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大神皇 > 053 不忘糟糠
    “你马上带人进入碧幽谷,将所有妖兽的材料都搬回来,到时候我自然会奖励你。请看书Ww∮W∮.∮QingKanShu.∮cC”王宝玉淡淡道。

    非但没有责罚,还给了个白捡的功劳,廖泽端心里升起一丝感动,郑重的说道:“泽端今后愿为掌门驱使,无怨无悔!”

    “忠心耿耿没有错,但也要明辨忠奸善恶。去吧。”

    “属下明白!”

    廖泽端走了,屋内只剩下了厉奎刚,刚才王宝玉的话,也是在敲打他。

    “厉教头,我知道你心里不服气,咱们进行个约定吧!”

    “是何约定?”

    “以一年为限,如果到那个时候,你依然提出我不适合当掌门,我就辞去掌门一职。”王宝玉郑重的说道。

    厉奎刚一时无言以对,闷哼了一声,不知道算不算答应。

    “先抛弃你对我的想法,有个问题想请教你?”王宝玉问道。

    “请讲!”

    “三位筑基初期的修士,能否打败一名筑基中期的修士?”

    “不能!”

    “需要多少人?”

    “至少五人,而且出手要联合一致。”厉奎刚道。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就算为了东岳门,我想也让你办一件事儿。”

    “掌门……请吩咐!”厉奎刚终于开始妥协。

    “从今日起,开始训练修士们协同作战,抛弃小我,要以大局为重,我们要成为战无不胜的强大宗门。”王宝玉激情的说道。

    “掌门,请恕我直言,此事难行。”厉奎刚道。

    “差在哪里?”

    “几乎所有修士,都只为自身进步,盼着有一天达到筑基后期,被择选进入鸿月宗。”厉奎刚道。

    “这种自私自利的想法不可取,真正的勇士都有抛头颅洒热血的精神,并非这样苟延残喘的活着。”

    “东岳门并无外敌,我不明白,为何要训练修士的作战精神?”

    “居安思危,现在东岳门安宁不代表以后也是如此。试想一下,要是有一个高手动了心思,前来进攻的话,我们可能一夜之间就会被踏平。”王宝玉道,“你尝试着进行此事,需要什么配合,我尽量满足。”

    东岳门刚刚惨遭碧血兽血洗,厉奎刚对此记忆犹新,修士们只顾各自保命,不肯拼死战斗,也是造成碧血兽能够横冲直撞的主要原因之一。

    如果当初联合作战,损失连现在的一半儿都没有。

    想到这里,厉奎刚不由打了个寒战,因为他意识到自己已经被王宝玉的思路牵着走了,但却是正确的。

    “好!请掌门再给我一个权力。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

    “说吧,我一定满足你。”

    “不听话的修士,我可以自行责罚,无需禀报。”

    “可以,如果只为了自己,还要他们有何用,白白浪费灵石。”王宝玉点头道。

    “一定不辱使命。”厉奎刚颇有几分激动,深深鞠躬,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

    王宝玉安抚了两位反对者,感觉轻松了许多,随后,命令门前的守卫,把岳父罗步川叫来。

    “掌门!”罗步川躬身一礼。

    “岳父,不必多礼,无论什么时候,你都是我的家人,更是长辈。”

    “宝玉,请放过瑶儿吧!”这才是罗步川想说的话。

    王宝玉如今成为了掌门,想要处罚罗瑶,那就是一句话,而且,罗瑶种种过分的举动,将其灭杀也不过分。

    “她就是背后下毒者,我很清楚,但是,念在她是你的女儿,倩倩的姐姐,这事儿就算了。”

    “谢过宝玉!”

    “不过,她不能留在这里,将她带回晴川城!”

    “嗯,这样最好,以免给宝玉添麻烦。”罗步川立刻点头,他也是这么想的。

    “您回去吧,让莫强、莫壮两兄弟把倩倩送来,他们两个以后便留在这里,作为记名弟子吧!”

    “宝玉,倩倩腿脚不利落,修为又低,只怕……”罗步川犹犹豫豫,不想女儿给王宝玉带来烦恼。

    “她是我妻子,谁敢惹她,那就是跟我过不去,唯有死路一条。”王宝玉霸气的说道。

    身居高位,不忘糟糠之妻,罗步川感动的落泪,“回去我就把倩儿送来。”

    “这里的财务情况,我还不了解,这块中品灵石,是穆惊云用来迷惑我的,您先带着!”王宝玉将兜里的灵石递了过去。

    罗步川欣然收下,回头去找罗瑶,带这个不争气的女儿回家。

    “我不走,王宝玉害死了我丈夫,还当上了掌门,我要在这里看着他死。”罗瑶歇斯底里的大吵大嚷,完全像个疯子。

    “是你害死了穆惊云,宝玉不责罚你,已经是大恩了。”

    “哼,让他来杀我啊,惊云走了,反正我也不想活了!”

    “那个穆惊云有什么好,心肠狠辣,残害同门,如果他活着,将来总有一天会抛弃你的。”

    “我们的婚事是经过你同意的!”

    “你,你……”

    罗步川气得高高举起了巴掌,终究还是没舍得落在女儿那全是泪痕的脸上。

    “想想你的母亲吧,要是她还在这里,一定不忍心看到你这幅模样。”

    “母亲!”罗瑶脸上泛起一丝苦笑,“我想念她,可是今天,我已经失去了一切。”

    “瑶儿,别闹了,跟我回去,只要你不再与宝玉为敌,他心怀仁厚,早晚会原谅你。”

    “我不,回晴川城,我会成为所有人的笑柄!”

    “你以为留在这里,就能得到尊严吗?”罗步川声音大了许多。

    “唉,当初他从石头里蹦出来,我真该……”罗瑶后悔了,但是却晚了,最终还是默然的跟随父亲一道,离开了东岳门。

    张卓义看到了父女二人离开的这一幕,立刻找到了王宝玉,皱眉道:“掌门,你不该放走罗瑶,那女子心肠歹毒,早晚还会惹祸。”

    “没人的时候,不用这么称呼。说心里话,我也不想放走罗瑶,但罗步川一家对我恩重如山,必须要给她一条生路。”王宝玉道。

    “宝玉如此仁厚,实在难得。”张卓义点了点头,“当下之际,还是要安稳这些修士们,毕竟穆玄父子在此经营多年。”

    “思想动员不会起太大作用,还是物质鼓励吧!”王宝玉也考虑到这个问题。

    “可是,据我所知,门中的灵石并不多。”

    “未必如此,穆玄父子都是私心极重的人,定然有所保留。”

    “我去叫总管文衡过来。”

    “嗯!此人还一直没露面呢!”王宝玉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