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谍魂争霸 > 第六十九章 危险临近
    “怎么了,刚才找不见你,现在你倒是出来了,说吧,什么事情?”陈君豪不咸不淡的问。请看Ω∮书WwΩWΩ.QingKanShu.cC

    “我就知道你不高兴,刚才姓孙的碰见我,说抓到了一批共党,先不要和保密局说,让我联系这些人的亲属,换钱,能换钱的就放,不能换钱的严刑拷打,看有什么搞头,搞到了就……”林志平办了个鬼脸。

    “搞到了怎么样?”陈君豪急切的问。

    “搞到了就把消息送给上面,立功呗,抢功的事情谁不会干。要是什么都没有直接就咔嚓了。”林志平得意的说道。

    陈君豪立马明白了,孙天霸以前是中统,现在不知道傍上了那个老板。八成是国防部长顾祝同和中统的人,搞来情报立功。否则孙天霸父子只负责协助保密局,最多是个奖励,不可能得到提拔,至于想把孙天霸调来保密局,是想两头通吃。手段比保密局一点不逊色,看来中统出身的人和保密局的人有的一拼。

    陈君豪得到这个消息后,不动声色,就说:“你帮我问下这批人关在哪里?有多少?”

    林志平一听,紧张的说:“你不会气疯头了,准备抢这帮人立功吧。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陈君豪顿时觉得自己有些过于激动和关心了,说道:“我只是气不过而已,总之你帮我探听一下,亏不了你。”

    “好了崔科长,你放心吧,你要是将来倒霉了,我一辈子都在姓孙的阴影下生活,你放心,只要你把我当兄弟,什么事都给你办,等好吧。”林志平眨了下眼跑了。

    陈君豪立刻出门,甩开跟踪的人,去了趟电报局,给药厂了封电报,

    电报内容:兄之投资人已找到盼复落款齐一。

    完后,陈君豪看天色尚早,回到保密局,以自己的权限调阅一个叫黄山林的人,这是黄山的化名,可惜没有查到,非常沮丧。

    回到办公室,桌子上都是一堆新录的口供,看着很多千篇一律的自信,心中很麻木。

    等到林志平回来后,两人对视了一眼,一起出去来到无人处,林志平告诉他,在台北南面的建设新区有个新仓库,名义上是个仓库,实际上是警察局关押重要人犯的据点,只是这里不公开。不过有警察局的便衣在这里蹲点。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陈君豪点头表示感谢,表示下班后让林志平先去饭店订饭,乐的林志平屁颠屁颠的跑了等人走完后,陈君豪自己则慢吞吞的走了出去,路上有人在往这里看,陈君豪不理,等到一个胡同口,将人甩掉,记住了那个人的相貌,似乎是保密局的一个外勤,姓王,只见过一面,但是记不清了。

    来到饭店,林志平早已找了单间,两人先对喝了一杯,陈君豪问:“我们台北保密局外勤里面有几个姓王的。”

    林志平是百事通,掰了掰手,“有三个,一个去年底执行任务挂了,一个残废了,剩下的一个叫王二六的人,据说还是警察局王副局长的亲弟弟。”陈君豪明白了,看来也是孙天霸父子安排的眼线。

    然后,陈君豪又问:“我想找咱们局里的某个人,可是在局里没有找到,怎么找?”

    “你把名字告诉我,我帮你找,这个的看情况。”林志平大大咧咧的说。

    “不用了,告诉我怎么找就行,以后不能每次找人都麻烦你。”话是这样说,陈君豪还是不敢把黄山的事情露出来,

    “这个说简单就简单,不简单也不简单,如果你仅仅调阅一个办公地点的人,那直接找就可以。而不同地方的保密局单位的资料信息,因为你的权限不够,至少具备上校以上级别的人才能调阅相关的资料,而且还要是负责核心的部门。有的不负责核心部门的将军都无权调阅。”奥,陈君豪明白了。

    “最近局里我关心的少,被局里安排出去执行任务多,局里最近忙什么了?”陈君豪询问道。

    林平之想了想,说道:“其实主要准备结案,就是吴石、蔡孝乾那件案子。另外还有件事大家都在学习游击战,准备****用的。”

    陈君豪默不作声的听着,这些自己其实也知道,这两件事是迟早的事情。

    心里有些失望,不过林平之偷偷的朝私下看了看,往前靠了靠说道:“孙步杰要正式调我们这里当副组长了,具体分管什么不知道,你要小心了。妈的,在警察局受着这孙子的气,跑到保密局还是受气。老子最恨的人就是这帮人,不过听说孙氏父子是顾祝同的同乡。可恶,算了不说丧气话了。”

    然后压低嗓子说道:“今早听何组长说,昨晚副组长以上的都去开会了,毛局长主持的,说要搞什么杀手比赛,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好像要制定什么暗杀共匪领导人的计划,方针和具体措施。就像上次制定的《关于大6失陷后组织全国性游击武装的应变计划》性质差不多。”

    陈君豪一听,大吃一惊,这个事情太重要了,一旦得逞,后果不堪设想。

    再细问,林志平也不知道,只有副组长以上的人才知道。也就是中校将官以上的人才清楚,似乎只是开始制定,还没定稿。

    酒席散后,喝酒后头有些疼,陈君豪心情澎湃,自己已经快被逼到生死存亡的时候,特别是还知道了有暗杀计划,这个计划到底是如何运作的,想到这里心中顿时乱如麻,头更加疼的厉害。

    回到家里,继续找窃听装置,墙壁和地下都找遍了,床上桌子椅子橱子都没有,算了,也许敌人根本就没按。

    一时还想不到很好的方法,想着想着就睡了,梦里梦见自己被人追杀,身上血淋淋的,徐可欣在旁边喊,赵老板也在喊,杨连长也在喊,可是自己却听不到。然后看见很多**身上流着血,然后是**领袖也流着血,聂荣臻等**领导人也在流血。

    接着自己惊醒了,满头大汗。起来喝了三大杯水,总算是静了下来。

    第二天一早,陈君豪到了办公室,一看大家忙忙碌碌的,只见一帮人从上面卸下来多个保险柜,抱着纸箱子,一打听,原来是新到的保险柜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