一杯。”说完杯中的茶一饮而尽。

    众人皆说客气,酒过三巡,赵老板先问说;“广州药厂方面来信了,督促马上回去,我准备尽快返回,各位小兄弟还有什嘱托。”

    胖子说:“不知广州方面情况如何?还有泰国的分公司也的尽快安排,我们虽然收购了,可惜后续工作做得很差,转移物资和人员包括安置费用现在缺口也很大,这几天我住院期间除了想三牛兄弟,就在一直想这事情。”

    黄山和君豪点头称是,赵老板说道:“我听君豪说起,义财你除了提供金条外,自己还垫上了古董和5ooo大洋,这个不是小数,而广州的药厂如果不尽快转移,将来国共肯定还有一战,药厂留在这里肯定会遭殃啊!|”

    赵老板话里的意思其实只有陈君豪懂,这是在设局准备进入药厂要股份。∫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胖子紧张起来:“此事有理啊,可惜我现在根本就拿不出多少钱了,这次我们去歌乐山,本来以为能寻到宝物,看来除了点大洋没别的,你们拿的那点钞票,也根本不够资金安置,况且还得置地皮,盖建筑生产设施。这个资金缺口来缺大了。”

    黄山苦笑道:“数了数,那是美钞,三个人拿的都是1o元的,总的加起来才3ooo美元,看来德国人也只是先拿1o元的开始练手,估计是想印美钞的实验版.,要是大面额的还差不多。缺口如此之大,必须的另外想办法,实在不行我找父亲去借。”

    胖子摇了摇头,说道:“不可,这样很不好,本来是我们的事情,还要麻烦老一辈的,再说军队参与从商,明面上是不可以的。”

    大家有些愁眉苦脸,赵老板看火候差不多了,说道:“我有个朋友,已经去了东南亚,但是有很多财物没有带走,他临走前让我找地方投资。你们看如何?”

    陈君豪和黄山都说好,太好了。胖子一听也动了心,黄武站在一个局外人的角度认为也是个理想的选择。

    “只是,只是对方要一定的股份,不知你们意下如何?”赵老板小心翼翼的说。

    陈君豪说:“我个人没问题,我愿意降低我的股份给新入股的人。如果股东中其他人反对降低自己的股份,可以把我个人的股份转让给他,而且我希望黄武兄弟也能参与进来协助管理。请看书Ww∮WΩ.ΩQingKanShu.cC”陈君豪觉得黄武这个人很值得交往,也算是准备卖个情面给黄山,黄山和黄武也很高兴,赵老板更是觉得如虎添翼。

    黄山也表示了和陈君豪一样的意见,胖了稍稍考虑了一下,也同意了。毕竟形势比人强,如果没有外援,这个药厂根本就难以为继,胖子的理想就是有个长期挣钱的药厂,将来还想搞医院,这些没有外援和钱,都将会成为泡影。

    当下大家协商好了相关事宜,赵老板的朋友将提供,花费1万大洋并加上1o公斤黄金,算是流动资金。

    胖子立刻将此事写信通知给金明哲、唐郎和泰国美方代表,将公司资金匮乏,有人入股的事情写在了纸上,

    胖子并重新列出公司章程,5ooo大洋算是入股了,这次修改了一共七份

    李义财18%股份,陈君豪、黄山、唐郎、金明哲分别持有股份16%,五人共计持有82%的股份

    赵云山(赵老板)代表持有1o%的股份,美国人持有股份降低为8%

    公司董事长为李义财,总经理为赵云山、副总经理黄武。

    董事会秘书长黄山,陈君豪为副董事长

    唐郎和金明哲为执行董事,美国人约翰、布朗执行董事。

    把众人吃饭时的意见全部书写在了纸上,然后胖子,君豪和黄山赵老板代表后台老板全部签字,画押,盖上了手印。

    第二天.黄山复印多份,每个人都留了一份,然后给了唐郎、金明哲和泰国代表。等待回音。

    时局紧张,等待回音毕竟时间过久,胖子和赵老板商议,赵老板先回广州负责转移药厂去台湾,黄武兄弟尽快去台湾,协助药厂的事情,除现有的地皮外,还要多搞一些。

    不过为了方便联系,赵老板说他已经在广州通过朋友搞了一部远距离电台,5oo瓦的,

    胖子和黄山直砸舌头,黄山说:“这可是做大功率的,以后国内就方便多了。”

    赵老板给了胖子一个密码本,并说以后就用这个联络。

    赵老板临走前单独和陈君豪面谈了一次,赵老板告诉君豪:“北京军都山的山洞中现的情况与以往知道的不同,经过资料比对,现人数上好像少了一个人,汇总各方面的消息来看,怀疑有人逃离了那里。根据翻译的现有资料,日本**提供的情报,逃离的人似乎回到了日本,但是具体的情况还不是很清楚,是否有名有姓?是否真实,还需要核对。我们已经安排清华的田静配合金明哲负责翻译那批资料,那批资料上百箱,估计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翻译完毕。”

    陈君豪感到无比的震惊,果然有人遗漏了,另外如何去找逃走的人?只是逃走的人是否现在是否还活着,这也是个问题,必须有人亲自去日本核对这件事情。可惜自己无法分身去调查与核对。

    赵老板看到陈君豪震惊的眼神,叹了口气说:“阎将军不想让我告诉你,看来是对的,可是总不能老是隐瞒着,等你去了广州,杨连长会告诉你另外的一些事情。还有你提供的四川各地关押的秘密监狱,地下党很感兴趣,看来我们在歌乐山没有白去,不过这又引申出一个问题,德国人和日本人在重庆的目的不简单,以前抗战的时候盛传国民党和日本人有勾结看来不假,至于德国人勾结也完全有可能,这些情况我会尽快报告上面,另外如果有困难,你们可以直接找我。”

    赵老板又一次点上了旱烟,使劲的吸了一口:“不过,以后探秘山洞这样的事情时决不能再干了,危险性极大,一旦有人伤亡,损失是无法弥补的,明白吗?”赵老板非常严肃的说道。

    陈君豪点了点头,其实就算赵老板不说,陈君豪事后想起这次歌乐山探秘也是冷汗直流。如果没有更先进的武器装备和张三牛最后的舍生取义,恐怕大家都回不来了。

    顿时想起阎将军的那句:不打无把握之仗,实在是不假。

    赵老板说完,留给陈君豪一套针灸用的金针,交给了陈君豪使用方法,还顺带交了他几招甩金针的诀窍,然后吐着烟圈慢慢的走了。

    后来解放军根据赵老板和陈君豪留下的特殊钥匙和陈君豪绘制的地图,成功的打开了重庆最大的地下监狱和其它四川监狱,营救了大批被秘密关押的**人和民主人士,立下了汗马功劳,这是后话了。

    第三天一早,众人一同送赵老板做火车走,相约他日再见。挥手中,火车缓缓启动,慢慢的火车如一条小布条一般随风而走,大家的心也随着一起飞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