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大神皇 > 032 知音难觅

032 知音难觅

        王宝玉并不搭理罗瑶,张卓义就在前面,有些话让他听去了,难保不出乱子。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

        张卓义先安排罗瑶住下,随即带着王宝玉,走向了一处偏僻的宅院,客气道:“宝玉,你的修为太低,不如先跟着佟老学习一阵子吧!”

        “请问护法,学习什么呢?”

        “佟老,佟岩松,是个符箓师,你当然要跟着学习制作符箓,工作虽然辛苦些,但是能多赚灵石,对提高你的修为有帮助。”张卓义道。

        “真心感谢!”王宝玉重重的抱拳。

        “不必客气,若非小时候恩师栽培,我也到不了今天,以后没人的时候,你我就兄弟相称吧!”张卓义道。

        “好,谢过兄长!”

        张卓义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不满道:“谁啊!搅扰我制作符箓,你赔我灵石啊!”

        “佟老,我是张卓义!”

        “张护法啊,稍等!”

        半晌之后,门被打开了,一名胡子拉碴,衣冠不整的老者,出现在门口,小眼睛,大嘴巴,还真是很丑。

        老头虽然看起来不堪,但整个东岳门的符箓,都出自于他的手里,自然也包括王宝玉和罗倩之前使用的火球符。

        “这小子是干什么的?”佟岩松打量着王宝玉,不客气的问道。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

        “佟老,他是门中一位功臣之子,送来给您当弟子。”

        “你们做事儿总是这么不地道。”佟老摇了摇头,随后招手道:“小子,进来吧,做事儿勤快点,别让我总唠叨。”

        张卓义也没进去,转身离开,王宝玉就这样跟个古怪的老头,混在了一起。

        园内堆满了一捆捆的草,屋内更是出奇的杂乱,遍地的黄纸碎屑,墙角处一张木桌上,放着柄古琴,也是脏兮兮的。

        只有一张玉石的桌子显得很干净,上面放着张正方形的符纸,旁边还有一支精巧的毛笔。

        “先把地扫了!”佟岩松不客气的吩咐。

        嗯?王宝玉一愣,扫地这活好像好几辈子没干过了。

        “愣什么愣,快点儿!”

        看老头的修为,也就是筑基初期,但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王宝玉只好弯腰将屋子彻底清理了一遍,又把那柄古琴擦拭干净。

        在整个过程中,老头都靠在一张躺椅上,闭着眼睛,也不说话。

        “佟老,屋子扫完了,再做点什么?”王宝玉问道。

        老头没说话,竟然睡着了。王宝玉走出屋子,独自坐在小院里一个木墩上,感到了一种莫名的孤单。

        心头涌出一种情绪,叫做思念,挂念之人都在远方。请看Ω∮书WwΩWΩ.QingKanShu.cC

        直到月亮升起,老头才从大梦中醒来,气急败坏:“睡了这么久,喂,外面的,怎么也不知道叫醒我。”

        “你没说过让我叫醒你啊。”

        “真是懒惰!”老头伸伸腰,“小子,你准备在这里干几天?”

        “什么意思?”

        “这工作非常辛苦,还需要细心,我的徒弟多到数不清。换了一批又一批,嗯,大多都是蠢货和懒蛋,都被我撵走了。”佟岩松又问:“你能呆几天。”

        “不好说,试试看吧!”

        佟岩松直摇头,一听就是没信心的,他懒洋洋的问:“你叫什么名字?”

        “王宝玉!”

        “这名字还真是土里土气的。”

        “身体肤,受之父母,名字再土,也要使用。”王宝玉道。

        “少讲这些没用的。”佟岩松摆摆手:“对了,你只有五层修为,怎么混进天玄门的?”

        老头的记性还有问题,撂爪就忘,王宝玉只好解释道:“我父亲是这里曾经的护法,算是破格提拔。”

        “我来这里不过十年,搞不清楚之前的事情。”

        “您不是一直都在东岳门?”王宝玉诧异的问道。

        “我曾是鸿月宗的法器师,就因为弄坏了一件法器,被配到这个破地方画符,那也不怪我,分明是材料有问题。”佟岩松并没有隐瞒,显得颇为不满。

        “法器师,应该备受尊重才对。”

        “一群混蛋,非说我学艺不精,造成严重损失,差点就把老子弄死,好说歹说,赔光了所有灵石,还被下放到这里。”佟岩松喘着粗气,骂骂咧咧。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王宝玉忽然想起了这些话,脱口而出。

        “你说得这都是哪辈子的鬼话,快去那边的小屋睡觉吧!”佟岩松皱眉摆手。

        “嗯,佟老也多注意休息。”

        “对了,你叫什么来着?”

        “王宝玉。”

        王宝玉答应了一声,然后朝向厢房的小屋而去,老头又在后面喊了一声,“里面有五行果,你这种修为多吃点,明天的活儿会很累。”

        小屋倒是还算干净,看来之前有修士住过,桌子上放着一盘新鲜的五行果,这对于晴川城的修士而言,都是很奢侈的。

        王宝玉盘坐下来,调整呼吸,却不敢练功,因为练功会让他释放出真正的修为,或许会被外面的老头感觉到。

        佟老这个人看起来还不错,但是,毕竟还生疏,也不敢大意。

        半晌过后,正当王宝玉想要躺下睡觉的时候,却隐隐听到了一阵琴声。

        起身推门走了出来,现琴声正是从佟老的屋内传来的,门窗紧闭,显然不想让外面听到,修士们练功需要安静,老头也不想惹麻烦。

        一曲完毕之后,王宝玉敲了敲门,里面又传来不耐烦的声音,“小子,不睡觉,又想干什么?”

        “是您的琴声把我给吸引来了,十分美妙。”王宝玉喊了一声。

        老头很快就打开门,看起来并没生气,随即把门关紧了,饶有兴致的问道:“你也懂得音律?”

        “不算懂,但是会欣赏!”

        “好!这里的人都是冷血的,不知音律之美,竟然还嫌弃吵闹。”佟岩松道。

        “高山流水,知音难觅,佟老,我还想再听一曲。”

        “嘿嘿,这才好玩嘛!”佟岩松笑了起来,过去拨动了琴弦,一哀婉的旋律,立刻回荡在屋内。

        “小子,听出什么了?”

        “幽幽的情愫,淡淡的哀愁,想必老先生也有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王宝玉直言道。

        “说得没错,那个她,就在如花的岁月里,突然凋零了。”佟岩松感叹万分,眼眶竟然潮湿了。

        “老先生,我心中好像也有一段旋律,不知可否为你弹奏一曲?”

        ps:加更,为“东拓”。如标题,谢知音,省去千言万语。

  http://www.qingkanshu.cc/0_555/26895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qingkanshu.cc。请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