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符皇 > 第二千二百零二章 大结局【下】

第二千二百零二章 大结局【下】

        在和一众故友相聚之后,陈汐便宛如在人间蒸了般,消失不见。请看书Ww∮WΩ.ΩQingKanShu.cC

        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但如今也没有人会再为陈汐担心,如今的天下,连诸天万道都得臣服于陈汐脚下,又有谁能伤的了陈汐?

        无上唯一主宰!

        单凭这个称号,就足以证明陈汐如今的然地位。

        ……

        万道母地。

        “既然你已做出决断,那就顺着自己心意去做吧,至于我们这些老家伙,唯一所求的,便是那一扇无形之门内的世界。”

        伏羲随口说道。

        所谓的无形之门,便是终极之路真正的极尽之境,当初陈汐曾窥伺到这一扇门,看到了门内的世界。

        而今,伏羲、女娲、苍梧神树、第一、第二任幽冥大帝等等一众通天大人物,皆都在万道母地中参悟探索这一扇无形之门。

        只不过此时,伏羲他们却因为陈汐的抵达,不得不暂时停止下来,因为陈汐此来,是为了解决一件事。

        一件关乎天下秩序运转的大事!

        “不错,你不必为此担忧,我等早已勘破世间一切,自不会再留恋于这诸天万界中,其实不必你提醒,我等也已不打算再重返回去。”

        女娲也随之含笑出声。

        她同样也清楚,陈汐此来,只为了一件事,整合幽冥、人间、仙界、乃至于上古神域等等世界,将诸天完全纳入轮回天道秩序之中。

        如此一来,整个天下格局必将呈现出一片全新的景象,新的秩序将取代旧的秩序,维系周天运转。

        在这等情况下,这天下众生无论实力高低,无论是卑微渺小之蝼蚁,亦或者是实力通天之道主境存在,皆都不得不顺从天道秩序的约束,为善的必将得到赏赐,而为恶的也将得到审判裁决,无论是谁,都无法置身事外。

        这是秩序!

        一旦确定,就不容挑战!

        在这等情况下,对于伏羲、女娲他们这等通天人物而言,是否会接受这种秩序就成为了一个难题。

        而这也正是陈汐此次亲自前来万道母地的原因所在。

        还好,令陈汐庆幸的是,当他表明自己来意和目的之后,伏羲他们并未对此产生抵触,这无疑让陈汐暗松一口气。

        说实话,若是无法得到伏羲他们的认可,一旦以后生一些触逆到天道秩序的事情,就连陈汐都会感到极为棘手。

        去惩罚伏羲他们?

        那根本不可能!

        但若是不惩罚,这重新整合的新的秩序也就失去了其意义所在。

        “这是一件好事,天道昭昭,当以秩序为引,教化众生,维系诸天,如此,方才可以令芸芸众生皆可拥有生存延续之权利,而不至于遭受无辜因果之牵累。”

        第一任幽冥大帝沉声道,“力量越强,就必须加以约束,否则只会成为祸害之源头,令天下苍生遭难,像那太上教便是前车之鉴。”

        “不错,秩序之本意,非是为了掌控,而是为了令天下再渺小的生灵,也都拥有生存立锥之地,这才是一位主宰天下之辈应该拥有的胸襟。”

        “去做吧,如今这天下早已该改变了,破旧立新,继往开来,方才能够为万世筑太平。”

        其他大人物也都纷纷开口。

        陈汐见此,深吸一口气,认真向伏羲他们一一行礼,道:“多谢诸位前辈成全。”

        说罢,他正欲告辞离去,却被伏羲叫住,问道:“等这些事情解决了,你真不打算去那一扇门之外的世界看一看?”

        其他大人物也都把目光纷纷望过来,面露期待之色,他们可也很想有朝一日能够和陈汐一起去闯一闯那未知的地方。

        陈汐登时耸肩道:“到时候再说吧,起码现在我是不打算离开的。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伏羲等人皆都不免产生一丝遗憾,但也清楚陈汐此刻志不在此,也不再多劝,目送陈汐离开。

        ……

        一个月后。

        无论是人间界、幽冥界、仙界,亦或者是上古神域、混乱遗地、封神之山、源界等等位面,天穹天道秩序皆都骤然生变动。

        一时之间,无数清莹莹天道秩序神链犹如密集的大网,覆盖周天,释放出浩瀚无量的神威。

        阵阵道音若天籁禅音,震荡在诸天万界。

        这一天,栖居在诸天万界不同世界的芸芸众生,皆都心生震撼,停下了手中动作。

        “这是怎么了?”

        “难道天又要变了?”

        “好可怕,该不会是末日浩劫要降临了吧?”

        无数的哗然声此起彼伏地响彻,在每一个位面中,每一个种族生灵中不断扩散。

        这般惊世天象,绝对是史无前例!

        就在众生心中惶惶之际,忽然之间,那变幻莫测的天穹上,骤然浮现出一道近乎虚无的身影来。

        他盘膝坐在那,就仿佛撑开了天穹,诸天大道都只能俯称臣,拱卫在其身躯四周。

        他身影看似虚无,却仿似无所不在,让每一个人都感觉到,仿佛冥冥中有着一道目光正在注视着自己。

        一时之间,许多生灵都禁不住匍匐在地,叩不已,而对一些拥有通天之力的强者而言,更是感受到一种难以言喻的恐怖威压,下意识就匍匐在地,心中充满了敬畏。

        这样的一幕,在同一时间,生在诸天万界所有的天穹上!

        “天道有缺,吾来补之!”

        这是那一道虚无身影出的第一句话,振聋聩,隆隆激荡在天下每一寸地方。

        “轮回生,秩序立,因果数,还本心,吾之所愿,为善者善有善报,为恶者恶有恶果,为天下立心,为众生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一字一顿,若无量道音响彻寰宇,激荡九天十地。

        这一刹,天降瑞光,地涌金莲,诸天秩序骤然更迭,开启了一场新秩序之帷幕。

        这是第九纪元,九九归一,纳入轮回!

        秩序立,大道无缺!

        众生皆都心有触动,匍匐在地,虔诚膜拜不已。

        此等情景仿似演绎了无垠岁月那般漫长,又仿似仅仅一刹那,当那一道宏大而渺茫的声音落下,天下众生皆都如梦初醒。

        天穹上,异变不在,晴空万里,那一道无上主宰般的虚影也仿佛没有存在过般。

        一切都和往常没有什么区别。

        众生皆都怔然,仔细去想时,却现脑海中空空白白,什么也想不到,什么也记不得了。

        这便是所谓的“大道无名,遁于无形”!

        唯有那掌控命运之道的道主境存在,方才能感受到刚才生了何等一幕旷世景象。

        那是真正的变天!

        新的秩序、新的纪元已经拉开了帷幕!

        这一天,也被后世誉为“晨曦启明”之日。

        这天下芸芸众生极少有人知道这一天意味着什么,这个名字又意味着什么,唯有一小撮人清楚,启明,便是开启光明之意,而所谓“晨曦”,指代的实则是一个名叫“陈汐”的男人……

        ……

        做完这一切,陈汐飘然返回了道皇学院,没有惊动任何人,径直来到了九鼎世界中。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

        该做的都已经做了,剩下的,就交给那诸天秩序去运转吧。

        而陈汐此刻只想和家人团聚,好好享受一下天伦之乐。

        只是……

        当他刚准备返回宗族大殿时,就登时伫足,也不知感知到了什么,神色变幻不定起来。

        此时的宗族大殿内,汇聚着许许多多的倩影,样貌无不出众之极,一个个堪称是国色天香。

        她们或清丽恬静,或婉约柔媚,或娇俏动人,或冷如冰霜,或灵秀狡黠,或楚楚动人,或明艳夺目,或贤淑端庄……

        原本一座空荡荡的大殿,因为这些样貌各异的美丽女子,竟给人一种惊艳、夺目、瑰丽堂皇之感。

        此刻左丘雪端坐在中央主座上,望着大殿中或坐或立着的女子,唇角的笑意都未曾消减过。

        左丘雪也着实没想到,自己儿子这些年竟惹出了这么多风流债,并且每一个女子都堪称上乘之选,世间少有,让得她这个当娘亲的都啧啧称奇不已。

        尤为让左丘雪无语的是,这些女子中竟几乎有一大半都是倒追自己家儿子的!

        这一下,就连左丘雪都不禁得意起来,心中重复念叨着同样一句话,不愧是我左丘雪的儿子,不止赢得了天下,更令天下美人尽折腰!

        不过很快,左丘雪又不禁头疼起来,眼前这些女子此刻汇聚在此,可不是来闹着玩的,虽然她们并没有露出什么口风,可左丘雪何等人物,自然一眼就看出,这些女子明显是为了自家儿子而来。

        至于目的,那根本就不必猜,必然是为进他们陈家大门而来的!

        遗憾的是,左丘雪在这等事情上,可绝对不会替陈汐做主了,她可不确定自己儿子究竟喜欢哪一个,万一选错了,不止会被儿子埋怨,恐怕还会招来卿秀衣、梵云岚这两位早已登堂入室的正牌儿媳妇的不悦。

        所以,左丘雪此刻面对大殿中的一众美人,也只能含糊其辞,聊一些无关痛痒的问题。

        不过她心中则早已开始慢慢算计起来:“这杜清溪、沐瑶、雅晴、云娜、阎嫣等女,皆都是汐儿在人间界修行时所结识,如今都过去这么多年,她们依旧痴心不改,一路相随,倒的确不能亏待了她们。”

        “至于这皇甫清影、苏轻烟、夏薇、贝灵当年都曾和汐儿有过不少交集,相貌也如此出众,若是可以,我也真不舍得她们一直如此下去。”

        “唔,还有这崔青凝,乃是执掌幽冥界的关键人物,帮汐儿出了不少力,这梁冰也不错,唔,她的打扮可真是出众,听说当年她可是帮汐儿化解了不少危机……”

        “哼,这赵梦璃说是来凑热闹的,实则也是情愫暗生,还以为我不知道呢,不过她这个真凰后裔长得可真漂亮,若是有机会和汐儿结为道侣,也不知会生出多么漂亮的一个儿子出来……”

        “等等,不能忘了冥这丫头,若论相识,冥这一路上跟随着我一起从混沌母巢返回,她若是不走,一定得把她留下来才行。”

        ……

        左丘雪看着大殿中的众女,心中暗自盘算,却越想越头大,到最后忽然现,想要在其中做出抉择简直痛苦得要命。

        每一个女人都如此优秀,每一个都曾在当年和儿子陈汐有着一段足以铭记一生的交集。

        在这等情况下,左丘雪愈不敢帮陈汐做决断了。

        “怪不得其他人都躲得远远地,唯恐被卷入进来,原来只有我这时候才现,一旦女人多了起来,想不让人头疼都难……”

        左丘雪心中暗自感慨,想起自己儿子还背负着这么多美人债,心中突然生出几分怜悯出来。

        而此刻,大殿外的陈汐在这一刹早已将这一切感知得清清楚楚,头皮也不禁一阵麻。

        哪怕他如今已拥有无上主宰般的威能,哪怕他足可以令诸天万界都臣服在脚下,可当面对这等情感上的事情时,依旧无法保持淡定了。

        诚然,修行这些年来,他邂逅了太多风华绝代的女子,可一心求索道途的他却因为太多缘故,无法给与任何一个女子一个确切的允诺和答案。

        所以,他只能将各种情感波动埋在心底,不去想,因为他身上背负着太多的责任和压力,也因为怕辜负了任何一个人。

        可如今则已完全不同,这天下已定,所有的责任和担当也都已卸下,按理说,陈汐已经可以正面对待这个问题。

        然而当这一刻真正来临时,陈汐这才现,自己对待感情这事儿上依旧是毫无经验可言!

        最关键的是,他如今可都当上父亲和祖父的角色了,却依旧背负这么多情债……可想而知陈汐心中压力何等之大了。

        怎么办?

        究竟该怎么办?

        陈汐立在那,神色变幻不定,内心也是挣扎不已,这简直比他和太上教主厮杀一场都要困难许多。

        只恨情感之事不如战斗那般干脆,能够简简单单地分出胜负来!

        “爷爷,您什么时候回来了?”

        便在此时,忽然一道惊喜的声音响起,却是陈宝靖不知何时出现在远处。

        陈汐登时从纷乱思绪中清醒过来,旋即似意识到什么,登时脸色一沉,指着陈宝靖:“兔崽子,即便知道我回来了,也不必叫这么大声吧!你是故意想要看爷爷的难堪?”

        陈宝靖狡黠一笑,猛地朝宗族大殿内嚷嚷道:“曾祖母,我爷爷回来了,您不必头疼了,把那些事儿交给他自个儿就行了!”

        陈汐隔空一巴掌抽在陈宝靖屁股上,打得后者龇牙咧嘴哇哇叫道:“曾祖母,曾祖母,您再不来我爷爷就要杀了我不可!”

        陈汐登时无奈,恶狠狠瞪了陈宝靖一眼,扭头就走,他可不敢再逗留片刻了,一想到被那么多女人围上来,他就一阵心虚胆颤。

        然而,他和陈宝靖之间闹出的动静早已惊动了大殿内的一众美人,所以还不等他脱身,就听一阵叫声响起。

        “陈汐!”

        “陈汐你回来了!”

        “你给我站住!”

        “你若敢走,我立马自刎当场!”

        “都拖了这么多年了,你是否要给我一个明确答复,若是不喜欢我,你现在就说,我立刻走人,再也不来烦你了!”

        “陈汐哥哥,你为何要这样避而不见?难道真的是我们惹你不开心了吗?”

        或哀怨、或声色俱厉、或凄苦、或伤心的声音此起彼伏地响起,伴随声音,一众美人冲出了大殿,皆都目光望向了陈汐。

        这一刹,陈汐整个人都僵在那,一动不动,鼻尖都直冒冷汗。

        再看那一众美人后边的母亲左丘雪,也只能给自己儿子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然后拎着欲要继续看热闹的陈宝靖的耳朵,转身离开了这一片是非之地。

        “我……”

        陈汐张嘴语言,却不知该说什么。

        “好了,别逼他了,容他冷静冷静,这事的确不能再拖下去,总归是要解决一下的。”

        便在此时,离央站出身来,淡然出声。

        闻言,陈汐顿时感激地看了小师姐一眼,狠狠点头:“对,容我冷静冷静也好。”

        离央却是冷哼道:“小师弟,不是我不帮你,你看这种情况下,是否要许诺出一个具体时间?”

        “呃……”

        陈汐登时为难了,可一看到他这般模样,那些没人皆都又不禁恼了,目光或幽怨、或伤心、或凄苦地看着他,直看得他浑身一阵不自在。

        他张嘴正待说什么,却听远处忽然传来一道声音:“陈汐,莫忘了,在你离开这些年,是我一直以九鼎世界照拂着你的族人。”

        一道绰约的身影悄然出现,如梦似幻,精致绝美的面容泛着一抹圣洁的光泽,虚幻飘渺。

        这赫然是禹皇九州鼎之灵,也就是曾和陈汐并肩作战许多年的“小鼎”,太古禹皇之女,禹琳!

        “你……难道也要……”

        陈汐的头又大一圈,颇有些焦头烂额之感。

        “怎么,你不答应?”

        禹琳慢条斯理问道。

        陈汐登时苦笑,看了看大殿前那些女子,又看了看禹琳,只觉空有一身修为和智慧,竟是无计可施。

        “陈汐,你可记得当年离开时曾答应我的一个允诺?”

        这时候,又是一道清灵悦耳的声音响起,伴随声音,一道青裙少女背负着双手从远处走来,星眸纯净,面庞清秀空灵,正是阿秀!

        当年的允诺……

        恍惚之间,陈汐想起了在人间界的种种,想起了自己和阿秀在美食之都饕餮城游历的场景,想起了阿秀为救助自己,不惜耗尽修为,抵挡鬼苏圣皇一击的场景……

        当年离开仙界时,阿秀便曾如此问过他,当时阿秀拿出一张玉贴,递给了陈汐,然后便转身而去。

        如今,陈汐依旧清楚记得那一张玉贴上写着的那句话:“下次再见面,我要你当着全天下人的面——娶我!”

        当时,陈汐心境激荡,各种情绪如山崩海啸般充斥胸腔,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来!

        而今,再度和阿秀见面,似乎……也的确是实现这个诺言的时候了。

        陈汐沉默了。

        他目光一一扫过阿秀、禹琳、小师姐离央等一众和他曾有过情感纠葛的女人。

        心中原本忐忑而焦虑的情绪倏然变得平静下来。

        “好,我答应!”

        陈汐深吸一口气,一字一顿道。

        阿秀忽然笑了,小脸上清丽耀眼无匹。

        “那我们呢?”

        离央下意识地问道。

        陈汐一怔,愕然道:“小师姐你?”

        其他一众女子也都怔然,万没想到,原来离央居然也对陈汐“包藏祸心”,欲图染指!

        离央登时羞恼,恶狠狠等着陈汐,咬牙切齿道:“别唧唧歪歪!说!你答应不答应?”

        陈汐心中一颤,浑身也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热血和冲动,大笑道:“答应!统统答应!你们不舍不弃,我陈汐自当奉陪到底!”

        ——

        ps:这一刻,千言万语到嘴边,却已不知道该说什么。

        完结了?

        是的,完结了,但符皇的故事并没有就此结束,会6续更新番外篇,番外篇依旧更新在VIp章节上,但这一次大家不必再花费纵横币订阅,只需登录纵横账号,点击便可以免费看。

        同时,金鱼也会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更新番外,没有加公众号的童鞋也可以添加一下,打开微信,搜索公众号xiaojinyu233添加即可。

        关于“完本感言”和新书计划,会在所有番外篇写完之后,公布给大家看。

        另外,今天纵横网站出了一个“年终盘点”活动,需要书友投票选出“年度最佳作者”和“年度最佳作品”,金鱼已不奢求“最佳作者”了,但求兄弟姐妹们能够投票给符皇,争取一下“年度最佳作品”。

        每个纵横账号每天可以免费投五票,在纵横小说app上投票的话,是免费投七张,建议大家用app投票给符皇。

        投票的页面就在符皇书籍页面,点开就能看到。

        先拜谢大家了。

        最后,兄弟姐妹们,金鱼着实不舍得大家一路相随并肩作战的感觉,你们呢?

  http://www.qingkanshu.cc/0_547/26835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qingkanshu.cc。请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