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逍遥侯 > 第725章 警讯
    杨炯毕竟不是庸俗之辈,他心里一急,反而有了主意,找随行的一位低品文官,借了顶官帽戴在了头上。

    官帽这玩意,体现的是官员的等级,绝对不允许过自己的身份,这是朝廷制订的严苛礼法规矩。

    李中易自然有官帽,不过,那是宰相的镶玉乌纱帽,杨炯即使借了去,也绝无胆子戴在脑袋上,否则便是僭越之罪!

    如今,杨炯戴上了低品文官的帽子,虽然有些失格,但至少说得过去!毕竟,朝廷并没有明文规定,不许戴低等级的官帽。

    杨无双一直暗中观察着杨炯的表现,见此公如此迅的就摆脱了更大的窘境,他不由暗暗叫好:不愧是政事堂的庶官之,按照李中易的说法,那就是确实狠有几把刷子。

    杨无双凝神一想,这么大的事,范质既然信得过杨炯,必然是个狠角色。否则的话,朝廷之中能人辈出,区区杨炯岂有资格来和李相公谈判?

    刚才,杨无双奉命迎接杨炯的路上,杨烈派人给李中易通风报信,他故意扣下了契丹国的使者,只放了杨炯过来。

    李中易稳稳的坐于虎皮帅椅之上,摸着下巴,不禁微微一笑,别看杨烈平日里寡言少语,其实是个闷骚型的人精。

    杨炯乃是朝廷的钦使,杨炯不可能扣住他不放行,否则,就等于是坐实了李中易的大逆之心。

    至于耶律休哥派来的所谓使者,如今,两国依然处于交战的状态,李中易虽不至于宰了那个家伙,却也不需要给什么面子。

    李中易至今都清晰的记得,普鲁士相奥托?冯?俾斯麦曾经说过这样的一句名言:真理永远只在大炮的射程之内!

    战场上得不到的东西,想通过外交手段获得,那几乎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如今,李中易率军北进,把契丹国搅得天翻地覆,耶律休哥却无法消灭掉李中易。

    既然,耶律休哥无法干掉李家军,那双方就只有谈判解决问题了!

    整理好行装后,杨炯像没事人一般,他在家奴的服侍下,重新上马和杨无双并辔而行,一路上依然谈笑风生。

    杨无双暗暗点头不已,这杨炯别看遭遇到了变故,却能泰然处之,的确如李中易事线评价过的那样——不愧是政事堂内的庶官之!

    李中易接到杨炯快到大营门口的滚单之后,长身而起,微笑着吩咐说:“杨博约毕竟是钦使,不好太过怠慢,传我的令,奏乐!”

    “喏!”传令官接命之后,马不停蹄的奔到帐外,转瞬间,整个大营之中,钟乐齐鸣,锣鼓震天。

    杨炯表面上装出若无其事的模样,实际上,他越靠近大营,心里反而越不淡定。

    从李中易就任参知政事开始,杨炯就时常和李中易近距离的打交道,也正因此,杨炯对李中易的了解,远胜于旁人。

    顾命八相之一,手握兵权的大军统帅,日金斗金的钱庄掌柜,这已经足以令杨炯感受到巨大的压力。

    更厉害的是,杨炯在来的路上,已经从杨无双的嘴里得知,李家军大破奚人为的草原联军。

    如果说,李中易在洺州附近击败契丹人,还可以说成是充分利用了地形的优势。那么,在一望无际的大平原之上,李家军把兵力占优的草原部落联军打得落花流水,这意味着什么,杨炯就算是个白痴,也不可能不知道其中的厉害。

    “飞虎插翅,如虎添翼,龙升九宵……“仅仅是眨个眼的工夫,饱读诗书的杨炯,轻而易举的便联想到了多个相关联的词汇。

    龙……升……杨炯想到这里,不禁打了个寒战,自从晚唐以来,坐上皇位的开国之君,无一例外全是拥兵最重的诸侯。

    杨炯不是一般人,在政事堂内,他协助相范质,处理过无数军国大事,其见识自然远一般的官僚。

    本朝太祖郭威登基之后,所说的那句名言,杨炯一直记忆犹新:皇帝者,兵强马壮者为之!

    先帝驾崩之后,虽然幼主顺利继位,太后垂帘听政,范质把持着政事堂。然而,看似平稳的朝局,其实早已是危机四伏。

    杨炯心里自然门儿清,朝局的暂时稳定,主要是因为朝廷禁军主力,被分别掌握在赵匡胤、韩通以及李中易三人之手,彼此之间互相牵制着,实力大致均衡。

    就在杨炯漫无边际的胡思乱想之际,他忽然听见嘹亮的军号声,“滴滴哒滴哒……”

    “全体都有,立正……敬礼……恭迎钦使驾到……”从大营中冲出一名骑马的军官,那人厉声下达了一连串的军令。

    杨炯抬头定神一看,只见,自营门外开始,北征大军的将士们排列成整齐的两行队伍,他们手中长枪的红缨,仿佛吸饱了敌人鲜血一般,格外的耀眼夺目。

    杨炯清楚的看见,眼前的大头兵们,他们脸上都脏得看不清楚肤色,仿佛从泥地里钻出来的泥猴儿一般。

    可是,以杨炯的眼力,他绝对看得出来,面前这一排排持枪而立的将士们,虽然一个个抿紧嘴唇,两眼平视前方,无人喧哗。

    不过,杨炯却轻易的就可以察觉到,将士们满身满脸包裹着浓郁的硝烟气息,只有真正的铁血雄师才应拥有的杀气,哪怕他们保持着绝对的沉默,依然暴露无遗。

    “儿郎们,大家为国杀敌,浴血奋战,都辛苦了……”杨炯忽然起了试探之心,他故意拱手抱拳,向李中易的部下们喊话,想看看是个怎样的结果。

    整个大营门口,除了天上偶然传来的鹰鸣之声,没有任何人响应杨炯的所谓劳军抚慰善意。

    尽管,杨炯早就料到结果,却依然暗暗心惊不已,羽林右卫还是朝廷指挥得动的禁军么?

    就在杨炯有些走神之时,近在咫尺的杨无双却赫然察觉到,杨炯的右手时而捏紧,时而松开,呈现出不规则的活动状态。

    “回钦使,李相公已经恭候大驾多时了!”杨无双眼尖,他指着含笑立于中军帐前的李中易,小声提醒杨炯。

    “哈哈,好久没见李相公了,可想死下官了!”杨炯悚然一惊,当即收拾起杂念,翻身下马,快步朝李中易那边走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