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大神皇 > 047 神识攻击
    王宝玉并没有因此欣喜万分,却再次收敛神识,一次次引导着两个丹田的真气,均匀的灌注到双目之中。Ω请看书WwΩW∮.∫QingKanShu.cC

    反复练习了不知多少次,他终于掌握了方法,时间却已经过去了三天。

    “宝玉,你的眼睛,好像是比以前更亮了。”罗倩现了异样。

    “呵呵,我也够勤奋。”

    王宝玉一边笑着,一边盯着罗倩眉间的魂核细细看,果然现了异样,原本黑漆漆的魂核,如今变成了一个灰色的线团,大概有十条线缠绕在一起。

    “宝玉,你看什么啊?”罗倩颇有些娇羞。

    “别动,让我好好看看!”

    罗倩由着王宝玉盯着自己看,一时间觉得她是天底下最有魅力的女人。

    看得越久,就分辨的越清楚,其中三条颜色较深,另外七条稍浅一些,正是所谓的三魂七魄。

    “倩倩,咱们去城内转一转。”王宝玉出了邀请。

    罗倩欣然答应,自从回来之后,男人除了去过父亲那里一次,几乎就不曾离开这里。

    两个人挽手走在晴川城内,不知道羡煞多少单身的修士,大家当然更希望王宝玉能重新出山,为晴川城打来更多的猎物。请看书Ww∮WΩ.ΩQingKanShu.cC

    “大哥,气色不错啊!”莫强过来打招呼。

    王宝玉朝着他胸前轻轻拍了一掌,而莫强眼神忽然变得迷离,竟然好像没现。

    “大哥,何时去打猎啊?”

    “过段时间吧,我还有很多事情。”王宝玉摆了摆手,莫强随后离开。

    接着,王宝玉又遇到了另外一名打招呼的修士,同样在其胸前轻轻拍了一下,而这家伙竟然好像也没感觉到。

    “宝玉,你在做什么?”罗倩终于现了异样,男人不止是出来溜达。

    “我刚才用神识冲击了他们。”

    “这可是到了筑基中期才能做到的。”罗倩惊得目瞪口呆。

    “你男人我,是个凡人,也不是凡人!”王宝玉傲气道。

    他拉着罗倩出来,正是想测试控魂术中的神识攻击,当然不能拿着自己的妻子做实验,谁知道会不会有副作用。

    试验获得成功,这种神识攻击方法,远远过正常的神识攻击,堪称强悍至极。被攻击者没有任何不适,只有短暂的失忆。

    王宝玉如今是九层修为,放眼整个晴川城,除了罗步川,就属他的修为最高,用神识攻击这些低层修士,当然不会有问题。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但是,他还是不能确定,这种方法对于已经到达筑基中期的穆惊云,是否能够奏效。九鼎真人书中写的很清楚,用此法对付高阶修士,可能会伤及自身。

    在城内转悠了几圈,王宝玉反复测试了多人,无一失手。当然,他也没有释放过强的神识,毕竟这些都是再普通不过的底层修士,没必要去真正伤害他们。

    重新回到药园之后,王宝玉再次投入了修炼之中,不眠不休。罗倩不吵不闹,能够这么近距离看着他,也好过两地分居,思念满腔。

    也许是神识增强,又或许是积累已经够了,当最后一块中品灵石作废,两个丹田都有了些许扩大,表示他算是勉强筑基成功。

    就在王宝玉回到晴川城两个月后,一封请柬被东岳门的弟子送来,落在罗步川的办公桌上。

    穆惊云要迎娶罗倩为妻,邀请罗步川一家人前往,尤其提到了王宝玉,作为东岳门的弟子,应该重新回到门中效力。

    不管是否喜欢这个女婿,但女儿结婚,却不能不去,罗步川最担心的事情,还是王宝玉回到东岳门,会遭到暗算。

    “不去却正好给了穆惊云口实,灵石也没有了,我也想回去。”王宝玉竟然一口答应了下来。

    “小心处事,我争取能见一见申长老,让他向穆惊云施压,不再找你的麻烦。”罗步川道。

    姐姐举办婚礼,罗倩却不想去,一方面她已经跟姐姐很疏远,还有,穆惊云作为一方掌门,婚礼一定非常隆重,这也等于在刺激她。

    罗步川没有勉强罗倩,吩咐莫强、莫壮看管好晴川城,便跟王宝玉一道,赶往了天玄门。

    “原本应该简单快乐的一家人,却要搞得如此凶险复杂。”

    路上,罗步川不免皱眉轻叹,他不希望王宝玉出事儿,也不希望女儿罗瑶纠缠不清,早晚自食其果。

    “这都是因为我的突然出现,才给岳父带来了麻烦。”

    “不,宝玉,你给了倩儿幸福,作为父亲,我应该感激你。”罗步川摆了摆手,又感叹道:“如果瑶儿能像倩儿一样,什么事情都不会生。”

    “只怕那样,穆惊云也不会喜欢她。”

    “……”

    作为筑基期修士,行走的度快了一倍,就在第二天的黄昏,王宝玉和罗步川出现在东岳门。

    大门是重修的,矮树的围墙还有几个豁口,里面的房屋有的刚修了一半,可见两只碧血兽的破坏力是何等的强大。

    守卫客气的打招呼,王宝玉二人缓步走了进去,修士的数量确实少了一些,毋庸置疑,都是丧生于碧血兽的巨口。

    空气中好似还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血腥之气,显得十分阴森清冷。

    斗争就会有流血,有牺牲,王宝玉对此并没有太多怜悯,这些人多半是穆惊云的朋党,狗仗人势,死不足惜。

    “罗城主!”

    前方两名身穿西装的中年人,笑着跟罗步川打招呼。

    “这位是落英城的樊城主,这位是靠山城的潘城主!”

    “这是我的小女婿,王宝玉!”

    罗步川分别进行介绍,两位城主对王宝玉只是表面上客气,五层修为有什么前途,想必这正式弟子的胸牌,也是走关系得来的。

    王宝玉不想掺和三位城主之间聊天,就此跟罗步川分开,朝着符箓司方向走了过去。

    “宝玉兄弟!”一个声音传来,正是谭敖。

    “真高兴你还活着!”

    “唉,你怎么还敢来啊,门中早就传遍了,是你将碧血兽引来的,我们几个兄弟都在为你担心。”

    “清者自清,我怕什么,有证据吗?”王宝玉满不在乎。

    “当然没有证据。”谭敖道,“但是,穆惊云十分反常,这段时间见到谁都笑。”

    “让人佩服,爹死了还这么开心。”王宝玉鄙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