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极品帝王 > 第1002章 班师回朝,风云不断
    燕京城。? ??

    狂风嗖嗖,白雪皑皑。

    席卷大地狂风,卷起晶莹雪花,形成暴风雪。

    燕京,北方最重要城池,被漫天积雪覆盖,银装素裹。

    一年来,大燕版图倍增,又多灾多难。

    侯铭封潜伏回归,率十万蓝羽军,与雷战虎招募的五万老兵,出燕京,前往东南抵御宋军入侵。

    半月来,大燕朝堂严肃气氛,好像覆盖的积雪,逐渐消融。

    朝堂中,文季师获悉侯铭封,雷战虎,与回归北方主力军相遇,与冯石虎,赵俊率领军队,在雁城重创宋军,消灭二十万宋军,笼罩百官心头的阴云,云开雾散,阳光普照。

    然而,探子传回消息,向文季师汇报,皇上与冯石虎率刀锋战士,铁甲骑兵深入开封城。

    这一消息,让思绪轻松的朝臣紧张,一个个心情似紧绷的弓弦。

    此刻,所以官员,只觉得仿佛叛军,或宋军兵临城下,猛攻燕京。

    司徒也好,文季师也好,又或王纶玥,慕容柒嫣,猜不出为林枫为何率军冒险前往开封。

    冯石虎追随皇上征战,怎能允许皇上冒生命危险,率军前往开封。

    开封城乃宋国皇城,率军前往开封,遭遇宋军阻挡。

    抵达开封,被宋军自四面围攻,皇上怎样跳出宋军包围呢?

    一时间,朝堂震荡,诸臣紧张,一番商议,苏秦派出最强大暗剑成员,急赴宋国,寻找皇上踪迹。

    大量密探穿梭燕宋边境,侦测开封城消息,了解皇上动向。

    然而,时局变化,出乎预料,惊呆百官。

    林枫,冯石虎率军抵达开封,数日内,连连强攻,重创拱卫开封城的宋军。

    文季师与司徒获悉,转忧为喜,甚至期待燕军杀进开封,生擒女帝。

    可惜,至今朝堂尚未收到开封城被破的捷报。

    时间推移,燕京百官,担心起林枫安危。

    这时,突然阴云密布的燕京城内,有探子传回消息,皇上率军出现在燕国东部的潞城。

    目前,率大军奔赴雁城,在回京路上。

    获得消息,苏秦匆匆入宫,把林枫消息转告苏浣晴。

    苏浣晴与皇后商议,昭告百官,欲在燕京城东门,迎接圣驾归来。

    消息传出,燕京动荡风云,渐渐平息,百官也放下悬着的心。

    按理而言,林枫率军自潞城出,一路畅通无阻,数日内,轻松抵达燕京。

    然而,雁城之战,雷战虎率五万退役残兵,不仅阻挡宋军,更重创宋军,与公与私,林枫希冀能够率这群百战英雄,荣归故里。

    在雁城封赏雷战虎等老兵,林枫没有逗留,率领大军,直奔燕京。

    刀锋战士,铁甲骑兵,及少数幸存老兵,与林枫抵达燕京城时,皇后牵太子林朝阳,率百官,亲自在燕京城东门迎接。

    林枫回归燕京,意味半年对外征战结束。

    也意味,燕军在南方大获全胜。

    林枫率军,在东门短暂逗留,封赏三军,刀锋战士,铁甲骑兵回营,雷战虎帐下老兵解散。

    东门欢迎仪式结束,林枫匆匆归朝。

    他心似明镜,回归朝堂,意味战争结束,然而,燕宋之间较量,却不曾结束。

    回京途中,林枫已经得到许多宋国对燕国采取的对抗措施。

    加之,他在外征战长达半年多,朝堂积压众多政务,需要他亲自处理。

    林枫来不及休息,召集户部尚书余泽琼,吏部尚书司徒,兵部尚书文季师,及执掌暗剑的苏秦入宫。

    抵达暖阁,太监已提前点燃火炉,准备糕点茶水。

    林枫端坐软榻,扫了眼余泽琼,文季师,司徒,苏秦,颇为感激道:“朕率军在外征战半年多,燕国遇到诸多事情,幸得有诸位爱卿齐心协力,辅助太子。

    大燕才能够逢山开路遇水填桥,否极泰来。”

    “为皇上分忧解难,我等作为臣子,义不容辞。”文季师,司徒四人抱拳道。

    林枫闻声颔,抬手示意四人落座

    文季师,司徒,苏秦移步落座,户部尚书余泽琼依然站在暖阁中央,向林枫汇报道:“皇上,近期微臣得知消息,燕宋开战,女帝敕令宋国商人,停止与燕国贸易往来。

    加之,女帝暗中联合南方诸侯,目前,宋国及南方诸侯国商人,亦纷纷撤离,专门针对大燕。

    致使大燕商业受到不小打击,尤其各国粮商撤离,使得粮食在短时间内,价格暴涨,严重影响百姓生活。”

    闻声,林枫不得觉意外,燕军在开封城时,给四十万宋军,造成毁灭性打击。

    侯铭封,赵鸿儒,鞠文泰三路大军,又不断在宋国开疆辟土,侵吞宋国领地。

    依照林疏影有仇报仇,有怨报怨性格,不能在军事上奈何燕国,势必想方设法给大燕造成麻烦。

    假若他猜测不错,宋国联合南方诸侯国,停止与大燕贸易往来,多半仅仅是开始。

    女帝一定还会采取其他手段,争取给大燕造成更大麻烦。

    不过,林疏影手段,林枫丝毫不惧怕,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诸侯国停止与燕国贸易,大燕损失颇多。

    然而,林疏影举动,无疑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停止与燕国贸易往来,宋国及宋国商人,照样会带去严重危害。

    林枫不曾犹豫,直言道:“余大人,传令下去,燕国商业政策不变,照样欢迎各诸侯国商人,另外,燕国商人亦可前往各诸侯国经商贸易,若各诸侯敢伤害燕国商人,直接对其宣战。”

    “是!”余泽琼道。

    转而,神情担忧,继续道:“皇上,商人撤离,导致粮价暴涨,朝堂赋税锐减,来年大燕再四面征讨,必须动用储存钱粮。

    微臣以为,朝堂可否扶持更多商人,加强燕国内部流通,稳固物价,亦能提升赋税,更重要,能够消弱各诸侯商人撤离,带来的损失。”

    “无碍,大燕数年征伐,积攒不菲财富,加之,天公宝藏中巨额财富,纵然停止征收赋税,也足够大燕完成一统天下宏愿。”林枫朗声道。

    大燕财力丰厚,女帝休想因撤离商人,从而迫使燕军因军费,龟缩不出。

    假若女帝这般想,她的如意算盘就要落空了。

    沉默少时,林枫道:“余大人,财政上问题,你亲自着手处理,不必有任何顾虑。”

    “谢皇上信任!”余泽琼抱拳,不在言语,缓缓退去,坐在旁边。

    余泽琼落座,苏秦匆匆起身,移步暖阁中央,对林枫行礼,汇报道:“皇上,今日清晨,潜伏牟城暗剑成员,传回最新消息。

    女帝派将领柳灼崖,韩韬,贺柄章三人,秘密离开开封,渡海北上,自大燕东部潜入燕国。

    目前,韩韬抵达牟城,柳灼崖与贺柄章,正秘密向汉城潜伏。

    依照微臣猜测,女帝派遣柳灼崖三人,潜伏燕国,多半希望控制复兴军与天狼军,从而扩大燕国内乱,为宋国复兴争取时间。”

    此刻,林枫不禁轻笑,女帝当真有仇报仇不隔夜,先前他就怀疑,女帝有报复,不单单撤离商人。

    果不其然,女帝限制商人与大燕贸易,这会儿,又派出柳灼崖,韩韬等高级将领,前来燕国。

    这是要双管齐下,迫害燕国啊。

    不过,相较贸易问题,林枫更在乎柳灼崖,韩韬,贺柄章三人。

    柳灼崖有多厉害,自然不用说,韩韬乃宋起帐下三虎将之一,贺柄章乃李牧副将。

    这三人,在宋国皆非等闲之辈,林疏影派遣三人秘密抵达燕国。

    绝非联合兵家,对燕国作战,那么简单。

    若他猜测没有错,女帝意图,多半像苏秦所言,铲除兵家,控制起义军,使得燕国内乱扩大,牵制大燕军事力量,假若有可能,更会内部瓦解大燕。

    不得不说,女帝想法毒辣,但她高估起义军实力。

    那些土鸡瓦狗,在燕军主力未归时,尚有机会兴风作浪,现今,主力军团归来,鞠文泰,冯石虎率军前去平叛,就决不允许叛军撒野。

    林枫端起茶杯,喝口茶,润润嗓子,向苏秦询问:“苏大人,若启动潜伏起义军中的暗剑精锐,可否有机会刺杀柳灼崖三人?”

    无声无息铲除三人,自然再好不过,若暗剑成员无法刺杀,唯有采取其他手段。

    “皇上,暗剑弟子为掩护身份,在叛军中等级较低,很难靠近柳灼崖三人,除非机会合适,不然,刺杀三人把握不大。”苏秦道。

    林枫颔,冷语道:“如此,暗剑无法铲除这三人,唯有采取其他方法了,苏大人,你有什么想法?”

    “皇上,微臣觉得,宋国欲联合兵家,很难瓦解双方。然而,宋国狼子野心,企图控制兵家在北方力量,及吞并起义军。

    微臣建议,散布消息,主动挑拨宋国与兵家,两虎相争,大燕从中渔利。”苏秦建议道。

    “苏大人建议不错,可推广实行。”林枫赞同苏秦建议,若有机会借助起义军之手,铲除柳灼崖三人,将再好不过。

    假若不成,唯有强行镇压。

    林枫向苏秦提醒:“苏大人,鞠将军,冯将军,率精锐奔赴牟城与汉城,加之两地有恒邦昌,黄浦玄率军平叛,苏大人处理妥当,迅雷不及掩耳戳破宋国阴谋,柳灼崖,贺柄章,韩韬三人,很难控制起义军,相反,燕军会在极短时间中,剿灭起义军,保证大燕内部稳固。”

    “是,微臣领旨。”苏秦道,他大概猜出林枫意图。

    苏秦退下,司徒与文季师起身,他们向林枫汇报大燕内部情况,及大燕四面环境、

    林枫了解后,不温不火道:“司徒,季师,南方有晋国公林枭经营,此番,前往南方之前,必须快兼并宋国,陈国,决不能给北方留下后顾之忧。”

    “皇上说的没错,当前,是该兼并宋国了。”想起数月来,燕军内忧外患,文季师就心有余悸,万幸大军早日归来,化解燃眉之急,不然,今日情况,估计会变得一不可收拾。

    “皇上有兼并宋国想法,但是,宋国势力强大,若战估计难度很大。”司徒道。

    闻声,林枫颇有感触,叹息,道:“没错,宋军战斗力不弱,尤其战车对燕骑威胁非常强大,假若出兵消灭宋国,就必须在大军行军前,想方设法寻找消灭宋军战车的方法,不然,兼并宋国后,燕军精锐伤亡众多,岂有实力兼并南方诸侯国。”

    “机械军团,乃宋国精锐,罕有对手,历来对抗机械军团,唯有采取火攻,除此之外,各诸侯国与宋军机械军作战,没有其他更巧妙方法。”文季师道。、

    毕竟,宋军藏在战车内,箭雨长枪,根本无法威胁对方安危,是故,要消灭宋军主力,除非攻破机械军团,不然,休想攻击对方。

    闻声,林枫点点头,道:“此事,你们无需挂心,朕会想方设法,寻找破坏机械军团的方法。”

    开封城之战,刀锋战士与铁甲骑兵伤亡众多,今后,林枫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生。

    再者,他相信,只要他花费心思,肯定能够寻找破解战车的方法。

    文季师与司徒沉默片刻,文季师道:“皇上,除了设法寻找攻破战车的方法外,微臣觉得,也该挑拨宋起与女帝关系,假若能够成功,消灭宋国之事,会变得简单许多。”

    闻声,林枫颔,是该在宋起与女帝身上作文章,宋起囚禁女帝,尽管双方在开封城危机时,选择同仇敌忾,共同防御燕军。

    但是,林枫相信,那件事,肯定会在女帝与宋起之间留下隔阂。

    这会儿,女帝没有清除宋起,不代表不会清除,宋起没有举动,不代表他不防备女帝报复。

    他们两人之间的矛盾,已经无法消除,假若时机合适,他们的矛盾,会彻底爆出来。

    林枫沉思少时,向文季师询问道:“季师,你有什么好方法?”

    假若成功挑拨女帝与宋起矛盾,燕国不出兵,宋国内部亦会分裂。

    接下来,燕军挥师东进,可轻而易举,兼并宋国。