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弑天刃 > 第二十二章 暗夜追兵
    “什么叫我还想怎样?”

    楚墨看着中年男子:“拦住我的人是你们!”

    “要抢我的人,也是你们!”

    “现在打不过我,还问我想怎样?”

    “从始至终,都是你们在步步紧逼!”

    中年人顿时松了口气,心中暗道:这小东西虽然强大得令人心生恐惧,但终究还是一个雏儿,嫩的很。Ω请看书WwΩW∮.∫QingKanShu.cC若是换做一个成年人,恐怕我们今天谁都别想活着离开。

    心里想着,中年人露出一抹苦笑:“这位小英雄,之前是我们这群人有眼无珠,冒犯了您,多有得罪,真是对不起了。”

    说着,躬身给楚墨施了一礼,然后又说道:“现在我们也受到应有的惩罚了,您看……我这些兄弟们,都受了重伤,您是不是……放我们一马?让他们得到救治?不然的话,他们都会死的!”

    楚墨看着中年人,内心也是挣扎的很。

    他不是笨蛋,爷爷从小对他的教诲,他心里面都记得清清楚楚。他知道,若是放走这群人,恐怕之后会麻烦不断。他的身上,背着这么大的一笔财富,这群人回头真能偃旗息鼓才怪。

    接下来的这条路,恐怕会更加艰难!

    但知道是一回事,做起来……却又是另一回事了。

    不管怎么说,他今年也只有十三岁,让他提刀杀人,除非真的是深仇大恨,不然的话,确实很难下的去手。

    楚墨心里面犹豫着,最终,还是纯良那一面占了上风,看了这中年人一眼,认真说道:“你也不用拿话唬我,你们这群人,不是什么好人!”

    “看上去像是一队冒险者,但见到别人的财富,便能立即上来围杀抢夺,显然在这之前……你们是做过这种事情的!”

    中年人被吓了一跳,脸上露出尴尬之色,说道:“你误会了……我们,我们不是你说的那种人,只是……只是看小英雄你年少,想欺负一下,真的……”

    楚墨看了他一眼,说道:“我今天,不会杀你们,但你们记住了,如果接下来,我要是再遇到拦路抢劫的。请看∫书Ww∮W∮.∮QingKanShu.cC一旦证明跟你们有关,那么,你们最好祈祷,千万别再遇到我。”

    “这个世界很大,天地辽阔,但有的时候,这个世界也很小,说不定在哪,就又遇到了。”

    “你们,好自为之吧!”

    楚墨说着,看了一眼这中年人,然后牵过一匹马:“这匹马,就当我收的利息了!”

    说着,翻身上马,扬鞭纵马而去。

    直到楚墨的身影消失在视线当中,那中年人才一脸阴翳的狠狠一跺脚:“该死!”

    身边几个没受伤的人此时正在救治那些倒地不起的,其中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带着哭腔的喊道:“老王,咱们被那小畜生给玩了,他太狠了……”

    “怎么?”中年人一脸煞气,咬牙问道。

    “那小子……废了咱们好几个兄弟,元气都散了……再也不能动武了,呜呜!”那年轻人说着,竟哭了起来。

    “哭你妈蛋!”中年人一声怒喝,然后咬牙切齿的道:“好个小畜生,当真狠毒,把人给废掉,跟杀了有什么区别?”

    “临走还威胁老子,小东西,要是让你安生的走出这片草原,老子的姓就倒过来写!”中年人咆哮着在那誓。

    刚刚被老王骂了一顿的年轻人在一旁弱弱的道:“你的姓倒过来写也是一样的啊……”

    “你滚!”中年人老王一脚把年轻人踹翻,然后从身上取出一个口哨,用力一吹。

    奇怪的是,并没有出什么声音来,但过了一会,天空中却出现一道乌光,竟是一只鹰隼,从天而降,落在老王的肩头。

    老王从身上取出纸笔,快的写了几句什么,绑在这只鹰隼的腿上,又取出一块生肉喂给它。请看书WwΩWΩ.ΩQingKanShu.cC

    鹰隼叼着这块肉,振翅飞起,朝着高空飞去。

    老王这才吐出一口浊气,咬牙道:“稚童抱金砖行走于闹市……你想死,我就成全你!”

    却说楚墨,抢了一匹马之后,纵马狂奔,向着草原外冲去。

    这片草原,楚墨依稀记得,爷爷曾跟他提起过,位于大齐北方,名义上属于大齐。

    但实际上,掌控权却一直在这片草原的游牧民族手中。

    这片草原非常肥沃,物产富饶,而且产出高级战马。

    大齐军中接近五分之三的战马,均产自这片草原。但是想要彻底将其收服,也相当困难。

    大齐也是几次三番跟草原上的游牧民族交手,但都没能成功。

    那些游牧民族对这片草原无比熟悉,而且奉行着‘打得过我就打,打不过我就跑’的理念。所以,这片草原,一直以来,都是历代大齐国君最头疼的地方。

    大齐跟大夏之间,关系也谈不上多和睦,甚至可以说是有仇的。

    从古至今,也不知打过多少次。只是最近二十年来,倒是一直很太平,除了偶尔有微小的摩擦之外,大多数的时候,双方还算友好。

    但老爷子说过,太平不了几年了,这些年来,大齐一直在养精蓄锐,对北方草原上的游牧民族,采取怀柔政策,但实际上,却在暗中布下了很多手段。

    一旦这些手段爆出来,便可彻底收服了北方草原,到那时,大齐国力昌盛,兵强马壮。

    那么,跟大夏之间的战争,也就快要来临了。

    “既然这一次,我要在这片草原上横穿而过,为何不干脆探探这里的虚实?回去也能给爷爷提供一些有用的信息!”楚墨迎风骑马,眯着眼,心中暗道。

    “喂,你刚刚为什么要放过那些人?他们分明想要杀你!”

    一个百灵鸟般清脆的声音,在楚墨身后响起,楚墨甚至没有觉得惊讶,因为綦筱雨每一次出现,都是这么神出鬼没的。

    “那群人已经不再抵抗了,而且其中好几个对我下狠手的,都被我废掉了。以后就算恢复,也不可能再动用元力,这辈子只能做一个普通人,这样的惩罚,还不够吗?”楚墨没回头,停住了马,淡淡说道。

    “我觉得而不够。”綦筱雨说着,来到楚墨身前,看了一眼那匹马,说道:“你可知道,你走之后,那个带头的人,立即传讯出去,恐怕你这一路,不会太平。”

    楚墨怒道:“我就知道,那群无耻之徒,不会有什么信誉!”

    綦莜雨看了他一眼:“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放过他们呢?直接杀了,岂不是干脆的很?少了许多后患。”

    楚墨一呆,看着綦筱雨道:“你心肠怎么这么狠毒?”

    綦筱雨顿时有些恼火的道:“你怎么这么说我?好心提醒你,却说我心肠狠毒,不理你了!”说着,一闪身,飘然远去。

    留下楚墨一个人,在那了半天的呆,然后有些茫然的着摇摇头,喃喃道:“难道是我说错了么?”

    轻叹一声,十三岁的少年,那张英俊但却青涩的脸上,露出少有的沉思之色,坐在马背上,慢慢赶路,不断的思索着。

    是非对错,很多时候,都并不绝对。

    要一个经历单纯的十三岁少年冷血无情、杀伐果断,也的确是有些过于牵强了。

    入夜,头顶天空月朗星稀,视线极佳,天地间一片宁静。

    楚墨的心,却并不安宁,他觉得,白天那样说綦筱雨,似乎有些过分了。

    这个女孩虽然神秘的很,神出鬼没的,这一路上,却也没少帮他忙,虽然谈不上关系有多好,但至少,也还算得上是能说说话的朋友。

    “或许,我今天的话语,伤到了她,她以后都不会理我了吧?”楚墨躺在草地上,仰望头顶星空,有些惆怅。

    从那群强盗手上抢来的那匹黑马,在一旁安静的吃着草。

    忽然间,楚墨听见极远方向,传来一阵马蹄声。似乎正是朝着他这个方向来的。

    楚墨心中微微一动,随即看见,一道黑影,快从明亮皎洁的月亮下飞过。

    “该死!”楚墨终于明白,对方一直在监视着自己。

    咕哝了一句之后,楚墨跳上马背,朝着相反的方向疾驰而去。

    后面突然间亮起一串的火把,同时有几支箭矢,落在楚墨身后不远处。

    楚墨心中一惊,同时也很愤怒,这群人看来是不达目的不罢休了。一边赶着马分离狂奔,楚墨一边在心中说道:“綦筱雨,你说得对,这些人,还是直接杀了的好,不然后患无穷!”

    “我却是犯了妇人之仁!”

    “是我错了!”

    楚墨回头看了一眼,远方影影绰绰,出现很多道骑士的身影。

    “追,别让他跑了!”

    “那小子身上带着大量元兽的筋、骨、皮,价值连城!”

    “追上他,兄弟们便可大秤分金,大碗喝酒,大口吃肉!”

    嗷嗷嗷!

    草原的夜空下,响起一阵鬼哭狼嚎的欢呼声。

    足有四五十骑,呈一个巨大的扇形,向着楚墨狂追过来。

    --------------------

    兄弟们,继续推荐票火力支援!!!

    我们要上榜,我们要奋起!!!

    我们要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