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巫神纪 > 第五十五章 丹药
    ‘意如流水,身似流云,随性来去,不染纤尘’!

    高声吟唱着古朴粗拙的调儿,阿宝踏着清风潇潇洒洒的离开冷溪谷,一路向着南方行了下去。请看ΩΩ书Ww∫WΩ.ΩQingKanShu.cC

    火鸦部的领地,位于南荒大地最北方,在姬昊无法想象的南方极远处,有着无数神奇、强横的生灵,有无数强大、繁茂的部族,更有南荒主宰建立的神奇国度。

    ‘小兄弟,若是一切顺利,三年之后吾当返回此处。吾等一见投缘,想来吾师也定然乐意收你入门,你就是吾门小师弟了’!

    三年之约!

    三年后,阿宝若是顺利结束了苦修之旅,他会返回火鸦部,带姬昊离开南荒,拜入禹馀道人的门下。

    姬昊站在高山之巅,眺望着阿宝远去的背影。他左手拎着一个硕大的酒葫芦,右手拎着一条肥硕的烤肉腿,酒葫芦、烤肉腿随着他的步伐轻松摇晃,透着一股子潇洒出尘的飘逸韵味。

    一件薄如蝉翼的黑色紧身甲胄贴身穿戴在姬昊身上,阿宝在冷溪谷多留了两天,将那日斩杀的阴风蝎的甲壳,炼成了这套奇异的护甲。

    坚硬异常的甲壳,被阿宝用奇妙的手段炼制得柔韧如水;甲壳原本重达百万石,经过阿宝的巧手炼制,打入无数神奇符箓后,硬生生变得轻若无物,穿在身上没有任何阻碍不便的地方。Ω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阿宝的炼器之术让姬昊瞠目结舌,和他的手艺相比,火鸦部最精通巫器炼制之道的巫祭们,都可以羞惭得一头撞死在豆腐上——幸好这南荒之地,姬昊暂时还没现豆腐的影子,否则他一定会给那些老巫祭一人送上一块。

    直到再也看不到阿宝的背影,姬昊这才长长的吸了一口气,纵身跃起数十丈高,几个弹跳滑过高耸的悬崖,轻巧落入了冷溪谷。

    有些人,有些事,只要很短的时间,就能深深的铭刻在心上。阿宝就是这样的人,他的宽厚,他的淳朴,他的大方气度,他的谈吐风姿,短短三天的相处,姬昊已经将他视为可信任的朋友、可依靠的兄长。

    “阿爸,阿爸!阿姆在哪里?”

    冷溪谷中熙熙攘攘尽是忙碌的矿奴,姬昊在一个矿洞边找到了正指手画脚指挥施工的姬夏,硬拽着他向自家居住的木屋走去。

    姬夏迅的向姬鹰几个人叮嘱了几句,笑呵呵的跟上了姬昊:“昊啊,你那朋友走了?啧,这个阿宝,是个了不起的人哪。可惜,可惜,火鸦部的姑娘,他怎么就看不上呢?”

    姬昊嘻嘻哈哈的打着混儿,不搭理姬夏的话风。

    父子两回到了自家居住的木屋,青茯正坐在门口,用一根药杵仔细的研磨草药。请看书Ww∮WΩ.ΩQingKanShu.cC冷溪谷矿脉的开采工作踏上了正途,受伤的矿奴也日益增多,青茯是冷溪谷内唯一精通巫医、巫药之道的巫祭,这些天她都忙得不可开交,每天都要配制大量救命的药剂。

    看到姬昊硬拉着姬夏走了过来,青茯笑着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昊,不要打扰你阿爸,矿脉的正经事要紧。你没事做,找你阿舅去抓鹦哥儿玩吧?”

    姬昊一声不吭的硬把青茯扶了起来,拉着姬夏和青茯进了自家木屋,小心的关上了房门。

    姬夏、青茯的神色变得严肃起来,姬夏下意识的压低了声音:“昊,又有什么事么?你现什么不对了?”

    姬昊从袖子里掏出了阿宝赠送的药瓶,将药瓶递给了青茯:“阿姆,你看看,这是阿宝临走,送给我的……巫药!他说这是他长辈送给他保命的东西,对阿爸和阿姆的伤都有好处。”

    青茯讶然看着姬昊,笑着摇了摇头:“昊……阿姆和你阿爸是巫穴被破,伤及血脉,想要疗伤,普通巫药可是……”

    药瓶的塞子被拔了出来,一缕缕晶亮的金光宛如金针从药瓶**出,青茯没说完的话全憋回了肚子里,骇然从药瓶内倒出了两颗药丸,整个人都变得痴痴呆呆的。

    两颗雀卵大小的金色丹丸在青茯掌心‘滴溜溜’的打着转儿,一丝丝温润的金光不断从丹丸中涌出,丝丝霞光瑞气环绕着丹丸,肉眼可见丹丸上有九条形如小龙的紫色丹纹犹如活物一般来回奔逐。

    “这巫药……是活的?”青茯眼神散乱的看着丹丸,这两颗丹丸的皮相,彻底颠覆了青茯对巫药的认知。南荒大地上的巫药,没有任何一种巫药会有这样的表象,这是完全迥异的另外一种存在。

    “阿姆,不管他活的死的,吃下去再说!”姬昊不管三七二十一,抓起一颗丹丸硬塞进了青茯嘴里。

    姬夏‘嘎嘎’大笑一声,也不用姬昊催促,抓起另外一颗丹丸直接投进了嘴里。

    姬昊不知道这丹丸的效力,也不知道这丹丸的滋味如何。他只是眼睁睁的看着姬夏和青茯的面皮上突然涌出了一层淡淡的、极其华丽的紫金色霞气。

    紫霞之气浮现、消失,生灭之间重复了九次,‘嗤嗤’声中,一缕缕紫色雾气从姬夏、青茯的头顶涌出,在他们头顶凝成了一朵方圆丈许形如灵芝的紫云。

    姬夏、青茯的皮肤上一片奇异的灵光闪烁,他们的毛孔中有大量粘稠的黑血不断渗出。

    原本枯槁犹如骷髅,只剩下皮包骨的姬夏身体好似充气一样膨胀起来,血肉迅变得丰腴丰美。同样枯槁憔悴,俨然四十岁妇人的青茯容颜急转变,眨眼间斑白的鬓就变得漆黑油亮,面容也急向着二八少女的水灵模样转变。

    “好像,好像有点用!”姬夏结结巴巴的说道:“昊,阿爸的巫穴,那些被击破的巫穴,好像,好像有感觉了!”

    “还有四颗,赶紧全部服下!”姬昊不管这么多,掏出剩下四颗丹丸,麻利的塞进了姬夏和青茯嘴里。

    青茯急得直跺脚:“昊,留下一颗,让阿姆仔细的看看。”

    但是姬昊哪里顾得上青茯的研究精神,用最快的度将丹丸硬塞给了青茯。

    青茯闷哼一声,再也顾不得抱怨姬昊,和姬夏一样坐在了地上,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

    红光、青光在木屋内遥相辉映,姬夏的身体被一团金红色火光围绕,青茯则是被无数凭空生出的藤蔓结成的茧子裹在了里面。

    过了不知道多久,姬夏的头顶一片火焰凝成了一头三足火鸦。

    随着三足火鸦轻微的鸣叫声,青茯的头顶一片青气急旋转,一头绝美的青鸾冉冉凝现。

    姬昊大笑一声,从小因为父母伤势积压在心头的阴影一扫而空,心头骤然一片空灵空明。

    大笑声中,姬昊盘坐在地上,全心全意运转补天不漏诀。五彩火苗也突然比平日活跃了数倍,以近十倍的效率开始全吞噬转化得自姬枭的大巫精血!

    身体内一阵轰鸣传来,姬昊心头障碍一荡而空,同时他也无法再压制肉体的力量,他终于全面激活了血脉之力。一片火光在身后冉冉浮现,两只狭长的火眼冉冉从火光中浮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