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谍魂争霸 > 第六十七章 对策
    赵老板拿出几块金条给了陈君豪,“这些东西留着请客吃饭,不能光花自己的钱,有些时候多交接一些人是有帮助的。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像这个林志平,他对你有感激之情,也有结交之意,可以和他交朋友联络感情,加强情报沟通,再有他有亲戚在财政部等,也可以对药厂有所帮助。”

    临别时,赵老板叮嘱:“这个地方以后是一个联络地点,我来了会想办法去找你,除了电报联系外,其他任何人不要直接联系。其实我和你,还有杨连长不应该双线联系,从组织保密来讲,应该都是单线联系,只是现在时局紧张和困难才不得不如此。”

    说完后拿着旱烟袋走了,陈君豪走的相反方向。

    陈君豪开始自责:唉,自己被人跟踪也竟然只是有所察觉,即便是有怀疑也没有多加警觉,此事实在是有些说不通,警觉性决不能少,作为一个特工,自己的能力仍旧有提高的必要。

    其实间谍也是人,不可能事事完美。

    陈君豪自己做了自我批评后,回到自己的单身宿舍,这里只有少尉以上级别的才有单身宿舍,还有一些级别更高的特务房间更宽敞。请∫看∫书WwW.QingKanShu.cC顾不上休息,陈君豪仔细检查了自己宿舍,到处找寻安装窃听器的地方,可惜没找到,隔了两天,陈君豪被安排和地方上检查地区治安安全,回来的时候,偷偷的和林平之说了声有事,林平之心领神会,然后陈君豪偷偷的开着保密局的巡视车,去了保密局在郊外的公寓,知道那里安排了王蒲臣等从大6回来的高级别保密局人员。

    一路打听,买了点礼品,偷偷的来到了王蒲臣的家,他家门庭冷落,四周没几个人,看来落地的凤凰不如鸡啊!敲开门,报了姓名,一个保姆领着进去,王蒲臣正在写毛笔字,看来赋闲在家是在是无所事事,一看到陈君豪,犹如多年好友,激动的说道:“君豪,奥不,应该叫成国啊,还是你记得老夫啊!”

    陈君豪忙说:“老师,你太客气了你才刚5o岁,怎么自称老了呢。”陈君豪觉得能有今天,王蒲臣也是帮过自己的,故予以老师相称,拉近了双方的距离。

    “唉,实不相瞒,我自从yn回来,无人把我再当回事,现在是挂了个国民委员的虚衔。实际上没有任何实权了。党国看来是不想要我了,想不老都不行啊!”王蒲臣自嘲着说道。

    “听说你现在混得还不错,而且还侦破了大案。请∮看书WwΩW∮.∮QingKanShu.cC”虽然人在孤镇,王蒲臣的消息却没有失聪。

    “别提了。”陈君豪一听,就倒出了自己的苦水,把前前后后的事情和王蒲臣说了,

    王蒲臣听后,说道:“其实上次有人找我确认你的事情,我就知道没这么简单,想孙天霸父子这样的人也能混得风生水起。实在是让人无语啊,党国真是每况愈下。”说完摇头叹息。

    当下陈君豪将自己再次遇到孙天霸父子给自己上小鞋的事情说了后,王蒲臣大怒,

    “放心我自会为你主持公道,再说崔大名和韩二已经被共党抓捕,没什么可虑的,你可以将当时北大的事情整理出材料,这个更有说服力。只可惜战乱遗失了很多,这个有点麻烦。”

    一想到这里,王蒲臣有些着急。

    陈君豪一听王蒲臣愿意为自己出头,忙说,“这个我来想办法,当时我和侯三最后留守,曾经整理过资料,只要有这些资料,再找当时的报纸,应该可以的,只要老师能肯为学生作证就行。”

    王蒲臣一听,心中大慰,“君豪你放心,你永远都是我得意的门生,谁敢说你是坏人,我定不饶他。”

    陈君豪还想起了一件事,拿出了当时崔大名送给自己的钢笔,******一看,笑了说到:“这里面刻的微型字应该说明了崔大名还是对你信任的,那样崔大名的所谓注意性报告就不是审查报告了,抵消了。”

    返回来,到了保密局大街路口,一看有人招手,陈君豪停下车,林志平忙跑过来,“别过去了,他们来了。”林志平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看来不太妙,直接跑到路口堵他。

    “谁来了?”陈君豪奇道。

    “当然是孙天霸父子,除了他们还有谁?这不,我赶紧来和你通个风,别过去了,过去不好看,他们好像马上就要走了。”林志平小声的说。陈君豪知道林志平是好意,等了足足1个钟头,那边就是没有人出来,估计是早走了。

    陈君豪踩上油门,慢慢的开了回去,林平之慢吞吞的走在后面。故意拉开距离

    进了大门,来到机要楼,停下车,远远的望见一帮人,在办公楼附近,陈君豪眉头一皱,心说不妙,没想到还是没躲过去。正要假装没看及进楼,那边有人用公鸭般的嗓子喊,“等会。”一听就是孙天霸的声音,陈君豪装作不理,实在是不愿意与他们碰面,继续往里走,孙天霸一看直接跑了过来拦住了去路,陈君豪叹了口气,实在没有办法,看来只好等着了。

    正好碰上何组长等几个人送孙大炮。

    “这段时间有劳孙市长了,以后还得靠孙市长多多协助”何组长很客气,尽管孙大炮本人的任命市长的消息还没公布,消息灵通的已经知道了。

    “哪里哪里,何组长客气了,以后我们还得多亲近亲近。”孙大炮得意的说着,跟在他后面的孙天霸也是得意非常,自从父亲当了副市长,自己也升为上尉,保密局的人也没有原先那样冷冰冰的,心中自是十分受用。

    然后孙大炮径直向陈君豪走来,何组长心里一咯噔:心说不妙。也心里暗骂孙天霸父子,今天孙氏父子来了后就赖着不走,死皮赖脸的来了后就是不动弹,在门口送了半天,总之就是不走。胡拉八侃的,不知道的以为感情深,知道的其实就是来找陈君豪的晦气的,何组长给下边的人使了个颜色,下边的人心领神会去找谷正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