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弑天刃 > 第五章 山门誓言

第五章 山门誓言

        “废物!”

        “真是弱啊!”

        “哎,就这样……还信心满满要拜入长生天?”

        “他的信心是从哪来的?”

        广场上的长生天弟子,终于全都松了一口气,虽然他们也觉得小师弟胜得有些怪。请看书Ww∮WΩ.ΩQingKanShu.cC

        但不管怎么说,终究是他们的人赢了!

        他们也终于可以毫不留情的,尽情嘲笑起这个来自世俗的少年来。

        那些吵杂的声音,对楚墨来说,就像是一群苍蝇,在他耳边不断的“嗡”“嗡”“嗡”!

        他之前受的伤,并没有彻底痊愈,虽然魔君给了他一些元药,让他伤势恢复了大半。

        但终究还是有些影响的。

        这一次,这小男孩看似天真无邪,口口声声说自己很弱,但实际上,却阴险无比!

        他的一身实力,早已经进入三层的元关境界。

        而进入元关和没进入元关,是有着天壤之别的!

        这一掌,打的很重!

        甚至比魔君对楚墨之前所有的折磨所造成的伤,还要重很多!

        魔君只想通过折磨,来吓唬楚墨,让他服软,开口求饶,却没有真的要杀他。

        但这小男孩,七八岁的年纪,却心狠手辣,他这一掌,哪里是切磋?

        分明是想要了楚墨的命!

        这时候,魔君没有再继续看热闹,他走过来,将楚墨扶起,并不着痕迹的,用一只手贴在楚墨的肋下,输入了一些元气进入到楚墨的身体中,护住了楚墨的心脉。

        不然的话,楚墨将有性命之忧。

        魔君这一手,台阶上的七长老等人,完全没有感觉到。

        但楚墨……却是真真切切的感觉到了。

        想起之前自己对长生天的赞誉和肯定;想起对拜入长生天的那种兴奋和憧憬;想起他对未来会在长生天过怎样生活的那种期待……

        简直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羞愧难当!

        怒火冲天!

        忍不住再次喷出一口鲜血来。

        不过接着,他抬起手来,擦了一把嘴角的血迹,看着那小男孩,认真说道:“小弟弟真是厉害,我不是你的对手!”

        那小男孩的脸色,却突然一变,变得无比冰冷。请看∮Ω书Ww∮WΩ.∫QingKanShu.cC

        朝着地上啐了一口:“呸,谁是你小弟弟?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你配跟我相提并论吗?我堂堂长生天长老亲传弟子……”

        小男孩话没说完,台阶之上的七长老,便面色一沉,轻咳了一声。

        小男孩当即住嘴,但那张已经充满冰冷和刻薄的脸上,却是露出一个不屑的笑容,看着楚墨:“废物!”

        说罢,冷冷瞧了一眼楚墨,转身走了。

        楚墨挣开魔君的搀扶,冲着台阶之上的七长老等人,一抱拳:“七长老高义!”

        “七长老公正!”

        “七长老心底无私!”

        “当真佩服!”

        “长生天当真是天下第一大派,随便一个七八岁、号称最弱的孩子,都如此强大!”

        “晚辈不是对手,输的心服口服!”

        说完,楚墨吐出第三口鲜血,身子晃了一晃,但却站稳了,转过身,朝着长生天山门的方向,一步步走去。

        “小畜生,你胆敢出言讽刺……”七长老身边那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大怒,就要冲下来。

        却被七长老摇头止住,沉声说道:“让他走吧……不管怎么说,我与他爷爷有旧!”

        “他也还只是个孩子,我不会跟他一般计较!”

        “这……就当我一点私心了。”

        “请大家勿怪!”

        七长老说着,冲着广场上所有长生天的年轻弟子们抱拳作揖。

        “师尊说的这叫什么话?明明是您宅心仁厚,不跟那小畜生一般见识!”七长老身边那年轻人大声说道。

        “是啊是啊,七长老宅心仁厚,要是换做我们,必叫他好看!”

        “就是,什么东西,竟敢嘲讽长生天,真是活腻了!”

        “连我们年龄最小的师弟都打不过,真是弱的可以,还敢出言不逊,就该狠狠教训!”

        “七长老大人大量,不跟他一般见识,他倒是不知死活了,真是给脸不要。”

        包括七长老身边的一些人,也开始出言附和起来。

        倒是那个张执事,表情看上去,有点严肃,甚至有些僵硬,没有再多说一句话。

        他是想讨好七长老,但他做人做事,却还是有原则和底限的。

        七长老私底下那点小动作,瞒得过广场上那些年轻弟子,怎能瞒得过他?

        不过是一场孩子之间的切磋罢了,更别说还跟人家爷爷有旧。请看书Ww∮WΩ.ΩQingKanShu.cC

        张执事心中甚至猜测,七长老所谓的有旧,应该是欠人家不小的人情!

        不然的话,整个长生天,又有哪个长老,会轻易将自己的令牌送给别人?

        更别说还是一个世俗中人!

        有这层关系在,至于这样偏袒自己的弟子吗?

        要不是那少年有些根基,刚刚那一掌,就已经要了他的命!

        张执事认为七长老做的有些过了。

        这不是什么邪派,可以为所欲为。

        这是长生天!

        是天下第一的名门正派!

        是人人敬仰的神仙之地!

        怎么能这么干?

        不过张执事却也什么都没有说,面对这种事情,他能说什么?

        敢说什么?

        就算他说出来,也绝不会有人相信!

        反而他自己的下场,会无比的凄惨!

        所以,这种时候,装聋作哑,是最好的选择。

        面对那少年孤单的背影,被无数人用鄙视目光盯着,却依然没有低下,而是倔强昂起的那颗头颅……张执事也只能在心里默默说声抱歉。

        “对不起了孩子,只能说,你来了不该来的地方,遇到了不该遇到的人!”

        这时,所有人的目光,全都注视着那个身材消瘦的少年,正步履蹒跚的穿过人群,走出这片巨大的广场。

        不知何时,广场上的这群长生天弟子们,脸上的嘲笑和讽刺,渐渐收敛起来。

        一些弟子脸上,忍不住露出几分同情来。

        甚至有些挡在楚墨前面的长生天弟子,自动为他让开一条道路。

        因为他们心里其实都明白,这,本身就不是一场公平的较量。

        别看双方年龄差了五六岁,但那小男孩是什么人?

        自称长生天最弱?

        狗屁!

        那是七长老最宠爱的亲传弟子!

        别说楚墨,就算是他们当中绝大多数十三四岁的少年,都未必是那小男孩的对手!

        而楚墨,只是一个来自世俗,经脉堵塞的普通少年。

        能坚持那么长的时间,甚至有几次还略占上风,已经很让人惊讶了。

        虽然终究还是败了。

        但很多人内心深处,却是很敬佩他的!

        一个世俗少年,怎么可能是从小在长生天长大,被七长老悉心调教,配合各种顶级的元药培养起来,有着‘长生天小天骄’之称的范李子的对手?

        范李子还是长生天有史以来,第十三位,在八岁之前,就突破元关境界的弟子。

        也是最近五百年来,长生天元关记录的保持者!

        七长老让范李子跟楚墨对战,哪里是要切磋,分明是想要了楚墨的性命!

        楚墨没死,也当真是他命大!

        只是这话,却没人敢说出来。

        眼看着那道身影,踉跄着脚步,在广场上越走越远,台阶上七长老眸光闪烁,面色阴晴不定。

        一旁的张执事,这时突然喃喃说道:“心性似乎不错,可惜是个废物。”

        一旁的七长老眉梢挑了挑。

        张执事又笑道:“幸好是个废物!”

        “是啊,一个废物罢了!”

        七长老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一丝冰冷的笑意,然后摆摆手道:“散了吧!”

        这边楚墨两人行至山下,那两个看守山门的弟子还在,看见两人走下来,全都微微一怔。

        尤其是楚墨此刻的模样,更让他们心中感到疑惑。

        不是带着七长老的信物么?七长老还亲自接见了,怎么弄成这个样子?

        不过楚墨自然不会给他们解释,魔君更不会。

        越过这两名满头雾水的守山门弟子,出了这巍峨雄壮的长生天山门。

        楚墨霍地站住,回转身,抬头看着这道他刚刚进来时,夸赞过的长生天山门。

        脸上露出一丝自嘲的笑容,然后一字一顿,缓缓说道:“不老山,孤神峰,长生天……”

        “总有一天,我会再来这里!”

        “亲手砸了这道腐朽不堪的山门!”

        “哎……你怎么说话呢?”这时候,那两个看守山门的弟子终于意识到不对劲了。

        之前那个对楚墨很谄媚的相貌平平的外门弟子,横眉立目,怒视着楚墨:“孤神峰下,你敢说这种大逆不道的话?活腻了么?”

        这时,魔君抬起头,淡淡看了一眼那相貌平平的外门弟子。

        这一眼,似乎很平淡无奇,但却让那名外门弟子的身体猛的一哆嗦,连想要说什么都忘记了。

        另一名外门弟子,也噤若寒蝉。

        刚刚那一瞬,从那黑衣男子身上散出的杀意,实在是太可怕了!

        像是有一座大山,瞬间压在他们心头,差点就把他们生生憋死!

        因此,随后七长老派人询问这两人下山有没有什么异常举动的时候。

        两名外门弟子异口同声,说什么举动都没有,那少年连走路都走不稳了,如同丧家之犬一样的跑了。

        至于魔君,两人连提都没一句!

        七长老当时听了之后,只是挑了挑眉梢,什么都没有说。

        这边,楚墨和魔君两人,很快远离了长生天的山门。

        找了一处安静的地方,两人停下,此时天色渐暗,魔君升起一堆篝火。

        然后取出几颗元药,要楚墨服下,然后又随意的楚墨身上几道穴位点了几下。

        “那个小东西,一开始就用言语麻痹你,你却没能准确的捕捉到他天真背后的杀机。”

        “你明明有好几次机会,可以轻易的击败甚至重伤那个小东西,你却没有,妇人之仁!”

        “只要是战斗,不管对手是谁,都必须全力以赴!”

        “你以为你是谁?”

        “仁义大侠吗?”

        “真当那是切磋?”

        “战斗中生出仁心,手下留情,就是对自己最大的不负责!”

        “更何况,你并没有那个资格,去同情对手!”

        “因为人家比你强!”

        “所以,这次吃的亏,完全是你自找的!”

        魔君面无表情,淡淡的教训着楚墨。

        至于说七长老暗中出手的那件事,魔君压根就没提。

        而楚墨,则一言不,也没有提及小男孩最后那一击的异常之处,因为不管怎样,他都是败了!

        败就是败,他不想为自己的失败找任何理由。

        楚墨双手抱着膝盖,盯着燃烧的篝火,眸光闪烁,似乎在沉思着什么。

        --------------这是一本非常用心的作品,希望喜欢的兄弟姐妹,能投票支持一下!

  http://www.qingkanshu.cc/0_545/25220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qingkanshu.cc。请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