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弑天刃 > 第十六章 奇葩修炼

第十六章 奇葩修炼

        哪怕夜色浓郁,楚墨依然能看见少女脸上凶巴巴的表情,当下嘴角抽了抽,说道:“谁想管你的事情了?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告辞!”

        这少女很漂亮不假,不过那又怎么样?漂亮的女孩楚墨从小到大见过的多了。请看∮Ω书Ww∮WΩ.∫QingKanShu.cC

        炎黄城中那些大家闺秀,哪个不是温柔贤淑。

        哪怕是装出来的……

        眼前这种刁蛮任性的大小姐,他可不想招惹。

        “哎,你别走!”少女身形一闪,竟然挡在了楚墨的面前,一双黑漆漆水灵灵的眼睛盯着楚墨道:“你这人好生无礼!人家可是女孩子,你就不知道让着点?”

        楚墨额头上满是黑线,看着少女,认真说道:“拜托,这位小姐,你我之间素不相识,你为何要苦苦纠缠我不放?”

        同时,楚墨心中,对这少女的危险程度,又提升了几个级别。

        就冲刚刚她突然间出现在自己面前这一手,就说明这少女的境界不低,至少是高过他的。

        因为现在的他,还做不到。

        “这种深山老林,黑漆漆的,多怕人啊,你忍心把我这样一个漂亮的女孩子丢在这里不管吗?”少女一手叉腰,一脸气愤的说道。

        楚墨从她的脸上,可没看见半个“怕”字。

        “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觉得理亏了?哼,亏你还是个男人!”少女得理不饶人。

        “你还没完了是吧……”

        楚墨一翻白眼:“先,这深山老林的,你一个女孩子家,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

        “其次,你的身手这么好,行走这万仞山林如履平地,有什么可怕?”

        “还有,我不是男人,我是一个男孩。”

        楚墨看了一眼蓝裙少女,补了最后一刀:“看清楚了,我是个男孩!”

        “姐姐!”

        “姐姐?你叫我姐姐?我看起来像是姐姐?”

        少女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顿时炸毛了。

        “好你个牙尖嘴利的小屁孩,我今年才十一岁,你一看就比我大,凭什么叫我姐姐?”少女怒了。

        “啧……”楚墨顿时无语,看着眼前这个比自己还要高出半头的极美少女,该胖的地方胖,该瘦的地方瘦,动人至极。∮请Ω看书Ww∫W∮.QingKanShu.cC

        楚墨瞄了一眼少女的胸脯,心中腹诽:十一岁?吃了什么东西才能长成这样?我可是读过书的人,想骗我?门都没有!

        “比我小是吧,那,小妹妹,你还有事没有?若是没事,咱们就此别过?”楚墨说道。

        “谁是你的小妹妹?”少女一瞪眼,然后微微蹙了蹙柳眉,眸子里闪过一抹茫然,看着楚墨道:“我找不到我的家人了,不知道自己是谁……”

        最后这两句话,听上去,倒是露出了几分小女孩应有的柔弱。

        不过楚墨可不相信这个少女是柔弱的,换做是谁,恐怕也不会相信这种地方突然间冒出来的一个少女会是柔弱可怜的人。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楚墨这话一出口,心中顿时苦笑起来,果然是近墨者黑啊,跟师父在一起久了,连说话的风格都开始接近了。

        换做从前,就算怀疑这少女的来历,他也不会说出这种话来。

        “嗯,的确跟你没什么关系。”少女轻叹一声,神色一黯,脸上露出楚楚可怜的表情,令人心疼。

        楚墨却是不为所动,只是平静的望着这少女。

        少女正想说什么,忽然间眉宇间神色微微一变。

        “算啦,人家还有事,回头找你玩!”

        说着,楚墨感觉到眼前的少女身形一闪,瞬间消失在那里。

        顿时把楚墨震撼得不轻,刚刚他还在心中暗自判断这少女的实力,想着比自己强,恐怕也强的有限。

        真要动起手来,自己未必就差她多少。

        但这少女离去时施展的手段,楚墨只在师父魔君的身上才见过!

        难道说,这少女……竟是个堪比魔君的强者?

        这也太荒谬了吧?

        楚墨晃晃脑袋,不相信这种可能。

        被这少女一闹,楚墨也没了困意,决定立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楚墨走了半天,那蓝裙少女竟又出现在了刚才的地方,只是那张绝美的脸上,满是疑惑的表情,用手轻轻拍着胸口,喃喃道:“好可怕的气息!”

        “他应该能杀我,但却没有对我出手。”

        “难道他跟这少年有什么关系?”

        “感知到我对这少年没有杀意?”

        “这个少年……似乎跟我此行的目的有关。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

        “可是,我又是谁?”

        “我来自哪里?”

        “为什么要来这?”

        少女咕哝着,脸上再次露出痛苦之色,用手用力的揉着眉心,良久,才郁闷的道:“这种感觉,真的不舒服!”

        说着,少女顺着头顶连成一片的浓密树冠,看了一眼晴朗的夜空,朝着楚墨离去的方向,疾步追去。

        少女走了很久之后,虚空中,才有一道身影,逐渐显现出来。

        一身黑衣的魔君,气息内敛,眸光清冷的望向楚墨和少女离去的方向,面色肃然,轻声道:“那个世界的……来找我徒儿做什么?哼,你若是心存歹意,我就直接杀了你,永绝后患!”

        说着,魔君身形一闪,也消失了踪影。

        这一切,楚墨自然是不清楚的。

        等到天光大亮,一轮红日爬上树梢,照耀得丛林中光斑点点时,楚墨已经走出了两百余里。

        此时,他正在修炼魔君教他大量口诀中的一种。

        “人家师父教徒弟,刀法、剑法、拳法、掌法、步法……总会说个清楚明白。”

        “然后还得悉心指点,深入浅出……”

        “我这师父倒好,教了我一大堆口诀,却不告诉我哪个口诀是什么,必须要用心法一个个去尝试……”

        楚墨愁眉苦脸的咕哝着,这一路上,两百余里,他只弄清楚一种功法是什么。

        这是一种拳法,一共只有三招。

        但那口诀,却非常的长,而且很深奥。

        楚墨原本是想要修炼一种步法的,修炼了步法,赶路的度至少能提升一倍,若是步法品阶够高,甚至可以提升数倍甚至十数倍。

        不过通过心法修炼了一遍这个比较长的口诀之后,才现,这是一套拳法。

        也不知道有没有名字,估计是有的,但魔君压根就没告诉过他。

        别看这套拳法只有三招,但却可以演化出无数种变化,堪称精妙绝伦。

        跟楚墨从小修炼的军中长拳比起来,当真是天上地下。

        所以楚墨除了最开始抱怨了两句之后,整个人,便直接沉浸在这三招拳法当中。

        于是,这片寂静的丛林中,就出现了一道很有意思的风景线。

        一个十几岁的少年,一边疾驰赶路,一边两只胳膊不断的比划着什么,嘴里还不断的念念有词的咕哝着,看上去,十分滑稽。

        知道的,这是在练功,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个傻子。

        在暗中跟着楚墨的蓝裙少女,心里就是这么认为的。

        “这个小屁孩之前还牙尖嘴利的,怎么这会看上去有点疯疯癫癫的?”

        蓝裙少女皱着眉头,远远的跟在楚墨身后,看着他在那里比比划划的,白里透红的脸蛋上,满是不解。

        “哈哈,我明白了,原来是这么回事!”

        “气,起于丹田,成于天枢,壮于天池……”

        “经由天泉、曲泽、郄门、内关、大陵……劳宫。”

        “最后汇聚于少泽、关冲、中冲、商阳、少商之处……”

        “以螺旋劲力打出……”

        突然间,楚墨出一阵大笑,把后面的蓝裙少女给吓了一跳。

        然后,只见那边楚墨的身形一闪,动作极为敏捷,朝着一株大树就冲了过去。

        在距离那株两人合抱的大树还有十几丈的时候,楚墨直接飞身而起,狠狠一拳,砸向那株大树……

        砰!

        一声闷响,楚墨整个人,都撞在那株大树上面。

        然后,呈一个“大”字,贴在粗壮的树干上,一点点滑落下来,趴在地上不动弹了。

        蓝裙少女瞪大眼睛,嘴巴张的老大,被震撼得目瞪口呆。

        良久,才喃喃道:“他疯了吗?”

        楚墨当然没疯,此刻他也是有苦说不出,原以为领悟了拳法中的精妙之处,心中得意,想要试验一下,结果……咳咳,就变成现在这样了。

        这套只有三招的拳法,无比深奥,哪怕楚墨天资卓绝聪慧过人,也断无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完全领悟到其精髓之处。

        所以,悲剧了。

        楚墨趴在地上,老半天才缓过神来。

        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忍不住骂道:“师父,你这个老鬼,教的是什么狗屁拳法?”

        “嘶……疼死我了!”

        “教完口诀就不管了……”

        “这天底下哪有你这么不负责任的师父!”

        “我就骂你了,怎么地吧?”

        “你倒是出来打我啊!”

        蓝裙少女呆呆的看着远处那个叉着腰站在那跳脚骂的少年,感觉自己脑子都快不够用了,这天底下还有这么奇葩的师徒?

        “做师父的,只教口诀,然后甩手走人,什么也不管了。”

        “当徒弟的,这么不尊重师父,敢随便指责?”

        “要是在我那,像他这样,肯定早就被逐出师门了……”

        “不被打死,都是幸运!”

        “咦?我为什么要这么说?我那……又是哪儿?”

        蓝裙少女又皱起眉头,苦苦思索起来。

        那边的楚墨骂够了之后,嘴里又咕哝着什么,一边走一边比划起来。

        就这样,蓝裙少女整整跟了楚墨九天,几乎每天都能看见相同的场景。

        同时,她也见识到了那个少年的倔强和坚持。

        在蓝裙少女看来,前面的楚墨,简直就是一个小疯子。

        每天都换着法的折磨自己。

        不是把自己拍在树上,就是把自己拍在悬崖上,要不就张牙舞爪的跳进瀑布,迎着激流在那怒吼。

        反正每天不把自己折腾个灰头土脸决不罢休。

        每一次,都要大骂几声不负责任的师父,然后休息过来之后,再神采奕奕的继续折腾。

        蓝裙少女从来就没见过这么修炼的人,当真开了眼界。

        终于,在第九天的傍晚,事情生了变化。

        楚墨遇到麻烦了!

        ---------------------------

        走过路过的兄弟姐妹,求几张推荐票,不然楚墨同学的麻烦就大了……

  http://www.qingkanshu.cc/0_545/25226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qingkanshu.cc。请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