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大神皇 > 049 自食其果
    既然走不了,王宝玉便大模大样的来到前方,抱拳道:“穆掌门,祝福你们夫妻二人,珠联璧合,白头到老。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

    “哈哈,多谢宝玉的祝福。今后咱们就是一家人,来,快坐下!”穆惊云笑道,还拍了拍王宝玉肩膀,显得很亲昵,羡煞底下坐着的修士们。

    “宝玉,你与倩儿情深义重,什么时候要个孩子啊?”罗瑶一反常态,微笑着问起家常。

    “不着急,我的修为太低,只怕保护不好他们。”

    “惊云说了,婚礼过后,就把倩儿也接过来,让你们在这里生活。”罗瑶道。

    “谢过了!这还像个姐姐的样子。”

    “瞧你说的,像不像,我都是她姐姐,血浓于水。”

    “瑶儿,去屋内取好酒过来,我要跟宝玉喝上一杯。”穆惊云道。

    “只顾着一家人说笑,都忘了。幸好是宝玉心胸大,否则都得怪姐姐招待不周呢。”

    罗瑶面带微笑拖着长裙进了屋,颇有长姐风范。

    而穆惊云又去跟两位城主和刚刚落座的两位护法寒暄,全无掌门的高傲姿态,也显得非常亲民。

    掌门及掌门夫人的平易近人令全体修士放松了许多,每个人都期待着东岳门新掌门新气象。

    王宝玉冷眼观察,也看不出任何异常,但潜意识里,还是有巨大的危机感,穆惊云和罗瑶,绝不会轻易善罢甘休。Ω请看书WwΩW∮.∮QingKanShu.cC

    就在这时,王宝玉左手中指一麻,呈现出一幅只有他才能看到的影像,罗瑶一手托着两杯酒,手指看似轻易的一弹,一样白色芝麻大小的药丸,落进其中一杯酒里,化作小团白雾,然后消失不见。

    罗瑶脸上再度浮现阴险的笑容,这才是真实的她!

    没有猜错,他们想要毒死老子,王宝玉心中异常惊骇的同时,升起了浓浓的杀意。

    想要老子死,你们只有自取灭亡!

    罗瑶带着笑意,用个木托盘,托着两杯酒走了出来,这酒显然不是五行果酿成的,香气十分浓郁,远远就能闻到。

    “宝玉,这可是来自鸿月宗的美酒,比灵石还珍贵,惊云平时都不舍得喝呢。”罗瑶不忘向王宝玉卖了个人情。

    也许是目力增强的缘故,王宝玉居然能够分辨出两杯酒之间细小的色差,这是肉眼难以做到的。

    包含细小粉末的,就是毒酒无疑。

    令王宝玉很惊讶的是,穆惊云竟然将无毒的酒放在他的前方,笑呵呵的说道:“宝玉,咱们共饮一杯,从此就是好兄弟。”

    难道那杯不是毒酒,但是,如果没有致命的危险,手指预警是不会生的。

    就在王宝玉犹豫的功夫,穆惊云却将两杯酒换了地方,装腔作势的不悦道:“宝玉,小人之心吧,这杯我来喝,你喝我这杯!”

    “呵呵,承蒙掌门看中。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生死关头,王宝玉才不管那些,立刻运转摄魂术,先扫视了一眼罗瑶,随后又看了一眼穆惊云。

    两个人都微微一呆,时间不过一秒钟,王宝玉已经将两杯酒重新换了位置,拿起了面前的那一杯酒。

    成功了!王宝玉居然用控魂术,不留痕迹的袭击了筑基中期的穆惊云,而他本人,也无非感到头脑胀而已。

    “好!”穆惊云拿起酒杯,跟王宝玉碰了一下,随即二人同时一饮而尽。

    “宝玉,你先坐着,我去陪众位兄弟再饮几杯。”穆惊云满脸都是笑意,罗瑶也好似放松了一般,将托盘随手丢给一名修士,跟着男人到后面去敬酒。

    “哈哈,你这个小女婿,深得掌门青睐,前途无量啊!”

    “就是,罗步川,你可是下了一步好棋啊!”

    王宝玉能够品尝到与众不同的美酒,令两位城主很是艳羡,不由的跟罗步川说笑。

    看来这毒药作还需要时间,王宝玉面沉似水,不动不摇,等待着一场大变局的生。

    敬了一圈酒,穆惊云重新回到上方,而罗瑶则来到父亲的身边坐下,看似乖巧的打听着妹妹的情况。

    罗步川乐见女儿的改变,说是过几日便将倩儿送过来,姐妹有个照应,他做父亲的也放心。

    “诸位,请安静一下!”穆惊云高声道。

    喧哗声立刻戛然而止,穆惊云在上方来回走了几步,笑容收敛,脸色突然沉了下来。

    “张护法,我想问你一件事儿?”

    “掌门请讲!”

    “碧幽谷内,到底生了什么?”

    “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派人去探查过,灰泽虫全死了,四耳犬也死了,还是十几只铁甲虫的尸体,谁有这么大的本事,能够猎杀这么多妖兽?”

    众人恍惚明白了什么,擅长猎杀妖兽的还有谁,不就是王宝玉吗?

    “那里面有两只三级碧血兽,它们猎杀这些二级妖兽又有何难?”张卓义道。

    “不可能!灰泽虫和铁甲虫数量众多,不是那么好杀的。张护法,你该知道隐瞒不报的惩罚是什么!”穆惊云的神情,颇有几分狰狞。

    王宝玉恍然明白,穆惊云急着结婚,婚礼下毒,不是因为别的,是自内心的恐惧,他害怕自己。

    “掌门,不妨直言!”张卓义脸色也沉了下来。

    “东岳门惨遭碧血兽攻击,我有理由怀疑,是你勾结了某个人,故意放碧血兽出来。”穆惊云道。

    “分明是你,当初急着逃命,抛弃兄弟,没有关闭好碧幽谷。”

    事到临头,张卓义毫不退让,周身气息涌动,拿出拼死一搏的架势。

    “哼!就凭你的修为,还掀不起大浪,张卓义,给你一次机会,说,这个人到底是谁?”穆惊云脸色通红,点指着张卓义。

    “你这是欲加之罪,无可奉告!”张卓义当然不会说出好兄弟王宝玉。

    “既然你想死,别怪……”穆惊云暴怒,张口结舌,竟然说不下去,英俊的脸庞,顷刻间变成青紫之色。

    “惊云,你……”罗瑶看出不对,惊慌失色。

    “你这个,可恶,女人,竟然害我……”穆惊云用颤抖的手,愤怒的指着罗瑶,随即,口中突然喷出一股血箭,将胸前那朵花染的更红。

    摇晃了几下,穆惊云仰面朝后倒下,气息全无。

    “惊云!”罗瑶大声呼喊,跑过去抱住了新婚丈夫,痛哭失声。

    穆惊云竟然就这么死了,震惊了所有在场的修士,一时间全都呆愣在当场,唯有罗瑶的嚎啕哭声,刺骨惊心。

    “张卓义,是你杀了掌门。”

    一声大吼从后方传来,身材魁梧的总教头厉奎刚,势如奔马,扑向了前方张卓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