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弑天刃 > 第九章 拜师魔君
    砰!

    那坚硬的花梨木制成的窗户,被赵洪志撞得粉碎。请看Ω∮书WwΩWΩ.QingKanShu.cC

    就连樊无敌,这位战场上杀人不眨眼的老将军,都忍不住微微一闭眼。

    替赵洪志觉得疼得慌。

    不过赵洪志现在,已经感觉不到疼了,他被魔君这一脚,踹到高天之上,直接飞出了炎黄城。

    对,就是飞。

    然后狠狠摔在城外几十里的地方,三魂七魄被摔没了一半。

    也就是魔君答应了楚墨,不想杀他,不然就这一下,就足够他死几个来回的。

    但此刻,赵洪志整个人,也就只剩下了半口气。

    不知过了多久,赵洪志才悠悠醒来,浑身上下,不知折了多少根骨头。

    稍微动一下,都疼痛万分。

    他强忍着,先是一张口,喷出一大口鲜血,里面混杂着大量的牙齿。

    还有很大一部分,早就被咽下肚子。

    赵洪志哆嗦着,从身上取出几粒丹药,吞下肚子,多少恢复了一丝元气。

    再一点点,哆嗦着,去接身上的断骨。

    眼中的恐惧,到现在不但依然没有散去,反而变得更加强烈。

    “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可怕的强者?”

    赵洪志彻底被吓破了胆子,此刻他甚至连报复的念头……都生不出!

    对方的强大,已经完全出了他的认知。

    就算是长生天的掌门,包括那些活了一两百年的老祖级强者,恐怕也没有这个能力。

    望着炎黄城的方向,赵洪志的嘴角,剧烈的抽搐着,过了好久,心才稍微平静了一点。

    仗着长生天的丹药足够强大,药力够强,也仗着赵洪志自己的体质够好。

    又休息了一会之后,便挣扎着爬起来,跌跌撞撞的朝远方走去。

    他现在实在是不敢停留在这里,脑中只剩下一个念头,那就是:远远的离开这恐怖的地方,远离那个恐怖的人!

    除此之外,别无他求。

    炎黄城。

    樊府。

    老将军樊无敌的房间里。请看书Ww∮WΩ.ΩQingKanShu.cC

    老爷子终于恢复了自由,第一时间,冲着魔君一抱拳:“虽说大恩不言谢,但老夫还是要多谢恩公救命之恩!”

    魔君淡淡的看了一眼樊无敌:“我可不是为了你,要谢……就谢你自己的孙子好了。”

    “爷爷!”一声悲呼,自房顶响起。

    接着,砰的一声,楚墨从房顶跳下来,冲进老爷子的房间,见到樊无敌,当即跪倒在地,泪流满面:“爷爷,对不起,孙儿不孝,又给您惹麻烦了,差点连累您老人家……对不起,孙儿错了!”

    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孙子,樊无敌有些傻眼。

    不过见孙子完好无恙,也顾不得心中惊讶,当即走上前,将楚墨拉起来,眼眶红红的说道:“好孩子,你哪有错?是爷爷错了,不该当年救那畜生!”

    “总有一天,孩儿会亲手摘了他的狗头!”楚墨说道。

    “乖孩子,快跟爷爷说说,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老爷子拉着楚墨的手,一刻也不愿放开,仔细打量着,看看孙子有没有受伤,有没有变瘦。

    楚墨没有立即回答老爷子,而是回头冲着魔君微微一笑,说道:“谢谢!”

    这一声谢谢,竟让魔君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因为这可是这个小混蛋,第一次对自己表示感谢。

    不过随即,魔君就觉得自己太贱了,竟然会被这小混蛋的一声感谢所感动。

    当下绷着脸,面无表情的说道:“我答应过你的。”

    樊无敌的目光,在魔君和孙子之间扫来扫去,心中甚是不解,不明白楚墨跟这恐怖的黑衣青年之间,到底是一种什么关系。

    不过老爷子很清楚,这位黑衣青年,绝对是个了不得的强者。

    今晚这里生这么大的动静,这人甚至最后一脚把赵洪志那忘恩负义的畜生给踹飞出去!

    都没能引起自己府上那些久经沙场的护卫们哪怕一丁点的反应。

    这足以说明,黑衣男子的强大,已经完全出了自己的理解!

    这样一个强者,孙子若是能拜他为师……

    老爷子是个粗线条的人,换做一般人,刚刚转危为安,怕是要惊魂未定一会。但他却已经开始为孙子的将来做打算了。

    就在这时,楚墨的一句话,差点让老爷子风中凌乱。

    “放心,我答应过拜你为师,也绝对会说话算话!”

    魔君扯了扯嘴角,自己找了一张椅子坐下,有些不耐烦的说道:“有什么话要跟你爷爷说,就快一点,说完了,咱们就走!”

    樊无敌刚想说什么,却听见楚墨说道:“爷爷莫急,听我跟你慢慢说!”

    一个催促要快点,一个却要慢慢说。请看书Ww∮WΩ.∮QingKanShu.ΩcC

    老爷子嘴角抽了抽,有些无语。

    因为他现,自己的孙子,居然对这个可怕的黑衣强者……不是很客气!

    不过怎么看,自己的孙子,似乎都没有吃什么亏。

    这让老爷子更加好奇了。

    楚墨当下就将自己在冰雪之原上,遇到魔君的事情,大略跟老爷子说了一遍。

    不过省去了魔君折磨他的经过,他不想让爷爷为他担心。

    只说魔君是一个世外高人,要收他为徒,但他却想要拜入长生天。

    老爷子有些唏嘘,看着魔君,眼神充满感激,然后回头教训楚墨道:“你这孩子,如此强者要收你为徒,你竟然还拒绝……”

    楚墨挠挠头,说道:“孙儿当时心中的执念,便是拜入长生天,谁能想到……哎!”

    楚墨接着,将自己在长生天的遭遇,详细的说了一遍。

    也没提魔君封印他资质和根骨的事情。

    老爷子当场暴怒,一拍桌案,站起身,大骂道:“赵洪志这畜生!简直无耻之尤!”

    楚墨看着爷爷,说道:“刚才您就应该知道,他是个畜生。”

    “那也生气!”

    “想不到,我的一个举动,差点害了我的孙子!”

    “什么名门正派……什么天下第一?”

    “简直太龌龊!”

    老爷子胸口剧烈起伏着,冷笑道:“你可知,那赵洪志,为何如此忌惮我?”

    楚墨对这件事,一直很好奇。

    按说以赵洪志的出身,就算是十几二十年前,他的境界也不会太差。

    堂堂长生天弟子,怎么会被爷爷所救?

    一旁的魔君,也看了一眼樊无敌,但却没说什么。

    “事情已经这样,我也没必要再为他隐瞒什么!”

    老爷子长叹一声:“这件事,说起来,已经过去十五六年,那时候,我还没有收养你呢。”

    “我当时,还只是一员偏将,率领着一队斥候,去探查敌情。”

    “没想到,在一处深山老林,目睹了一场可怕的战斗!”

    “准确的说,是一场完美的虐杀!”

    老爷子的眼中,露出一抹恐惧之色。

    “那是我见过最可怕的攻击,你们知道是什么吗?”

    楚墨说道:“爷爷别卖关子,快说快说!”

    老爷子呵呵一笑,说道:“是风翼龙!”

    “什么?”楚墨腾的一下站起身来,眼中露出不敢相信的震撼之色:“风翼龙?这不可能吧?风翼龙虽然强大无匹,但智商极高,是人族的守护神兽之一,它怎么会攻击人?”

    魔君在一旁撇撇嘴:“你可以试试去把风翼龙的蛋给偷了,看它攻击你不?”

    老爷子在一旁有些吃惊的看了一眼魔君,然后赞道:“您可真是厉害!一下就猜到了原因!”

    楚墨嘴角剧烈的抽搐了几下,说道:“不会吧?赵洪志……有胆子去偷风翼龙的蛋?那可是九阶元兽啊!”

    “而且,他是长生天的弟子,这么干,难道就不怕引起天下人的愤怒?”

    楚墨说着,转念回过神来,喃喃道:“我终于明白他为什么要杀您了,原来如此!”

    “他当年做的这些丑事,被您看见了,您又救了他……”

    老爷子一脸苦笑的点点头,叹息一声。

    楚墨看了一眼魔君,眼里尽是佩服。

    因为魔君之前虽然没猜到具体原因是什么,但却分析出了一个大概。

    如今跟事实对照,竟是如此惊人的一致!

    魔君倒一点得意之色都没有,面无表情的坐在那。

    楚墨说道:“然后,您救了他,帮他养好了伤,又答应他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对吧?”

    老爷子点点头,叹息道:“不该救他的!”

    “我全明白了!”楚墨说道:“怪不得赵洪志一见到这面令牌,就对我起了杀心,原来是怕当年丑事败露!”

    “后来试探出我并不知情,这才放了我一马,任我离开,也是笃定我中了血煞掌,必死无疑。”

    “但却依然觉得,他这样拒绝了我,爷爷定会恼羞成怒,那他当年的丑事,自然无法隐瞒!”

    “所以,他才要在第一时间,杀了爷爷灭口!”

    老爷子叹息道:“我没告诉你这件事,却是不想让人觉得我在挟恩图报。”

    “不过终究,是我做错了!”

    “当年他能做出来偷风翼龙蛋那种事情,就足以说明这人的人品有极大的问题。”

    “是我太过于迷信长生天这块金字招牌!”

    楚墨一脸赞同,说道:“金字招牌的背面,其实一样会有很多肮脏的东西!”

    老爷子看着楚墨,点点头,然后说道:“幸好,你遇到了这位……咳咳……朋友。”

    老爷子不知该如何称呼这个黑衣男子。

    只因为魔君看上去太年轻。

    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上,几乎没有留下任何岁月的痕迹。但一双眼中,却透着看透世事的沧桑,显然,他的年龄,并不像他的脸那样年轻。

    魔君淡淡说道:“叫我魔君吧。”

    “魔君?”老爷子微微挑动眉梢,在心中暗暗品味这两个字的含义。

    再一想孙子对他的态度,老爷子似乎隐隐的,有些明白了一点什么。

    不过老爷子久经沙场,这辈子什么人没见过,加上刚刚生那件事,对长生天已经是彻底失望。

    当下爽朗的笑道:“朋友以魔为名,行的却是侠义之事!我孙子能遇上你这样的良师,是他这辈子修来的福气!”

    说着,对楚墨说道:“傻孩子,还不快给你师父磕头!”

    楚墨微微一怔,心说您老人家这就把我给卖了……你是不知道这个魔头的可怕。

    不过终究也是他自己答应的事情,当下跪在魔君面前,说道:“徒儿楚墨,见过师尊!”

    魔君点点头,然后对老爷子说道:“告辞了!”

    说着,一把拉起楚墨的胳膊,身形一闪,瞬间消失!

    留下老爷子一个人站在那里愣,良久,才嘴角抽搐着咕哝道:“难怪叫魔君……还真邪性啊!”

    这时候,老爷子突然间想起一件事来,追出门去,外面却早已经空空如也。

    这时候,门口有侍卫听见动静,立即赶过来:“将军……您怎么出来了?”

    老爷子翻了个白眼,指了指窗户:“窗户破了!”

    ————————

    新书需要你们的支持,如此大的章节,可换诸君手中一张推荐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