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谍魂争霸 > 第六十四章 危险1
    等其他人员走后,谷正文过来拍了拍陈君豪的肩膀,“兄弟好样的,如果不是今天这个事情,我还不知道你小子还挺有两下子。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你在北大水平不低啊,能让这对父子认输,不错不错,呵呵。”

    第二天通知下来了,陈君豪调入审讯科,参与审讯抓捕的一些******和**,这是风波后对崔成国的认可,毕竟搞后勤和去审讯科的工作不可同日而语。

    陈君豪在审讯科听旁边一起审讯的保密局的人告诉陈君豪,这次目标涉及是***高级军官,这个案子查的是非常庞大,人员涉及面非常广。

    陈君豪明白,正是因为抓捕和审讯的人多,所以保密局人手远远不够用,所以王蒲臣的介绍信让缺人手的谷正文正中下怀,不只他一个,很多包括黄山在内的不少人员都是临时征调而来的。

    审讯过程中,陈君豪把被抓的这些人分类,部分人坚贞不屈,誓死不降。

    有的人愿意投降,但是不愿意供出别人。

    有的人直接就愿意投降了,而且提供其他人的情况和资料,还主动加入****陈君豪冷冷的呆着,用冰冷的目光注视着这些人。∮请Ω看书Ww∫W∮.QingKanShu.cC

    陈君豪暗暗思索,这些人员的整体素质确实差别很大,与以往自己看到的很多**员的形象有所不同,看来一个党不在于人的多少,而在于素质的高低,人数再多也是乌合之众,***军队多,最后不也是丢掉了政权,看来情报工作也是一样,人太多良莠不齐不见得一定能出成绩,反而会坏事。

    2月下旬的一天,陈君豪作与谷正文、何组长一起,审讯一个名叫蔡孝乾的,此人作为**的台湾台湾省工委书记的,这是第二次抓捕,前一次逃跑了。

    这一次有抓回来,再次被抓的原因是因为想吃西餐,简直就是一个腐化堕落,挪用情报资金,挥霍无度的人,此人实在是一个典型的投机分子。

    审讯中,此人提出条件:只要答应与自己同居14岁的妻妹来监狱一起住,就交代所有地下党组织。听了这句话,陈君豪大吃一惊,这个消息非常重要,必须马上通知上级,可是自己无法分身,更令人惊讶的是,还供出了华东局特派员朱谌之和***参谋次长吴石中将。陈君豪听到最后,记录笔差点掉在地上,是内心的震惊和激动,包含有愤怒。

    审问全部是谷正文在问,谷正文问一,他不仅全部回答,还主动答二,答的相当的彻底。

    听后,谷正文似乎并不感到惊奇,正如后来他的话来总结所说的:我认为,**在台湾的地下工作之所以失败,除了组织成员过于乐观,以致行迹过于暴露之外,它的领导人蔡孝乾的浮奢个性更是一个严重的致命伤。请看书Ww∮WΩ.ΩQingKanShu.cC

    陈君豪本想趁审讯完毕给赵老板报信,可是所有审讯人员不得离开审讯室,黄山也受到限制,无法联络。由于无法传递情报令他彻夜未眠。跟前没有一个值得相信的人,心中的焦虑远远比受审问的蔡孝乾要痛苦的多。

    一周以后三月初,谷正文顺利的拿到了逮捕令,带领何组长陈君豪十余名保密局成员,还有孙大炮带领的三十个警察,包围了***国防部中将次长吴石的家,当着吴石的面拿出了逮捕令,吴石没有做反抗,也没有任何惊恐的样子,很平静的予以否认外,并没有任何紧张的样子,望着大义凛然向外走去的吴石,陈君豪大为佩服,这才是真正的革命者。

    这时候特务门和这群警察立刻像狼遇到了羊一样,疯狂的搜寻,到处是霹雳啪啦的打砸翻墙倒柜的找东西,名义上是找证据,实际上是从中牟利,只不过大家都心照不宣,可是找了一下午,除了在密室里找到一块四两的金条外,什么财宝都没有,不过谷正文却找到了由吴石签的一些通信证,谷正文翻看了一下,叹息的说道:‘“铁证如山,这是给共匪华东特派员的通行证。唉,吴石这个人也是个人物,没想到却是**。”

    陈君豪心情很沉重,跟在谷正文后面,后面的特务大骂:“还******是中将,还什么国防部次长,还不如个镇长有钱,真是白跑一趟。”不过让谷正文狠狠的瞪了一眼。回到了保密局,谷正文看了陈君豪和何组长,两个人脸色都不好,疲惫不堪,还以为他们都是累的。

    就揉了揉头,高兴的说:“你们休息一下吧,这段时间是够累的,早点回去休息吧!”

    何组长和陈君豪一听,道了一声谢,分手后各自回去休息了,何组长是本地人有自己的家,陈君豪去的是保密局给安排的宿舍,宿舍离这里不远,走路只需要半小时。

    路上,下起了雨,陈君豪心中不断涌起叛徒的嘴脸和吴石将军的坚决,还有特派员朱谌之被捕,一想到这些我党重要的革命人士被捕,内心无法控制自己,来到一处公共电话亭,拨打了药厂的电话,对方问找谁?

    陈君豪淡淡的说:“请帮我找赵经理,我姓齐名一,有非常急的事情找他。”对方奥的一声,陈君豪等了半天,对方打回电话来。说“赵经理不在,请改天再打。”

    陈君豪说道:“请赵经理回来后告诉他一声。”对方答应了一声就挂了

    第二天,陈君豪刚到办公室,谷正文交给他一封材料,交由陈君豪给毛人凤签字,毛人风的办公室在保密局最后的一处办公楼,见到毛人凤,陈君豪仔细的端详了毛人凤,毛人凤个头不高,稍有些胖,圆脸,眼神中透露出一种狡猾而又老谋深算,任何人都看不出他的内心世界到底怎么想的。

    只是他对陈君豪讲话却非常的和蔼,让人根本无法与特务头子联系在一起。

    这是毛人凤第二次看到陈君豪,“毛局长,这是谷上校让我给你的文件,需要你签字。”

    “年轻人,你很不错,那天为保密局赢了名声,以后要继续努力。”毛人凤面色柔和的说道,陈君豪立刻立正,说:“这是应该的,决心效忠党国,万死不辞。”

    此后每隔两三天就去一趟,一来二去,毛人凤跟前的人都熟悉了陈君豪,纷纷打招呼,“崔科长又来了,最近忙否?”之类的话。

    这段时间里,听谷正文告诉了一些事情,孙大炮与国民政府的顾祝同等高管关系往来密切,孙本人也是通过他们的关系才来到台湾,由于身后有靠山,且保密局还要利用他们,保密局对他们父子虽然生气但也没有再多责难他们。

    不过每次回家,陈君豪总觉得时候有人在跟踪自己,但是一回头人又不见了。心中暗附难道自己多虑了?事后证明这不是多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