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弑天刃 > 第六十三章 州牧公子

第六十三章 州牧公子

        楚墨看了一眼妙一娘:“现在还有人在这里闹事?”

        妙一娘的脸上,也是带着几分疑惑之色,说道:“已经很久没人在咱们这里闹事了。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许浮浮看着楚墨嘿嘿笑道:“说不定是冲你来的!”

        楚墨撇撇嘴,冷笑道:“要说起来,炎黄城中恨你的人,肯定比恨我的人多!”

        “行了,你们两个就别掐了,我下去看看。”妙一娘说着,站起身来,就要往外走。

        许浮浮说道:“既然遇上了,就一起去看看,谁这么不开眼,敢跑到我的地盘上闹事?”

        妙一娘说道:“得了吧,满炎黄城,有谁知道这是你的产业?”

        许浮浮嘿嘿一笑:“那就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好了!”说着,有些不怀好意的看了一眼妙一娘鼓鼓的胸:“我的刀很好,你要不要试试?”

        “你给老娘滚!”妙一娘一脚踹在许浮浮的屁股上,直接把他踢出房间。

        门一打开,下面吵闹的声音变得更加清晰起来。只听一个年轻人不满的骂道:“真没见过还有你们这么开酒楼的,居然还有不让上去的地方?妈的,大爷有的是钱!你知不知道我爹是谁?你们这破酒楼还想不想开下去了?”

        “呵呵,公子的令尊是哪个,这个得问公子的母亲去,我们外人哪知道?我这小酒楼,生意还不错,还是想开下去的,怎么,公子有不同的意见?”妙一娘给楚墨和许浮浮递了个眼色,直接一边说话,一边从楼上走下来。

        吵闹的这群人,是在第三层。

        实际上,整个饕餮楼,装修最奢华的,就是这三楼了!

        这一层由大大小小的独立房间构成,每一个房间的装修,都用料考究,很有格调。既能显示出极高的档次和品位,又没有那种浮夸的爆气息。

        炎黄城中的那些顶级富人,最喜欢的就是这一层。甚至有很多有资格登上第四层的大人物,也宁愿在三楼用餐。

        四楼的装修,则要更加大气内敛,没有点内涵的人,真感觉不到这里的好。请看书Ww∫W∮.∮QingKanShu.cC另外四楼的整体氛围,也太过高端,除非宴请重要人物,不然一般不会轻易前往四楼的,会觉得太过正式。

        还是三楼那种既有格调又有档次的地方,更适合亲友相聚。

        妙一娘这番话说得很隐晦,要是水准差一点的,甚至听不出她是在骂人。那个年轻人就没能听出来,看见从楼上轻移莲步,走下来一个绝色美女,一双眼当即睛就直了。

        妙一娘一皱眉,心中不喜,她最讨厌的就是男人这种充满欲望的贪婪眼神,恨不能把她给吃了。许浮浮虽然看似有些轻浮,经常调戏她,但实际上,对她却是很尊重的。

        “你是这里的老板娘?”妙一娘明显不喜的眼神,被那年轻人看到,顿时收起色眯眯的样子,冷冷看着妙一娘说道。

        来者不善啊!

        紧随其后下来的楚墨和许浮浮相互对视一眼,都明白了对方的想法。

        “不错,公子一看也是个有身份之人,在这里吵闹,不嫌跌了身份?”妙一娘淡淡说道。

        “嘿……一个小小的酒楼老板娘,说起话来,都是很会挤兑人啊。”那年轻人身边,站着一个三十来岁的青年,一脸精悍,穿着一身劲装,看上去身手不凡。对着妙一娘冷冷说道:“是不是觉得背后有后台,就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了?”

        妙一娘淡淡一笑:“您言重了,我这里,只是一座酒楼而已,敞开门来做生意,欢迎任何朋友来这里用餐。但若是闹事的……还是省省吧。”

        “哈哈哈哈,本公子第一次看见有人比我还嚣张,还是一个酒楼的老板娘,有意思……真有意思!”说着,这年轻人脸色一冷:“张默,告诉她,我是谁!”

        那一脸精悍的青年冷冷说道:“青州牧,张崇的公子,张青玉!”

        楚墨和许浮浮听到青州牧这三个字,顿时微微一怔,然后对视了一眼,许浮浮嘴巴微张,无声的说道:“夏京!”

        青州,是距离炎黄城最近的一个州,同时,也是大夏九州中最大的一个州。身为青州牧的张崇,自然位高权重,是真正的封疆大吏。而这位张崇,正是夏京的铁杆心腹。

        许浮浮说着,冲着楚墨挤眉弄眼:看,果然是冲着你来的吧?

        楚墨也有几分无奈,虽然他知道,夏京、夏杰父子的报复,早晚都会来,但却没想到,居然来的这么快。请看∮Ω书Ww∮WΩ.∫QingKanShu.cC他这边刚刚回到炎黄城,那边就已经开始了。不过,用这种方式,不嫌有些低级么?

        同时楚墨心中也有几分疑惑,身为大夏亲王,夏京就算再没脑子,也不应该用这种方式来找他麻烦。对夏京这种身份的人来说,要报复一个人,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直接消失在这世上!

        就算是夏杰,虽说恨极了楚墨,恨不能将他碎尸万段,但也不太可能用这种无脑方式来找麻烦。

        “这件事,莫非这位州牧公子自己搞出来的?”楚墨心中暗道。

        张青玉的父亲,是夏京亲王的铁杆心腹,这在大夏,不是秘密。

        夏京亲王失势,对张崇来说,是个巨大的打击,背后的靠山,直接倒了。他这个州牧,能不能坐得住……真的不好说。

        所以张青玉自然也就恨上了楚墨,认为是楚墨的原因,才导致夏京的失势,毕竟,传闻就是这样。

        楚墨觉得,应该是张青玉听说自己在饕餮楼用餐之后,便直接冲过来找麻烦。

        大概让张青玉没想到的是,他连楚墨的面都没见到呢,竟然就被酒楼的人给拦下来,不让他上楼了!

        按说以张青玉的身份地位,就想到五楼用餐的话,倒也勉强够资格。问题是饕餮楼的人根本不认识这位州牧公子啊。

        张青玉自然是勃然大怒,要不是自持身份,等会还想找楚墨的麻烦,早就动手把这里给砸了。

        妙一娘聪明绝顶,见状怎么还能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当下回头示意楚墨跟许浮浮先回去,这里她来解决。

        她不示意还好,她这一示意,顿时让张青玉更加愤怒,冷冷说道:“怎么?州牧都不在你这酒楼老板娘眼里么?”

        妙一娘刚要说话,许浮浮从楼梯上走下来,站在最后一个台阶上,因为站在这,要比张青玉高一些。居高临下的看着张青玉,嗤笑一声:“州牧的确了不起,封疆大吏!”

        张青玉来找麻烦,自然事先做足了功课,知道这位清秀的少年是谁,听他这么说,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连对方故意站在台阶上,比他高一头,都装作没看见。

        不过接着,许浮浮就又说道:“不过州牧的公子……是什么东西?”

        张青玉顿时脸色大变。

        许浮浮掏了掏耳朵,淡淡说道:“这是炎黄城!不是青州!想在这里闹事,还是省省吧。你的主子都夹着尾巴作人,在家里面当缩头乌龟不敢出来,你出来得瑟个什么劲儿?”

        “你……你凭什么这么说我?”张青玉很想一巴掌把站在台阶上这个少年抽下来,但在心里衡量了一下,没敢。

        这个少年的身份,可比他这位州牧公子厉害太多了。他要是真的那么做,别说他爹,就算夏京恐怕都保不住他,也不会保他。

        “送你三个字。”许浮浮眸光森冷的看着张青玉:“滚!”

        “你这才一个字。”楚墨提醒道。

        “哦,还有两个字啊?”许浮浮嘴角抽了抽:“我算术不太好,见谅啊,那就把那两个字补上好了。”

        “出去!”

        一声厉喝。

        竟然让张青玉的身体微微一哆嗦。

        许浮浮不由有些失望的摇摇头,转头对楚墨说道:“真没意思……你看见了?就这种怂货,也跑来学人家找麻烦,哎……真不够给你老子丢人的。”

        张青玉一张脸涨得通红,热血上涌,冲着楚墨怒道:“姓楚的杂种……有本事就别躲在女人和你兄弟身后,老子今天就是来找你麻烦的!”

        这一声杂种,直接说得妙一娘和许浮浮脸色大变,勃然大怒。

        至于楚墨——

        啪!

        一道响亮的耳光声音骤然响起。

        再看这位张青玉张公子,直接被打的原地转了十几圈。

        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那鲜血中,还带着十几颗牙齿。接着扑通一声,一屁股瘫坐在地上。整个人一脸茫然,目光呆滞,竟是被楚墨这一巴掌给打傻了。

        “没有教养的东西,再敢这么说我一次,要你的命!”楚墨站在妙一娘的身旁,冷冷看着坐在地上的张青玉,他从小到大,最恨的就是别人这么骂他。

        谁都知道,樊无敌老将军收养了一个孩子,名叫楚墨,是个孤儿。

        因此,任何关于爹娘的话题,在楚墨这里,都是禁忌。如果有人敢骂楚墨爹娘,不管是谁,楚墨都会直接疯。

        这张青玉不知死活,觉得一个将军的孙子,还不是亲生的,骂就骂了,打就打了,能怎么的?

        传闻中夏京亲王虽是因为楚墨的事情失去了实权,但那却是因为传说中那个少女是公主!不然的话,为什么楚墨一开始被追杀的时候,皇上都无动于衷呢?

        所以从心底,张青玉就从来没把楚墨放在眼里过。没想到的是,人家根本就没跟他讲什么道理,更没有开口骂他。而是干脆利落,直接就是一巴掌,将他抽了个七荤八素,魂儿都快被抽散了!

        “大胆,竟敢公然袭击州牧公子!”

        “拿下他!”

        “快快束手就擒!”

        之前在张青玉身边的那个青年,却是低声吩咐了一句:“格杀勿论!”

        几个人微微犹豫了一下,依然冲向楚墨!

        嘡啷!

        锵!

        各自将武器抽出,一身杀气散出来。

        “要杀我?”楚墨眸子里光芒一寒,一伸手,将勃然大怒的妙一娘和许浮浮拦在后面,低声道:“你们别动!”

        说着,一个箭步直接冲上去,身形闪动,如同鬼魅一般,将这几个人一个接着一个,顺着窗户就给扔了出去。

        ----------------------

        兄弟姐妹们,推荐票再给力一些吧!

  http://www.qingkanshu.cc/0_545/25256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qingkanshu.cc。请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