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弑天刃 > 第十八章 绝境成长
    “师父……师父……妖怪来啦,快救命啊!”

    “再不救我,你徒弟就死啦!”

    “你传承就断啦!”

    楚墨一边跑,一边大声喊着,模样狼狈无比。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但在逃跑的过程中,却是将他学习的众多口诀中的一种步法,十分自然的施展了出来。

    这种步法,是他两天前,刚刚从那些口诀当中试验出来。

    知道是一门轻身功法,但同样,这门步法跟那拳法一样,非常深奥,晦涩难懂。

    楚墨当时就放弃了,想着将那门拳法彻底学会了再来练它。

    没想到的是,在逃命的过程中,居然直接激出他最大的潜力,没用他去参悟,就这样自然而然的施展出来了!

    这种步法,相当强大,楚墨一经施展,现度比之前竟然快了一倍还多!

    要知道,他仅仅是施展出来而已,并不是已经精通了这门步法!

    但却完全来不及喜悦,因为他的度提升之后,那条该死的赤目寒冰蟒……竟然也提了!

    “感情你刚刚一直在散步吗?混蛋!”

    楚墨气得七窍生烟,不由大喊起救命来。

    在他看来,这也没什么丢人的,小命都快没了,不喊救命还能干什么?

    天空中的魔君哭笑不得,心道自己这个弟子,天资卓绝,根骨绝佳,最重要的是,他比自己聪明太多!

    说到坚持和倔强,就连魔君都佩服楚墨骨子里的那股狠劲,凭他的手段,都不能使其屈服。

    若不是用了那么一点手段,加上长生天那群蠢货自己有眼无珠,七长老又恩将仇报……想要让这少年成为他魔君的弟子,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谁要说楚墨是个没骨气没勇气胆小怕死的人,魔君第一个不答应。

    但这小子偏偏的,又极为聪明,懂得借势,懂得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东西,来保护他自己!

    该拼命的时候,绝不含糊,但该偷懒的时候,也绝不肯多费一分力气!

    就是这样一个让人又爱又恨的小东西!

    也唯有这样的人,才能走的更远!

    魔君吞下那颗七转仙丹之后,整个人的精气神,瞬间生巨大的变化,之前种种颓势,在他身上完全消失不见。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

    整个人的气血,也一下子恢复到巅峰状态。

    整个人身上,仿佛被一层虚无缥缈的气给笼罩起来。

    飘然若仙!

    听见楚墨的呼救,他没好气的传递出一道神念过去:“蠢货!你学的拳法是摆设吗?”

    轰!

    楚墨感觉自己的脑袋里面灵光一闪,一边跑一边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小爷我也是有本事的人啊!”

    “那三招拳法,我不是领悟出了一招么?”

    “我怎么这么蠢,忘了这茬?”

    魔君这道神念用得十分巧妙,楚墨根本就没想到,他想到这件事,根本就不是什么灵光一闪,而是师父的暗中指点。

    楚墨回过头,冲着身后的赤目寒冰蟒大喊道:“喂,我说大长虫,你要是再追我,我就不客气了!”

    噗!

    后面穷追不舍的赤目寒冰蟒可没有半点退避的觉悟,又是一口寒气,喷在楚墨身后,一株三四个人才能合抱过来的大树,都瞬间化成冰雕。

    砰!

    赤目寒冰蟒强横的身躯,随后狠狠的撞在那株大树上面,顿时将这株被冰封的大树撞得粉碎!

    那碎冰甚至都快要溅到楚墨的身上!

    “好吧,人善被人欺,等会小爷非扒了你的皮,用你的肉做蛇羹吃不可!”

    楚墨一咬牙,展开步法,竟回身朝着赤目寒冰蟒冲了过去。

    抬手就是一拳。

    “打死你个畜生!”

    那边的蓝裙少女,已经准备好了要出手救下楚墨,好让他感激自己。

    “哼,本姑娘很想知道,当你现本姑娘是你的救命恩人之后,你会露出怎样的表情!”

    蓝裙少女得意的一扬眉,刚要出手,却惊讶的愣住。

    因为,那个少年,已经出手了!

    追赶了楚墨半天的赤目寒冰蟒见这小家伙竟然敢冲向自己,一双赤色的眸子里,顿时闪过一抹极度不屑的光芒。

    身子微微一顿,那强壮有力的蛇尾,朝着楚墨……狠狠的抽了过来。

    “气,起于丹田,成于天枢,壮于天池……”

    “经由天泉、曲泽、郄门、内关、大陵……劳宫。请看书WwΩWΩ.ΩQingKanShu.cC”

    “最后汇聚于少泽、关冲、中冲、商阳、少商之处……”

    “以螺旋劲力打出……”

    楚墨怒吼着。

    砰!

    这一拳,狠狠的跟赤目寒冰蟒的尾巴撞在一起。

    就在蓝裙少女嘴巴张大,一脸震惊表情,几乎忍不住冲过来救楚墨的一瞬间……

    那强壮无比,连一株大树都能轻易抽断的蛇尾,竟然……被楚墨这一拳,生生打爆!

    一片血光,在虚空中乍现。

    蓝裙少女被这一幕震撼得几乎忘记了呼吸。

    眼中满是不可思议的表情。

    楚墨这一拳得手之后,信心大增,脚踏刚刚学会、尚不精通的步法,顺着赤目寒冰蟒的背后,朝着它的脖子就冲了过去。

    蛇打七寸!

    这巨蟒的弱点,同样也是在那!

    强壮有力的尾巴被人家一拳打爆,赤目寒冰蟒出一阵痛苦的嘶叫,同时伴随的,还有无尽的愤怒!

    可根本不等它转身,便感觉到一阵强烈的死亡气息,向它笼罩而至。

    四阶的元兽,灵智并不低,感受到了威胁的赤目寒冰蟒,第一个反应,并非逃走,而是“唰”的一下,竖起了它脖子上所有的鳞片!

    跟楚墨巴掌差不多大的鳞片,每一片都闪烁着寒光,锋利如刀!

    足以吓退任何企图攻击它弱点的敌人!

    但楚墨,却是没有半点退缩。

    这才是你死我活的时候,稍微一犹豫,生死关系便立马转换!

    楚墨一咬牙:“小长虫……给我去死吧!”

    再一次,施展出三招拳法中的第一招,狠狠砸向那已经竖起来……锋利如刀的鳞片!

    所谓顶级的功法,就是将元力利用到极致,将其威力……挥到最大!

    寻常功法,能挥出元力的三到四成,已经算是不错。

    但楚墨修炼的这种,却几乎可以挥出九成以上!

    锋利的鳞片,轻易的划开楚墨的拳头,鲜血……瞬间流淌出来。

    但楚墨这势大力沉的一拳……也狠狠的砸在这条赤目寒冰蟒的脆弱之处。

    砰!

    一声闷响。

    拳头上蕴含的强大元力,轰然打入到巨蟒的脖子里。

    将那里面的血肉,顿时搅作一团。

    血管爆裂,肉体粉碎!

    强横的元力,在赤目寒冰蟒的身体中肆虐,让这头四阶的元兽,瞬间狂!

    巨大的身子疯狂的扭曲,砰的一下,就将楚墨给击飞。

    但这头赤目寒冰蟒,也在楚墨这一拳之下,被打没了大半的生机。

    虽然在地上疯狂的扭动,但也不过是临死前最后的挣扎罢了。

    楚墨被击飞出十几丈,摔落在草丛中,感觉浑身上下像是散了架子一样。

    吐出一口血,大声骂道:“该死的东西,临死还要报复小爷一下,想同归于尽?真是天真,小爷可是被大魔头师父打过无数次的人!身体结实着呢,会被你撞死?做梦去吧!”

    说着,竟然没事人一样的爬起来,朝着赤目寒冰蟒走了过去。

    但若是仔细看去,就能现,楚墨那沾满尘土草屑的衣服上,整个后背……都已经湿透!

    走路的双腿,都有些微微颤抖。

    刚刚那一击……也是耗尽了这少年几乎全部的力量!

    躲在暗中的蓝裙少女,眼中依然保持着震撼之色,看着那少年滴血的手,完全说不出话来。

    原以为是个胆小怕死的人,没想到爆起来,竟然如此疯狂!

    如此狠辣!

    “真是一个恐怖的小怪物!”

    良久,蓝裙少女才缓过神来,看向那少年的目光中,隐隐的,多了几分敬佩。

    云层之上的魔君淡淡的看了一眼楚墨,冷哼一声:“笨!”

    转身离去。

    楚墨看了一眼自己依然淌血不断的右手,呲牙咧嘴,骂骂咧咧的走向这条巨蟒:“再来咬我啊!”

    “老虎不威,以为小爷是猫咪么?”

    “你奶奶的,老老实实呆在水中不好么?出来做什么?”

    “6地上也是你能混的地方?”

    “小命都葬送在这里,这下爽了吧?”

    噗嗤……

    那边蓝裙少女再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楚墨脚踏步法,猛的转身,眸子里在那一刹那,闪过一道冰冷的杀气。

    身体中仅存的元力,瞬间沸腾,随时可以再轰出一拳!

    见是那蓝裙少女,顿时松了口气,道:“你怎么还跟着我?”

    “哼,这片山又不是你家的地盘?你管我去哪?”蓝裙少女一脸傲娇的扬着脸,斜睨着楚墨,冷笑道:“刚才不知道是谁,大呼小叫喊救命,怎么,现在又威风起来了?”

    楚墨的脸上露出几分尴尬,翻了个白眼,说道:“那又怎么样?还不是被我杀了?”

    “笑到最后才是王者!”

    “运气罢了。”

    “杀条小蛇就是王者了?真是无知!”

    蓝裙少女说着,走了过来,用脚踢了踢身体还在抽搐的赤目寒冰蟒,一脸嫌弃:“四阶的小元兽,连兽丹都没有,血肉倒是能增强一点体力,没什么价值。”

    楚墨懒得搭理她,当年那条赤目寒冰蟒,筋、骨、皮被取下之后,回到炎黄城,送去拍卖行,很是卖了一笔大钱。

    被他爷爷用来抚恤那些死伤的将士,足够那些人的家里衣食无忧的度过一生。

    怎么到了这蓝裙少女的嘴里,就变成没什么价值了?

    “帮我个忙。”楚墨用手一指这赤目寒冰蟒:“扒皮抽筋取骨。”

    “多恶心啊!”蓝裙少女像个小兔子一样,瞬间跳开:“你让我一个女孩子做这个?”

    楚墨撇撇嘴,从身上取出一把锋利的短刀,自己收拾起来:“不帮就不帮,说那么多废话做什么?这不能做那不能做,这种地方,就是你一个女孩子该来的?”

    尽管已经死掉,但这赤目寒冰蟒的皮依然坚硬无比,楚墨收拾得也有些吃力。

    蓝裙少女看着楚墨在那呲牙咧嘴的样子,想了想,走过来,有些不情愿的说道:“把刀给我!”

    ----------------

    你们的每一张推荐票对我来说,都是莫大的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