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天才布衣 > 后记

后记

        后记:

        时光飞逝,岁月穿梭,一晃三年就过了!

        这三年里,华国生了不少事,但无论是江湖还是庙堂,都在武藏一战后趋于平稳,一号、宋家跟沈家的争斗,在叶张两家联姻后渐渐冷却下来,三方各司其职做好份内的事,虽然日常依然有不少摩擦,但再也没有见不得人的阴谋。请看书Ww∮WΩ.∮QingKanShu.ΩcC

        华国的局势开始变得平稳展,经济增长环比提高了一个点,很多权贵都看得出,叶家跟张家的联手已经对赵、宋、沈形成威慑,只要叶老跟张老还活世上一天,宋家他们就不会打破现在的平衡,这让不少官员如释重负松了一口气。

        他们的日子可以好过一点,不用在刀尖上跳舞了。

        政局的稳定之余,宋禁城和沈万千阵营的冲突也趋缓下来,特别是卢沟桥一战,一致对外的扬眉吐气,让他们意识到携手的可贵,于是在叶子轩这缓和因素的运作下,两方不仅少了很多摩擦,还开始相互伸出橄榄枝进行难得的合作。

        两方很快惊喜的现,当不再抢夺对方东西,相互恶斗内耗时,不仅两方人员变得温润很多,合作利益也远胜于从前两倍,于是宋禁城和沈万千试探合作尝到甜头后,马上进入蜜月期全面融入,双方取长补短,把触角伸入世界各地。

        当然,他们做任何事情,都不会忘记给叶子轩留一份。

        而袁玉川跟宋禁城的隔阂虽然没有彻底消除,恢复昔日亲密无间的信任关系,但双方也保持着井水不犯河水的局面,袁玉川更是把触角从国内放到国外,第一站是广大辽阔的非洲大地,辕门借助沈氏等一带一路项目迅扩张这版图。

        袁玉川的策略改变以及跟叶宫的和平相处,最高兴的人莫过于袁丹娜,自家哥哥和心爱男人不再冲突厮杀,对于她来说就是上天最好眷顾,所以她经常往来于京城跟西安,维护着叶子轩跟袁玉川的密切关系,时不时还促进深度合作。

        她成为两帮最重要的联系枢纽。

        大后方的稳定,让叶子轩能够把重心更好地放在国外,相比袁玉川对非洲大地的粗暴征服,他更多是润物细无声的渗透,只是黑道方面的事务,叶子轩基本交给白秋画、龙傲天和古大佛,借助何家赌场对赌界的征服把势力渗入各地。

        大决战后的第三年,蝴蝶燕率领的叶宫分堂成为越国黑道霸主,她按照叶子轩的指令,不仅利用金三角的白粉和分堂的实力牢牢掌控黄赌毒等产业,还借着越国的改革开放,越文星的庇护,用叶宫低息贷款的资金拿下一百多块土地。

        其中经济展迅的深海特区,叶宫占有十分之一土地,同年,筹建八十八层的帝王大厦,成为越国地标。

        当蝴蝶燕成为越国大姐大后,叶子轩就让她派出精锐人手远渡东瀛,配合金三角的百名枪手,跟宇文彪联手一起对付山口组,半年间不停歇的征战,最终击溃山口组的总部,拿下东瀛黑道必争之地的东京地盘,成为东瀛第一大黑帮。

        宇文彪同时收服华人黑帮大小组织,成为东瀛的华人黑.帮教.父,继而开始参政议政,成为影响东瀛局势的重要人物。

        相续拿下越国和东瀛战局后,叶子轩开始给阮破虏的金三角寻找出路,减少白.粉生产的同时,金三角借助伊万斯基提供的技术开始生产军.火,解决自身的武装需求之余,军.火也通过各种渠道流入缅甸、老过、泰国等反正府武装手里。

        叶子轩在用军火弥补白粉减产的损失后,又通过自己的人脉关系开金三角山林,不仅开出‘神秘金三角’的经典旅游线路,还建立了亚洲最大的模拟对抗基地,吸引无数军事爱好玩家聚集金三角,同时筹建世界级别的安保公司。

        叶子轩意图打造亚洲的‘黑水’保安集团。

        这明面上一系列可以见得光的措施,不仅给金三角带去活力和经济利益,还减少了阮破虏他们的国际压力,再经过叶宫旗下的媒体粉饰包装,金三.角被评为二十一世纪改变最大的角落,声誉暴涨,叶子轩也被国际组织评为和平大使。

        当阮破虏和金三角散去生存危机后,叶子轩的手又伸向了台.岛,让棺材板带着一队精锐返回台岛,暗杀掉阿土伯几大元老后,棺材板协助宋敢当成为五联会的会.长,同时砸出百亿渗入台岛的正治团体,利用黑.金政.治求得生存和展。

        期间,叶子轩还不忘记摆平星云大.师的徒子徒孙,收买一部分,分化一部分,再打压一部分,把对叶宫有敌意的死硬分子,先后用各种意外手段制造死亡,接着又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让棺材板带人杀入阿里山,灭掉那些墙头草。

        掌控住阿里山后,叶子轩让棺材板广收徒弟,培养一批武道人士,成为跟五联会遥呼相应且制衡的势力。

        叶子轩的意图相当清晰,五年后,棺材板取代宋敢当成为五联会会.长。

        摆平台岛手尾不让它给自己制造麻烦后,叶子轩的目光落在了新加坡,对于这个硬骨头,他没有采取武力手段,更多是金钱和怀柔策略,不断打通各方关系之余,也不断给郭翘楚树立权威和新形象,修桥铺路,对外交待,赢取人心。

        大决战的第三年,东南亚最大的叶郭船氏集团建立,新一代的船王诞生。

        叶子轩还不忘记让何家兄妹、阮破虏、蝴蝶燕和伊万斯基抬高郭翘楚的地位,宋禁城、沈万千以及江家在新加坡的投资,也是只跟郭翘楚对接,让他的身影不断出现媒体,也让民众常常能见到他的慈善活动,让郭家也不得不扶持他。

        郭翘楚成为郭家继承人的时候,叶宫也进驻了新加坡,除了建立叶宫分堂之外,还绝对控股叶郭船氏集团,薄小冰掌控的媒体也进入了新加坡,成为一把监督利器,叶子轩对郭翘楚从来没有彻底放心,但他相信后者十年内不会背叛。

        因为郭翘楚是一个聪明人。

        同年的春天,叶子轩被父亲和戴局长的双重运作之下,最终答应进入锦衣令成为一名挂职的情报组长。

        他在锦衣令的位置只次于五个元老,让他又多了一个官方身份,因为河野芽子给出的情报功劳,叶子轩进入不仅没有遭受锦衣令抵制,反而得到了不少锦衣令高层的欢迎,叶子轩因此具有更高的权限,继而确认卫战国的锦衣令身份。Ω请看Ω书WwΩW∫.∮QingKanShu.cC

        卫战国还一脸歉意承认了昔日所为,甚至愿意为此付出应有的代价,因为两人的亲戚关系,以及卫战国袭杀郭东生的援手,叶子轩没有跟他计较昔日的恩怨,大方原谅,两人彻底化解心结,推心置腹,叶家的年轻一代达到空前团结。

        叶宗从大理寺出来后洗心革面,一度想要找回汤兮兮,只是汤兮兮没有答应,借助叶宫势力展古聊斋分店。

        叶家算得一片祥和。

        这三年,叶子轩回了达摩山不下十次,每次都是坐着叶宫一号到附近机场,虽然身边跟随不少,但每一次都是一个人上山,不少人虽知他去找谁,但没有几个人知道他去达摩山哪里,最后一次,叶宫一.号直接飞往安定岛,行程隐秘。

        也就是这一年夏天,张醉墨生下了一个八斤重的儿子,取名叶安西,成为叶家跟张家的宠儿,这是叶子轩第三个儿子了,在江静初的儿子叶震东前年春末出生之后,白秋画去年也生了一个儿子叶镇南,让叶家跟沈家的关系更加密切。

        一年一个,可谓人丁兴旺。

        又是一个寒月,随着冬天落叶的飘飞,春节渐渐来临。

        年已八十四岁高龄的叶无锋似乎不知道节日的降临,或者对他来说,有两个孙子相陪,年年都是过年了,外面车来车往,人进人出,数不清的官员拜访,他却一次都没有出来见客,只在书房跟玩闹戏嬉,重孙绕膝,叶家充满了笑声。

        随着年纪的增大,叶无锋的举止开始变得迟缓,眼眸中昔日地威严也少了两分,布满皱纹地笑脸看上去,就像是一个风干的石榴流溢着慈祥地光辉,可看到叶震东和叶镇南的时候,他整个人又灵动了起来,满屋子跟着小辈胡乱打滚。

        “老叶,悠着点。”

        在叶无锋抱着两个重孙相续抛起逗乐时,书房被人轻轻敲开了,捧着叶安西的张老晃悠悠走进来,对着叶无锋提醒一句:“你这老骨头是钉子做的摔不坏,两个小孩掉下来就扛不住了,赶紧放下来,不然我告诉静初她们带人回去。”

        “别,别,老张,你可是历史名人,不能做打小报告的小人。”

        叶无锋把两个小辈放回了沙,把一堆玩具丢给他们两个玩,随后看着张元勋埋怨一句:“我是看他们两个无聊,所以抛着逗乐一下,幅度不大,地上又有垫子,不会有事的,你不能告诉天龙和静初他们,不然我以后不跟你下棋。”

        “怎么?担心被我告状,静初和秋画把孩子抱回去?”

        张老得意的笑了笑:“想不到你这老家伙也有怕的东西,看来以后可以拿捏你了,不过就算我不告状,不威胁你,你也该自觉一点,把两个孩子送回叶宫,他们妈妈肯定也非常想小孩,你整天把他们霸占在身边,不利于母子感情。”

        “老张,又给我扣帽子了?”

        叶无锋瞪了老伙计一眼,随后拿起茶杯喝入了一口:“我是不通情理的老顽固吗?我也就白天跟两个小辈呆一会,晚上跟周末都送回静初和秋画手里,我每天把他们接过来,除了享受天伦之乐外,还有就是想替她们分担点压力、、”

        老人又抽出湿纸巾给两个小辈擦拭手脚,脸上有着感慨:“带小孩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静初现在要忙着开紫荆城分店,每天忙的连饭都忘记吃,秋画更是要处理叶宫大小事务,还经常飞往华海跟哈城,再照顾孩子就焦头烂额了。”

        他脸上有着和蔼:“相比佣人来带,我这老骨头更用心。”

        “这倒是事实。”

        张老笑着点头:“带孩子,确实是痛并快乐着。”

        叶无锋看着他怀里的孩子,眼睛止不住地亮起:“老张,醉墨要生孩子的时候,你就说叶家太忙没人照顾,让她回张家生孩子坐月子,现在快过年了,你是不是该让醉墨跟安西回来?都半年来,我见安西的面,还没有见你的多、、”

        “来,让我抱抱。”

        听到叶无锋这一番话,张老马上挪开几步,一本正经喊道:“老叶,怎么说话呢?我还不是担心天龙他们太累,所以让醉墨回娘家坐月子?我今天过来,也是抱安西给你看一看的,我付出这么多,怎么在你嘴里就有霸占孩子嫌疑?”

        叶无锋哈哈大笑,忙张开双臂喊道:“好,好,我错了,赶紧让我抱抱安西,这小子,长得温润儒雅,跟他爹一个模子印出来,安西两字,很贴切,快,把安西给我,放心,过年那天,我让醉墨和天龙回张家吃午饭,条件不错吧?”

        “为什么不是晚饭呢?”

        张老瞪着眼睛:“再说了,天龙在安定岛,要忙活公投的事,今年都不知回不回来呢。”

        叶无锋一怔,一拍脑袋:“哎呀,是噢,安定岛要公投了,对了,情况怎么样了?公.投成功率多少?”

        张元勋笑容很是玩味:“天龙什么时候让我们失望过呢?”

        叶无锋抬起头,望向窗外,风轻云淡,苍鹰翱翔。

        此刻,安定岛,风雨飘飞。

        戒备森严的城堡里,叶子轩靠在五百平方的专用书房老板椅上,漫不经心地看着窗外飘飞雨水,感觉到一抹凉意,三年了,叶子轩先以安定岛一个小小的红娘子幕僚身份现身,三年过去,战绩辉煌的他成为安定岛民心所向的领军人。

        他只用了三年时间,就收服了安定岛百万民众和十万武装人员的心,这三年,叶子轩不仅让安定岛民众安居乐业,不用再干打家劫舍的勾当来生存,还带着他们从官方政府争取更多的权益,更是让他们的生活水准和收入都翻了一翻。

        叶宫的专业经济人士,还从安定岛开出天然气和石油,让安定岛民众有了稳定收入来源。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因此,叶子轩的风头已经过红娘子,成为安定岛的最高统帅,红娘子也没有丝毫不满,很明智把位置让给叶子轩。

        “叶少!”

        在叶子轩看着窗外的风雨时,房门被轻轻敲开,叶子轩回过神来,喊了一声进来,随后走进红娘子跟墨七熊几个叶宫干将,墨七熊把一份材料递给叶子轩,笑容很是灿烂:“哥,秋画加密来的文件,这文件需要你亲自审阅定夺。”

        叶子轩接住文件,眼睛慢慢眯起,仔细翻阅,叶宫的机密文件,今年大选年,越国、东瀛、中东、新加坡以及泰国等七八个国家的政坛面临换届,文件上的内容涉及叶宫接下来,会暗中支特扶植哪些政客参与竞选,便于叶宫的展。

        这份文件得以执行必须由叶子轩跟叶宫六大委员一致通过。

        叶子轩凝视文件,今时今日他的决定,能暗中影响甚至操纵某些国家的政治走向,这让他感觉到精神恍惚,回想几年前的自己,做一个特警都被龙秋徽阻挠,他不禁威慨笑,随后淡淡开口:“我的意见和委员会一致,严格执行。”

        墨七熊点点头:“是!”

        “对了,米妃儿来了一个电话。”

        墨七熊忽然想起一件事,笑着向叶子轩抛出一句:“她已经成为迪拜第一公主,还有可能打破禁忌成为迪拜的第一个女性主事人,但沙特哈德斯旧病复,又开始不断针对她搞小动作,还大肆宣告中东必须男人做主,女人要包头。”

        他把来自中东的情报告知:“哈德斯还在一个聚会中,故意放开马戏团的老虎去袭击米妃儿,如果不是米妃儿躲得够快,估计都要被老虎撕成碎片,饶是如此,背部也被老虎划了一道口子,米妃儿又不便自己动手,就向叶宫援手。”

        “这家伙,看来上次在越国给他的教训还不够啊,竟然敢放虎杀人。”

        叶子轩闻言划过一抹戏谑,随后望向唐薛衣淡淡出声:“薛衣,给朱雀打个电话,送哈德斯一程。”

        唐薛衣点点头:“明白。”

        旁边的红娘子轻叹一声,中东王子看来活不过七天了,她清楚天衣阁毫不失手的风格。

        墨七熊又轻声开口:“哥,薄小衣也来了电话,她已经把丹心、王者、奇经全部整合,过完年后,她就要在好莱坞开始运作,公司也会开张,她问你有没有空,有空的话过去剪彩,不仅是对叶氏娱乐的支持,也可以威慑一些宵小。”

        “下个月事情太多,估计抽不出身。”

        叶子轩呼出一口长气,伸伸懒腰开口:“让贾沉浮过去就行,如果有人收保护费,就跟赵江豪借几个人,那边是他的地盘,有他照顾,当地黑帮不敢造次,我也相信他能摆平,真闹得不可开交,再给我电话,让血衣过去灭了他们。”

        叶子轩还想起久违的杨欢颜,虽然沈家欣没有禁止两人的往来,但彼此联系都少了很多,不过叶子轩知道她最近展的不错,几部质量过得去的电影,再加上媒体的曝光,杨欢颜的地位直追一线女星,再去好莱坞转转,身价会更高。

        墨七熊笑了笑:“伊万斯基问你什么时候有空,他想约你去莫斯科看雪。”

        “今年怕是不行了。”

        叶子轩一脸遗憾:“让他来安定岛看海吧,告诉他,我这里大把好酒。”

        如非事情真的太多,他真的想去莫斯科转一转,多认识几个俄国寡头。

        墨七熊点点头表示明白。

        叶子轩接下来又处理了一些事情,最后把目光望向一直沉默的红娘子,这是重头戏:“情况怎样了?”

        红娘子闻言马上踏前一步,脸上带着绝对的恭敬:“叶少,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印尼总统已经同意安定岛通过全民公决选择自治或脱离印尼,我们的代表,早上在联合国大厦也跟印尼、联合国就安定岛举行全民公.决签署协.议。”

        “一个星期后,联合国和印尼会派出特派团,来安定岛主持公.投。”

        叶子轩闻言眼睛一亮,一挥拳头喊道:“漂亮,思思,你进行跟进此事,务必盯住每一个环节,不能出了差池。”

        红娘子瞬间挺直身躯:“叶少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处理完一系列的事情、红娘子他们离去后,叶子轩就揉揉有些疲惫的脑袋,看着墙壁上的日历,脸上掠过一抹歉意,再过一个星期就是春节了,这个春节跟公投撞在了一起,叶子轩能够感受家人的期盼,他也自内心的想要回京城。

        只是看着窗外热火朝天的兄弟姐妹,叶子轩又知道,公投不能有丝毫闪失。

        在房间停留一会,叶子轩起身,伸伸懒腰,随后就要离开了城堡,就在这时,他的电话响起,来自白秋画。

        叶子轩接听片刻,身躯巨震,眼里无比的震惊:“怎么可能?”

        一个重大消息,一个足够改变格局和很多人命运的消息。

        得到确认后,叶子轩呆愣,沉默,然后起身去酒窖。

        一个小时后,叶子轩出现在岛上的一个角落,这里是安定岛最为荒僻、寂静的地方,但环境也是最自然美丽的。

        虽然雨水飘飞,但在青草、无数朵鲜花、碧海蓝天的映衬下,一座看似破旧实则牢固的小石屋,有着世外桃源般的美丽,特别是石屋中亮起的一抹灯光,更是有着说不出的温馨,叶子轩掂了掂手里的酒,扬起笑容推开木门走入进去:

        “师父!”

        “靠!你怎么来了?不是说过吗?没事不要来打扰我,我很忙的。”

        一个沧桑的声音从屋中传出,有着说不出的浑厚:

        “是不是你的手下告诉你,我今天吃猪肚鸡,所以你跑过来蹭饭吃?”

        “我告诉你,份量不足,只够我一个人吃,你待会喝点汤就行,要吃肉,回你的未来总统府去。”

        屋子只有五十多平方米,一房一厅一个卫生间,还有一个开放式厨房,只是屋子的主人没有在厨房煮东西,而是在大厅的地面上架着柴堆,跟藏区的方式差不多,柴堆上面煮着一锅热乎乎的猪肚鸡,此刻正散着诱人无比的香气、、

        而柴堆的旁边,火光照耀中,一个戴着面具的老头,正用勺子不断搅拌着铁锅,看不清他的表情,但眼睛的亮,昭示着他对这顿午餐的**,在叶子轩靠过去的时候,他还把一颗灵芝丢进去:“你这鬼地方,不如达摩山一半好。”

        “不仅经常下雨,还没什么好药材。”

        “幸亏我聪明,扛了几百斤人参和灵芝过来,不然嘴里要淡出鸟。”

        “对了,你春节回去的时候,记得回一踏达摩山,看看我放养的几只猪长大没有,长大了,就宰了,把肉运过来。”

        叶子轩柔声一笑:“好!”

        “再顺带拿几百斤药材。”

        叶子轩又是轻声回应:“好!”

        “出门的时候,记得把门锁好,把洞口盖好,不要被人偷了。”

        “好!”

        见到叶子轩这么听话,面具老头很是满意地点点头,随后嗅着锅里散的肉香,无比陶醉,接着叹息一声:“你这个地方什么都不好,唯一好的,就是够偏避,够遥远,不会撞见什么熟人,也不会有人打扰,就算遇见人也是叽里咕噜。”

        “日子前所未有的舒心。”

        “也是这一点,我才跟你来这地方。”

        “师父,放心,我会帮你拿那些东西的,你也安心在这住,不会有人打扰,对了,这是忘忧轩的花雕。”

        在面具老头唠唠叨叨的时候,叶子轩把两个三斤大小的黑泥瓦罐递了过去:“你一直想要喝的酒。”

        面具老头动作微微一滞,随后接过了密封的瓦罐笑道:“算你小子有良心。”

        “看你带酒的份上,我就把我的叫化鸡也分你一半吧。”

        说完,他就从火堆中扒拉出一个泥土封住的叫化鸡,拍开,香气四溢。

        叶子轩深深呼吸一口气:“真香啊,师父的手艺,一点都没变。”

        随后,两人就在火堆前面坐下,开始大朵快颐,很快把猪肚鸡、叫化鸡以及花雕喝了一个干净,整个屋子弥漫着酒香和肉香,花雕的后劲很大,不仅叶子轩喝得有点晕晕乎乎,面具老头也是歪倒着靠在椅子上,心满意足地呼呼大睡。

        叶子轩呼出一口长气,灭掉火堆,拿过一张被子给老人盖上,随后打开窗户一条缝隙通风。

        处理完这一切后,叶子轩就举步向门口走去,刚刚触碰到房门,面具老头就半醉半醒的喊出一声:

        “叶小子,是不是有什么跟我有牵涉的大事生?不然你不会这样对我百依百顺。”

        “老实说出来吧,你师父我这么聪明,你瞒不住我的。”

        叶子轩身躯一滞,扭头望向抓着空瓦罐的老人,神情沉默。

        面具老头轻叹一声:“说吧。”

        “两个小时前,宋家一辆车子撞破华海大桥栏杆,掉入了黄浦江。”

        叶子轩看着眼神清澈的老人:“宋天儒和司机死亡,陈园园重创昏迷,监控显示,车子失控,陈园园的杰作。”

        “啪!”

        面具老头身躯一震,手中瓦罐啪一声落地,四分五裂,眼里有着无尽的震惊。

        “救她!救她!救她!”

        面具老头连连低喝:“一定要救她!”

        他眼里迸射一抹光芒:“给我准备专机,送我去华海。”

        叶子轩叹息一声:“你为什么要去救她?”

        面具老头扯掉脸上的面具,露出毁损六成的面孔吼道:“因为我叫唐云天。”

        叶子轩没有意外,依然伸手一把拉住他:“师父,你留下,我来救她,你放心,我一定把她带到你面前。”

        “华国政局好不容易稳定,你又要因此跟宋家开战吗?”

        面具老头呼吸微微急促:“这事还是我处理比较好。”

        “这次车祸是驻军和叶宫应急处理。”

        叶子轩轻轻摇头,低声一句:“陈园园对你来说,是昏迷,但对于外界来说,她跟宋天儒一死一失踪。”

        唐云天身躯一震,随后如释重负。

        ————

        一个星期后,叶家花园,叶无锋、张元勋和叶改革他们齐齐聚在大厅,观看着液晶大屏幕,每个人的脸上都有着说不出的紧张,张醉墨和江静初他们也都有着凝重,今天是春节,但同样是安定岛的公投日子,牵扯着叶宫上下的人心。

        十点三十分,一名联合国副秘书长走上主席台,拿过话筒对着无数民众和媒体记者宣告:“安定岛九十七万选民登记中,九十六万人参加投票,其中九十六万八千人赞成独立,民意过百分之九十五,印方总统表示接受投票结果。”

        “现在我代表联合国宣布,安定岛脱离印尼,公投独立。”

        “安定岛民主共和国就此成立!”

        话音落下,全场顿时一片欢呼,叶无锋跟张元勋连连击掌,张醉墨和江静初他们也都高兴的跳了起来。

        越国、金三角、香港、澳门、台岛、俄国、新加坡等叶宫分堂,也都纷纷设宴庆祝,沈万千更是出一千万红包、、

        安定岛的石屋内,面具老头一边看着电视,一边看着床上沉睡的陈园园,也激动的老泪盈眶:“太好了,太好了。”

        他知道,不管是叶子轩,还是他唐云天,新的生活,就此来临。

        全书完!

        完本感言:

        昨天下午六点,我写完最后一章大结局,给了主角一个血染的婚礼,检查完毕,点击章节布后,整个人一下子觉得轻松了下来,有种卸下重担可以好好休息一下的感觉,同时心中一片空荡,感觉生活中猛然少了一样重要的东西,。

        1o个月,3oo多个日夜,成功写完了36o万字的天才布衣。

        叶子轩的懵懵懂懂进入华海,回归叶家的焦虑不安,叶宫雄起的热血豪迈,战必攻城的气势如虹……

        这一切,就好像是生在昨天。

        而事实上,很多事情都已经很久了,眨眼就过了十个月,对很多读者来说,这十个月肯定有着各种精彩,但对于成功来说,只有天才布衣的慢慢成长,可以这么说,十个月前的开书那天,跟前天、昨天、今天都没什么不同,因为成功八成时间都在书桌上电脑上度过,

        春夏秋冬,高楼起高楼塌,房价涨,房价再涨,对于我来说都没有太多的感知。

        唯一记录日子的,就是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到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说说一些没填的坑,有些坑不是不填,只是此时非彼时,就如一号跟宋家的斗争,台岛黑道和政治的洗礼,开始写的时候,还是觉得可以打打擦边球,但到了今年,却现这些都成了高压线,根本无法展开写,很容易成影射嫌疑。

        所以最初的主线之一,唐云天和陈园园引出的宋家、叶家、一号之争,卫战国的野心,只能变重为轻,腥风血雨变成握手言和,相忘于江湖,而台岛也因为上半年换.届的因素,无法切开来写引出十三年前的血案,不然就有了抹黑和挑衅神经的嫌疑。

        (这里特别感谢逐浪的领.导,是他们的照顾让这本书能更新到现在,不然早成第二部都市少帅了,谢谢张总。)

        这条我原本最侧重的主线淡化后,就剩下征战世界了,但因为前面两本书写了太多征战世界,所以不管是我,还是看书的兄弟姐妹们,都会有一种审美疲劳,题材和套路的重复,以及更新的疲惫,最终决定化繁为简结束这一本书。

        现在回头一看,当初开书的时候,应该坚持开头的风格,一个逗比的主角,会比现在更让人喜欢。

        南韩,俄罗斯,英国、法国、美国征战,也不是不可以写,只是看过成功前面两本书的读者,对这种征战已经索然无味,套路和风格都已经烂熟于心,所以与其再耗几个月去写这些大家没激情的东西,还不如适可而止留一点念想。

        武藏一战,叶子轩成为十亿出一的巅峰宗师,扣掉同一阵营的宋天道和上官龙,再扣掉死去的星云大师和武藏一本,天下几乎没有敌手了,他再亲自征战已经没有期待感热血感,叶子轩再去对战敌人,大家已经不会再有半点兴趣。

        这一个结尾,虽然不算完美,但基本的交代也都交代了,主角也成为没有敌手大宗师,版图拥有半个华国、越国、金三角、半个东瀛、整个安定岛和新加坡,要钱有钱,要人有人,要枪有枪,有了这些基础,其余的收服只是时间了。

        再说说为什么完本。

        原因有很多,一是更新太猛了,十个月三百天写了三百六十万字,平均一天一万二千字,而且这不是这一年的状态,从o9年到16年,差不多7个年头都是日均万字的更新度,真的扛不住,需要一点休息缓冲。

        为什么不是减少更新字数来休息呢?

        一是多年的写书习惯,习惯强迫自己每天写万字,二是读者意见也大,正如前几天的每天两更,这两更放在其余作者身上,读者可能觉得没什么,但看习惯成功每天四五章的读者,却觉得太少,所以减缓更新字数来休息很难实行。

        而成功更不可能断更,七年来也没有断更过一天,所以只能找一个契合点完本了。

        如果有下本书,成功会控制更新度,细水长流的平稳代替猛烈。

        第二个原因,就是上面说的题材和风格偏离这本书的原先设想,五十章之后,就在各种压力下,开始重复前面两本书的路子,写得很累,也缺乏激情,读者看得也少了热血,无论鲜花、订阅和书评区,各大数据都显示大家热情大减。

        继续写几百万读者都没兴趣的文字,还不如早一点结束为好。

        第三个原因,就是太多和谐的东西了,特别是今年的敏感性,再写下去很容易成为第二本都市少帅,为了拉近大家的代入感,成功书里很多都是真实的国家和地名,单单这些真实的地名,就足够把这本书名正言顺的封掉,因此必须作出一些牺牲。

        无论如何,成功都感谢大家的一路支持,再次谢谢大家的支持,谢谢。

  http://www.qingkanshu.cc/0_543/26243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qingkanshu.cc。请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