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弑天刃 > 第十五章 神秘少女
    楚墨有些哀怨的看着远方那座挺拔雄峻的大山,眼中露出不舍之色。请看∮Ω书Ww∮WΩ.∫QingKanShu.cC

    想起师父之前的状况,心中更是充满担忧。

    “若是师父再次昏迷晕倒,我又不在身边,那可怎么办?”

    “不行,我还是要跟师父当面道别!”

    “要叮嘱他,坚强些,别放弃!”

    “一定要寻找元兽,用它们的血液续命!”

    “那样,我就会有时间,为师父寻找他所需要的元药!”

    “只要我活着,就不会让你轻易死去!”

    “我会尽我所能,来挽救你!”

    “我知道,你的心中,有太多未了之事。”

    楚墨心中想着,朝着那座大山,开始拔足狂奔。

    突破元关之后,体内元力源源不断,虽然没办法像魔君那样御空飞行,但行走在这大山之中,却也如履平地,并不费事。

    百里之遥,楚墨只用了一个时辰多一点,就来到了那座山峰之下。

    “师父!”

    “我回来了!”

    楚墨一边大声喊着,一边朝着这座山峰攀爬而上。

    这座山非常陡峭,悬崖峭壁随处可见。

    楚墨的声音,回荡在山间,惊起一些林中的鸟兽,四处散逃。

    楚墨也不理会,手脚并用,一路朝着山巅爬去。

    当他辛辛苦苦的,终于爬到山顶,却傻了眼,原来那里,已是空空如也。

    他熟悉的那栋小木屋,没有了。

    木屋外面,那些魔君给他做的各种训练器械,也没有了。

    只剩下一片空荡荡的空地。

    “师父……”

    楚墨的眼圈有些微红,轻声道:“我知道您不喜欢儿女情长,可您这……”

    “也太……”

    楚墨想说绝情,但却说不出口,因为他清楚,魔君并不是那种真正绝情之人。

    只能说,他的师父,是个骨子里骄傲到极致的人。

    哪怕一丝一毫的伤感,也不愿在他面前露出。

    楚墨有些失落的在那站了很久,脑子里回想起在这里度过的每一天,每一幅画面。请看Ω∫书Ww∮W∮.∫QingKanShu.cC

    最后,楚墨的脸上,露出一抹坚毅之色。

    “师父,我知道您对我期望很高,徒儿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说着,楚墨跪在地上,对着那片空地,拜了三拜。

    站起身,转身下山。

    这一次,楚墨没有回头。

    回家的路,楚墨只记得大概方向。

    几万里的路呢,接下来等待他的,恐怕就是漫长而又艰辛的旅途了。

    不过楚墨并不怕,他在魔君跟前都活的好好的,没道理征服不了这条回家的路。

    这一天,楚墨并没有走出多远,因为之前离开魔君的时候,就已经不早了,他又折返回去一趟,耽误了不少时间。

    所以,楚墨只走出百里山路,天便彻底黑了下来。

    楚墨决定休息一夜,明天再赶路。

    找了一棵巨大的古树,爬到上面,坐在一根足有一丈多宽的树枝上,背靠树干,开始默默修炼起来。

    头顶夜空繁星点点,天地间一片寂静。

    随着心法的运行,四周大量的元气,开始如同潮水般,向着楚墨的身体涌来。

    他身体当中的各处经脉,也随着心法的运行,开启了经脉尽头的穴位,迎接那些元气的进入。

    同时,随着他不断运行心法,随着元气的大量涌入身体,楚墨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在不断的变强!

    “难怪师父说着心法,世上第一。”

    “果然是厉害!”

    “看来,我这样一路修行回到大夏,或许……有机会突破到第四层!”

    “若是那样……”

    楚墨的眸子里,凝聚出一抹冷光。

    一个名字,和一张让他厌恶到极致的脸,浮现在他的眼前。

    “夏杰!”

    “洗干净脖子好好等我!”

    这时,楚墨忽然觉得身体有些痒,同时,隐隐的,还有一丝怪味,传进他的鼻子里。

    一个小周天运行完毕之后,楚墨便忍不住,睁开双眼,皱着眉,打量着自己的身体。

    借着依稀的星光,他下意识的撸起袖子,看了一眼手臂。

    原本洁白的胳膊上,竟然蒙上了一层黏糊糊,漆黑如墨的东西。

    那怪味儿,便是从这上传来。请∮看书WwΩW∮.∮QingKanShu.cC

    “呕……”

    哪怕是自己身上出来的,依然让楚墨感觉很恶心。

    “这是什么东西?”

    楚墨皱着眉头,呲牙咧嘴的看着自己胳膊上这黑乎乎的东西。

    然后下意识的,解开了衣衫,瞄了那么一眼。

    他的整个身体,几乎全都被这种黑乎乎的东西给覆盖了……

    “啊!”

    这一声凄厉的叫声,在这宁静山林的夜晚,不知传出去多远。

    总之,不少飞禽走兽,都被他这一嗓子给吓跑。

    一些胆小的,恐怕都会留下心理阴影,再也不敢回到这里。

    楚墨手脚并用,从这株古树上爬下来,朝着记忆中的那条山溪冲去。

    冲到溪边,用最快的度脱下衣服扔在岸边,噗通一声,直接跳了下去。

    “嗷嗷嗷!”

    楚墨又是一阵鬼哭狼嚎的叫唤。

    从水中跳了出来。

    因为这齐腰深的溪水,实在是太凉了!

    以他如今踏入元关的体质,都有些无法承受。

    不过低头看看自己全身上下这黑乎乎的东西。

    楚墨又是一阵腻歪,他是个很爱干净的人,如果今天不把身上的脏东西洗净,恐怕连觉都睡不着了。

    “不行,宁可冻死也不要脏死!”

    当下一咬牙,噗通一声,又跳了回去。

    这一次,或许是有些适应了,或许是心理作用,总之,楚墨觉得溪水似乎也没有之前那么凉了。

    接下来,就是拼命的往下搓,但这污垢,像是黏在他身上一般,废很大劲,才能勉强搓下来一点。

    楚墨翻着白眼,一个猛子钻进水里,抓了一把沙子,接着蹭……

    在这冷水中折腾了足有一个多时辰,楚墨才差不多将身上的这些污垢给搓干净。

    呼!

    楚墨终于长出了一口气,喃喃道:“真是见鬼了,好端端的,身上竟然能冒出这么多脏东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树林中,突然间传来一声轻笑。

    “嘻嘻,好笨!”

    “不过是修炼过程中,身体排出的杂质,令你的体质变得更好,这叫洗髓!”

    楚墨被吓得一哆嗦,大声喝道:“什么人?给我出来!”

    “躲在暗中藏头露尾鬼鬼祟祟要做什么?”

    随着楚墨这一声怒喝,树林中顿时安静了一霎。

    不过马上……

    “你吼什么吼?”

    “显你嗓门大吗?”

    “又不是你家种的树林,人家怎么就鬼祟了?”

    树林中,传来一个少女愤怒的声音,接着,一个穿着蓝色衣裙的少女,从影影绰绰的树林中走出来,站在河岸边,居高临下看着溪水中的楚墨。

    “出来了,你要怎么样?”

    “你……”楚墨在水中差点没气晕过去,心说你这不知从哪冒出来的丫头有没有点羞耻心?没看我浑身上下什么都没穿在河水中洗澡?

    “你什么你?当谁稀罕看你么?那么瘦,天又那么黑……咳咳。”少女自知失言,顿时住口不语。

    楚墨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向来只听说过男人偷窥女子洗澡,却从来没见过女子偷窥男人的。

    “好吧,这位姐姐,我的确没什么可看的,请您走远点,让我上岸穿上衣服可好?”

    楚墨在水里时间太久,冻得哆哆嗦嗦的,也顾不得追寻这少女的来历,只想让她赶紧走开。

    “哼,好像多稀罕看你似的!”少女哼了一声,转身走开。

    黑夜中,也看不见她的表情,但从声音中,能听出这少女似乎也有些害羞。

    楚墨眼看着少女的身影,又消失在树林之中,等了好一会,才试探着说道:“你不许偷看我!”

    “呸呸呸,你个小屁孩,谁稀罕看你,再敢胡说八道,本姑娘就把你衣服踢到河里面去!”

    “冻死你!”

    少女果然没有离开,声音远远传来。

    楚墨赶紧从水中爬出来,他真怕对方这么干,那可就惨了。

    三下两下,迅的穿好衣服之后,楚墨二话没说,转身就走。

    从小就在军营中长大,楚墨学到了太多他这个年龄少年接触不到的知识。

    远比同龄人成熟很多。

    在这种绵延万里荒无人烟的大山之中,深更半夜,冒出来一个少女,胆子又如此之大,从里到外透着一股诡异的气息。

    “这样一个来历不明的人……”

    楚墨穿好衣服冷静下来之后,脑子里就剩下一个念头:离她远点!

    “喂,你这人怎么这么没有礼貌?不打声招呼就走?”

    让楚墨没想到的是,那少女竟然追了上来,冲到楚墨身边,横眉立目的怒视着楚墨。

    这一次,楚墨借着树冠筛下的朦胧星光,勉强看清楚这少女长相,心中不由得赞了一声:好漂亮!

    只见她穿着一身蓝色衣裙,长披肩,细柳弯眉,丹凤眼,樱唇如绛点。

    少女的皮肤极白,哪怕是夜色暗暗,也依然给人一种吹弹可破的感觉,一双眼睛水汪汪,闪闪亮,犹如此刻头顶夜空中的星辰。

    纤腰盈盈一握,两条修长笔直的美腿,在裙裾中若隐若现。

    虽然看上去年岁不大,但却给人一种惊心动魄的美。

    “看什么看?”少女被楚墨有些放肆的目光盯得有些脸红,忍不住嗔了一句。

    “你这么漂亮,是山里的妖精么?”楚墨问道。

    心中却是在那隐隐的感到奇怪,这地方距离自己跟师父隐居修炼的大山并不远。

    凭魔君的本事,周围如果有能够化成人形的顶级元兽,他绝不会不知道。

    那么为什么没有把这少女给抓到?

    因为她长得漂亮不忍下手?

    别开玩笑了!

    在魔君眼里,就算这少女再美上几分,只要她真的是元兽,都不会丝毫手软。

    楚墨根本就没想过这少女跟自己一样,是一个人类,理由只有一条:他不信!

    “你才是妖精呢!”

    “你全家都是妖精!”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长得像那些丑陋的元兽?”

    少女怒视着楚墨斥道。

    “不是元兽化形变的妖精,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楚墨冷笑。

    “呸,你不也在这?你也是禽兽变的妖精么?”少女牙尖舌利,言辞不是一般的犀利。

    楚墨挠挠头,觉得人家说的似乎也有道理,于是,他问道:“那你是谁?”

    “是啊……我是谁来着?”

    少女顿时蹙起柳叶弯眉,那张绝美的脸蛋上,露出几分痛苦和茫然之色。

    “我到底是谁呢?”

    “我隐约能想起我的名字……”

    “哎呀哎呀,你好讨厌!”

    “我是谁管你什么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