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弑天刃 > 第十一章 传道授业
    砰!

    房门直接被关上。请∮看书WwΩW∮.∮QingKanShu.cC

    墙壁上镶嵌着的夜明珠,将房间照射得十分明亮。

    看着自己面前这部厚厚的典籍,还有那张干巴巴的大饼。

    不知为何,楚墨忽然觉得鼻子有些酸酸的。

    对这个师父,他真的是恨不起来。

    看上去,冷酷无情,所作所为,似乎也在印证着这一点。

    但从相识到现在,仔细想来,魔君已经帮了他太多!

    将他从冰雪之原,几日之内带到长生天,为他节省了一年多的时间和无数可能生的未知危险,自不必多说。

    长生天上,自己中了范李子的血煞掌,他不声不响的就给解去了。

    若不是之后赵洪志得意忘形,在爷爷面前说出这件事。

    恐怕楚墨这辈子都不会知道。

    因为以魔君的性情,肯定不会主动说出这种事。

    之后回到炎黄城,又是魔君救了爷爷,将赵洪志痛打一顿之后,又给吓了个半死,不敢再来找爷爷的麻烦。

    看上去,这似乎是他威胁魔君成功,但实际上真是这样吗?

    楚墨虽然只是一个少年,但人,却聪明的很。

    又哪里会看不出,魔君这人,只是看上去冷酷无情,霸道强横,但骨子里,却并不是那种真正的无情之人。

    就像今天,挨了两顿打,那滋味,也着实难受。

    连回忆都觉得无比痛苦。

    可其实过了那股劲,就没那么疼了,也不知魔君是怎么做到的。

    师父这性格,虽然不招人爱,但也很难去恨他……

    楚墨捧着这部厚厚的典籍,开始认真的看起来。

    就这样,日子一天天过去。

    魔君扔出来的口诀,也是越来越多,越来越难。

    所以,尽管楚墨很快就将那部厚厚的典籍上所有的字全部认全。

    可依然经常挨打。

    因为随着楚墨的记忆力越来越好,魔君的要求,也越来越严苛,甚至有些变态。

    连音阶错一点……都要挨揍!

    久而久之,楚墨也被打习惯了,一开始还会哼哼两声,躺在地上装一会死。请∫看书WwΩWΩ.ΩQingKanShu.cC

    但到后来,若是有两天没挨打,他反倒会觉得少点什么。

    自己都觉得自己有些贱皮子。

    他的身体,也愈的强壮,虽然元气上,几乎没什么进步,但整个人的精气神,跟来这里之前,已经完全判若两人!

    楚墨甚至有些怀疑,他现在这状态,会不会跟挨打有关?

    他的确是这么猜的,但却没敢问,怕魔君揍得更凶。

    魔君依然是那副凶巴巴的样子,一脸的生人勿近,熟人……也给我离远点的表情。

    每隔几天,就会出去一次,猎回一头楚墨从没见过的猛兽。

    楚墨甚至有些怀疑,这些猛兽,是不是传说中的元兽?

    因为它们的皮,都相当的坚硬,有好几只,以他二层巅峰的元气,持利刃,竟然都难以划开!

    同时,楚墨还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魔君每次带回来的猛兽身上,似乎都没有多少血液。

    终于有一天,楚墨忍不住问了出来。

    “师父,您猎回来的这些猛兽,怎么都像是流干了血一样?”

    魔君看了一眼楚墨,倒是没有像以往那样,干巴巴冰冷冷的回一句:关你什么事?

    而是沉默了一会,淡淡说道:“为师……命不久矣。”

    “想找一个天资……说得过去的人,传承我的衣钵。”

    “我不能让这一门传承,在我手中断掉。”

    “我身中剧毒,这个世上……已经没有能解掉我身上毒素的药材了。”

    “但高阶元兽的血液,却能暂时压制一下。”

    “让我,没有那么快死掉,有时间把那些东西传授给你。”

    魔君说这番话的时候,脸色非常平静,甚至连一丝哀伤,都不能从他脸上看到。

    楚墨心中,却无比的难受。

    他虽然一直怀疑师父的身体有些不太对劲。

    比如他的脸色过于苍白,异于常人。

    比如他不近人情的将自己从炎黄城带走,连跟爷爷告别的机会都不给。

    比如他对自己的要求严苛到变态,每天都会塞给他大量的不知所谓的口诀让他背诵。

    但却没想到,真相竟是这样!

    难怪他这么急,不给他跟爷爷告别的机会,是因为他体内的毒,已经快要控制不住,必须寻找元兽的血来压制。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

    但纵然是这样,他依然帮自己吓走了赵洪志……

    楚墨忽然间觉得自己实在太幼稚,觉得自己对师父的误会非常深。

    师父可以平静而又坦然的去面对死亡,但他不能!

    因为不知不觉中,他已经将师父当成了他最亲近的人。

    “师父……对不起!”楚墨的声音有些哽咽。

    “我一直觉得……”

    魔君一瞪眼,冷冷道:“矫情!”

    “我问你,十三天之前,我让你背诵那段口诀,第二段的第三个字是什么?”

    “啊?”楚墨当即愣住,一脸呆滞的表情。

    还没等他仔细去回想,魔君便一脚把他踢飞出去,又是一顿胖揍。

    然后飘然离去,不知所踪。

    “哎呦……能不能换一招,嘶……我的屁股,都裂了吧!”

    “疼死我了!”

    “真是……没人情味,没人味,脸还没这木屋可爱……嘶……”

    魔君这一次,足足走了八天!

    当他回来的时候,一脸疲倦,身上,却空无一物。

    早习惯了师父每次归来必带一只元兽回来的楚墨,愣了半天,才忍不住问道:“师父……猎物呢?被您装储物戒指里了?”

    魔君嘴角微微抽了抽,淡淡说道:“哪有什么储物戒指,这方圆几千里的元兽,快被我杀光了,剩下那些,都长了心眼,跑掉了。”

    “方圆几千里?”楚墨吃惊的问道:“好像一共,您也就猎到几十只而已啊?”

    “你当元兽是猪吗?到处可见?”魔君扫了一眼楚墨:“百里之内,能有一两只元兽,都算是多的!”

    “那……也就是说,师父您……没有元兽的血,压制剧毒了?”楚墨小心问道。

    魔君很坦然的点点头:“所谓的压制,也不过是一时的,对解毒完全无效,无所谓了,反正你,也快出师了。”

    “出……出师?”楚墨被吓了一跳:“师父我学什么了啊?我还什么都不会啊!”

    魔君看了一眼楚墨:“你过来!”

    “您不是又要揍我吧?”楚墨一脸警惕。

    “再废话真揍你!”魔君虎着脸。

    楚墨磨磨蹭蹭,来到魔君面前。

    刚要说话,却见魔君突然间伸出一指,直接点在他的脑门之上。

    轰!

    一股浩然的力量,直接冲进楚墨脑海当中。

    楚墨当场就昏厥过去。

    ………

    楚墨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在梦中,他梦见自己学到了无数的顶级功法,然后纵横天下。

    浪迹江湖四海为家,到处行侠仗义。

    把个什么长生天里面的那些无耻小人,全部打的屁滚尿流。

    正得意间,却忽然看见魔君那张苍白的脸,出现在他的面前。

    “师父!”楚墨亲热的叫了一声,就要迎上去。

    但魔君的身体,却在楚墨的面前,怦然爆开,四分五裂!

    “啊!”

    “不!”

    楚墨悲愤欲狂,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整个人如同疯魔。

    这时候,梦醒了。

    楚墨满脸泪痕,看见一脸疲惫的魔君正奇怪的看着他。

    “师父……”

    “您还活着,真好,真好,太好了!”

    “师父您告诉我,您的毒,需要什么药材来解,上天入地,徒儿也给您弄来!”

    “哪怕那药长在长生天的药园,徒儿把长生天掀了,也给您抢来!”

    楚墨泪流满面的说了一大堆。

    “幼稚!”

    魔君瞪了一眼楚墨,然后一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不知是否是楚墨的错觉,师父似乎变得无比的虚弱,就连走路,都有些下盘不稳!

    这在之前,简直就是不可能生的事情。

    楚墨坐起来,擦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平息了好一会,才让情绪恢复平静。

    却在心中暗暗誓:师父,您或许觉得徒儿没有那个能力,是,我现在是弱了点。

    但不管付出多大代价,只要能找到救治您的药材,徒儿肯定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它得到!

    哪怕……与全世界为敌!

    这时候,楚墨忽然间感觉到,自己的脑海中,多了无数的东西。

    这些东西,就像凭空出现在他的脑袋里,但却一点都不觉得突兀。

    只要一个念头,就能出来很多。

    无比的清晰!

    无比的深刻!

    不过让楚墨有些傻眼的是,他脑袋里面多出的这些东西,竟然有一多半……是他早已经可以倒背如流的各种口诀!

    “这……这……这是什么?”楚墨喃喃道。

    “这就是我的全部所学!是我们师门,全部的传承!”魔君不知何时,从房间里走出来。

    看着楚墨,淡淡说道:“其实,从一开始,我就可以通过这种方式,让你记住所有的东西。”

    “……”楚墨瞪大眼睛看着魔君。

    尽管此刻的师父,看上去十分虚弱,令他心疼,但听了这话,还是让楚墨有种牙根痒的感觉。

    “感情我那些揍……都是白挨的,原本可以不挨打的,对吧?”

    魔君十分坦然的点点头:“没错。”

    “我……”楚墨气结,想到自己挨的那些揍,到现在还心有余悸。

    结果,这个不着调的师父,竟然告诉他,那些揍,其实可以不挨!

    “这样你会记得更牢靠,会比较扎实。”魔君一脸理所应当的表情,看着楚墨道:“去做饭,我饿了!”

    楚墨正要说什么,却现师父的身子突然晃了一下,用手扶着门框,才没有倒下。

    “师父!”楚墨顿时出一声惊呼,就要冲过去。

    魔君忽然一瞪眼,一股恐怖的气息,自他身上爆出来,喝道:“站住!”

    “我无需你来可怜!”

    “你只是我寻找的一个传承衣钵之人!”

    “少来同情我!”

    “我房间里……有一本功法,名为……‘天意我意’,你修习了那部功法,就明白你脑子里……那些口诀,是做什么的了!”

    魔君说话都十分费力,每说一句话,都要喘息半天。

    但身上那股气势,却无比的强大!

    “我……已经没有遗憾,回头……把我就地掩埋……”

    “尘归尘,土归土,罢了……罢了!”

    魔君说着,身上那股气息,轰的一下,瞬间散去,然后身子晃了两晃。

    扶着门框的手,骤然一松,哐当一声,摔倒在地。

    “师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